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3.第783章 ,混乱的一天
    一个漂亮靓丽的女人,而且是身材好到了极致的女人,无论和她做什么,只要能看着人,那就是一种享受。

     而且郎亮不但能看着,而且可以左右阿岚为自己做一些事情。

     一时之间阿岚卖力的去做一些事情,或许意识到了某种不对,导致她内心深处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想什么。

     一个女人,靠着自己容貌上位,就必须要学会去把控自己靠山的内心真实想法,作为一个最为温柔的一面,去扮演一些他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角色就行了。

     而郎亮喜欢的,是征服欲。

     她很清楚的知道,郎亮喜欢怎么样的动作,虽然说那些让她很不情愿,但还是半推半就的尝试着,有的时候是很委屈。

     可是今天,她将自己平日里不怎么喜欢的东西,挨个试了个遍,然后用最大的努力去满足一些比较难以下咽的味道。

     很委屈,可是还要强颜欢笑,压着嗓子最深处的沙哑,用全身颤抖来让声带发出最为悦耳的声音,直到这个男人最后一声大喝,用那肮脏的双手抱住自己热火的身材。

     “亲爱的,舒服嘛?”

     事情完了,她靠在了他的怀里,抬起了那张祸国殃民的脸蛋来,用最为迷人的微笑看着他,小声的问道。

     “恩,不错!”

     “人家也是,今天的你,可真是让人很满意。”

     “呵呵,哈哈……”

     阿岚不愧是最为了解男人心思的,她很清楚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随即慢悠悠的开始当着他的面来穿衣服。

     这幅躯体,已经被他蹂蹑了多少遍,但依旧还是不喜欢给他看,只是……

     她已然没有选择,并很多事情,不是说你想怎么就怎么,而是要做很多违心的事情来。

     对,就算是穿个衣服,也要让人家满意,直到彻底的将衣服穿好,这才打了打摆子,道:“我的腿都有些软了。”

     “行了,你还是去休息吧,今天我这里就不需要你来帮忙了。”

     阿岚离开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今天的郎亮给她的感觉太奇怪了,确切的说虽然他一直在笑,只是……

     “咯噔!”忽然内心深处一下子提的有些紧了,自己带着人家办公室的钥匙,而现在却没有带出来。

     这不是自己大意,而是郎亮故意的收起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一个信号?

     ……

     郎亮在阿岚离开之后,看了一眼手中的钥匙,冷冷的笑了一声,随即将那钥匙装在了自己的口袋里面。

     “别怪我阿岚,有些事情怪不得我的,只是……我现在自身难保。”

     他冷漠的微笑之下,眼神之中的光彩变得极其的残酷,对她而言,阿岚是一个很有韵味的女人,年轻,漂亮,而且还善解人意,虽然有些时候是在强迫,但是她做的的确很好。

     就算很多东西都是装出来的,你也不得不承认阿岚做到了,这样的女人,对于男人是无可挑剔的。

     可是在自己命和女人之间做个选择的话,估计郎亮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的命,女人,按照自己现在的身份,要多少有多少,随便招一招手,就有成群结队的女人贴过来,可要是自己完蛋了,这一切都会消失。

     阿岚貌似跟着自己这几年里,知道的东西很多,甚至很多时候他出去,都是带着阿岚的,以至于现在……阿岚成了累赘,阿岚绝对不可以落在别人的手里。

     那么,她将会成为一个决定性的证据,直接至于他死地。

     “对不起了阿岚。”说完之后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

     ……

     明珠的夜晚安逸,海风吹来,赶走了夏末的炎热,热湿的情况下,难免的会让人汗流浃背。

     阿岚像是疯了一样的开着车,要离开这座城市,走的越远越好,那张精致的脸蛋上写满了慌张,只是前面的车龙怎么都不动。

     电话打出去了好多,愣是没几个人去帮她。

     甚至想到了自己的前男友,只是那头冷淡的声音说了一句:“我是真帮不了你。”

     自己是伤透了他的心,这一切都在情理当中,只是她清楚此刻自己的处境,下班的时候她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而郎亮收走了钥匙,这就代表着……他要做一点事情,至少让自己没办法将他的事情说出来。

     “你太绝情了。”阿岚的声音显得有些愤怒。

     “阿岚,是我绝情没错,可你要清楚,我本要和你结婚的时候,我将自己所有的东西给你的时候,你是怎么对待我的呢?”

     那头的声音很平静,平静的吓人,道:“而现在……你我之间只是遵守了那个约定,从此之后是陌生人,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无法在收留你,请你,找他人吧。”

     那头传来了忙音,可是阿岚却呆若木偶一样,一时之间不知道在想什么。

     车子动了,只是她意识到了危险,后面有一辆车子很快的追了过来,而且车窗摇了下来,一个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对她露出了冷酷的微笑。

     一看这个情况,她心里顿时惊了,确切的说这个男人她认识,这个男人经常出现在郎亮的身边,他不像其他男人一样,见到自己的时候是色眯眯的,每一次见到自己,他总会带着玩味,或者说有一股可怜自己的难受。

     她不知道这个感觉是怎么来的,只是知道……现在自己的处境的确很可怜。

     意识到了危险,阿岚本能的将油门踩到了底,车子速度骤然飙升,直接飞了出去,而那边却不慌不忙的掏出了一把枪。

     阿岚见状,直接慌了方寸,方向盘本能的往外边一打……

     烟雾滚滚,在这川流不息的高速路上,一场悲剧的车祸上演。

     ……

     某个大型的娱乐会所,一个看上去特别狰狞的大汉左右搂着美女,就这样不动了,嘴里吐着白沫,看上去异常的狼狈。

     ……

     某个宾馆里,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紧张的看着窗户外边,躲在床边瑟瑟发抖,但终究……

     这一切的一切,就在一个晚上的时间里,全部发生,来的很快。

     当张载阳拿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的手在发抖,脸色阴郁而难看,最后是重重的哼了一声,一把将所有的东西拍在了桌子上。

     这明摆着的事情,还需要别人告诉他是怎么回事么?

     这是他盯上的一些人,或者说只要撬开这几个人的嘴,就能掌握一手的证据,足够让郎亮栽倒,可是,没想到郎亮的速度会这么快。

     按照交警传来的消息,阿岚是死于交通事故,车子的玻璃割开了大动脉,失血过多而死。那个叫金龙的家伙是吸毒过量而死,可是这一切真的是这样么?

     还有死在宾馆里的那个人,只是因为精神失常,最后失足而从窗户外面掉下去的。

     看着最后一个资料,张载阳感觉有些可笑,防护栏满满的,只有在这青年忽然靠过去的时候,防护栏断了。

     一连串的巧合,真的是巧合?张载阳呵呵的轻笑,暗道一声:“郎亮啊郎亮,你可真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啊,为了自保,可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干,难道你不知道,这些小杂鱼压根就是人家给你准备的开胃菜,真正的大佬,其实你也不敢动的。”

     可是张载阳知道,他不能去直接联系某些人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的一举一动,都会被郎亮定的死死的,他想要找谁,那么谁会先死。

     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这不是张载阳想看到的,这些人其实都很无辜,阿岚不用说,只是想利用自己的美貌上位而已,除却本能的道德,说穿了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那个所谓的金龙,或许是活该,毕竟他为郎亮做过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还有那个青年,其实死的更冤枉,他只是负责一些联络的工作,处于弱势地位,一个没有一点自主的人罢了。

     只是这些人死了,天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因为这一次的变故而死的不明不白,或者说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人都有恻隐之心,除非你已经修炼到了无毒不轻的地步。

     张载阳可以用一些手段上位,但他的确还做不出来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他可以去贪墨,可以去权钱交易,但绝对不会因为某些事情而谋财害命。

     这份底线,也就是沈浩为什么先要找他的原因。

     他拨通了沈浩的电话,只是将昨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边。

     “你莫要心里面不舒服,有些时候事情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或许我也感觉这样不对,但这三个人未必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他们手里都有人命案。”沈浩闻言淡淡的说道:“别的我不知道,那个阿岚就亲手杀了自己的闺蜜。”

     “什么?”

     “最毒妇人心,你别看她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可是当初为了前男友,的确做过这样疯狂的事情,这也是我为什么,郎亮能控制她的原因,或许……事情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本来就是郎亮做的也说不定,但人已经死了,有些成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就没必要纠结,必须要做好下一步的事情,莫要在出现这种情况。”

     “这也是我现在打电话给你的理由,我希望你能帮我解决一下下一个比较有用的人证。”

     沈浩皱了皱眉,道:“好,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