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9.第709章 ,衣带渐宽终不悔
    山与山之间所形成的沟壑更深,那种迷醉的深渊总会引人入胜,一个不好会深陷其中。

     阴阳交泰之下,会有万物的眼神,孤阴不长,孤阳不生。

     慢慢的,柳琪开始彻底的不受控制了,轻微的声音悉悉索索,仿似是地上的蚂蚁爬上了身体,一点点的啃噬着自己的神经系统。

     那种感觉太要命了,本来已经被沈浩那深情的一吻抽干了身体里所有的力气,呼吸不畅之下连大脑都有些缺氧,而这现在的感觉,骤然爆发不亚于山洪的爆发,顿时将她的所有理智给彻底的吞噬掉。

     那原本单薄的衣裙,早就版搭载了胳膊上,露出半个香肩来,那若樱若闲的美景更是产生了一种朦胧的美感来。

     沈浩虽然手下没停,眼睛之中开始有些火热了,慢慢的……将柳琪放倒在了自己的衣服上面。

     空间的狭小不至于会有多少的花招,可就算是最为原始的姿态,也能在这自然的环境下产生一种另类的感觉来。

     山的那边还有人,虽然是自己的女人……但终究,那也是一种另类。

     柳琪终究还是沉沦了,在沈浩抓住自己的双脚的那一刻,最终已经没有办法淡定,就算极力的想要补救,只能管住自己的嘴巴。

     希望自己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

     希望不要被人抓个现行,总而言之,这是她唯一所担心的,只因为有这样的心情在,所以越发的能感受到那清楚的感觉。

     越是这样,她就要故意的去压住自己的嘴巴,甚至最后用上了双手。

     之前尚且还有一只手来阻碍沈浩,现在少了这份的阻碍,沈浩变得越发的肆无忌惮了,十八般武艺统统都展开了。

     柳琪不断的让自己克制,让自己清醒,可越是这样,那该死的感觉让自己越是无法从容。

     最后,她的身体开始产生了刺激之下强烈的反应,白皙的胸口上面镀上了一层红晕,不受自主的开始弓起了腰肢。

     沈浩能感觉到她此刻的感觉,那是一种很高兴却很害怕的东西,确切的说她和自己是一样的,也很期待。

     感觉差不多了,要是这时候还不采取下一步的行动,恐怕多少的有些过分了。

     两个人合二为一,最终在粗重的呼吸声之中,伴随着极其压抑的声音来,柳琪像是一叶孤舟迷失在了大海的风浪之中,饱受着那种让人爱,又让人害怕的感觉来。

     慢慢的,当意识忽然离开了身体,就像是被人打昏了,又或者说是因为身体过分的承受不住那个刺激而造成的感觉后而平缓,终究是变得稍微的舒服了很多。

     外面的空气在有意识之下猛然间灌入了自己的身体当中,她就像是一个贪婪的孩子一样,不断地吞着,一点一滴的力量恢复,这才幽幽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的身体被这个又爱又恨的男人抱着,他的嘴角叼着一支烟,悠然自得的看着天空。

     太阳升的已经很高,气温骤然回升,沈浩仿似用自己的身体帮她抵挡着阳光。

     “小妞儿,现在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沈浩看她终于缓过神来,这才坏坏的一笑,在人家脸上吧唧的亲了一口,道:“老公是不是很厉害?”

     “去,没个正经。”虽然心里面还是很受用的,如胶似漆的感觉是人之常情,敦伦之间所有的感觉那是没办法用其他方式来替代的。

     “怎么叫个没正经了?今日个咱们只能这样了,哎,真是辜负了这大好的风景啊,要是换个日子,咱们再来露天……”

     “你个混蛋。”听着沈浩这越来越没谱的话,柳琪妹子脸上有些挂不住,极力的想挣扎着起来,哪里知道刚完事的女人最为的乏力,这人还没做起来呢,直接就倒在了沈浩的身上,呼吸又变得有些吃力起来。

     “沈浩坏坏的一笑,身手将妞儿的内衣扣子扣上,道:”别让她晒的太久,不然会变黑的。“

     柳琪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想骂两句,不过沈浩的动作很温柔,一点点的处理着慢慢的让她舒服,这时候柳琪记起来,也不管有没有力气,直接一咕噜爬起来,提着自己的包包去了远方。

     最后,传来了一声惊呼,骂道:“沈浩你个混蛋,你……”

     沈浩嘿嘿一笑,道:“没事的其儿,我还真希望你能给咱生一个呢,不过按照我的体质应该有些困难。”

     沈浩自己懂医术,自小修炼气功,可谓是精华自敛,这有好处也有不好处,好处自然是年年益寿,至于不好处嘛,那就是很难让自己另一半受孕。

     郑洁是一个例外,但也绝对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自己媳妇一大堆,最起码也得一个人给自己生一个,孩子是爱情的结晶,这一点可以对夫妻感情上是特有好处的。

     自打郑洁生了孩子之后,其他的一些女人看着沈浩的眼神之中或多或少的有那个意味来,尤其是梁秋霜,显得都有些急躁。

     不过这是顺其自然的事情,急是急不来的,两个人的身体都没啥问题,只有等机遇的问题。

     沈浩这话有些荤,可出奇的是柳琪并没有反驳。

     一个男人,能让一个女人,也希望一个女人给他生孩子,代表着他希望和你相守一生,或许沈浩并不缺乏女人,但时柳琪终于理解到,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包括自己的老板都会沦陷在沈浩的魔抓之下。

     每一个女人在他的心里都是独一无二的,或许这混蛋偶尔会悠然自得,可是压根没有对外人显摆过,只是拼上所有来维护她们。

     这就够了,一个男人,能全心全意的维护自己,那就已经知足。

     柳琪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慢悠悠的从后面走出来,表情倒是平和了,最后坐在了沈浩的旁边,道:“我们要出去么?”

     沈浩愣了一下,只是微微一笑。

     ……

     一帮女人在那边吃了一会黑刺果子,酸溜溜的感觉让牙齿都有些发软,可这玩意别看其貌不扬,在中药里面也算是一种不错的中药材了,有健胃的功效,愣是让这帮女人们多吃了很多,李雨灵更是毒,压根就不怕被刺给扎,直接整了一个树枝,在上面一颗颗揪下来吃。

     “咦,奇怪了,沈浩和柳琪怎么消失了?”苏娅忽然问道。

     楚香绫弱弱的指了指山头,道:“他们,他们上山了。”

     “哦……”刘静茹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烟嘴偷笑,看着梁秋霜的表情有些古怪。

     “你看我是什么意思?”梁秋霜重重的瞪了她一眼。

     “没什么咯,只是昨晚某个人貌似战斗力不佳啊,结果是没有喂饱自己的男人,这不……出去偷吃打野餐去了……”

     旁边的沈婷听得那叫个恶寒,虽然知道自己这位静茹嫂子就是个狐狸精,也向来是荤素不急,想什么就给你说什么,可就算在场的都是女人,你也的估计一下小姑子的感受啊。

     “我说嫂子们,咱能不能不说这个,就算你们想,也等找个我不在的地方说啊。”

     沈婷抿着嘴巴,脸色通红。

     “啧啧,我说准小姑子,你这可就不对了,你老实给我交代,你和龙老七是不是背着我们做了啥见不得光的事情。”

     温树云也是不甘寂寞的主,当下拿着沈婷开玩笑。

     虽然知道这帮嫂子里面有几个是特别污的,可万万没想到,一向比较大气凌然的温树云也开玩笑,而且一开玩笑就往沈婷的痛处戳。

     “没有,绝对没有,这个真的没有。”沈婷连忙摆手,直接否定。

     越是这样,就越是证明你心中有鬼啊,这一下子就连楚香绫都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沈婷,你肯定和老七之间有什么的哦。”

     “香菱嫂子,连你也欺负我?哼,不和你们玩了,你们就去找你们没良心的老公去。”

     “哟,我说准小姑子啊,你这是不卖你老板的帐啊,嘿嘿……别走别走,虽然我知道谈情说爱的很重要,但是呢今天可是陪着嫂子们游山玩水的,你这个做向导的掉链子,这不是让我们迷路嘛,你说这嫂子们要是丢了一个,那还了得?”

     李雨灵直接坏笑着开起了沈婷的玩笑,整的这丫头脸红的不要不要的。

     至于她和龙七之间的事情,外人哪里知道呢,可是这些嫂子们都是厉害角色,梁秋霜微微笑着,也是看出了点什么,不过********的事情,谁能说不对呢?反正两情相悦之下,有些事情是水到渠成的,顺其自然的好。

     沈浩和柳琪最终还是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柳琪做贼心虚的目光躲闪着,脸上的红潮尚且没有退却,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忍受不住这大太阳给晒的。

     “咳咳,你们这么看着我们是怎么个情况?”沈浩脸皮子厚,反正都是自己的,你们知道就知道了,大不了挨个把你们都拉到那边的山格拉里,挨个做一遍自己和柳琪做过的事情就算了。

     “没啥啊,只是忽然句失踪了,我们以为你们被深山里的狼给叼走了呢。”李雨灵坏笑着看着沈浩,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柳琪。

     柳琪是害羞的不要不要的,急忙将自己的裙子往后拉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