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6.第776章 ,求谁都没用
    能在这个年纪上坐在这个位置,其实郎亮的前途是一片的光明,可是征途这方面,最怕的就是绯闻,比起那些明星而言,绝对的不会小,小小屁大一点事情,就是人家穿小鞋的理由,别给人们说你老爹身后人很硬,可是出来******的,那个没有后台?

     无非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皇帝还的轮流来做,当家的也不能一直坐在那里。

     连忙告罪,对于狐朋狗友也不说为什么,直接就跑了,回到家中就看见郎亮脸色特别的阴郁,坐在沙发上冷冷的看着自己。

     “我已经警告了你,别去招惹沈浩,你非不听,现在事情闹出来了,你自己看着处理。”

     “爸……”

     “你少叫我爸,难道你还意识不到,人家这一次来真的么?”

     “爸,我知道我错了,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我们家的人,何时被人这么欺负过?难道你不知道,就连刘艺那……”

     “你给我闭嘴,你和刘艺之间的事情我懒得去管,但今天你给我记住,要是要不会那视频,别怪我把你送进去。”

     郎亮这一次发了火,反而没有过分的为难郎朗,一时之间让这家伙愣在了当场,终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有舍有得,他父亲现在身处高位,不可能为了一点点的事情放弃自己大好的前程,这是要大义灭亲的节奏啊。

     “我……”

     “既然是你干的,我只能替你做这么多,你现在也长大了,该是去独自面临一些问题的时候了。”郎亮忽然语气一松,带着一些让人心悸的慈祥,道:“我不能护住你一辈子,况且你尚且也不知道那个沈浩的背景有多么的复杂,当初在沙漠之中的恩怨,已经过了,那么就不应该再去追究,那是一个平衡,一个掣肘,一旦被打破,那么就变成了一次谁也不希望见到的结局。”

     很忽然的话,打的郎朗是一个措手不及,确切的说,他长这么大,除了自己的学习之外,郎亮都懒得管太多,可忽然牵扯到了这么庞大的信息,感觉要坏事。

     郎朗不是笨蛋,相反他还很聪明,这些事情无论有多么的复杂,但还是能说得清楚的,可是说得清楚,却未必能处理的清楚,也只有到一定位置上的人,才能接触到一些核心的秘密,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

     郎朗的语气都有些颤抖了,刚想说,郎亮说道:“带上邱老,不择手段,若是失败,谁也救不了你。”

     既然都调查清楚了沈浩这么一号人,那么自然也清楚他的做事风格,沈浩这是在给自己下战书,郎亮也清楚,一旦沈浩这样,就代表着事情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了,到时候不是鱼死网破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主,这很麻烦。

     郎朗被郎亮一番训斥之后心情特别的不好,而且有种要杀人的冲动,咆哮之中怒吼了出来,也就在此时,邱老走了出来,看了一眼他,道:“小子,让你闲下来多练练功夫,你总是看不起,现在被人打了,叫又有什么用?”

     “邱老,我知道您老一定有办法,一定……”

     “难,也不是我不帮你,我只能站在那里保证沈浩不会伤害你就是了。”邱老反而拒绝的很果断。

     郎朗愣了一下,一时之间表情极其的精彩。

     邱老头叹了一口气,道:“他可能是老鬼的徒弟,在这个圈子里,最麻烦的就是对上老鬼,确切的说,是我认识的人,老鬼都认识,我一个人和沈浩去打,未必能拿得下他。”

     上一次和沈浩对着来,邱老头已经领会到了沈浩的厉害之处,明知道和自己硬杠下来是必败无疑的,人家很聪明的选择了和你墨迹,直到自己最后体力不支,这才彻底的败下阵来。

     这么一个有心计,而且战斗经验丰富的青年,是很可怕的,邱老头不认为真的对上沈浩的时候有所胜算。

     “不过事情不是无解,你最好找一下刘老,我想怎么着,沈浩还是给他一点面子的。”

     郎朗是一万个不乐意,如果找刘老去说清,这就是投降,可以说是败了,按照他的性格怎么能接受这种类似于耻辱一般的结局呢?

     不,绝对不能接受,脸色特别的黑。

     邱老头见状只是微微的一叹,并没有多说,怎么说这都是你们郎家的事情,邱老也只不过是你们家的一个客人,说的那你点,那就是下人,只是多年以前受过郎亮老爹的恩惠,这时候也是该还的时候了。

     “好,我这就去找刘爷爷。”

     郎朗一万个不情愿,可是知道事情的麻烦程度,那种视频落在沈浩的手里,天知道人家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到时候……一旦真要扳父亲的腕子,对于郎亮而言,说不上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郎亮到了,那郎朗还有什么资格在明珠混下去,说句难听点的话,他真的就变成了狗屁都不是,以前得罪的人,恐怕会第一时间会弄死他。

     刘家老爷子这个时候出去下棋尚且还没回来,接待他的是一个四十岁的女人,雍容华贵,说不出的一种感觉,这女人正是刘艺的母亲。

     “郎朗啊,你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

     “伯母,我……找刘爷爷。”

     “哦……那你先坐坐,等会你刘爷爷就来了。”

     虽然说的嘴上客气,但是语气之间多少有些不待见。上一次的事情折腾的不小,刘艺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害导致精神都有些小时常,虽然说这事情怪不得你郎朗,可是,怎么着都说两家都有促成你们的意思,刘艺出事之后回国,你连门都不曾夸进来过。

     “伯母……”郎朗怎么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有求于人,必然要放低身段,郎朗连忙叫了一声。

     “怎么?”

     “对于小艺的事情,我真的感觉万分抱歉,我……”

     “哦,是这样啊,其实也没什么值得抱歉的,毕竟她是跟着你出去的,回来之后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其实大家都不愿意看到,往后啊,就让她自己去承担吧。”

     邱老头虽然一直在喝茶,不够听闻这话的时候脸色稍微的变了一下,这女人是把郎朗从自己女婿的名单里给排除了。

     和刘家的联姻看来是要黄了,这对于现阶段的郎亮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刘家的三代人,都在政界打拼,所积攒下来的人脉什么的都不是一般人可以琢磨的透的,郎家虽然说表面上风光,可是自打老爷子去世之后,基本上就有了一些磕磕碰碰,要说不是祖上积了德,在这一代上,说不上早就被人给弄死了。

     郎朗也是听出了人家的意思,只是事情是你干的,人家对你有意见,貌似你现在只能将打落的牙齿给吞下去。

     刘老这时候来了,在警卫的搀扶下,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这个老人虽然还是那么的精神奕奕,但自打退下来之后,就像个普通老人一样,从此不再理会任何的窗外事,一心的下自己的象棋,喝自己的茶。

     人这一生,类似于刘老这样的,估计也无憾了。

     大风大浪的走过,也曾辉煌过,现在儿女也都有所成就,自然也就无所牵挂了。

     “哈,是你小子,今日个怎么有时间跑来看我这老头子、?”在老人身上,你永远看不到多少的情绪波动。

     “爷爷,看着你身体健康,我是打心眼里高兴。”郎朗一副乖宝宝的模样,站了起来说道。

     “坐坐坐坐……”老人连忙摆手,道:“这几天时间不见,你小子都学会和我老头子客气了?行了,我知道你小子的那点鬼主意,小艺的事情我不管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啊,还的靠自己,往后怎么办,你和她去商量吧。”

     “刘老,其实我们这一次来,不是为了小艺的事情,是郎亮出了事情。”

     被刘老给堵了,郎朗的表情有些精彩,不过邱老头却很聪明,知道郎朗来此的目的自然不会那么简单,有些事情最好莫要那么简单的认为人家和你客气,尤其是这种经历过不知多少次斗争的老人了。

     邱老头的开门见山,对于刘老而言自然是无法回避的。

     “哦?是那小子,怎么回事?”

     刘老的表情不变,只是目光微微的凝了一下。

     邱老头也不隐瞒,直接将所有的事情给说了出来,毕竟那天晚上自己和沈浩动手之后,郎亮可是动用了点能耐给沈浩给教训的,奈何是刘林出手吧沈浩给带走的。

     “哦,是这样啊,我说这郎亮,都多大的个人了,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傻事呢,还有你郎朗,不小了,该是做点正事的时候了。”

     “刘爷爷教训的是,我也知道这一次我做错了。”

     刘老呵呵轻笑了下,摆了摆手,道:“无妨,等会我联系一下他。”

     三个人聊了一会,确切的说刘老压根就不想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一味的说一些无关精要的话,直至天快黑了,家里人准备晚饭的时候,郎朗和邱老起身告辞。

     两个人刚出去,刘老的表情微微的就变了一下,问旁边那个贵妇人,道:“阿娇,你对这一次的事情怎么看?”

     阿娇微微的一笑,道:“爸,你的心里不早就有了结论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