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8.第778章 ,推三阻四
    沈浩看着阿东给自己的资料,案子咂舌,这郎亮还真不是盖的,做起事情来毫不含糊,而且都是大手笔,这好几年下来,郎亮不但给自己积攒了很深的班底,而且圈钱的手段极其的高明。

     确切的说,那个当官的敢那么明着给自己找麻烦,可是郎亮却做的是这方面的高手。

     一些产业压根就是在他妻子的名下,而他的妻子是一个很成功的企业人士,可是蛛丝马迹表明了个问题,他的那位妻子,压根就屁都不懂,作为一个企业的法定人,其目的却是为了帮丈夫洗黑钱。

     沈浩光理顺这些东西,就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看的脑子有些发热,微微的有些想梁秋霜了,还真不得不承认,自己那冷若冰霜的媳妇啊,平日里虽然要把人给冻死,但在经济这一块上面,绝对是个天才级别的。

     沈浩没办法将人家郎亮所有的东西给弄清楚,可是有几件,沈浩是很容易就能理解的。

     那就是当地的灰色势力,而郎亮在暗中就是保护伞,确切的说这些灰色势力所接触的问题,所有获利的钱,都是有郎亮来提供。

     这其中的买卖包括了毒品的贩卖,以及各种产业链的支撑,作为一个地方父母官,做的事情,反而都是人神共愤的。

     当合上了资料之后,沈浩也是暗自叹息啊,这只是明珠,那么其他地方呢?

     难怪这个国家年年在扫黑,可是扫来扫去的,是死灰复燃,在最为嚣张的时候呢,那些灰色势力的老大们,更是摆出了军队的架势相互干架。

     这种事情在新闻上都屡见不鲜了,可是现在看来,死灰复燃的理由就在这里,总有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甚至连自己管辖的范围的人民都能买,在他们眼里,官,只不过是发财的一个身份罢了。

     合上了这一摞子的材料,沈浩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李静在这时候端了一杯茶走了过来,一身蕾丝边的睡裙,里面大好的春光若隐若现,行走之间带动着裙子的下摆,露出两条特别吸引人的小腿来。

     和沈浩一起生活的这几天里,她了解了沈浩很多的生活习性,确切的说此刻她也像个乖乖小媳妇一样,就躲在这爱巢里面,和自己的爱人一起享受这些。

     她本来就是个简单的女孩,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有多大的能耐去改变世界。

     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的男人没那么简单,从这些日子所做的事情能看得出来,他很有能力,甚至能力大的吓人。

     “怎么,还在为郎亮的事情头疼啊?我看还是算了吧,好歹人家也是个……”

     “怎么能这么简单的算了呢?既然已经和人家撕破了脸皮,那么我现在就算罢手,人家未必罢手。”沈浩抢先说道。

     “你就鬼扯吧,我就不认为你给他面子,他会不要脸,也只有郎朗那种无耻的小青年脑袋发热罢了。”

     “哎,不说这些了,你说这大好的时光,我们要是……”

     说完沈浩忽然坏坏的笑着,一把就将那动人的躯体拦腰拉了过来,李静忽然失去了平衡,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尖叫。

     沈浩哈哈一笑,李静骂道:“想死啊,这么……”

     虽然这么说,可内心深处还是很紧张的,这么大的一间房,就两个人,而且依照沈浩的性子,能老实么?

     果不其然,沈浩直接用行动回答了李静的话,上下其手的极其不老实,不断的在人家身上摸索着。

     大热天穿着这么薄的睡衣,压根就像是没穿一样,而且对于李静而言,沈浩的手指上面具有魔性,轻微的抚摸像是弹奏钢琴一样,那种节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演绎着爱的交响曲。

     一下子就像是没了力气一样,软绵绵的倒在了沈浩的怀里,吐气如兰。

     这对于沈浩而言,就是一种鼓舞,此时此景,那是极其的美妙的,应该是个男人就受不了。

     沈浩的手已经塞进了衣领,单手把玩着那魅力十足的地方,低声说道:“妞儿,今天那个啥了?”

     “恩……”

     沈浩嘿嘿一笑,随即将李静给抱了起来,不由分说的就放在了那边的办公桌上,也不待下文,沈浩就像是一只饿疯了的狼一样。

     衣服像是秋风中的残叶,不断的飘落,声音就像是无边还浪拍打在岸边上一样,李静受不了沈浩给予她的前奏曲,她只是一个初为人妇的女人,一切尚且有待开发,还没几下李静的身躯就开始变得有些不规则的抽搐起来。

     在这里,她享受到了一个女人应该成为的东西,在这里,她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女人会喜欢这样。

     只有心紧紧的靠在一起,身体才能连成一片,两者才能合二为一。

     像是哀鸣一样的声音在房间里想起来之后,一切就像是安静了,可是却异常的让人心血澎湃。

     ……

     心满意足的沈浩抱着交好的娇躯坐在椅子上,手指还是不老实的在那精致的肌肤上划过,李静已经快累瘫了,一味的闭着眼睛将脑袋处在沈浩的怀里,仔细的回味着刚才的一切。

     直到她的情况稍微的好点,这才带着些许的温柔和魅惑,抬头看着沈浩。

     “你这坏人,就知道欺负人家,而且……而且,你这样要是有了孩子咋办?”

     “有了孩子就给我生下来,而且你现在还是安全期,能有孩子么?”

     沈浩虽然不怎么知道女人的月事,可又不是傻子,这刚走了大姨妈的女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怀孕,再加上自己的体质原因,能让自己的女人们,一个人给自己生一个,那已经就很不错了。

     “好吧,你赢了!”

     看来沈浩对自己是没的说了,她仿似在他心里并不是小三的位置,试问天下那个男人会这么干,在结了婚之后还让外面的女人给自己生孩子,那绝对是一件找死的事情。

     和李静温存了好久,沈浩便起身离开,今天既然和郎亮撕破了脸皮,那就不能继续坐等下去。郎亮这个人不简单,至少从现有的资料上看得出来,他手底下可有着一些连沈浩都没办法掌控的信息。

     再加上他还能无声无息的调度军队,这就更麻烦了。

     市委大院可以说特别的幽静,不要以为这些当官的随便能找个地方就能住下,就拿这里作为主城区,外面却只有一条单行马路而言,就能说明问题。

     幽静的地理位置,已然说明了这里的人是何等的会享受了。

     沈浩在进门的时候就被保安给拦住,沈浩直接微微的一笑,打了个电话出去,对着那头说道:“我是阿东那边让我过来的。”

     那头沉默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道:“你把电话交给保安。”

     沈浩进去之后随便走了走,这里的路都是小石子扑成的,之中规律的东西虽然看上去不怎么的,可是走起来脚下特别的舒服。

     按照中医来说,这可以起到按摩的功效。

     在一座靠近小湖边的房子门前停下,沈浩注视着这一顿楼,里面的房子构架基本上都是上下两层,一般都是两百个平米左右的。

     进去之后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道:“来了!”

     “张市长,终于有幸见到你了。”沈浩微微的笑,在门口就对着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说道。

     这张市长看了一眼沈浩,随即看了他的身后,道:“进来说。”

     房间的装潢不算太过于夸张,可是楚楚都偷着一股子的贵气,沈浩眼里不差,至少能看出那边的窗帘吊坠,都特么是玉石的,而屁股下面的沙发,都特么是红松木的。

     微微的笑了一下,沈浩道:“我和你就不拐弯子了,张市长,这是我拿到手的资料,我希望你能慎重对待。”

     “哦?”这张市长微微的皱眉,确切的说他压根就不认识沈浩,更不知道那个叫阿东的是要干什么。

     当拿出一份资料的时候,张市长仔细的看了几眼,表情变得有些金彩起来,沈浩只是微微的看着,却没有多说话。

     “这个……”

     “怎么,张市长难道认为我这个是假的吗?”

     “真假我不知道,毕竟我们检察院都是按照事实来说话的……”

     沈浩的内心耻笑了一声,这就是典型的官官相护,沈浩来此的目的自然是希望有人出来查郎亮,可是现在看来是自己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虽然这个所谓的张副市长没那么高调,可是从各方面表现出的,大家都是一丘之貉。

     这种人能向着自己说话,估计这天下都特么真开明了,按照郎亮的性格,估计也会把他给玩死。

     “你有所担忧,我是清楚的,但张副市长,有些话我可以明着说,郎亮为官多年,徇私枉法所做的人神共愤的事情很多,如果连你都不出来做个了解,我看你这章青天的帽子,也是浪得虚名啊。”

     “年轻人,话不能这么说……”

     沈浩给这位副市长松了一顶帽子,可是貌似并没有什么鸟用,人家还不领情,道:“你可要知道,郎书记对于我市的贡献,那也是有目共睹的,我要在这些地方上查他,你感觉能查得出来么?你要知道,诬告一个********……”

     沈浩忽然咧嘴笑了,这人,还真尼玛太多的花花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