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8.第348章 ,口水战【二更】
    事情貌似和沈浩担心的是一直的,温树青来了,连城璧来了,两个人的脸色难看。

     温树青倒好,至少温苑没有一点的问题,可是连城璧快疯了,自己女儿一口一个沈浩弓虽女干了他,咬定了嘴。

     这事情现在难办了,无论事情有没有,可是传出去就是赤裸裸的打他连城璧的脸啊。

     温树青没有多说,见了温苑一眼之后,来到了关着沈浩所在的审讯室,闻名情况之后,沈浩只能如实所说呗。

     “这……”温树青也是目瞪口呆的,感觉也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一个小姑娘的心机能到这一步,温树青感觉自己都能退休了,这可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我也很无言啊,不过话说回来,这事情你可斟酌好了,一个不好……”

     “我清楚你担心什么。”温树青也是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她了解连城璧,也清楚连城璧自然能相信这是事实,但问题就出在连音哪里,那小丫头真要折腾,死都不松口,那么连城璧必须要为自己的女儿出头。

     那么自己维护沈浩的话,肯定会擦出点火来,其实两个人明着暗中已经不知道交手多少次了,恩恩怨怨的什么,大家都心照不宣。

     但都知道,那是上不了台面的,可今天……

     沈浩担心的没错,要是撕破了脸皮,往后会有很多的不便的。

     “如果可以,我还是想和连城璧和连音谈谈。”沈浩建议道。

     “我尽力。”对于沈浩能以大局观出发考虑,温树青还是很感谢的,可事已至此,不是沈浩一个人怎么考虑就能怎么来的,连音可没沈浩那么开明,说穿了,小手段人家玩的很好,可是一旦发展到了那个地步……

     温树青是不敢往下去想了,只能皱着眉头,硬着头皮去找连城璧。

     另外的一个房间里,连音怒极了,道:“爸,我才不管那么多,我一定要让牲口付出应有的代价,我才不管……”

     “我要的是实话。”连城璧的脸上带着怒气,自己闺女被弓虽女干,这还了得,要是真的,沈浩死一百次都不为过。

     作为一个市的二把手人物,要是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那传出去,脸估计都不能要了。

     门这时候敲响,连城璧随口说了一声:“进!”门推开,温树青缓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连城璧,随后看了一眼连音。

     连音有些做贼心虚,目光躲躲闪闪的。

     “连书记,这种情况下相见,可真是有些尴尬啊。”温树青微微的一笑,目光再一次的落在连音的身上。

     “温阿姨,你看我干什么?”连音被人家看的有些不自在,有些恼火的说道。

     “温市长,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想你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连城璧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温树青呵呵一笑,道:“你知道的,我无需多解释。”

     “我知道什么了?”连城璧冷哼了一声,道:“温市长,注意你的言辞。”

     两个人关系一直处于竞争状态,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秘密,可是更多的人都知道,两个人都比较顾及脸面,向来都是带着虚假的笑容彼此接触,现在是四下里无人,再加上温树青是冲着沈浩来的,连城璧自然是不会给面子了。

     “我知道我自己在说什么,具体什么情况,我想您也知道。”温树青不是一句话就能吓到的,对上了连音,道:“小侄女,温阿姨和你一样是个女人,虽然说现在社会发达了,思想也自由了,可有的时候,不爱惜自己的名誉,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的。”

     “温阿姨,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是我不注意自己的名声么?你要知道,我可是……”

     温树青却摆了摆手,道:“温苑还在睡,估计短时间内是没办法起来把事情说清楚的,不过有些东西就怕认真起来,你可能知道沈浩和我的关系,也清楚他是温苑的老师,我也没必要把他扯进来,可是……”

     “温市长,你是什么意思?”连城璧感觉温树青的话里有话,顿时带上了怒火。

     温树青呵呵一笑,道:“连书记,话说多了你感觉我是在搬弄是非,给沈浩开罪,不妨你过去也听听他是怎么说的,毕竟什么事情不能只听一面之词。”

     温树青眼神变得认真了起来,两个人都是高层领导,一个是维护自己的女儿,而另一个也摆出了维护沈浩的意思,那就是看你连城璧是否给这个面子。

     倘若你还不分青红皂白的整点事情,那么不妨撕破脸皮。

     这事情对于两人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

     “一个犯人,还有什么好说的?难道是做贼心虚?”

     温树青依旧坚持自己的意见,道:“连书记,你还是最好见见!”

     说完温树青出了房门,把主动权交给了你连城璧,话说到这个份上,你连城璧应该能分辨出孰好孰坏了,你女儿是否被人那个了,那是显而易见的。

     其实连音的心里已经变得有些小后怕,虽然她的能力是很可以的,在玩弄人心的手段上很高,奈何这一次遇到的人都是大神级的。

     温树青不用说了,那是爬了好久的人,她老子也是这类型的人,确切的说,你会的,你老子更会。最为可怕的是,你遇到了一个比其他人还要强点的沈浩。

     要不是人家看你还是个孩子,没心思搭理你的话,早就做点什么了。

     “爸,你绝对不能信……”连音的声音提高了八度,极度的恼火。

     连城璧低声喝道:“够了,这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温树青摆出来的态度太明确,而且没有半点让步的意思,这让连城璧很疑惑,两个人竞争到现在,可以说,胜负在五五之间,谁也没有在明面上占据主导,可是为什么她会如此的笃定呢?

     答案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女儿撒谎,而撒谎的把柄捏在了人家温树青的手里。

     连城璧不傻,自己因为这个事情闹,人家刻意利用这个反制自己,不但收拾人不成,反而给自己惹一身的麻烦。

     可沈浩为什么要忽然见自己呢?这一点倒是让连城璧很疑惑,这个男人,到底和温树青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沈浩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连茶都喝上了,连城璧坐在了对面,沈浩放下了茶杯,带着微笑看着他,道:“连书记,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的确不是很好,可是我们又不得不见面。”

     “哼,好你个沈浩,你竟敢……”

     “不要这样,连书记,那只是你要发火的理由和借口。”沈浩打断了连城璧的话,道:“你如果非要和我打口水战,我只能说,你高估你女儿的魅力了,就算我喜欢那种嗜好,但至少不需要选择你女儿,温苑比你女儿强很多。”

     “你……”

     “连书记,你非要和我在这事情上扯皮?”沈浩变得有些不耐烦了,道:“那么,你不妨继续下去。”

     连城璧内心里烧着一把火,足够能把人给烧的理智不清,可是沈浩这笑容却像是吃定了他一样。

     “别忘了,有种东西叫证据,我有绝对的证据还我清白,第一,那酒店里可是有摄像头的,就算这些你可以去隐藏掉,但是酒店里面并没有任何我的DNA,你怎么解释?当然,我只是不想闹而已,也不想让这事情成为你和温市长撕破脸的借口而已。”

     沈浩很淡定的喝着茶,道:“当然,你也可以闹,可你家孩子貌似很过分哦,动用了点小手段,现在还把温苑给整的睡着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温苑在温老爷子哪里可是很受爱护的,不知道……”

     连城璧的内心咯噔了一声,感觉自己女儿貌似玩的稍微的有些大,看来沈浩只是想着事情简单的接过去,不要以小孩子过家家的手段解决才是王道,如果你要认真,恐怕吃亏的还是你啊。

     左右思考,以至于连城璧都一时之间拿捏不住了注意,不管沈浩真的有没有碰自己的女儿,这事情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要是沈浩完好无损的出去,恐怕……

     “你不要打那个注意连书记,我实话说吧,我也不想和你交恶,毕竟你我之间没有什么接不过的过节,当然,如果你非要和我整那么一出下去,我不妨陪你手谈两局,那时候问题就比较麻烦了。”

     沈浩的笑容越发的笃定了,道:“我好言相劝,听不听在你,不过我没时间陪你继续闹下去,三分钟,要么我走人,要么,我们继续一场,不过……”

     “这绝对不可能……”门忽然被推开,连音一下子闯了进来,带着阴冷的煞气看着沈浩,道:“你以为我连音是随便什么人想碰就碰的人嘛?”

     沈浩眉头微微的一挑,感觉有些蛋疼,现在这孩子……真特么坑爹,好好一个女娃,你不老老实实的吃喝玩乐,跑出来搀和大人们的事情干嘛。

     苦恼啊,沈浩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