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5.第775章 ,视频争夺战
    沈浩冷然一笑,道:“别和老子讨价还价,这日子还长着呢,何必急于一时呢?”

     郎朗在哪里愣了半天,最后很想咆哮,可是现在连最大的依仗都丢了,他现在还有什么嚣张的本钱,刚才那把刀,如果在稍微的改变一下角度,直接能插在自己的咽喉上。

     他可是知道沈浩是干什么的,一个冷血的杀手,那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或许是自己家族的势力救了自己一命,可现在,他不敢在多话了。

     灰溜溜的走掉,沈浩这才快步的走到了李静的面前,连忙将帮着她的绳子给拿掉,李静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一下子扑进了沈浩的怀里,放声打哭了起来。

     “没事了,没事了,乖啊,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

     李静这一哭,可真是把沈浩折腾了个四脚朝天,愣是手忙脚乱的无法安慰,说了一大堆的自责的话。

     “你这个坏人,怎么才来,你知不知道,那混蛋想对我干什么?要是……”

     沈浩见她说话,这才急忙说道:“其实我早就来了,只是呢我想要拿点东西,我必须要一棒子将他给打死,绝对不能……”

     “那你还忍心看着人家欺负我?你忒没良心了。”

     不说还好,一说之下,李静哭的更凶了,这个贼没良心的男人,竟然眼真真的看着自己在哪里绝望。

     沈浩只能连忙告罪,这时候也明白了,最好什么话都别说。

     李静哭了好久,发泄了一通,这才好点,一边摸着眼泪,一边气鼓鼓的说道:“你是不是感觉我被吓死了,才感觉好玩?”

     “哪有的事情,你这不是成心的愿望我么?不是说好的英雄都是在最为关键时刻出现嘛,我这不是来了嘛,你说我这么如花似玉的个三儿,被别人欺负,还真当我不是个男人啊?放心,过几天我一定把他那玩意给割下来,给你泡酒喝。”

     “你少恶心我……”

     “还是你两少恶心我了,都不知道你们还哪里有什么闲心意志去谈情说爱,你倒是给我说说接下来怎么办?”

     沈浩眉头微微的一皱,道:“虽然刚才郎朗大放厥词的视频我们录下来了,但是要是上交给检察院,估计还是会被人给挡住,所以这条路是死的,而且就算我们通过网络去散播,也没有固定的粉丝……”

     “这个我有。”李静也是把那个混蛋恨透了,听闻刚才的一切对话都被录下来了,那么就不妨借助朋友圈将这视频给抓发出去。

     “可以,但是要小心一点,你必须要换个地方住,但是从目前的情况而言,恐怕是扳不倒郎亮的。”

     沈浩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打了小的,老的会跑出来做主,那么直接从本院抓起,直接把老的给整死。

     不过郎亮的身份就摆在那里,为官这么多年,手头积攒的能量可不是一般的大,普通的那点小证据,是不会取得的相应的效果。

     况且这事情还是郎朗干的,要是人家郎亮玩个壮士断腕什么的,直接把郎朗给放局子里去了,那也没用。

     别天真的认为,所有的法律都是为民众们服务的,人家这样的人,有一万种办法将那些条条框框给玩弄于鼓掌之间,甚至可以说,郎朗都不需要在局子里待太长的时间,随便糊弄个假身份,在外面躲些日子,屁事没有。

     人家依旧是这明珠的土霸王,人家照样横行霸道。

     要么不大,绕着走,要打,就直接打死!

     沈浩绝对不想干再一次后悔的事情,因为他已经决定要动手了。

     “具体事情你来安排,牵扯到这些事情,我就感觉烦。”阿东很果断的说道。

     沈浩叹了一口气,道:“这一次可要靠一下你丈人爷爷的手段了,帮个忙,通过各种的渠道去收集一些证据,不管大小,只要是真的,都要,先恶心他一下,随后走一步算一步。”

     郎亮不是那种两袖清风的清官,他儿子的行为已经说明了所有的问题,所谓有其子必有其父的道理那个人不懂,上梁不正下梁歪嘛。

     要是郎亮没点贪墨的东西,那真就不是郎亮了。

     “这个我不敢保证,官做到了这个份上,确切的说不是简单的公安那么简单了。”

     说起来郎亮和董凌云可是同等级的官员,而郎亮显得更加的年轻,再混个十来年,人家说不上一转身就成了中央的人了,那时候可真是掌握实权的时候,到时候谁得罪了他,绝对没好果子吃。

     “放心,我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的,并且先抓一部分人的把柄,还有用。”

     “你……”

     “双管齐下,他们前怕狼后怕虎的,那么我们就断了他们的后路,这人啊,要是快绝望了,其实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官官相护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可有的时候,为了自己,不见得没个人都是大公无私的。”

     沈浩耻笑了一声,若论人心,这的确是一件比较复杂的东西,要想吃透一个人,那绝对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去接触本质。

     政治这圈子里,说穿了没有比它更为肮脏的存在了,所谓利益的永恒,就是来源于这里,沈浩是没办法知道什么人可以用,什么人不可以用,但是掌握着他命脉的人,绝对可以用,因为你不按照那个方式来,那么只有一个死。

     “行,既然要做,就彻底点,丝毫不给他翻身的机会。”阿东牙齿一咬,果断的点头。

     沈浩嘿嘿的一笑,道:“有的时候,人总会有些意外的嘛,这人的命,在老天的面前还是公平的。”

     说完搂着李静就出了门,李静就算再怎么单纯,要是听不明白沈浩要干什么,那可真要去撞死了,当下无不担心的说道:“你小心一些。”

     “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绝对办到,给我十天的时间,我要让他郎朗提着脑袋来求我。”

     沈浩玩起了真格,一切计划在进行着。

     ……

     对于明珠而言,依旧还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让人着迷,巨大的经济发展,导致这座城市早就在问明之下被物质的一切包裹。在这里看不到多少文化传承的东西,可是对于奢华和现代科技结合的东西,比比皆是。

     市政府依旧是上下班,只是当郎亮要下班的时候,司机兼秘书长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慌里慌张的,干什么?”

     秘书跑的太急,直接撞在了茶几上,差点将郎亮心爱的紫砂壶给碰掉。

     “书记,不好了,出了大事了。”

     秘书也是在是顾不上这些了,直接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郎亮,郎亮有些不解,但还是很有耐心的打了开来,随即一段视频就出现了。

     犹豫光线的问题,这段视频有些模糊,可是当第一句话出来,以及那个熟悉的身影被看清楚的时候,郎亮变了脸色。

     “胡闹,这是谁干的?”

     “一个叫李静的导游,我查过,是郎朗前几日出去旅游的导游。”秘书有所准备,将自己推测出来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清楚还不赶快处理,把这视屏给删掉?”

     秘书的额头见汗,牙齿一咬,道:“可是我们并没有找到人,而且她的屋子里一片凌乱,被人闯入过。”

     郎亮眉头微微的一皱,这才仔细的看了一眼,问道:“郎朗呢?”

     “他……”

     “说!”郎亮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怒声吼了出来,下的秘书有些狂跳。

     虽然说郎亮脾气并不是很好,可是身处高位多年,早就学会了如何控制情绪,尚且在这个圈子里,情绪都不能控制的人,怎么可能去把控更多的东西呢?当下一声冷喝,证明人家的怒气是压抑不住了。

     “和几个朋友出去玩了。”

     “混蛋!”郎亮恶狠狠的看了秘书一眼,道:“给我打电话叫回来,现在给我打电话给这个媒体,让他们在三分钟之内给我把东西删掉,不然我会让他们接受法律的制裁。”

     说完气哄哄的便走了。

     郎亮本来窝了一肚子的气,心情本来就很不爽,狐朋狗友的汇聚一堂,喝的是昏天暗地的,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本来想挂掉,奈何一看是父亲贴身秘书的,接起来不耐烦的喂了一声,那头说道:“书记让你立刻回家,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谈。”

     “能有啥事?我这回忙呢。”

     “书记发了好大的火,你绑架人的事情被人闹到网络上去了。”

     这话出来,绝对比任何的话都管用,郎朗本来就已经喝了六分的醉意,此刻一下子全然惊醒了过来。

     他是很狂没错,那也是建立在人家知道自己的身份尚且还不敢报复自己的份上,毕竟明珠人家可是有着绝对的把握的,没几个人活腻歪了连私人恩怨直接撤到他老爹身上去。

     可是忽然想起了沈浩在离开的时候所的话,全身一寒,难道说……他真的要对自己家动手?

     他清楚沈浩很牛,而且在国际上可是第一的杀手,可那又能怎么样?他郎朗认为自己借他沈浩三个胆子也不敢在国内玩那一套,这不是吃定了沈浩,而是某些规矩,他还是清楚的,不过……沈浩要是这么玩,可是行的,而且会把自己老子给拉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