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10.第710章 ,心有不舍终要分别
    纵然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但没人继续在这个上面多做纠结。

     柳琪要加入这个大家庭已经成了事实,可这也不是一朝一夕所积攒下来的事情,想必沈浩会有处理。

     梁秋霜在这事情上当然也不能多说什么的,毕竟柳琪心生芥蒂,这一点还要自己看开,别人是没办法多说什么的。

     接下来的日子大家都能放的开,沈浩和沈婷作为向导,将这个不大的小村庄转了一个遍,最后决定第二天出发。

     沈浩当日坐在那个自己常来的地方,呆呆的注视这前方,一言不发。

     梁秋霜从沈婷哪里得到了消息,找到了他,注视着有些落寞的背影,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坐在了他的旁边,小声的问道:“是不是很不舍?”

     沈浩见是自己的妻子,微微的一笑,叹了一口气之后将那动人的娇躯搂入了怀里。

     “故土难离这是我们华夏的通病,我今日坐在这里是想多看几眼这里,当年跟着老鬼练武的时候,受不了他的摧残,常跑来这里独自一个人给自己打气,现在想来,老鬼早就知道啊,要是我不好好的将他交给我的东西消化掉,就再也没有机会坐在这里了。”

     梁秋霜微微的一笑,道:“老鬼师傅看来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按照你的性子,活在这个山村,那是屈才。“

     “咦,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过也是哦,当初我一无是处,就凭借着一张帅气的脸,愣是敲开了秋霜制药公司的大门,看看……你倒是看看,你这是多有先见之明啊。”

     沈浩忽然态度一百百度的大转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翻了出来,梁秋霜一时半会的还没反应过来,愣在哪里傻乎乎的看着,大脑忽然有些不够用了?

     “你这死样,难不成我们找个保安,还需要问你的出生来历,学历什么的?”梁秋霜恶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不过随即掩嘴偷笑道:“有一件事情倒是被你给说对了,你还真是靠脸吃饭的。”

     “人家还是很有才华的。”沈浩嘿嘿一笑。

     梁秋霜哼了一声,道:“还真没看出来,你哪里有才华了?”

     “媳妇,你别昧着良心说风凉话啊,纵然咱们工作水平真不咋地,你倒是老实说说看,那一天晚上和我睡一起了,你不是最开心的。”

     梁秋霜感觉差点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了,这混球,连这破事都提出来,饶是现在大家熟了,你也不带这样玩的是吧?

     狠狠的在沈浩的腰上掐了一下,还感觉不解气,张开白生生的牙齿,就要往沈浩的身上咬。

     “丫,我媳妇还是属狗的?”沈浩这一下子可真吓坏了,这时候的梁秋霜,可真有几分母老虎的架势啊,这要是真被咬了,会不会脱一层皮来着?

     急急忙忙的起来,沈浩放开了脚丫子就要跑,梁秋霜哼了一声,道:“小样,跟我斗,你还差了一点。”

     随即笑了笑,或许这样会暂且忘记内心深处的那点不愉快来,即将要离开生养了自己多年的徒弟,在内心深处自然是舍不得的,沈浩露出这样的伤感,的确有些让人难受。

     沈浩是一个很洒脱的人,自打梁秋霜和沈浩生活在了一起以来,从来没有从他身上感受过这种类似的悲哀来,这一次回家的事情梁秋霜大致有些了解,或许啊,最伤感的不是说真的要离开。

     而是,感觉已经在这里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或者说是人了。

     沈峰也给的够,大姑小姑一家也是那样,三叔一家仿似一直没有改变过。

     这个家里面的人,随着如今也就散了,留下的,更多还是无法凝聚在一起的东西,沈浩不是神,也压根没想去改变。

     出发在即,老爷子对着自己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发出了一声叹息,老鬼师傅一身的中山装为他们送行。

     “孩子,你我之间的缘分怕是要尽了。”沈浩来到了他的身边,原本还想让老鬼跟着自己走呢,他先开口了。

     沈浩怔了一下,道:“老鬼你忽然这是唱哪出?”

     老鬼嘿嘿一笑,道:“什么叫唱哪出,我为国家做了半辈子的贡献,以前尚且还能动,也就不麻烦他们帮我做什么,现如今不行了,这往后的日子啊,还有段时间,总要身边有个人,对不?”

     “那你跟我走啊,难不成我还少了你的吃喝?”沈浩很不乐意的瞪了他一眼。

     老鬼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谢谢你的好意了,我的傻徒弟啊,连你弟弟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范畴呢,我这老头子还有多少的好活?劳劳碌碌的大半辈子,也基本上都腻了,也是去军区那老房子里看看,顺道养个老吧。”

     老鬼拒绝的很坦然,凡事都已经看得开,一辈子无子无女,甚至连兄弟姐妹都没有,依然是孑然一身,当初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沈浩的身上,从无到有,确切的说,在沈浩身上付出的,那绝对是一个长辈应有的抚养义务一样。

     “小子啊,莫要露出那副死人脸,我这一去也有些事情要做做,跟着你走了,我那些短腿少胳膊的兄弟们是真怕见不到了,改日来京城吧,或许在哪里我们爷俩还有喝茶的机会。”

     拍了拍沈浩的肩膀补了一句,道:“我喜欢清静,去你哪里还嫌吵。”

     老头可能也不想和沈浩就此分别,可他毕竟活的年纪久了,看开的事情多了,自始至终也就没有过分的儿女情长。

     “老爷子,我们上车吧。”梁秋霜上前扶住了老头子,送上了大奔商务车,几个女人也就跟着进去。

     刘静茹站在了沈浩的身边,同时望着离开的老鬼,也是微微的一叹,道:“你师傅是个奇人。”

     “俗人,我倒是信,奇人?算了,别给他脸上贴金了,要是你知道他的那些战友们怎么评价他的,我想你就不这么说了。”

     无论老鬼最后去哪里,依他现在颐养天年的性子,也不会去管外面的是是非非了,或许正如自己所说的,那么累,何必呢?

     村子里来送别的人还是很多,虽然说二叔二婶一家子这一次做的事情还是让人感觉很失望,但临别之际,老爹还是摆脱他们照顾好自己的家。

     二叔也是双目含泪,为老爹两口子送别。

     “爸,去了那边要是吃不惯喝不惯,就回来。”对上老爷子的时候,还真落下了泪水。

     老爷子道:“好好好,你们在这边也是一样。”

     沈浩微微的一叹,来到了二叔前,道:“临别之际我也没什么能给你的,我老家这顿房子还算可以,就交给你们了,往后沈峰要是娶媳妇,你也不用问我,直接拿去用吧。”

     说完之后,也没在等二叔开口,随即上了自己那辆从卡迪斯哪里开来的车,刘静茹紧随其后。

     后面坐着李雨灵,她显然也被这气氛给感染了,两眼泪汪汪的,哭得稀里哗啦,可沈浩上车之后,她是怕沈浩看见,胡乱的抹着脸蛋。

     “哟,我们李大美女何时变得这么感性起来,这可不像啊……”

     “少来。”听闻沈浩的调侃,李雨灵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你个混蛋就知道给人心里添堵,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啧啧啧……”刘静茹不甘寂寞,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李雨灵,有些坏笑道:“雨灵啊,我听苏娅说,你跳舞可是出了名的,要不改日也给我跳一段?”

     “你……”

     “别这么小气嘛,你说咱们之前是有些小矛盾,这不是都都解开了嘛,再说咱们现在都是一家人,你能给人家跳舞,就不能给我跳一段?这也太小家子气了。”

     刘静茹带着坏笑,那媚态不由自主的就流露了出来,伴随着李雨灵被气的说不出话来,那胸前的两坨,可是颤的厉害,看的让人感觉眼热。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嘛,跳舞?没问题,反正跳舞就是给人看的,可是咱们都是公平的,至少啊,你得展现一下你最女人的一面来,让我也开开眼。”

     李雨灵也是坏笑着看着刘静茹。

     两个人争锋相对的斗嘴,那是别有一番滋味的,别看李雨灵平日里傻白甜,做事丢三落四的,可并不代表人家真傻,那只不过是犯迷糊,要是遇上事来,那绝对是精明的很。

     刘静茹不用说了,原本就是个狐媚子,天生就能把男人的魂给勾走的主,加上这几年职场的锻炼,这气质真被利用的是淋淋尽致,这就算你不服都不行。

     两个人暗中较劲,也不人生攻击,相互的挖苦,然后各自找着乐趣,听的沈浩有些好笑,最后李雨灵被刘静茹给折腾的也够呛,直接瞪起了眼,道:“静茹,要不这么着吧,反正我跳那个舞蹈,就是个制服的诱惑,要不你现场给我演示演示,你和老公在一起是怎么样的?”

     “你们别扯到我身上来。”沈浩这还开着车呢,你们这玩的也未免也太嗨了些,要是自己一个不小心,开翻了车,那可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我才不上你的当哦,雨灵啊,你和我斗,看来还是嫩了那么一点点啊。”

     刘静茹的坏笑让李雨灵有些难受,重重的哼了一声之后懒得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