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7.第307章 ,做男人就要有血性
    青年是个暴脾气,可是同桌的女人却很理性的拉着他的袖子,拉了几下,意思是事情意思意思就行了,莫要真把人给得罪死了。

     “你拉我干什么?”青年冷哼了一声,道:“就这种没点人性的东西,特么的能成功到哪去?无非就是找了个有钱的男人罢了,可我们做男人的,特么没钱,也好歹有点血气。”

     “说得好。”沈浩呵呵轻笑,道:“对,做人都要有点血腥,没必要人云亦云。”

     大伙儿都被这一句话给挑起了内心的火焰,那个人没有过年少轻狂?虽然说随着这么多年过来,这棱角都被现实给磨的差不多了,可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是冷血动物。

     “我艹了尼玛。”女人彻底的被急火了,直接开始口不择言的骂人了。

     “小沈,这……”

     虽然说很支持沈浩这样,可是事情闹大了,貌似真的有些难以收场。郑洁却阻止了她母亲,道:“算了妈,他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郑洁没有刻意的去了解过沈浩到底是什么身份,可是知道他很不简单,恐怕这个琉璃,只要不是做了违法乱纪的事情,没几个人能把他怎么着。

     别说一个嚣张跋扈的女人,就算是市长来了,人家沈浩照样能摆平。

     反正这也不是个事情,你沈浩爱闹就闹去吧,这事情正好能打动母亲,往后也不用在找各方面的理由去糊弄老人家了。

     郑母是欲言又止,看着女儿这样,也就不过问了,虽然说女儿脾气有些小古怪,可是做事向来是分得清轻重的,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

     “真是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现在你给老子滚出去,有本事就找人来,我看你是砸了这里,还是说让我们吃不饱了兜着走,老子接下来。”难青年拍了一下桌子,道:“要不然,老子把你从这里丢出去。”

     青年说话,还有人附和起来了,直接站了起来,直接就要围攻。

     “你们……”女人虽然一副骂街的架势,可面对一帮男人,可真不敢说个不字。

     “艹尼娘的,人家吃个饭碍着你了,你感觉丢人,特么滚远点。”青年继续骂道:“你也不嫌丢人的,把自己的节操都买了,特么还给我们将身份,要是你有身份,做的事情会那么肮脏么?”

     沈浩一直看着,并没有多说什么,有人愿意出头,那自然是好事,可要是没人出头,沈浩今天很乐意出这个头。

     “你给我等着。”

     好汉不吃眼前亏,女人喝了一声,急冲冲的就冲了出去,一帮人对着她的背影,拍手叫好。

     流浪汉吃的是满嘴流油,有些饿不择食的感觉,现在,貌似他是最没事的一个人,沈浩唉声叹气了一声,问道:“我说兄弟,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落魄到了这个样子?”

     “哦哦,呜呜……”青年是满嘴食物,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现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消灭锅里的事物。

     郑洁的母亲含着温和的微笑,道:“慢点吃,慢点吃,还有很多。”

     现在,她对沈浩是更加的满意了,那不是说第一眼看着顺眼那么简单。

     一个男人外表长得多好看,那是先天的,并不能代表什么,或者说这样的男人反而给人的感觉是危险的。

     天知道他的内心是怎么样的,说不上是那种说一套,做一套的人,可是现在沈浩能这般对待一个流浪汉,已经说明他的内心。

     是一个善良的人,有同情心和责任感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就算是遇到最为困难的时刻,绝对不会是抛妻弃子的主,也能和人相濡以沫的白头的。

     人这一辈子,在郑洁母亲的眼里,不就是个实在么?

     问了一些沈浩关于家里的情况,这让沈浩很尴尬,毕竟好几年没有回去了,对于一些具体的事情还是没办法说清楚的,只说自己父母健在,下面还有个妹妹,已经好几年没有音讯了。

     好在人家没有追问,不然沈浩肯定很难看的。

     这让郑洁都有些诧异,因为她也不清楚沈浩这些事情,甚至沈浩挂口不提,这其中肯定有原因,毕竟她和沈浩虽然不算相处的太深。

     当然只能说是表面的身体接触吧,可是对于深层次的一些东西,根本就不知道,如今看来,沈浩还是有些不愿意的秘密。

     “有时间了,带小洁去你们家吧,看看父母也是好的。”

     人家对自己闺女还是蛮自信的,毕竟呢,人家漂亮的妞儿就放在那里呢,多少人跑来提亲,可是女儿的婚事,还是让自己做主。

     流浪汉吃完了,很舒服的拍了拍肚皮,沈浩一笑,道:“不管你发生了什么,但我好人做到底,今天就帮你一把,至于以后,就看你自己的了。”

     他对郑洁说道:“帮忙出去卖一套银针,我帮他治疗。”

     郑洁一愣,但还是没有拒绝,急忙出去了。

     饭馆里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大家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低声的交谈。

     郑洁急冲冲的进来,对着沈浩说道:“不好了,那女人……”

     “就是这里,给我使劲的砸,特么的什么人都有,今天,我要让你开不成这生意。”不用郑洁解释什么,一帮人就冲了进来,手里提着钢管砍刀的,足足有三四十号人。

     “恩?”沈浩的眉头微微的一皱。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是一怔。

     餐馆里的那个青年也是愣了一下,急忙跑上去就要阻止,哪知那女人一把就将男人给推开,喝道:“你特么给老娘滚远点,别碍事,你让老娘不舒心,老娘就让你没活路,还有你们几个,刚才不是大言不惭么,老娘让你下半辈子在医院里过。”

     还真别说,几十号人真的具有威慑力,直接把所有人呼的一愣一愣的。

     尼玛,果然是无法无天了,这青天白日的,你们就干这样?

     不过沈浩还是没有多说什么,上前一步,拉住了有些狼狈的青年,道:“算了,我看你这店时间太久了些,也是该换换装修了,让她砸吧。”

     青年一怔,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沈浩一眼,可是沈浩依旧挂着那让人温暖的微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没事,一切有他呢。

     女人带着一帮如狼似虎的男人,一发而不可收拾,那管你吃饭的喝茶的,抡起了棒槌,就往店里面招呼,还没有几分钟,里面的所有家当就不成样子了,确切的说,这个店都彻底的废了。

     路人们都是缩了缩脖子,还真是一个狠茬子,肯定来头不小啊。

     店里面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一个个表情难看,可没人敢说个什么。

     “特么的,你们真是瞎了狗眼了,知不知道她是谁?”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站在了最前面,手里提着一把砍刀,嘴里叼着烟,指着食客们,喝道:“刚才特么是那个王八犊子大言不惭的叫呢,给老子站出来……”

     “是你?”他随手指了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随手就是一巴掌,打的那男人连一句话都没有。

     很霸气的呸了一声,道:“特么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们这帮怂包,也敢出来叫嚣?老子见得多了,今日个,不打断你的腿才叫个怪事,哥几个,先给我招呼他。”

     那个男人惨了,被狠狠的就是一顿修理,打的连气都快没了。

     餐馆里,一时之间惨叫声连连。

     “小比崽子,刚才你对老娘咋呼什么呢?”这女人直接对上了刚才的暴脾气,手指着青年骂道:“你不是说老娘不干净么?不干净也是你说的?今天老娘要把你那玩意给切下来。”

     “哟呵,看来之前是你闹的最凶了。”那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直接对上了青年,甩手就是一巴掌。

     “啪!”清脆的很。

     “揍,按大姐头的话,切了。”

     一帮人就要往前冲。

     沈浩的眉头微微的一皱,那暴脾气青年还真有几分血型,当下怒喝一声,一拳头就砸在了那青年的肚子上。

     淬不及防之下,被打的倒退了几步,那混子就愣了。

     人多势众,压人一头,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反抗的,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节奏,当下怒了,道:“打,往死里的打。”

     “来,特么有种今天杀了老子,不然老子和你们没完,一帮地痞流氓,还以为没人治得了你们了?”青年摆出了一副拼命的架势。

     沈浩是看不下去了,能屈能伸,估摸着就是一顿暴打,可是现在闹起来,恐怕真会闹大的,沈浩很少能看得上人,可这青年给他的感觉不错。

     要是不照顾照顾,被人家给欺负了,那沈浩感觉真心的有些说不过去啊。

     几根钢管当头就舞动着砸了过去,眼看这青年的脑袋瓜要开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