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3.第753章 ,悲剧货
    被丢进去的两个人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晕晕乎乎的就感觉有人在他们身上摸来摸去的,那种感觉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是个人都能感觉的到,那绝对不是女人的手,粗糙之中带着那么大的力气,捏的自己的脸蛋都疼,要是女人,肯定也是暴龙级别的,可他两个可没忘记自己可是被军人给抓起来的,军队,无论多么的那个啥,都不可能有女人的,而且这个国家女性本来就不能从军。

     他们不认为女性有自主权,只认为女人应该躲在男人的背后,接受男人的保护,出个门,女人的脸上都会隔一层纱,除却双眼露出来,别的不能外露。

     甚至有些地方,连手上都要带上手套。

     女人主动调戏你?你想多了,再说,军队里连一只母猪都没有,你还想要女人?

     感觉问题不对,那头目一下子就从地上翻坐起来,骤然就看到了好几十个大汉在哪里待着坏笑,看着自己两个人,甚至连衣服都脱了一半。

     “你们……干什么?”

     这人下意识的摸枪,可这时候人都送牢里来了,你身上还有个屁?连金属的东西都搜了个干净。

     一手摸了个空,心里顿时就凉了半截,他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感受到了危机,这人骤然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摆出了防御姿势,被军人揍,那是人家手里有枪,你要是敢真的反抗,天知道人家会不会真给你来一枪,但现在这情况,可是监牢,要是不起来防御,肯定会很难受。

     “嘿,又是一个能打的,不过你能打得过这里所有人么?”依旧是那个被沈浩狠抽过的老大,别提多么的狼狈,可当时真的是打不过。不过这光头老大的心里啊,可真是把沈浩恨上了,于是连华夏人都恨上了。

     这小头领,一看就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细皮嫩肉的,虽然脸上凶神恶煞的,可是实力一看就不咋地?手上连一点的老茧都没有,必然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这种人能是他的对手么?

     “你们要是敢动,可以试试看。”

     这家伙表面上可真是发狠了,自然也知道,一旦落在这些人的手里,即将面临什么样的情况,他心里了解。

     “给老子抓起来。”光头老大耻笑了一声,你玩命?开什么玩笑,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玩命长大的,不然能放这里来?就你个小白脸也和老子玩命?你这是看不起自己是吧?

     当下一窝蜂的人就冲了过去,直接三下五除二就将他给放到在地。

     起初他还能还手两三下的,但可惜的是,你能打到一个,绝对放不到第二个,而且这些人这么多,如狼似虎的,怎么打。

     人直接被架了起来,随即就丢到床上去了。

     那边的人这才微微的醒来,愣是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子,尝试过男人没有?”

     “什么男人?”

     小个子男人站在他的面前,带着邪笑。说是小个子,其实那也是相对而言的,因为这里的汉子,哪一个不是一米七五以上的,勉强达到一米七的,也只能说是小个子了。

     “小子,你给老子放明白了,要是敢做其他的,老子今日个让你知道个啥叫生不如死。”

     人家没有和你开玩笑,一只手就捏在你的喉咙上,你真要是敢往下去咬,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捏碎你的喉咙,忍着恶心,这小个子男人就开始动手了,不断的哈哈大笑着,面前的这家伙,委屈的快掉下了眼泪。

     那边的小头目嘶吼着,不断的强调着自己的身份,可是这时候有个屁用,人家现在被关在这里,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另外一说,再者人家也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就算华夏,也奈何不了他们这些人。

     悲剧的人,衣服凌乱,在委屈的泪水下,最终节操是掉了,他感受到了疼痛,而且某个地方碎了的声音,更是刺耳的很。

     “吼吼,小子们,都排好队,今晚先来一批,明日个继续。”

     可能是老大真的好些年没见过女人了,或者说呢,此刻的他终于把眼前这人给当成了沈浩,果断的报仇了……

     这悲剧的青年,连死的心都有了,可是他的心里有恨啊,该死的一帮王八蛋,竟然如此对待他,他舍不得自己死,他家里面那么大的势力,这几年更是风生水起的,怎么能舍得去死呢?

     于是,就这样感受着……

     这位上校听闻沈浩的话之后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眉头微微的皱起,没想到沈浩还是看了出来,这的确不是他想知道的问题。

     “这个……恐怕,有些难度。”

     沈浩呵呵一笑,道:“为了这个国家,你连我都敢抓,难道为了这个国家,连这么一句话都不敢告诉他么?”

     “你知道他是谁?”上校一惊。

     沈浩却摇了摇头,道:“至少是一个比你大的官,作为一个上校,比你大的官,那不就是司令了么?”

     少将级别的人的确是可以命令上校,但沈浩不认为一个参与不到政治体系里的人会看出这一点来。

     他和那边的领袖之间肯定有联系的事情,一般人是猜不到的,因为是谁也不可能认为这事情是真的,而且,只有明眼人才能看得出沈浩是让对方参与了进来。

     这需要多少的交情,以及多少的顾虑才能将其肯定呢?

     至少以上校的能力是看不出来的。

     “既然如此,那么我会如实转达我的消息的。”

     沈浩这一夜睡的那叫个舒服啊,好消息一堆一堆的,那个混蛋小青年基本上是完蛋了,被投进那样的大牢,出来估计也是心里面残了,到时候自己能不能过那一关都不说,还指望这样的人做事?

     “你别怪我,要是你不对我出手,老子也没啥心思和你为难的。”

     有些事情能想得到,沈浩压根也无需过分的猜测,肯定也会理解。

     次日清晨,沈浩在院子里做了几个简单的训练动作,慢悠悠的,却很有规律,这种类似于气功的东西其实是对骨骼的一种任性的保持。

     无论一个人多么的厉害,当随着年纪的成长,骨头之间的韧性将会明显的降低下来,这点谁也没办法去阻止。

     直到沈浩的身上噼里啪啦幽若炒豆子的时候,这才长处一口气,大喝一声,快速的打了一套拳。

     “好一套拳法,出入闪电,动若狡兔。”一个约莫五十岁的中年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警卫员,一身的戎装,精神焕发。

     “过奖了上将先生,虽然说这套拳法很好,但依旧比不上将军您一纸令下,千军万马的豪迈的。”

     “天启先生,你错了,那是不同的两种概念,倘若我能有的选择,宁愿像你一样,做一个杀手,也不愿做一个侩子手。”

     “一将成名万骨枯,这是我们华夏的至理名言,有些事情将军阁下是没有选择的,保家卫国,就是侠客的风范。”

     恭维一个将军,沈浩是脸不红心不跳的,而且战乱之中的将军,绝对比躲在屋子里纸上谈兵的将军更有威严,理论和实践是两码事。

     “哈哈,好,我接受天启先生你的评价,我也只尽我所能,保护这个国家,但我看来有些事情并不能尽人意,不知天气先生有没有兴趣和我喝一杯茶。”

     “乐意奉陪。”

     警卫摆上了差距,还算考究,茶叶是绿茶,确切的说这里的天气比较干燥,也唯有绿茶可以防止人中暑。“

     沈浩美滋滋的喝了一口,道:“离开的时间久了,还真欠了这么一口。”

     “没想到天启先生还是一个顿茶的人?”

     沈浩摇了摇头,道:“将军阁下可真是秒赞了,我这样的粗人,怎么可能懂那高深的东西,茶就是茶,是用来喝的,甭管其中有多少的奥义,我只知道它可以让我解渴就是了。”

     “哈哈哈……我曾闻贵国的某个领导人曾说,无论是白猫黑猫,只要抓老鼠都是好猫,看来我还是白白的喝了好多年的茶,依旧是没办法领会中间的韵味来。”

     沈浩微微的一笑,没做回答。

     人家一个将军跑这里来,压根就不是找你喝茶的,有些时候呢,这些人就喜欢摆谱,先把自己的身价太高,在给你来个坐地还价。

     不过人家上将阁下也算是给足了你沈浩面子了,当然不要做一个给脸不要脸的人嘛。

     “天启先生,我自问我国上下尚且和你们组织没有过任何的冲突,可是我曾听闻,数年前,天启先生可是在我国境内座下了很多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啊。”

     抿了一口茶的上将军忽然语气一转,说的是不咸不淡,甚至是波澜不惊,却听的是沈浩眉头微微的一皱,这家伙竟然是个老狐狸,摆明了就是来问事情的,现在反而成了问罪的。

     不过人家已经出招了,要是不接着,貌似还真有些对不起人家这番折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