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9.第349章 ,十句假话维持的假话【三更】
    不过沈浩并没有说什么,等待着连城璧的回答,是非曲直已经解释,权衡利弊已然说的明白,倘若你还要一意孤行,那也不能说沈浩不道德了,那只能说,给脸不要脸了。

     一切只是维持必要的关系,倘若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何须一味的给脸,那就是打脸了。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或者有什么后台,你要对你的所作所为负责。”连城璧的声音凝重,看着沈浩的眼神之中带着一抹的冷漠,道:“今天,我想你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沈浩眉头一皱,道:“连书记,那么,我也只能说一声抱歉了,你也别怪我沈浩不人道。”

     说完站了起来,直接拿起了电话,打了出去,道:“喂,遇到了点麻烦,帮我调出我进去出来的视频……”

     “狗屁,老子放着那么多媳妇不用,我跑出去找女人?实话告诉你,是温苑折腾出来的事情。”

     “啊,温苑?没事吧?”

     这电话自然是打给温树云的,这事情国安部的处理绝对是屈才了,但是沈浩信不过公安,官大一级都能压死人,何况人家连城璧可不仅仅大了一级啊,想要在这些东西里面做点手脚,太简单了。

     沈浩简单的解释了几句,直接挂了电话,随后对着连城璧冷笑了一句,道:“连书记,你也要为你选择的事情负责,连音恐怕要在这里委屈一会了。”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还要……”

     “闭上你的嘴。”沈浩直接喝止,道:“你不是要给我栽赃么,可以,我只是为自己洗脱罪名而已,连音,你这孩子真是的,你不要脸,但别用那种肮脏的手段来给你老子脸上抹黑啊,你以为公安治不了你是吧?行,老子给你找几个你们动不了的人。”

     这话一出,连城璧猛然间一惊,他明白了,沈浩打出去的电话恐怕不简单。

     “这由不得你,我们……”

     “连书记,我想你不会反对沈浩说的话的,国安部的人插手了,真是如你所愿。”温树青忽然闯入,带着冷笑,道:“有一件事情我忘了告诉你了,人不是我找的,当然,你把帐算在我的头上也行,有人会出来把这些给扛起来的。”

     “什么?”

     沈浩怎么会和国安部的人扯上了关系?本来小小的一件事情,连警察都用不上,说穿了就是大家出来扯皮,彼此拿来当噱头,运用各种的手段来打击对方罢了,可是……

     “这事情不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已经说过,就此收场,彼此都脸上好过点,可是你太悠着孩子的性子了,不过这样也好,吃点亏,往后就懂得怎么去做人了。”

     沈浩还真是郁闷,尼玛今天被一个小女孩给栽赃嫁祸了?这特么天理何在啊,操蛋了的,人家还说的头头是道,还真把自己给看成了他父亲最大的敌人了。

     其实从中不难推论出一些东西来,这个连音的确是有远见的女孩,而且从方方面面都能看出沈浩对于他父亲上位是潜在的威胁,但可惜她做错了事情。

     这里面关系复杂到连沈浩都不能去理解,更别说你一个小女孩了。

     无论你在现阶段的年龄里多么的会玩手段,可是大人的世界你懂么?

     “你吃定了我?”连城璧有些着恼。

     沈浩淡然一笑,道:“我向来是人敬我一尺,我还他人三丈,但可惜了,你始终都没有明白,你女儿为什么这么做。”

     “你……”这时候的连音忽然一惊,才记起来做这些事情的初衷在哪里。

     没错,貌似是沈浩能力出众,想拉过来为我所使用,可是……

     已经容不得她做什么选择了,国安局的人已经到了,很礼貌的来到了连音的身边,道:“连小姐,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连书记,对不起了。”

     明知道你是书记,可是人家还是那么不给面子,说明人家是有备而来。

     连城璧的脸色黑了,看了沈浩一眼,有些话始终都没说出来?敢问,还有脸说就此罢休?难道你在这之前就没想过现在这个结果?

     国安局的人做事向来很快,从酒店拿来了摄像头拍出来的东西,有公安在场,做了技术鉴定,发现没有人做手脚之后,这才观看,上面显示,沈浩自打进去到出来,只有三分钟的时间,而连音进去之时明显的是被人背着的。

     “连书记,我想你应该给我个解释,我侄女体内的那些玩意,最好和连音小姐没有关系。”

     这些东西很快就化验出来了,技术科的人表明了那是迷药。

     而且,连音也黑着脸从里面走了出来,鉴定报告也交给了连城璧和在坐人的手里。

     “哼,你自己看吧。”温树云的脸色快滴出水来,道:“近期没有任何性行为,我想对于沈浩的指控,是凭空捏造的吧?”

     连城璧的手气的在发抖,而一些警察看着他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了。

     连领导都丢了这么大个人,往后自己的日子难过了。

     “啪”连城璧快速的走到了连音的身边,甩手就是一巴掌,道:“胡闹,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爸……”

     “还有什么话说?”连城璧抬手就要打。

     “行了,教育孩子的事情不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伤自尊心,我是没打算追究她诬陷我的意思,可是你继续这样下去,我可以指控你威胁她了。”

     这位书记大人是被气疯了还是说做戏给大家看,这都不是沈浩索要关心的,最为重要的是,沈浩也不想继续纠缠下去了。

     真心的,这只是闹剧,没有理由的闹剧。

     再说和人家书记闹成这样,往后做事可真不好啊,还不如卖他个人情,日后好见面呗。

     连城璧哼了一声,道:“沈先生,那可真是谢谢你了。”

     这尼玛哪里是谢,那气呼呼的表情,都特么快有杀父之仇了。

     也就在此时,温苑醒来了,显得很迷糊,左右看看,发现自己的老妈和小姨都在,疑惑的问道:“你们这是……”

     “果果,你也真够胡闹的,你说你这都干了什么啊?”

     沈浩急忙上前阻止了温树云,道:“别责备她,她没有做错什么,这个年纪,没有必要活的那么复杂。”

     这倒是心里话,毕竟温苑还是有属于自己的可爱之处的,就算母亲和连城璧之间政见不合,但她的心里不会因为这事情对连音产生多大的隔阂,这不,人家约自己,就出来了呗。

     也许这是好的,无需过分的去勉强什么。

     “哟,你这都会替她开脱了?”温树云的嘴角上翘,显得有些不忿,毕竟外甥吃了这么大一个哑巴亏,反而没人出来给人家做主。

     “小孩子打架,大人们出来瞎掺合什么呢?官二代虽然是官二代,但不伤筋动骨的,还是由她去折腾吧。”沈浩呵呵一笑,道:“走吧,谎言拆穿了,我也乐得去外面优哉游哉。”

     温苑到现在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记得喝了一杯红酒,人就晕了,难道自己的酒量变差了?不过有了沈浩这么一说,连温树青都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

     当一干人都离开了,所有警察都出了一口气,可是他们都知道,风雨欲来花满楼啊,这一次不小心搀和了进来,说不上往后人家连书记就和自己一帮人不爽起来,你说自己这小胳膊小腿了,怎么和人家去拧。

     最后看了一眼走在最后的温树青,果断的想找棵大树好乘凉,但这话谁也不敢说出来。

     出门之后的温树云有些郁闷,道:“沈浩,你就应该好好的教训连音,小小年纪不学好,就学会……”

     “你算了吧你,都多大一个人了,还和一个小屁孩一般见识?也不怕别人看了说你以大欺小?”

     沈浩没有多说,可是温树云是牢骚了老半天。沈浩也只能叹一口气,这人啊,活的这么复杂到底图了个啥啊?

     小小年纪,就学人家搞这些,真心的蛋疼的不要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