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0.第310章 ,普通人的悲哀
    赵国栋这个名字,还是极具威信的,毕竟在这一行混的人,对于内部的一些情况还是很清楚,就拿赵国栋而言,可是一个让人又惊又怕的主。

     这位上任后的副厅长,手握重拳,也是重拳出击,一下子以雷霆之势扫清了警察内部的毒瘤,整的一帮内外勾结的家伙们是心惊胆战,有些人虽然有些关系,可是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一旦这尾巴被人家给揪住了,恐怕天王老子都难救你。

     大肆的启用新人,淘汰掉一些只吃饭不做事的人,政绩显著,甚至有传言连省里的人都注意到了这位狠茬子。

     沈浩开口就是人家,而且是直呼其名,还真把这位给镇住了。

     “嘿,你认识赵厅长?”

     沈浩耻笑了一声,道:“你和我啰嗦个屁,我都让你去叫人了,你不问人家,问我干什么?”

     他感觉有些可笑,刚才这位可是牛的很,一副把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架势,一提到赵国栋,尼玛这就怂了?操蛋的家伙,晚了一些,今天统统把你们给拾掇了再说。

     这警察显得有些犹豫,沈浩却不和你废话,直接拿出了手机,然后打电话给赵国栋。

     赵国栋这些日子的日子很悠哉,名声大好,而且上下一心啊,整理的琉璃像模像样的,都成了楷模了,他也知道,这是自己用对了人,若没沈浩,那些大案要案都悬着呢,哪里来的功绩,哪里来的名声?

     一看是沈浩打来的电话,当下带着微笑就接了起来。

     沈浩直接开口大骂,道:“我说老哥,你这人忒不人道了些,大事小事都不管了?我说张狠都完了好久了,你还让那些蚂蚱一天蹦跶?这都冬天了……”

     “老弟,你这人就不厚道了,哥哥我有那么大的权利?再说这人都抓完了,让你家小女朋友干嘛去?”

     “行了,这里遇到了点事情,咱不扯了,还是过来处理一下吧。”

     毕竟牵扯上了一个科长,这官职貌似可大可小的,就不搀和了,直接把事情给点到即可,没必要做的太认真。

     赵国栋意识到可能是有些问题,当下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

     面对着二十号警察,赵国栋的脸色难看了,绿绿的,喝道:“还围在这里干什么?给我把这些人都抓起来。”

     什么林刚,什么科长夫人,什么混社会的高级打手,艹你妹,简直就是一帮不知死活的东西,还好没惹的这位大爷发火,不然自己要头疼好久了。

     好吧,厅长怎么着都比科长大,抓呗!

     那林刚终于愣了,现在终于明白踢铁板上了,人家来头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一句话,还让一位厅长亲自跑一趟,自己还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的拉拢人家,这就难怪了啊。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真的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拿钱相比,命更值钱,有些人会考虑其中的问题,当然,有些人呢,就是要钱不要命。

     “老弟,你都折腾成这样了,还好意思打电话给我?你就不会让我休息休息啊,你那小女朋友来了,还不是照样处理的清楚?”

     “这片区域不是她管辖的。”你当沈浩脑袋抽了是不?给苏娅找麻烦,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再说,今天是和郑洁私会呢,要是被知道了,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乱子。

     反正就一句话,这事情就你赵国栋处理了。

     沈浩把拿过来的那张卡递给了那位青年,那青年一愣,感觉拿着不是,不拿也不是。

     “拿着吧,虽然说能卖下你这店了,可这是你赢的的,我想,你有这么一个属于自己的店面,往后会做点良心的生意的。”

     沈浩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就要走。

     “哥们,无功不受禄。”那青年急忙叫住了沈浩,毕竟这些钱不是他的。

     沈浩一笑,道:“可是如果今天我不在,你这店就要黄了,貌似人不是每一次都那么幸运。”

     说完摆了摆手,转身就走了,留下那个青年愣着。

     只是一个善心之举,就帮助了一个流浪汉一下,随即招惹了很大的麻烦,或许今年的声音没必要做了,可是……

     这回报很高,高到能买下这个店面了,这可能真的是好人有好报么?

     出了门的沈浩甩了甩手腕,拿出了电话给郑洁打了电话,问明了地址。

     妞儿虽然嘴上说的漠不关心,可貌似还真没到没心没肺的地步,带着两个人坐在不远处的咖啡店里,一直关注着这边,直到沈浩来,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郑洁的母亲有些后怕,问道:“小沈,都解决了?”

     沈浩不想让老人担心,带着微笑,道:“毕竟是他们有错在先,有警察呢,没事了。”

     这只是宽心的话,这事情哪里那么简单,恐怕赵国栋此次会借助这东风会把一些势力给剔除去。

     这对于王山是好事,毕竟他现在很聪明,也学会了低调,坐收渔翁之利是很明智的选择。

     沈浩警告过他,枪打出头鸟,你走的道不是张扬的路,张狠就是前车之鉴啊。

     拿上了银针,沈浩看了一眼流浪汉,这人有些痴痴傻傻的,但是还算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沈浩的眼神有几分崇拜,又有几分无奈,像是想起了什么。

     “我给你治疗治疗,往后我也不能帮你太多,但希望你能好起来,别在流浪了。”

     说完沈浩快速的抽出了几根针,要了一瓶酒,简单的消毒之后,快速的将几根银针插在了流浪还的脑袋上。

     郑洁愣了一下,她是一个学医的,而且中西医的原理自然都知道一些,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沈浩这般用针灸的。

     她想问问,可是沈浩表情严肃,显然是集中精神全力是为,想想也是,毕竟大脑是人体最为复杂的东西,就拿现在医学而言,就算明白那个是那个,但是完全解析大脑,貌似还是没有成功。

     几针下来,原本精神奕奕的沈浩像是皮球里的气走了一样,瞬间变得就无精打采了,人还摇摇欲坠,郑洁急忙把他抓住。

     “没事吧……”

     “还好,还好……”

     沈浩这几针看上去很简单,其实学问很大,最起码是配合上了气功和良好的诀窍,一举攻破了蒙在这流浪汉脑海里的那些朦胧。

     就这几针,当年练习的时候,沈浩挨了好多的打,毕竟人体大脑不是开玩笑的,有些时机不对,你随便的用上,估计都会出大乱子。

     郑洁的母亲看着沈浩和女儿,没来由的笑了笑,一些事情心里了然。

     她还真怕整洁随便找个人来糊弄自己,而且吃饭的时候郑洁表现的也很淡然,但是这种关心,那是做不得假的,发乎于情的事情,任谁也不可能说作假就作假了。

     流浪汉开始剧烈的咳嗽,不一会便一口浓痰吐了出来,味道可真是难闻的厉害。

     他愣愣的目光中带着一些忧伤,看着沈浩的眼神有些责备。

     “我……”

     “你不用多说什么,也许你怪我把你从那里面唤醒过来,可是你……”

     一个大男人,还没听完沈浩的话呢,泪水就流了下来,慢慢的,开始抽噎了起来,差一点就嚎然大哭起来。

     “哎,何必呢。”

     “她死了?为什么会这样?”他的语气很伤感,沈浩也找到了病根,可能他口中的那个她,是根本,这男人受不了那个打击,直接疯了。

     稍微的哭了一会,他恢复了正常,道:“无论怎么说我还的谢谢你,我现在身无分文,也给不了你什么,我讲讲我的故事,权当是谢礼了。”

     沈浩没有反驳,有些事情还是有些好奇的,而且男人需要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那样就保证他的病痊愈。

     毕竟,心病还需心药医。

     只是沈浩没有想到的是,这事情竟然牵扯上了张狠,事情大概在一年前,他的女友被张狠抓走了,从此下落不知,他一怒之下查到了张狠,跑去理论,结果被人打了出来不说,而且还威胁他要是敢再胡来,他的一家人都会受到牵连。

     也许真情往往会把人给逼疯,他最后还是疯了,沈浩猜测可能是自我封闭吧。

     “事情过去了,张狠已经死了,至于你的女友,我只能说一句抱歉了……”

     这一点沈浩的确没招,因为张狠所牵扯的人口贩卖案子太广了,一年前的事情,要么人已经死了,要么已经去了个龙比亚。

     那个鱼龙混杂,雇佣兵满天飞的天下,沈浩也不敢把手伸过去,毕竟你在牛逼,也架不住那么多玩命的人找你麻烦。

     男人人命的点了点头,最后叹息道:“或许,我只是和她有缘无分吧。”

     沈浩点了点头,道:“那就忘记吧,剩余的年代,就为自己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