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7.第707章 ,有些乱
    家里一下子堆上了这么多的人,热闹之中显得有些乱,众女七嘴八舌的,不断的对一些没见过的东西开始琢磨,甚至对着夹蜂窝煤的钳子,也是发出了一番议论。

     蜂窝煤是一种将煤打成了粉末状态,随后配合黄土制成的东西,这玩意取暖不行,反而可以生火做饭,在农村是很受欢迎的,最后众女在沈婷的介绍下终于算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你这个当老子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连孩子的名字都没想好?”梁秋霜暗中嘀咕了沈浩一顿,对于家里的第一个孩子,可以说是集百宠于一身,绝对的是所有人掌中的宝。

     “这个……”

     沈浩真有些蛋疼,读书少了有一点不好处啊,这就是给孩子取名字的时候太犯难了,他总不能学学那位韦小宝韦爵爷吧,摇骰子,取名字吧。

     “算了算了,这事情回去之后我立刻会想办法的,都把事情交给你了,感情最后还的麻烦男人我亲自动手?”

     “你是他亲老子,我这个做大娘的要是越了权,估计郑洁会把我给恨死。”

     话说的有些眼中,压根也不是那么回事,反正取名字这事情还是很讲究的,沈浩捉摸着改日去请教一下老爷子,或者问一下老鬼师傅,说不上这事情就解决了,实在不行回去之后立刻闭关不出,好好的研究一下华夏博大精深的文字,他就不信了,这天下还有能难住自己的事情?

     饭菜烧了好一大桌子,会做饭的楚香绫去帮忙了,苏娅也是能打个下手的,其余的人去了也是瞎捣乱,最后坐下来陪着老爷子喝茶吹牛。

     都是一些厉害的角色,吹起牛来绝对不是盖的,将老爷子都唬的一愣一愣的,到最后沈浩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热闹的一天之后众女赶了一天时间的路,多少有些疲惫,这房间的分配上面就有一点点的问题了。

     按照沈浩这禽兽的意思,当然来个大被同眠更好,可是家里的土炕就那么大,睡个三四人也就到了头,好在也是夏天,这闲置的床也就派上了用场,老爷子跟着老鬼师傅回去了,腾出了一间屋,也就让这帮女人给占据了。

     今晚梁秋霜名正言顺的就占据了沈浩的卧室,颜瞳和楚香绫陪着沈婷去睡,李雨灵霸占了床,苏娅和温树云去了老爷子的家里。

     看着洁白的墙壁,鼻子里有一股淡淡的烟味,梁秋霜感觉有些恍惚,在白炽灯的照射下,屋子里的陈设相对来说简单,木质的家具是邻村的木匠手工打造的,少了一些花纹,可简朴之中带着耐用,配合上油漆的色泽,倒是给人最为明显的乡村特色来。

     “我从来都不曾想过,会来真正的农村感受一下生活。”梁秋霜微微的一笑,手里摸着那些家具,道:“都是好东西啊,有些年头了吧?”

     “也没多少年,我记得走的时候房间还没有这般华丽,估计是我打回来的钱,老爹老妈才把房子整了一下吧。”

     农村的日子比较苦,尤其对于两个孩子的家庭,一心还想着孩子读书有成,哪有那么多的闲钱去修理家里。

     梁秋霜微微的一笑,灯光下的美人儿看上去清理异常,带着迷人的色泽眼神之中有一股很特别的色泽来。

     沈浩看的微微有些心动,不自觉的就伸手去拉梁秋霜,梁秋霜的纤细小手被沈浩拉住,微微的愣了一下,脸色随即一红。

     结婚一年来,其实夫妻生活还不是很多,在时间上说还在蜜月期呢,更何况,沈浩对她依旧还是很痴迷。

     “老公,咱们今晚好好的睡觉,这屋子我看四处通风,隔音效果肯定不好,要是折腾出点声音来,影响不好……”

     “怕什么?咱们是夫妻,隔壁睡的是李雨灵那妞,又不是不知道,老爹老妈那边离得远了,只要你不使劲的叫,他们是听不见的。”

     “没个正经,我就不相信你有那么想我,再说这一段时间颜瞳陪着你,乐不思蜀了吧?”说起这个来,梁秋霜的语气之中多少有些怪味,自己才是正牌的媳妇,反而是颜瞳先见了公婆……

     “你这是吃的哪门子的醋,再说我这几天东奔西走的,压根就没在家里,我是那种不知轻重,糊里糊涂的用下半身思考事物的人么?难道你就看不出来,咱们颜瞳大美女,还是一个姑娘啊。”

     沈浩别提多委屈了,尼玛,老长时间了,放着一个大美女在身边愣是没给吃掉,要不是沈浩知道自己真没啥事情的话,这事情一旦传出去,谁不认为你沈浩禽兽不如啊。

     梁秋霜固然有些羞涩,但不会像是大姑娘那般扭扭捏捏,烟嘴偷笑,道:“那还真是苦了你了,不过啊老公,咱们今晚还是悠着点,我好不容易决定给自己放假,你折腾的我起不来,明天要是错过了看风景,那就不好了……”

     逃是逃不掉的,在沈浩热情似火的眼神之下,自己这块顽固不化的冰块也是驾驭不住的,和沈浩之间的温情,更是一点一滴的往脑海里闪现,安静下的沈浩就像是自己第一次见他一样,那么的臭屁,那么的不着调。

     这种感觉时时刻刻的在撩拨着那原本早就有些骚乱的内心,偶尔之间的肢体相互接触,就能明白彼此心目中的那一点点需求,就像是两块磁铁一样,阴阳相互吸引。

     迷离的眼神看着沈浩,水汪汪的,那高傲的山峰起伏之间带动着些许的涟漪,性感至极的身材凹凸有致,朦胧之中带着些许少女的娇羞,却有着成熟女性的那种知性。

     矛盾结合的完美,由内而外的魅力就像是无法诠释的一片精美文字,越是深入其中,就会被完全吸引过来。

     灯光下的美人儿有些朦胧,伴随这衣服一件件的离开了身躯,露出的那是动人心魄的美玉一般的肌肤,脸颊由于动情而镀上了一层红晕,像是石子落入了湖中,泛起了的涟漪,慢慢的放大着。

     当碰触到的那一瞬间,那股柔和光滑的感觉骤然涌上了心头,就算是沈浩也是一阵轻微的发颤。

     已然不是第一次,可惜在这种情况下人的内心深处,仿似有一股说不清楚的满足感来。

     “好老公,别看了,你这样让我忍不住的,到时候就麻烦了。”

     她的身体也在轻微的颤抖,火爆的地方露出的白里透红越发的像是成熟的蜜桃,恨不得让人扑上去咬一口。

     梁秋霜显然也是在极力的抿着嘴唇克制着自己,不知为什么,越来越受不了沈浩这种调戏了,以前还需要用肢体来接触,现在自己越发的不堪,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已然心里痒痒的。

     倏然不知,其实内心里装着满满的都是一个人的时候,他的一个微笑,就会触动人心里最为柔弱的神经来,不由自主的便会与之思想同步,随即会产生一定的共鸣。

     这就是爱情,一种无法用言语去形容的东西。

     或许梁秋霜也感觉和沈浩之间没有过漫长的爱情马拉松,有的只是一种快刀斩乱麻的爱情结晶。

     一张一弛之间总会有压抑的声音从她的嗓子里面迸发出来,纵然梁秋霜很努力的在压抑着,但那声音总是若有若无的回荡在了房间里。

     时而喘息,时而低沉的娇吟,苗曼之中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滋味在里面,沈浩大刀阔斧,努力驰骋,一时之间春床张暖,弥漫在空气之中的总是一种味道。

     窗外的明月洒下柔和的月光,透过玻璃轻柔的照射在两个交织的人影上面,梁秋霜累的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沈浩尚且有些意犹未尽之感,奈何已经到了尽头,要是继续下去梁秋霜肯定会更累。

     看着怀里的人沉沉的睡去,沈浩苦笑了一声,这时候他是不敢动的,这妞儿有个毛病,每一次的激情过后,肌肤上总是初期的敏感,稍稍的碰触一下,就会发出那种诱人的声影来。

     倘若这时候那样,沈浩知道难受的还是自己啊。

     男人强壮也未必是一件好事,一夫一妻制度之下,总会有人感觉到不满足的,还好沈浩媳妇比较多,可是这时候也只能忍着。

     天色方亮,沈浩精神奕奕,折腾了许久的梁秋霜连抬一下手臂都感觉困难,穿衣服的时候人也懒洋洋的,偶尔展露出来的娇态,让人看得有些口水直流。

     “你还是出去吧。”梁秋霜脸色一红,虽然被自己丈夫欣赏,那也没什么,可沈浩那副狼一般的架势,随时都有可能冲过来,这里可是公婆的家里,要是起的真晚了,到时候脸面上不好看。

     沈浩走了,梁秋霜花了好大的功夫才从床上爬起来,腿肚子都有些无力,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差点一软就栽倒,暗骂沈浩这家伙也太疯狂了,反而自己的脸色先红了起来。

     貌似……自己做完也很疯狂啊。

     来到了那边,一帮女人已经在了,当他出现的时候,大家都用很奇怪的目光打量着自己,上上下下的,看的让人很不舒服。

     不用猜了,估计众人也知道昨晚上做了什么,可是想想昨晚应该是把声音压得很低了,不可能穿的太远。

     “不对啊,一向比较勤快的秋霜大美女今日个怎么起的这么晚呢?”刘静茹带着媚笑,对着梁秋霜招了招手,开始调侃了。

     别的女人可没她那么放得开,而且在这种时候开这种玩笑,貌似……

     “咳咳……”沈浩极力的咳嗽一声,说道:“先吃早饭,趁着不热的时候我们上山,不然过了今天,我可就不带你们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