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3.第773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虽然沈浩的内心还是很失落,确切的说这种感觉很怪。

     其实他以前倒是一个很洒脱的人,不该自己关心的事情,压根都是吃干净了抹嘴不认人的主,但是今日个,怎么忽然有种被人家给弓虽女干了的感觉呢。

     不过想想薇儿和刘艺的表现,自己其实也就是人家看着顺眼的一个对象罢了,处于所谓的“报恩”也就糊里糊涂的发生了一笔事情。

     离开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早晨酒店,路上的车子已经是超多,来来往往的密集的塞不下个人,别说这时候打车了,连走路回去都难。

     本想着给李静打个电话的,可是仔细一想还是算了,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快两天,这未免也有些不负责任。

     可沈浩也知道人家是不会追究这个的,最后不慌不忙的就在就近的包子店吃了个早餐,十点多的时候,路才算是不堵了,好不容易打了一辆出租车,才急冲冲的回到了李静的住处。

     沈浩内心之中可是计算了无数个说辞,怎么说都是吧李静当成了内人看待的,这出去鬼混了,来的时候还没个解释,怎么都感觉不对……

     没来由的就是一阵心虚,沈浩只能压着心里面的那点微不足道的小紧张敲响了门,只是敲了好半响,愣是没人回答他。

     沈浩微微的有些奇怪起来,掏出了电话打了过去,那头的电话显示是关机。

     忽然他发现了门口有一丝不对劲的地方,愣了一下之后表情立变,这……是撬痕,是被人用撬杠破门的痕迹。

     一看这个沈浩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钱已经被花光,尚且还没扔掉的卡,熟练的打开了门,里面的景色,让沈浩顿时变了颜色。

     凌乱的屋子到处是被折腾乱了的衣服,还有花瓶被打碎的玻璃,以及被撞翻的桌椅。

     现场看上去像是遭了贼,可是沈浩却不这么认为,这里住的大部分人都是外来打工的,不是富贵人家,要是贼来了,压根就没什么值得偷的东西。

     仿似嬴政了沈浩的猜想,确切的说,屋子里面几件比较贵重的物品反而是好端端的放在那里。

     内心之中一个想法一闪而过,暗道一声:出事了。

     桌子上放着一杯水,已经是彻底的凉透了,看来李静出事的时间并不短。

     这已经没地方去查了,而且明珠可是全国一线城市,人口有多,根本就很难被人发现。

     坐在沙发上,沈浩思考了无数种的可能,最后哼了一声,心里有了结论,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李静无论怎么漂亮,说穿了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按照她的性子,也不可能和别人结下太大的仇恨,更不可能让人绑架,唯一能说的过去的,那就是自己,别人在对付不了自己的时候,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如果说沈浩的仇人,自然是多了去了,可是李静和自己的关系没几个人知道,更别说一些国外的仇人了,数来数去,沈浩只能将所有的东西往郎朗身上堆。

     按照郎朗的性格,是个眦睚必报的主,而且当着自己老子面前给自己掏枪,摆明了就是无法无天,连杀人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更别说绑架女人了。

     “真是该死啊。”沈浩内心深处也是暗恨,对于郎朗的性格沈浩早就观察出来了,只是当初的心慈手软,加上刘老爷子那般的给自己说话,最终决定是要放他一马的,可是自己错了,有些时候自己的本能和知觉的判断,促就了他对于危险和潜在威胁的一种认知,当没有按照本性去处理的时候,那就是给自己留下了尾巴。

     事情已经发生,已然有了目标,沈浩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当下打了个电话出去,阿东那边显得有些疲惫,显然是还没睡醒,沈浩连忙说道:“先别睡了,有事情找你。”

     随即将这边的情况说了一边,那头沉默了片刻,道:“要我发动国安部的人帮忙么?”

     “暂且不用,既然郎朗是冲着我来的,那么肯定会主动联系我的,我希望你帮我注意一下这家伙这几天和什么人接触,而且尽力的找出李静的下落。”

     无论怎么对付郎朗,那是后话,在李静的事情上,那是马虎不得,本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被牵扯到这些是是非非里面来,沈浩多少还是有些感觉对不住,再加上是自己的女人,沈浩绝对不是一个让自己女人受伤的主。

     随即沈浩便开始行动起来,找到了一些人,一些消息比较灵通的人。

     对于郎朗而言,这天下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

     他的出生本来就是含着金钥匙的,从幼儿园开始,就是所有的小朋友都要顺着他,所谓逆他者亡。

     霸道的他向来是看上一件玩具毁掉,也不可能落入别人的手里。

     自打在沙漠之中遭受到了那种可怕的事情之后,他的内心深处,是又害怕,又气恼。

     害怕是因为差点死了,而气的是那个该死的沈浩在明知道他是谁的时候还不救他。

     他娇生惯养,从来没人不听他的话,他家老爷子就他这么一个孙子,谁要是敢动他一根手指头,他就敢把别人的一只手给砍下来。

     是个男人都应该霸气,可是他这种性格已经养成了以自我为中心。

     再加上刘艺的事情,虽然说两个人基本上是青梅竹马,而且从来都是恋爱的关系,仿似两个人的关系早就被父母给顶了下来,可是在沙漠之中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刘艺被人给玷污了,而且是那样的男人,他就感觉无比的肮脏,可是他又不能真放下狠话把刘艺给抛弃掉,那个女孩是刘艺,她有着不俗的身份和地位。

     无论发生什么,两家的家长是不会因为其他原因而放弃他们的婚姻。

     可是刘艺已经被那样了,而这股的戾气,自然也要找个人来发泄,而沈浩恰巧就是这个最合适的人选。

     可貌似报复了两次,都不成功,而且那混蛋敢威胁自己。

     就连自己家那位很了不得的邱老爷子,也奈何不了沈浩,这对于他而言,更是莫名的懊恼。

     他在监视着沈浩的一举一动,也许是家里人警告过他,也知道沈浩厉害,这事情只能小心再小心,派出去的人没有接近沈浩一百米的范围。

     当知道沈浩被刘家的人当成了座上宾的时候,郎朗直接砸掉了家里面几十万的花瓶,打坏了一副不知道是某个艺术家的真迹。

     总而言之是怒的不行,这口恶气,差点没把他给憋死。

     仿似沈浩就是喜欢做一些伤口上撒盐的事情,伙同一帮女孩子,说说笑笑,大肆的购物,而且还去了那边的宾馆。

     你甭管是多少个人去那边玩了,只要刘艺和男人在一起,他就感觉不舒服,其余的不管,有些事情绝对就算是你想捡破鞋,也不行。

     当一夜没有出来的时候,郎朗终于是坐不住了,既然奈何不了沈浩,你玩了老子的女人,那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郎朗本来就是这个市里面首屈可数的土霸王,加上郎亮的身份和地位,黑白两道的那个人不买他一点面子?

     对于李静的调查,那绝对是要比沈浩简单的多,还没十分钟,就直接从李静所在的公司得到了所有的消息。

     李静的消息没有什么出彩的,老爹老妈就是普通的老百姓,做着小买卖,兢兢业业,而李静是这里大学毕业,就留在了明珠,做了导游,至于和沈浩染在一起,也就是沙漠中那一次的事情,一切看起来就是这样,不过对于郎朗而言,调查出了沈浩最为致命的一个弱点,那就是对和自己有沾染的女人,他向来是比较多情的。

     一个冷血的杀手,忽然变得让人不可捉摸的时候,总感觉事情会让人无法去捉摸,但只要有弱点,就能击破,郎朗认为,沈浩的死期到了。

     一个命令下去,自然会有人将这事情搞定,确切的说压根都不需要自己出手。

     早晨的时候,他已经得到了消息,关于李静的事情,已经办妥。

     “嘿嘿……”郎朗在屋子里冷笑着,眼神有些淫邪,看着窗外的景色,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

     想起了李静那动人的身姿,还真心的不错,当初人家姑娘没咋化妆,涂上了防晒霜,多加上那种打扮,还真把自己的眼睛给骗过去了,不过回到了城市,立刻就感觉到了,这李静的确还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女啊。

     郎朗本来就是浪荡子弟,年少多金,加上又有后台,多少的妹子都是倒贴过来的,各种的都有,只是缺少了一股子比较具有野性的女人,恰巧,人家李静就有,而且是那种装都装不出来的。

     此时天色尚早,那边还不能过去,加上沈浩刚来家里闹了一番,事情都在头子上,郎亮可是警告过自己儿子的,尽量别去惹沈浩,他可是明着不敢和父亲扭的。

     天色逐渐的暗了下来,一辆路虎从公园门口使出来,便径直向着一个方向去了,而在黑暗当中,有个人影走了出来,掏出了电话,道:“恐怕你猜测的没错,事情还真是那小屁孩干的,具体怎么做?”

     “想办法保证李静的安全,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吧。”

     对于沈浩而言,郎朗抛却父母,屁都不算一个,说穿了只是会坑爹的个东西,可是人家就是投了个好胎,有个好父亲,这事情你不服都不由你,想要根除郎朗的事情,就必须从源头上解决郎亮。

     可好歹人家是一个部级干部,你能拿人家怎么着?还有,沈浩担心自己动了郎亮,刘老也会站出来说话的。

     那时候就成了牵一发而动全身了,一个不好会扯出高层之间的一些皮来,这把火烧起来,那就没那么容易灭下去。

     沈浩现在自我感觉是家大业大,也没必要真要把人给得罪个全,到时候秋后算账,自己是逃不掉的。

     要是一个人,沈浩怎么都行,可是他还有组织,还有爱的人,要是一个国家和你过不去,那么你怎么着都要有些难熬的日子。

     所以这事情可大可小,最好想个两全之策,把郎朗给偷偷解决掉,还不留下任何的把柄。

     阿东随时都在给沈浩传递消息,而李静被绑架的地方貌似不远,这郎朗的胆量可真不是一般的大,直接在市中心的地下室里,就成了他们绑票的地方。

     沈浩摸到了楼梯口,就听见了郎朗的怪笑声。

     “李静美女,还认识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