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5.第375章 ,最后的挣扎
    当推测出这个结果之后,吴雅感觉被五雷轰顶了一样,感觉是听错了!

     可笑笑和可可潇洒的走了,台长打了电话给她……

     只是她从台长办公室里面出来之后,一张脸蛋惨白,那巨大的屈辱感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今年的主持人名单临时变更为她,可以说是如愿以偿,可台长开出的条件让她感觉天要塌下来了。

     广告,客户!

     她绝对没有笑笑和可可的本领,可以说,很多商家只卖笑笑和可可的帐,如今两个人走了,恐怕消息传出去的话,那么连谈好的生意都有可能打水漂。

     身体,恐怕成了交易的唯一途径了,坐在这一行上,一些规则吴雅怎么可能会不懂呢?

     傍晚的时候沈浩和柳琪有些疲惫的回来了,两个人今天心情好,是把哈市所有的好去处溜达了一圈,收获也不小,大包小包的提了一大堆。

     笑笑早早的就等沈浩了,还好柳琪妹子今天溜达了一圈之后乏了,吃完晚饭后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早早的睡了,笑笑这才大着胆子来到了沈浩的房间,带着些许的羞意拉着他出来,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说三人之间的关系心照不宣,各家事情各自知道,可是这么明着那个啥……貌似有些大胆了……

     “沈浩,你可要对我负责到底哦。”拉着沈浩坐在床上,笑笑带着微笑,撅着****,半跪着就要往沈浩的身上扑。

     沈浩愣了一下,顿时感觉冷汗直冒。

     这妞儿是一个诱惑的主,长相甜美,配合上这种带上酒窝的微笑,整的内心不要不要的,尤其跪在床上,垂下衣领,露出白花花大片大片的肌肤来,深邃的沟壑在那半透明的内衣里面若隐若现。

     要说妖精,自然是刘静茹认第二,别的几位是没办法认为自己是第一的,可是笑笑对男人的心思,那可是有着很独特的理解的。

     比如……

     把自己整成一只白羊,引动的那是天雷地火,可要是半遮半掩,偶尔给你点甜头,情趣肯定大过那种所谓的……

     还别说,沈浩就吃这一套,什么提刀上马之类的活干的多,也未必能让自己舒服啊。

     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沈浩坏坏的笑着,道:“我负责,肯定负责。”

     嘴上说着,人就往前凑,而且显得有些不老实起来。

     “讨厌……”笑笑半推半就的打掉了沈浩要作怪的手,带着些许的幽怨,将今天辞职的事情说了一边。

     沈浩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们一眼,最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现在算是明白了,这已经不是负责不负责的问题,而是,一个男人责任的问题上去了。

     在此之前,沈浩没有说什么违心的话,对于两个上进的女人,沈浩没理由将她们拒之门外,虽然说在奋斗的路上,充斥了很多肮脏的交易。

     可沈浩对此一点都不奇怪,太多的事情他是亲眼所见,比这肮脏交易的事情沈浩也干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谁都懂,可惜,不见得每个人都能做到。

     或许,两女当初那样,只不过是明智的自保,希望能攀上大树,能有个好乘凉的地方,可如今的做法,类似于一种自断后路,放弃已经成熟的事业,牺牲不谓不大。

     有些怜惜,又有些不忍,沈浩将笑笑那动人的娇躯揽入怀里,低头苦笑了一声“何苦呢,我沈浩自问也没有多大的能耐,能得到两位美女的垂青啊……”

     话说的有些违心,可事情,沈浩感觉真的让自己很感动。

     可可站在旁边不言不语,带着淡淡的微笑。

     自己这边那一关早就过了,说穿了早已经死心塌地,主要的还是笑笑,不能说是瞻前顾后,可是放弃现在所拥有的事业,那代表着什么,她也清楚。

     这颗定心丸不是可可给笑笑吃的,而是需要沈浩去处理。

     她很自信,因为沈浩把她们当人,也能给应有的尊重。

     笑笑的娇躯有些火热,小脸蛋红扑扑的,带着难言小心情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沈浩,她看到的是清澈,以及让人心痛的怜惜,一种感觉自己还是女人的感觉。

     这一切,值了……

     ……

     黑暗的灯光下,偌大的书桌后面烟雾笼罩,橘黄色的灯光被渲染的失去了原有的色彩,王长明面前的烟灰缸里,满是那种粗大的烟蒂。

     慢慢的往外冒着青烟,整个屋子里充斥着呛人的味道。

     他的脸色难看的异常,那只带着金戒指的手青筋暴起,攥得紧紧的。

     桌子上还放着一份资料,红头文件……

     “砰!”

     隐忍至今,终于奈何不住心里的愤怒,一拳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让上面所有的东西狂跳。

     “混蛋,为什么这样对我。”咆哮声中,水杯已经掉在了地上,玻璃碎裂的声音,清澈的像是此刻他的内心一样。

     那张老脸带上了一股让人感觉恐怖的狰狞,最后将那红头文件撕得粉碎。

     万万没有想到啊,最后还是被人给下了套了。

     “刘德伟,你到底要怎样?”王长明怒极了,对于他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而言,能被逼到这种地步,已然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了。

     可是事已至此,他已经别无选择。

     犹豫了一会,从口袋里摸出了电话,找到了一个良久都不用的号码拨了过去,那头没有接,响了很久很久。

     只是短短的一分钟时间,王长明感觉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如果这个电话没人接的话,代表着他的前方将是一片的黑暗,他的路断了。

     “喂……”

     电话是第三遍,那边还是接了起来,声音显得有些疲惫的不耐烦。

     “总经理,是我,长明!”虽然一肚子的怒气,可是王长明在最为关键的时刻给压了下去,道:“这时候给您打电话……”

     “哦,是长明啊。”那头叹息了一声,打断了王长明继续说下去,道:“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总经理,你知道的,如果明天,我将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王长明是一个聪明人,人家明显不想提这些事情,可是王长明知道,这些事情是不能放在台面上的,一旦被有心人利用了,那不是说进去了,而是要彻底的交代。

     “长明,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那头明显有些不悦,可是还是叹了一口气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恐怕十五年了吧?”

     “十八年了。”王长明多少的松了一口气,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看来人家还是记着自己的情分。

     “十八年,对啊,你家小子那时候还没出生呢,哎,这时间过的可真够快的,你不提,我都快忘了。”

     王长明差点一口鲜血气的喷出来,什么叫你不提我快忘了?恐怕你是故意回避这些问题吧。

     “长明啊,这情分我怎么会忘记呢。”那头的声音显得很平缓,可是落在王长明的耳朵里,感觉胆颤的厉害。

     “一起打拼的时候有你,享受富贵的时候还是有你,这几年里,其实你做了很多,许许多多的事情我能帮你兜着,那就兜着,因为我还能兜得住,人家也给我面子。”

     “可是……”王长明急了。

     “你先听我说完。”那头丝毫不给王长明说话的机会。

     “这一次不是说谁整你,你做的过了,当刘德伟将材料放在我桌子上的时候,我何尝不知道对你是怎么样的,可是你想过没有,以刘德伟的性子,他敢么?或者说,他能搜集道那些东西?”

     一句句的反问像是锐利的刀子,狠狠的刮在了王长明的心上,那不是疼,是疼的绝望。

     王长明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私吞国有资产,无非是有人做他的靠山,或者说是人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你做的坏事人家一点点的盯着呢,有一句话说的好,不是不报,而是时程未到,而现在。

     “处理一下后面的事情吧,十八年的时间,我们的下一代都成长起来了,我这个做叔叔的,能做的也只能这么多,至于以后……哎,算了,等明天的结果吧。”

     挂掉电话后的王长明石化当场,听着电话里里面传来的忙音,一时之间感觉天旋地转。

     天塌了,而且是彻底的没办法修补。

     可到底是什么人和自己过不去呢?自己做的事情已经够隐蔽了,而且他是手段通天之辈,几方面合作,自然有人替他背黑锅,可是这事情怎么会被完全的挖出来了呢?

     当今天下午忽然被纪检委的人寻上门来的时候,王长明还用客套的话和人家打招呼呢,可是人家直接撕破了脸皮,将所有的问题都摆在了明面上。

     王长明知道这事情已经保不住了……

     阴晴不定的眸子里满是怨毒,他恨,狠刘德伟的检举,还有沈浩的不识抬举。

     他是完了,可是有些事情必须要做完,就当是临死前最后的挣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