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7.第777章 ,对峙
    “你这鬼丫头,别给我打哈哈,说说你的注意。”

     刘老其实很喜欢自己这个儿媳妇,她的心思并不大,说穿了无意于政界商界,每天喜欢吃喝玩乐,可并不胡来。

     但是你认为她只是一个这样的女人,那就错了,这个女人是极其有智慧的,能从刘林和刘艺如今的成就就能看得出,她具有着绝对的智慧。

     “爸,虽然说你和郎叔叔是老战友,但这么多年下来,这情谊早就还的差不多了,这个可能我没有资格去评断,可有一个……那就是咱们家不是无情无义的人。”

     “恩,你说的在理!“

     刘老仿似还是有些皱眉。

     “这天下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啊,哎,无论怎么说,人家沈浩还救了我们小艺的命,确切的说也救了郎朗那小子的命,这做人都不知道感激,恩将仇报,多少有些过了。”

     阿娇补了一句,说道。

     “你这小妮子,还说不偏心,看来你还是比较喜欢那个沈浩啊。”

     “难道爸爸你不喜欢他么?”阿娇优雅的一笑。

     “呵呵,哈哈……好吧,算了,既然已经警告过沈浩一次了,人家这一次这么做,看来是彻底的翻脸了,国家现在也在用人之际,听说不但出了乱子,而且这乱子开始有些收不住了,他们还眼巴巴的指望那小子给处理事情呢。”

     阿娇淡淡的笑了一下,没有继续多说,回过头认真做她的饭去了。

     ……

     出了门的郎朗和邱老头虽然不说话,可内心之中还是雪亮的,他们怎么可能听不出刘老言语之中的敷衍,那种不乐意管的架势,给人的感觉就是很难受。

     郎朗的表情像是吃了屎一样,看了一眼邱老,本想说什么的,但最终没说出来。

     “怪我,其实,哎……”

     “邱老,这事情怎么能怪的了你呢,是我咎由自取,是我得罪了刘家的人。”

     邱老头眉头紧缩了一下,暗自摇头,这还不是在怪自己么?郎朗的性格合适变得这么的能想明白事情了,向来是天下都有错,他不可能出错的。

     今天就像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这种感觉有些不爽啊。

     料想人家邱老头,在你们家也有些年头了,人家老头子虽然说只是一介武夫,好歹也是从那个年代上过来的,就算对你们家没有啥功劳,还是有苦劳的。

     可是作为后人的郎朗,貌似只有表面上尊敬一下他罢了。

     “走吧,我们去见一见这位沈浩。”邱老头貌似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看在郎亮的面子上,这事情还必须要有个结果,不然郎亮会被这孩子给坑死。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沈浩一旦躲起来,不是说你想要找就能找得到的,那边的出租屋已经被退了,而且是李静亲自打电话给房东,连里面的东西都不要了。

     这女孩子如此的干脆,压根就连半点的蛛丝马迹都不曾留下,以至于现在在偌大的城市里找个人,不亚于大海捞针一样的艰难。

     一连几天,虽然那视频没有再出现,可是郎亮也有些皱眉起来。

     事情一旦拖的时间多了,对于他是越不利的,因为有些东西是可以当做把柄。而沈浩想要什么,他清楚的很,可是人家不出来和自己谈。

     郎朗的日子也不好过,自打从刘家出来之后,郎亮第一时间知道了结果,对于这个恨铁不成钢的混蛋想揍死,但事已至此,还能如何?

     第五天的上午,终于有人传来了消息,沈浩和李静在一个五星级的酒店里,这貌似还是薇儿帮的忙,这里生活器具齐全,真要是藏起来,可真是找不见。

     “我这就去把他给揪出来。”

     一连几天下来的担惊受怕,让郎朗差点暴走,刚一得到这个消息,就坐不住了。

     “胡闹!”邱老头大声喝止,道:“你就算找到他,又能如何?难不成找警察抓他?”

     “这……”

     还是让你父亲去和人家谈谈。

     这也是郎亮的意思,沈浩事到如今,恐怕不会在乎一个郎朗的,你的身份不够。郎亮出面,相比沈浩还是有些忌惮的。

     郎亮得到消息之后立刻赶了过去,随从是一个秘书,当然还有邱老头。

     沈浩这几天日子过的异常的逍遥,一些不擅长的事情交给了专业人去做,反而他是一个最没事的人。

     自打那个视频被传到了网上,很快就被网站删除之后,李静差点没吐出血来,可是他们都清楚,这个网站也是民营企业,怎么可能明着和人家政府过不去呢,这不是找死么?

     李静也是个聪明人,如果郎亮倒台,那么这短视频会成为人家痛打落水狗的罪证,可人家郎亮如日中天,他们就绕着走。

     更多的媒体呢,就是欺软怕硬的,见到软一点的,恨不得上去把你咬死,可是遇到狠茬子,就给你装孙子。

     阿东终于也传来了消息,不负使命的抓到了很多郎亮的一些罪证,确切的说,郎亮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还是中立的,可明眼人随便就能看得出来,这就是你郎亮搞的鬼。

     同时也抓住了一些人的把柄,现在万事俱备,就只欠东风了。

     沈浩还没行动,郎亮就来了。这多少还真有些意外,对于沈浩而言,自己就是个小脚色,怎么可能引起这样大牢级别的人注意呢?

     郎亮进屋之后,不请自坐,微微的看了周围一眼,道:“不错,天启就是天启,在这时候都会享受生活。”

     沈浩虽然知道他来此的目的,但对于这样的人而言,貌似真没啥好说的。

     “好歹也是一位副书记,这个城市的第二号人物,只不过是一个总统套房,难道会让您这么吃惊么?”

     “明日你面前不说假话,沈浩,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郎亮直接切入了主题。

     沈浩呵呵轻笑,死死的盯着郎亮,带着玩味的表情。

     “我们之间的确有些误会,可是小打小闹的事情无伤大雅,不过你继续这样下去,岂不是真的要……”

     “你是一个副书记啊,手里握着重拳,看来对于你而言,我这种人的生死真打不在你的眼里。”

     沈浩的眼神骤然换上了耻笑,道:“你我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你要是感觉这样不对,那就给我一个理由。”

     “你到底想要什么?”郎亮的态度貌似还是有些坚硬啊。

     沈浩道:“不要什么,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本来就没有什么问题,可现在呢,真是被你们逼的有些走投无路啊。”

     “是么?”郎亮貌似也被神豪三言两语的给挤兑出了怒火,变得有些失态起来。

     说来也是,人家好歹也是个牛叉的人物。

     “那好,现在请你离开吧。”

     沈浩说完就往里面走。

     “小伙子,你这么做未免有些不地道啊。”邱老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低声喝道。

     沈浩眉头微微的一皱,道:“怎么,难道现在还要和我打一场么?”

     “年轻人应该有个年轻人的样子,虽然你是老鬼的徒弟,可是怎么说也是我的晚辈,恐怕你师傅见到我,也不见得……”

     “打住!”沈浩冷漠的笑了一声,道:“我师傅是我师傅,我是我,别混为一谈,你别拿身份来压人,恐怕就算老鬼在,我也不会买账,还有,也别拿身份来压人,我沈浩还真不吃你们这套。”

     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倚老卖老的,你认识老鬼,你认识我老子又能如何?熟人就这样不问青红皂白是吧?

     对不住,这事情已经对李静造成了伤害,那么就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沈浩的底线就在此,有些事情不是他不顾大局,而是大局不顾他而已,当人触及到了底线的时候,总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来。

     邱老头貌似没有想到沈浩如此的不给面子,当下气势一变,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别看这老头已经上了年岁,可是那股子的气势,还真是一个绝代尊师级别的。

     沈浩眼神微微的一眯,嘴角带上了轻笑,他就这样盯着邱老头。

     “邱老,就此打住吧,既然沈浩先生连这一点面子都不给,那么继续谈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就让他放手去做吧,我看他能奈何我?”

     “那就请你们离开。”沈浩淡淡的一笑。

     郎亮在此吃了瘪,确切的说沈浩压根就没有提出任何的条件,这让他感觉很难办。

     把柄落在别人的手里,这不是一件好事情,恐怕接下来的事情会相对复杂一些,可是并不代表解决不掉。

     “你打算怎么做?”

     “那些东西,他不给也的给,给还的给我,据对不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邱老,麻烦你通知一下何东,也是该让他出来做点事情的时候了。”

     “这……不太好吧?”

     “我倒是想看看,天下第一的杀手,比起最为冷血的人,到底谁厉害一些?”郎亮冷哼了一声,道:“有些东西落在别人的手里,很容易被动,况且那小子狂妄的有些过头。”

     邱老头微微的蹙眉,但还是点了点头,思考片刻说道:“既然你想让何东来解决这件事情,那么不妨我也搀和一下吧,确保万无一失。”

     郎亮在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道:“小心一点。”

     带上了秘书,郎亮坐着车走了,邱老头的眉头却皱的很深,这真的非要让何东出来么?要是这样的话,事情会陷入更大的麻烦当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