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49.第749章 ,还有什么话说
    一切的情况仿似不利于沈浩,指责的声音四起,多数人是一片哗然。

     还有一部分保持着中立,压根是不会说话。

     更多的人知道,这是针对林老的,沈浩就算在怎么厉害,可是说穿了,那也不过是个小脚色。

     可是……这一切的风暴,并不是说你想折腾出来就能折腾出来,政治上的手段,从来都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林老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该怎么还是怎么,对于这些事情,向来也不闻不问,将主动权交给了他人去处理。

     总有那么几个人先回跳出来,指责。无论他们按着什么样的心,但此时此刻,就显得诡异了。

     沈浩躺在了酒店里睡的是昏天暗地的,刚才接到了一个国际电话,内心还算很舒服的。

     李静打来的,说自己已经平安到达,由于这一段时间在外面受到了惊吓,要休息一两个月。还告诉沈浩,她的合同也到期了,公司那边在催促自己续签。

     这是在征求沈浩的意思啊,沈浩回答的很简单,直接一句话,道:“不想干就别干了,你走的时候我送了你一张银行卡嘛,去查查看,上面应该还有钱。”

     那头郁闷了,道:“日子总不能一直这样吧?”

     “你想干什么,就去干,就算要把那个旅游公司给买下来,我也给你想办法的。”

     沈浩很喜欢李静,这个感觉没来由的让沈浩反思过,最后发现啊,其实李静不是说有多么的漂亮,最主要的是呢,这个女孩子特别的真实,不娇柔做作,她不似自己媳妇梁秋霜,为了成功尚且还会固执的委曲求全。

     她是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干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收了线的沈浩继续睡,昏天暗地的醒来之后已经到了晚上,都不知道那帮政治处的人跑去干嘛了,反正在这里,没人会跑去杀他们的,除非是你真要和人家这个国家去不死不休。

     三个人也乐得轻松,该干嘛干嘛。

     “哐啷!”沈浩还没有起床呢,此时门却被人大力的撞开,为首的竟然是那位政治处的人。

     “你们要干什么?”

     他的身后还有军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来者不善啊。

     “沈浩,你涉嫌谋杀我国政要,现证据确凿,被捕了。”

     “咦,还真是奇怪了,我何时谋杀过你们的人了,不知道你们那位人死了?”

     沈浩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那个政治处的人淡淡的冷笑,眼神之中冷漠的色泽一闪而逝,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带回去再说。”

     这是赤裸裸的栽赃,不用猜了,肯定是这犊子干的事情,不过现在人家和当地政府同气连枝,沈浩貌似还真不能做什么,只能等着呗。

     两个人就那样走了过来,手里拿着手铐,意思是要抓捕沈浩。

     “你们现在这里守着,我去洗个澡,这一天都没洗,感觉浑身不舒服。”

     在这个国家,那么缺水的,洗澡什么的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你别看这个酒店乃是这个首都最好的,可并不能说,最好的,就能有水让你消耗。

     不过出于人道主义,一个星期总有那么两天是能洗澡的,今天恰巧是可以。

     那两个军人原本还想斥责沈浩的,却被那个政治处的人给阻止,道:“各位,还是满足他这个要求吧,不然影响不好。”

     这里已经被包围了,沈浩插翅难飞,不管怎么着,今日沈浩必然会被军方的人给逮住,就因为人家那边首领生死不明,你沈浩这辈子也别想出去了。

     沈浩就这么若无其人的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那两个军人依旧是想要用手铐。

     “形式主义就免了,你们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么就不妨稍微的爽快点,这玩意是困不住我的。”

     那军人想法发飙,从后面走进来一个上校,阻止了他们。

     “天启就是天启,就算身临险境,尚且还能从容,就不知道你做出这种事情来,对你我有什么好处呢?”

     人家声音冷漠,眼神之中有些杀意。

     这一点沈浩还能理解,这个国家这么多年遭受了战争的屠戮,不管是真的政客,还是说政治家,都希望和平,眼看这和平就要来了,可是却被一个人给生生的打碎。

     这不亚于眼前的希望忽然被人给抹杀掉,军人,更是走在战争的前沿,这么多年来也打的累了,也希望如此。

     他是恨沈浩的,所以很不客气。

     “过奖了上校,只是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忽然找上我,而且,我也不认为我做过对这个国家有害的事情。”

     沈浩淡淡的一笑,道:“尚且你也知道我不是傻子,真的要是做了,恐怕我已经离开了。”

     那上校愣了一下,随即冷笑了一声,道:“这事情不是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而是我们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

     沈浩没有再辩驳,所谓的证据,不就是眼前这位政治处的人招来的么?他们有证据?不,他们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也压根就不明白一切。

     最后还是跟着他们走了,军部打大牢特别的阴森,确切的说情况很让人感觉恶心,双方开战之后,各类的敌人抓了一大票,虽然说此时关系缓解,这些所谓的战俘也是该做个处理的时候,可这事情外界并不清楚。

     沈浩被塞进了一间大牢里面,这里面刚进去就感受到了一股子的恶臭。

     确切的说,大牢就是这幅德行,阴暗的厉害,就算是一百多平米的地方,足足被床铺给塞的满满的,里面关着的人,大部分都是凶神恶煞之辈,沈浩愣了一下,这不是这个国家的人,而是部分雇佣兵。

     刚出现在这里,一帮雇佣兵微微的一愣,随即就嘿嘿的坏笑了起来。

     沈浩翻了翻白眼,怎么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呢,自己来这里是新人,这帮老油条们就喜欢欺负新人呗。大牢,一般都有个头目在的,这里面就是看谁凶,看谁狠的地方,弱者要服从强者,很简单的例子,你让这里面的人福气,最后的结果是,有什么吃的,你先吃,吃完了让你信任的吃,然后别人吃你剩下的。

     “哟呵,还是一个来自于华夏的小鲜肉,看这嬉皮能肉的,估计……啧啧。”

     一个五大三粗,上半身****着的欧洲人凑了过来,不怀好意的看着沈浩。

     “都特么给老子滚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沈浩淡淡的瞟了他一眼,随手推开他,直接坐在了那边的床上。

     “哈哈……小子你还挺狂,不过老子就是喜欢你这种。”那青年一阵大笑,就在此时,那边传来了一声粗壮的声音,道:“杰克,他是老子的。”

     说完,对面二层床铺上,一个光头欧洲人坐了起来,他看上去更强,更壮,而且个头至少在一米八左右。

     他一坐起来,几个给他捶腿的人一下子让开,就连站在自己面前调侃的那个杰克,也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了一旁,整个大牢里面的人,都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了两旁。

     不用猜了,这家伙才是真正的老大,而且这些战争中的疯子,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估计不是啥简单的货色。

     “给老子抓住他,嘿嘿。”

     那人看了一眼沈浩,嘴角露出一抹的冷笑,一边吩咐着他人,一边从床上跳了下来,还别说,这家伙的体重至少有一百公斤,落地的声音特别的沉重。

     好几个人向着沈浩围了过来,沈浩却道:“免了,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那壮汉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看来你小子这是第一次来这里,一看就是个雏儿,老子今日个教教你,怎么才能适合在这里生存。”

     说完带着狞笑就向着沈浩走了过来,沈浩并没有动,只是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道:“看来你们在这里,已经被关的有些变态了。”

     “我呸,在这种地方,你还指望那帮比我们还惨的士兵给我们妞?艹,就算能给我们一头母猪,老子特么现在也敢上,更何况……”

     他看着沈浩的表情有些淫邪,随即伸手就要揭开自己的裤腰带。

     沈浩这才慢悠悠的说道:“你最好别揭开你那玩意,不然后果很严重。”

     “恩?”这壮汉就像是听到了笑话一样,随即哈哈大笑,周边的人看着老大再笑,也随即跟着笑了起来,道:“看来你小子是真没吃过苦,老子今天就让你清楚一下,这里谁说了算。”

     说完,手一挥,两个人就向着沈浩扑了过来,显得特别的凶残。

     沈浩耻笑了一声,一拳就砸在了第一个扑过来的人脸上,直接打的倒飞了出去,另一个人动作微微的一怔,尚且还没明白呢,沈浩一脚就揣在了他的肚子上。

     这一下子让这人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那老大也是一个行家,看沈浩这么凶残,当时就往后退,沈浩嘿了一声,道:“都说了,别惹我,不然后果你们吃不起。”

     沈浩不知道对方将自己关进这里是干什么,但是现在看来,这是人家给自己找麻烦啊,要是不稍微的找回来点场子,这以后的事情还真是会很麻烦的。

     看着那老大后退,沈浩出奇的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草,还是个练家子,可他么这里那里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你小子给老子装,我看你特么能给我装到什么时候。”

     那老大也没在难为沈浩,撂下了一句狠话,直接退将出去,去了自己的床铺,继续有人给人家捶腿捶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