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4.第774章 ,英雄总会来的迟一点
    昏暗的灯光下,李静被蒙住了双眼,绑在一张椅子上,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叫声。

     “放开她吧,我们都是老熟人了,你们这样对待我的朋友,貌似真有些不对。”郎朗很张狂,至少此刻的他没有半点像个绑匪的样子,这样让人家看到面孔,这不是留下了直接的罪证么?

     可是他不怕,人家后台就是硬

     两个大汉面无表情的走到了李静面前,放开了蒙着眼的黑布,拿掉了堵住嘴的毛巾,最后依旧冷漠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李静此刻显得很恐怖,可是当看清楚是郎朗之后,恨得有些牙痒痒,道:“郎朗,我和你之间没有多大的仇恨,你……”

     “嘿,你还别说,你我之间的确没啥过不去的坎儿,你还是个美女啊,这要是换做了平时,我还有追你的心思呢,不过可惜了,谁让你眼光差,看上沈浩那么一个人渣呢,啧啧……难道你就不知道他是有老婆的人么?”

     “这和你没关系。”

     “我呸,你个下贱的女人,我以为你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子呢,感情也是个恬不知耻的货,怎么着?是那沈浩体力强,还是说哪方面能满足你了?不过我今天实话告诉你,他沈浩敢碰我的女人,老子今日个就没打算放过你。”

     “你想怎么样?”李静固然此刻恨,可是看着这不怀好意的微笑,一股不好的预感骤然从心里面升起来,毕竟,有些事情并不是说所有的女人都不在乎。

     “怎么,怕了?”郎朗对于李静忽然露出的表情很满意,这种另类的眼神证明了他内心深处的阴影和病态的一种心理,此时他已经被一些不着痕迹的仇恨给蒙蔽了,甚至他已经顾不上太多,只想着怎么去报复。

     “郎朗,我警告你,你最好别乱来,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犯法?你真当国家的法律……”

     “哈哈……”放肆的大笑毫不遮拦,在这空旷的地下室给人的感觉是异常的刺耳。

     他笑的有些癫狂,感觉李静像是说了一句最为可笑的笑话。

     “和我谈法律?李静,你脑袋是不是真出问题了?”郎朗异常张狂的看着李静,道:“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对于我们,法律算是个什么东西?”

     吼声穿的是异常的刺耳,表情狰狞的他双眼透露着血红,对着李静毫不避讳的说道:“李静,别说我今日个只是收回点利息,就算我把你给先女干后杀了,又能如何?谁人拿我郎朗指三说四?”

     “郎朗,别以为你厉害,我敢保证,总有人会出来收拾你的。”

     李静真的怕极了,要是可以的话,她真的想哭,可是内心深处也清楚,此刻是容不得有任何的软弱的,一旦展露出一点点的害怕,那么郎朗会变得越发的肆无忌惮,那样就是回天乏术。

     她不想这样,人一辈子都有一些需要珍惜的东西,对于李静而言,沈浩恰巧就是。

     虽然知道这爱情有些不伦不类,甚至说出去会被人彻底的鄙视,甚至还会被人给唾弃,但她已经放开了心理阴影,将自己最好的时光陪在自己爱的人身边,哪怕往后要为此付出终身孤独的代价,她也在所不惜。

     她承认已经爱上沈浩了,爱上那个男人的放荡不羁,爱上了那个男人危险时给自己的安全,更爱他给自己的温柔,靠在他怀里的安全。

     她是他的,打心眼里,全身上下,由里而外,都是!

     所以,她可以不爱护自己的委身于沈浩,但绝对不容许任何人碰自己。

     就算别人说自己什么都行,哪怕说自己放荡也罢,反正自己心里就是这样认为的,人可以被别人看不起,但绝对不能让自己看不起自己。

     李静看着一步步向着自己走来的郎朗,剧烈的挣扎着,甚至她努力的坚持,此时已经变得有些绝望,只是一切都不能透露出来。

     因为她现在也知道郎朗是怎么想的,自己越是害怕,越是恐惧,他就会变得越发的变本加厉。

     “我说孩子啊,欺负人差不多就行了,好歹坐在那里的也是你的一个姐姐,你说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就学人家社会闲杂人员犯罪,这样真不好。”

     懒洋洋的声音从身后面传来,当时听的郎朗一愣,随即脸色一愣。

     “呼啦!”站在两旁的大汉反应倒是很快,一下子就要往前冲。

     “呵呵……真是学不乖,难道你不知道,就凭这些三脚猫,压根连砰我一下都不行么?”沈浩淡淡的笑着,随即感觉一股劲风,那两个人猛然间到底。

     阿东已经从后面冲了过来,借着黑暗的掩饰,甚至连他怎么出来的,都没被发现。

     “还真不是一般的弱!”

     “沈浩,你这是在找死。”忽然郎朗从身上掏出一把枪来,直接对上了沈浩。

     “沈浩,快走,别管我。”

     喜从天降,对于绝望中的人而言,可以说是一种赐福,或许以前还没有特别的感觉到那种温暖,可是在自己最为为难的时候,出现了自己喜欢的人,那么这是多么让人心里面舒服的事情。

     “想走,嘿嘿……”

     郎朗的表情有些狰狞,或许对于沈浩的能力他有些害怕,可有了这玩意在手里,他并不认为沈浩能跑的过子弹。

     “真是郁闷,你这已经用这玩意盯着我第二次了。”

     被人用枪盯着,那的确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可是沈浩没有动,因为他也不觉得自己真能快的过子弹。

     “不过你感觉我们这里两个人,你能杀得了谁?”

     沈浩毫不为意,只要这家伙敢开枪,他敢保证,死的肯定是郎朗。

     两个人都是搞暗杀的高手,自然知道怎么对付拿枪的人。

     “那么她呢?”郎朗也意识到了,沈浩旁边站的人,也不是弱者,一旦出手,自己只能射杀一个,而另一个随便就能要了他的命。

     “你杀了我吧。”

     郎朗调转了枪口,可李静反而平静了下来,她不希望将自己让恶心的人去碰,可是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而死,感觉还是值得的。

     “你还真是一个无知的女人,那么我成全你。”

     郎朗的表情有些狰狞,忽然想到自己为什么和沈浩之间有这么大的差距。

     当初在沙漠的时候,自己的女人被那么欺负,自己像个缩头乌龟一样,愣是大气没敢出一下,可是沈浩呢?

     为什么刘艺出现问题的时候就没人救,为什么李静一旦有难,这沈浩就出现了?

     “还真尼玛啰嗦,你要是敢杀了她,我敢保证,你们全家老小,都会为她陪葬。”

     阿东冷冰冰的耻笑了一声,静静的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犀利的像是狼一样,确切的说他已然生气了,一个拿着枪的小孩威胁自己?这特么还有天理么?貌似在场的人,玩枪,自己认了第二,绝对是没人敢认第一的吧?而偏偏就有这么一个不长眼的东西,在自己面前班门弄斧。

     “你……”郎朗被阿东那眼神看的有些发毛。

     “怎么,怕了?还是说我办不到?”阿东耻笑了一声,道:“别以为你爹是个高官我就不敢,反正老子是个亡命之徒,大不了老子继续跑路,不服你来咬我,只要敢出现在我面前,我敢保证,他们每一个可以活过第二天的,哦,对了,我最好给你个劝,在杀了她的同时,你最好饮弹自杀,要不然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个生不如死,别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我这个人呐,最不喜欢的就是和别人开玩笑。”

     “行了阿东,别吓坏小孩子了,郎朗,放下枪滚蛋,等你回去了最好给你老子说一声,老子要和你们家开战了。”

     沈浩淡淡的说了一句。

     光明正大的宰了郎朗的确是不行,可是这事情没必要这么算了,而且沈浩已经真动了杀意,恐怕要把事情要往绝里做。

     “嘿嘿……沈浩啊沈浩,感情你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呵呵……是不是怕了?其实,我可以给你个机会,往后你要是乖乖投降,以我马首是瞻,老子说不上……”

     “啪……”

     郎朗的话忽然戛然而止,他只感觉手里一麻,就感觉枪已经捏不稳了,直接落在地上,低头一看,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一通落在地上。

     “真尼玛啰嗦,难道你以为老子还有时间和你开玩笑?不,我现在不杀你是想让你看看你多么的坑爹,我要把你们家一点点的挖掉,然后让你感受一下作为一个普通人被别人给欺负的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