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9.第779章 ,真是一个聪明人
    人家用上了诬告这个词,摆明了人家就偏向于郎亮,放在他眼前的资料是非真伪,如果连一个纪检委的官员都看不出来真假,那未免也太过于自欺欺人了。

     人家是在演戏,而且演的是特别的够味道。

     沈浩不是不知道人家想怎么着,估计是和郎亮站在了一起了。

     “如果说我手头还有更重要的证据,不知道张副市长,您能帮忙么?”沈浩眯着眼睛问道。

     “更重要的?”虽然这人的脸上一脸的严肃,属于那种不苟言笑的主,但是听闻沈浩还有杀手锏,多少的变了颜色。

     终于认真上下打量了一番沈浩,最终是眉头轻轻的一皱,如果说沈浩真能弄到更为严重的东西的话,那么郎亮……

     随即沈浩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随手就丢给了他,这上面的东西其实并不多之久几行字而已,只是张副市长看了一眼,破然大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浩哈哈一笑,道:“我有什么意思?我只是想替老百姓办一件事情罢了,有些时候我也知道这其中的困难,可我就是这么个人,要是真不下死手的话,估计是很难做成的。”

     你们不是喜欢上纲上线么,你们不是喜欢官官相护么?行,现在看看,你们谁能护得住谁。

     张副市长的脸色快滴出水来,确切的说难看到了异常,沈浩这张纸上说的是这几年他处理的几件案子,虽然不能说这其中没多少见不得人的地方,可是……

     这里面有些因素是外人不与直销的,倘若真被人给翻出来,那么问题就大了。

     “我听闻令公子在美利坚的一所大学里面读书,而且日子过的也颇为的逍遥,我这里还有一样东西,你看看。”

     说完沈浩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也不管这位张副市长的脸色多难看,轻轻的就放在了他的面前。

     张副市长的脸色难看的快滴出血了,涨红难看,甚至眼神之中的怒气要把人给吃了的节奏,可是他只能压抑着。

     一张张的东西放在了他的面前,一点点的往出来给你掏砝码,又是一点点的给你加重点问题。

     没错,这是在威胁你,甚至还是用你最见不得光的东西放在了面前。

     还没错,张副市长也有子嗣,而且作为高官的子嗣,自然要去上最好的学校,这就被安排到了国外的大学。

     谁让人家既有钱又有势力呢,这点小事当然不会放在眼里,可是有钱就不能高调,尤其是当官的,你太搞掉了,那就是给自己拉仇恨啊。

     看了一眼,上面的东西大部分都是自己儿子的收支情况,以及在那边犯下的一些事情,还有一些是这小子背着自己,暗地里通别人的一些帐。

     “哎……说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张副市长终于明白了,要搞郎亮的人,恐怕不是别人,正事眼前这个年轻人,只是他不知道,他到底和郎亮有什么过不去的结,非要把人往死里的整。

     “我和他之间的恩怨颇深,也无从说起,只是貌似我不动一动,我就会没好日子过。”沈浩淡淡的一笑,道:“我这个人呢,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坏人,这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不是纪检委的人,没必要替国家监视官员,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别惹我,惹了我,我会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他。”

     沈浩的眼神瞬间变得有些冷酷了,带着一些玩味和耻笑看了一眼张副市长。

     张副市长好歹也是一个副部级的官员,自问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也不少,能走到这一步,虽然有些运气的成分,可大部分时候靠的还是眼光。

     不见得每一个官员都是有很深的背景的,也不见得每一件事情出现了,都会有人给你担着,张副市长就是这种从最底层爬起来的官,他已经不年轻,在政坛上,也不知道还能打拼多少年。

     对,到了这个地步上,就没有多少的上升空间了,只有可能等到快退休的时候,人家说不定给你个真正的副省长当当,那时候,你也够本了,退下来就是了。

     可今天沈浩所做的这一切,就是要断了他的路,一旦这些事情被媒体给知道了,那么所有的打击将是致命的,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是典型的晚节不保。

     看着微笑着的沈浩,张副市长感觉有种莫名的愤慨。

     “话虽如此,恐怕就按照你这样和我来,怕是不行的。”张副市长说道。

     “我也没指望你一个人能行,但有些事情最怕的就是来一个先行者,懂么?”

     “你的意思是?”张副市长愣了一下。

     “呵呵……不瞒您说,其实我为了这事情既然敢做,那么自然也是准备十足,不可能打无准备的帐,我比你还要清楚,去和一个副部级干部闹腾,最后被人家报复是什么样一个后果。”

     “你……”

     “放心,只要你能联络到人,那我就有足够的把握将事情做成,当然这里面必然你还要发力,而且需要大家一起去发力。”

     张副市长不是傻子,感觉这事情极其的不靠谱,自己是被迫无奈可以被你沈浩当枪使,可是不见得所有的人都会被你抓住把柄,一个个的甘心被你所用。

     “你的底细我也查过,确切的说走到这一步也是一个奇迹,我有个长辈,叫董凌云,不知道张副市长听说过没?”

     “原来如此……”

     张副市长还在哪里犹豫,确切的说还不知道沈浩具体想做什么,可是一听董凌云,顿时明白了,一个国安部的人为你办事,想要拿到这些材料,恐怕并不是很难。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强调一下,你的遭遇和他老人家很像。”沈浩微微的笑着,这笑容却是别有他意。

     张副市长愣了一下,随即眼神之中多少的有了一些喜色。

     朝中有人好做官,他张副市长不就缺的是这个么?那些高官们,不需要别人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好处,可是在换届的时候,有个人提一下你的名字,纵然达不到目的,但至少能取得中等层次的效果。

     或许他的确上升的空间不是很大,但至少刻意证明,你往后有挪动的空间,只要有这个空间,那么就可以事在人为。

     他是一个聪明人,也明白了沈浩的意思,这一次是一个契机,要么你来赌一把,对往后有个前程,要么你赌一把沈浩的确不行,只是银枪蜡头,中看不中用的废物。

     不过能弄到这么多东西的人……貌似肯定有身份和背景。

     ……

     这一夜对于外人而言依旧平常,确切的说天黑了他们照样睡觉,该唱歌跳舞的跳舞,该睡觉的睡觉,明天依旧是一个艳阳天。

     可是这个晚上很多高官都收到了一个人的邀请,当这些人坐在了一起的时候,类似于会场,而这个会场却不想平日那般,你只要面前放个牌子,你是谁谁谁,再放一杯水,就能靠在椅子上张嘴打哈欠。

     主持这一次的会议的人,自然是这位副市长,貌似他做事也是习惯了开门见山,或者说也是受到了沈浩的影响。

     “副市长……这……”

     “是不是感觉要动一下郎亮,你们就心里没底了?各位别忘了,你们的职责是什么,而且你们都是公检法的人,我所领导的地方,只要有人违法乱纪了,自然就不能出现这种祸害国家的蛀虫。”

     一脸的浩然正气,要是不知情的情况下,沈浩百分之百会相信他是一个好官。

     所有人面面相视,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知道你们想什么,但是别忘了,你们是人民的官,这天下只要是当官的,就不要打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再者,你们也放心,所有的责任我担着,可是有一点你们给我清楚了,既然我敢动有后台的人,就敢动你们,我要是知道谁吃里扒外,那就不是坐在这里开会了,而是去办公室说话。”

     恩威并施之下,愣是不给这些人丝毫的机会,省去了长篇大论,精简出来的信息太过于骇人,甚至这消息打的让所有人都有些招架不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说是那位市长做这些,可能他们感觉没啥,毕竟是同一个档次的人,大家都是有些小摩擦的,就是两虎相争,可你是个副市长啊,是常委,固然你对于官员的监督权力很大,可是你真的能行么?

     大家的内心多少的都有些猜测,甚至认为这位市长疯了,可是事已至此,他们又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出了门的一帮高官们感觉天在转动着,这云里雾里的感觉难受的要死,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说。

     “老吴,你感觉……”

     “老王,你也别忙着下结论,我感觉这一次是玩真的,极有可能真有什么更大的证据落在了人家手里,不然的话,按照咱们这位副市长的性格,能动么?”

     “说的也是,一向比较安分的人,只求中规中矩的,现在忽然要高出这么大一个事情来,总感觉事情有些反常,我这也是被吓到了,到时候人扳不倒,这就是祸害啊。”

     “这还用你说么,哎……这安静的明珠啊,貌似有一股风暴在暗中涌动,都不知道是谁,忽然之间说动手就动手了,而且……”

     “背后有人搞鬼,这是正常,只是我很好奇,难道郎亮出事了,刘家那位不会出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