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29.第729章 ,胖子营救计划(十二)
    情况已经基本上定了,三人分头行动起来异常的迅速,天狼已经潜伏,而沈浩在按照监视着这帮警卫的一举一动。

     足足三四十号人,真枪实弹的将整个酒店给戒严了,一副大敌当前的战斗姿态,那气势绝对不是盖的。

     还好经过长年的战乱,这里的人已经习惯了武装人员,就当是平日里逛街一样,可是酒店进入的人都会接受盘查。

     沈浩看了一眼,多少的有些叹息啊,无论什么人掌握了政权,对于老百姓而言,都是一种灾难,有一句诗是咋说的呢,对了,叫,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反正沈浩读书少,愣是记不住几个词来,但看到这些人能在战乱之中依旧为了一己之私可以扰乱民众的生活的时候,感觉异常的无奈。

     不过话反过来说,这种严密的部署之下,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好在天狼本来就是身手厉害,可以无孔不入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沈浩尚且在等,天狼迟迟不曾发来撤退信号,多少的在这种情况下显得有些焦躁起来。

     可是外面的警卫们并没有露出多大的不妥来,无论怎么说,天狼是安全的。

     “撤退。”

     忽然,对讲机里面歘来了声音,是天狼的没错,这声音倒是让沈浩喜出望外,立刻猫下了身子。

     下面的警卫立刻就炸开了锅,战备时期,军人的神经系统明显要比和平年代要紧上少许,一旦出事,立刻就能感觉得到。

     这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几十号的警卫人员就彻底的堵住了酒店的进出口,而且各个死口也被堵上,甚至有人呼叫军方,给予更多的支援。

     “么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反应快。”

     沈浩尚且不能走,因为他要制造假象来蒙蔽过关,还好手里有一个重大好几十斤的狙击步枪,这玩意固然不怎么好用,可至少在这个时候,绝对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杀器。

     “撤退路线正常,交通工具也正常,天启也开始撤退。”

     显然是阿东接到了天狼,开始按照预定的路线退走了。

     “砰,砰,砰,砰!”

     沈浩开始学阿东的那种连射,快速的用手推着子弹,不过感受着传来强大的后坐力,震的沈浩肩膀发疼,该死的是,沈浩感觉这几枪是白打了,压根就没打到人。

     不过子弹打完,那就不能继续待下去了,直接从准备好的绳索上面滑落下去,钻进了一个小胡同里面,七绕八绕,感觉将人甩掉之后,一把抹掉脸上弄出来的掩饰,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

     “我已经安全,暂且关掉通讯设备,以防追击。”

     沈浩汇报了一下情况,直接暗中掐掉了电源,就没心没肺的走着。

     街道上早就炸开了锅,轰隆隆的直升机从天空划过,巡查着每一个人,沈浩是一个陌生的面孔,可是肩膀上带上了军方发给的特别标识,基本上没人再去问他,无数的军人们手持枪械,在人群之中搜查。

     混乱之下,感觉是鸡飞狗跳。

     不过沈浩知道,这样的情况是不会持续太久的,毕竟这个哇哇哇肯定身份不简单,一旦真被帮了的消息传出去,肯定会捅出很大的乱子的。

     果不其然,半个小时之后,这军队还是被收了回去,沈浩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场戏和自己预料的差不多,既然截至目前按照剧本的发展还算顺利,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不应该有太多的岔子。

     越是有身份的人,越会解决的无声无息,这些人们首先断定是不是敌对势力整走的,要不是,那么就才会去解决。

     他们瞻前顾后的,会给沈浩留下很多的时间去周旋,那么就会让沈浩做更多的准备。

     眼看天色已经差不多了,街道上恢复了秩序,沈浩也就不乱溜达了下去,回到了住处吃了点东西,接着夜色的朦胧开始往城外赶去。

     乡下早就没人了,为了逃难,这里早就变成了一片死地,空房子闲置下来,那是很容易藏匿的。

     阿东和天狼都在,沈浩把准备好的食物交给他们,就去见这位哇哇哇了。

     这人比起照片上而言显得更加的胖,除却眼神依旧那么的犀利之外,其余的东西都有些大走样。

     沈浩站在他的面前打量着他,由于对方是蒙住了眼睛,尚且只能知道有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他用当地的语言和沈浩说了一番,貌似很有威严的样子,楞是沈浩没做声。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人子说自语半响没啥意思,还是换上了国际通用语。

     沈浩这才嘿了一声,道:“反正不是朋友。”

     说完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直接撤掉了他头上的面罩,他也看清楚了沈浩,竟然用华夏语说道:“华夏人?”

     “没错,看来你还真懂不少国家的语言,那么我想和你问一些事情。”

     “你感觉从我这里得到消息,可能么?”

     沈浩却不以为意,淡淡的看着他,问道:“你说呢?”

     四眼相互对视,之间气氛有些奇怪,最后还是哇哇哇先受不了,有些躲闪起来。

     沈浩冷漠地说道:“别指望你的人救你了,在我的手里,尚且没几个人能把人能就走的。”

     “你是组织的人。”

     这话一出,倒是让沈浩着实的吃了一惊,看来对方早就知道自己回来啊,随即也是一笑,道:“你既然知道组织,那么我也懒得和你废话,说说吧,以你来换胖子,行不行?”

     “呵呵……”这家伙明显的一笑,道:“那我怎么知道。”

     “啧啧,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我这人脾气不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绕弯子的本事,你不愿意说,我就有好东西招待你,你别说你不知道我们这些人的本事,对了,你既然知道我们华夏语,就是知不知道我们华夏人有一种刑法叫做扒皮的?”

     沈浩笑的很阴,确切的说眼神之中有些渴望,是不是吓人的谁也说不准,但是沈浩敢保证,这个哇哇哇啊,绝对的会害怕。

     你甭管他之前是干什么的,也甭管以前是多么的不怕死,可是看这个样子,已经早就脱离了那些比较苦难的日子了,这人就是这么的奇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要是你穿了鞋,往后就脱不下来。

     “哼……”

     沈浩嘿嘿的一笑,道:“看来你是不知道了,咱们古老的文化里面啊,对于刑法可绝对比欧洲人是更有研究,这所谓的剥皮啊,可不是人家那种需要技术的,一点点的从你身上刮下来,而是,直接把你埋在沙土里面,从脑门上划上一刀,随即找点水银,从脑门子里面灌进去,你猜猜会发生什么?”

     这话说的表情狰狞,愣是让对方感觉口干舌糙的,没有接话茬。

     沈浩不还好意的说道:“恐怕你对这个没研究了,那我就给你好好的说说,这水银要是灌下去啊,人身上就感觉有千万个虫蚁叮咬的一样,难受的想找个地方钻出来,随即啊,嘿嘿,嗖的一下子,就从你头顶里面出来了,留下那么一张完整的皮,你知不知道,要是你这身皮好了,可以在黑市上绝对卖个好价钱。”

     沈浩随口乱诌,这些东西都是看电影里面学来的,压根就没这么一说,所谓的剥皮还是外国人来的比较实在,那可真不亚于传说中的凌迟,所谓的这个东西,只不过是从檀香木刑法里面演变出来的。

     沈浩具体也不知道,可是忽悠忽悠这哇哇哇,绝对是够资本了。

     “你说的我都鸡皮疙瘩掉满地。”不知何时,阿东吃完已经走了进来,满脸堆笑的,看上去和蔼可亲。

     “没啊,车裂什么的一下子让这家伙死了,那就不好玩了,咱要玩就玩大点,不如来个电话刑法?”

     阿东的额头见汗,感觉这沈浩也未免太恶毒了。

     听着沈浩越说越不堪了,而且知道组织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你也别说人家真不敢把这些东西用在你的身上,这剥皮的感觉他是不知道,可是电话刑,绝对是知道的。

     这是一种摧残人意志的东西,当初出现在了监狱里的法医身上,为了管制那些不听话的犯人,特此有了这个刑法。

     这种刑法很简单,就是一个电话,两头电线,零线接在你的脚下,另一头接在你的那个部位,一旦电话响了,就有了电,随后通过人体形成了一个回路,而且这电流是在安全范围之内,是不会要人命的,可是一个来回这么干……你说会怎么样?

     反正又记载的,只要受过这刑法的人,尤其来个长途电话,一打一个小时,足够把人的神经系统给折腾的崩溃。

     “你这人没救了,不过我也蛮期待的,真要是用在他的身上,感觉也有些不现实,最好来个点天灯啥的,其实更好玩,他身上油多。”

     “滚!”

     果断的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啊,自己这些玩意还至少有些不现实,你倒好,直接连点天灯都用上了,这不是要把胖子给吓死么?

     哇哇哇的确变成了实在的哇哇哇,不断的用当地语言咒骂着什么,貌似说什么你们是真主遗弃的罪人之类的,反正阿东还能听懂一点,沈浩就当是他在放屁,压根就听不懂,何必要听着生气。

     “行了,我特么没工夫和你瞎歪歪,你是说还是不说,不说的话我出去挖坑了,先剥皮,后电话,当然,这个你也有一定的选择权。”沈浩很别乐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