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7.第787章 ,要亡就先狂
    林振龙是想不明白,当四个人离开的时候刘静茹和李静从里面走了进来,眼神微微的有些关切。

     沈浩摆了摆手,道:“我没事,不过今晚你们必须要去别的房间了,哎……”

     “你真讨厌。”刘静茹白了他一眼,知道沈浩遇到了一些事情,当下也不说,拉着李静进去收拾东西去了。

     李静明显是有一肚子的话想给沈浩说,只是话到嘴边不知道该怎么说,沈浩像是谜一样的一个男人,很是吸引人的,只是很多时候行走在生死边缘,对于爱着他的人而言,的确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

     “习惯就好了,有些事情他必须去做,也没办法逃避,但是你要相信他,他舍不得我们的。”

     刘静茹忽然就像是李静肚子里的蛔虫一样,直接点破了她的心思,拉着她的手,以示安慰。

     同样有一肚子话的还有林振龙,他本想问沈浩为什么不将陈东给干掉。

     “龙哥啊,兄弟今晚已经和你说过了,能要你命的人,可真不是我一个,现在看来,他们都要跳出来。”

     林振龙真有些脸色难看。

     “不过龙哥,兄弟我能救的了你一次,却不敢担保真能就得了你下一次,有些事情是兄弟我跳起来的,但是如果你不是身在局中,当然也不可能落得如今的地步,今日个你和兄弟酒也喝了,这架也一起打了,那么不知道能否说句掏心窝子的话?”

     “沈浩兄弟,既然你能看得起哥哥,我林振龙也有些不实之处,现在看来,我已经没得退路了,我只想问一句,你能赢?”

     要是还看不出来沈浩的深浅,那么林振龙也未免太傻帽了些,但是他向来小心的习惯。

     “这天下没有百分之百的事情,郎亮不是简单的人,其身后的背景复杂,别说你我,就算是来个更有来头的,不见得能把他怎么着,但是天作孽犹可恕,这自作孽嘛就不可活了。”

     “你的意思是……”

     沈浩呵呵一笑,没有多说,和聪明人说话,点到即止,之前还有些求这你林振龙的意思,但是现在,貌似已经没必要了,郎亮一定会要了你的命,因为这脸皮已经彻底的撕破,如果留着你,那就是一颗重磅炸弹。

     他丝毫不怀疑这位陈东不会对你死心,而且说不上人家就在外面等着你呢,只要你敢从这里出去,那么第一时间就会挂掉。

     那是一个很麻烦的人,确切的说沈浩丝毫不否认陈东的能力,自己能占据便宜,那是因为他自小就练习武术,加上这么多年的实战,经验是何其的丰富。

     他是不是天下第一的杀手,这有待考证,但是陈东尚且还不能直接面对面的交锋下能拿得下沈浩。

     而且,同为杀手,沈浩可是精通天下所有的按啥技能的。

     “我明白我该怎么做,可是兄弟,我还是不想死。”

     “没人想死,我也只能说,我尽力的会保证你的安全,而且我的兄弟就在你的周围,他随时都会保护好你,但是,你的命不是我说了算,兄弟我虽然需要你的帮助,但是你清楚,我也是郎亮所要出去名单之中的一员。”

     林振龙已经上道了,看来他要灭掉了心中不合实际的些想法,想要利用沈浩的手来减除掉陈东,看来沈浩人家不干。只要陈东这个威胁在,那么……你林振龙的生命安全就无法得到保障。

     就像他自己说的,自己真不想死。

     李静和刘静茹离开,就在下面的房间里住下,这里已经不安全,陈东自然会来这里来第二次刺杀,只要林振龙不死,他就会一直盯着这里,沈浩无需去做别的,守株待兔,就已经够了。

     虽然说沈浩对于自己的能力,已经是清楚的很,陈东也不足为据,但出于保险起见,还是从林振龙的嘴里得知了陈东此人的一些信息。

     陈东是一个“童子鸡”所谓的童子鸡,就是从出身到如今,都是从军营里长大的,没过过一天的正常人生活,每天所面临的就是那种非人类的军事训练,在华夏,这方面的人也有,只是稍微的人性化一些,至少是军校级别的。

     可是陈东不是这个国家长大的人,而是岛国,从小接触的就是武士道的精神,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家伙从那个地方背叛了出来,而且出手干掉了自己几个老师,来到了华夏,就被郎亮给收入了麾下。

     按照林振龙的说法,这家伙就是个残忍的屠夫,喜欢的事情自然是杀人,他自认为杀人是一种艺术,一种让人名扬天下的艺术。

     他所制造的血案遍布全国各地,只是名声并不是很大,因为他的目的只是杀人,而不是扬名。

     这种类似于嗜杀成瘾的君子,可真不是一般的人所能控制的,只是这几年里,他的确帮着郎亮做了很多事情。

     列入三角那边,大毒枭不答应郎亮的要求,人家上门灭了全家,然后被迫新上任的毒枭答应他的要求。以及还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郎亮能做到的是将一些事情给处理掉,他就能肆无忌惮的出手杀人。

     “还真不是一般的般配,看来我是早就知道这么一号人。”

     虽然说陈东的名声不显,但并不是说有些事情他不知道,尤其一些血案,当初都成了无头公案,差点都把这笔账给记载了组织的头上,替人家背了黑锅,时至今日才知道,在杀手界还存在这么一个人呢。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小泽玛丽毒蜂,他曾记得,毒蜂的出身基本上是一直的,当下拿出了手机,还是凭借着记忆打了个电话过去。

     那头的声音显得有些慵懒,甚至说带着一股子的娇喘,沈浩听的有些蛋疼,这个女人……

     “怎么……是不是想……”

     “先让他听一下,我和你打听一个人,他叫陈东,华夏人。”

     “够了!”忽然小泽玛丽用很冷的声音喝道:“你先出去。”

     沈浩郁闷了,还以为刚才对自己发飙呢,感情……

     “你可说的是陈东?一个嗜杀成瘾的人?”

     “貌似是这样的,怎么,你真认识他?”

     “不仅仅认识,而且关系还不浅,怎么,他出现了?”

     “你找他?”

     “找了好多年了,他能活到现在,还真是个奇迹,别动他,他是我的。”

     小泽玛丽的声音特别的认真,道:“我欠你一个人情。”

     沈浩就蛋疼了,微微翻了翻白眼,道:“这人情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欠我的,人家今晚估计就要和我过不去了,你要是不立刻来明珠,那我可真不敢保证……”

     “他竟然躲在了明珠,很好,稍等,三个小时之后我必然到。”

     说完便匆匆的挂了电话。

     沈浩听的是苦笑,现在看来小泽玛丽和陈东之间的关系匪浅,甚至两个人的瓜葛,还不是一般的深,不过小泽玛丽不说,沈浩当然就无从得知,他又不是一个八卦之际的人,自然不会……

     这一夜又是不平淡的夜晚,一些人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自己的家里,而且特别的蹊跷,甚至有些人是被人暗杀的。

     “疯了,真是疯了!”

     张载阳得到消息的时候,一下子就坐不住了,公安可能会和郎亮穿一条裤子,可是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要是他们还敢把事情压下去,估计真会出问题。

     别的不说,这名单之中可是有两个特别出名的企业家,这些人在外界的名声好的不得了,可是现在看来,他们的手底下可真不怎么干净。

     一个电话打了出去,那头接电话的是明珠的公安厅厅长,可以说,现在他们那边也疯了,一下子死了好几个,这是捅破了天的节奏,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是大案啊。

     “我给你名单,立刻给我把这些人给保护起来,要是在死一个,到时候你我都会完蛋。”

     “老张……”

     “我明着告诉你,这事情就是郎亮在背后做的,他已经疯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忽然变得不择手段起来,但他既然如此,就代表着他快完蛋。”

     公安那边自然不可能会趟这趟洪水,可是现在看来,公安是很难置身事外了,众目睽睽之下发生了如此恶劣的事情,这简直就是要了他们的命,一个不好上面的人直接当你一个失职之罪,会把你们给活剐了。

     可是当张载阳放下电话的时候,忽然之间笑了。

     疯了,郎亮的确快疯了,可是一个人当失去了理智的时候,疯了也是白疯,那时候只能露出太多的马脚,他这些年来给自己积攒的人脉够多,而且暗中所做的事情也太多,最终要灭口的人也太多。

     这样下去,估计那些和他有过一腿的人都知道,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要郎亮不死,那么他们就死。

     这是要将很多人都要逼出来和他过不去啊,到时候结局岂不是会很好?

     本来张载阳一直苦于没有突破的地方,只能借助沈浩的手去说服一些人来帮自己,可是现在看来,真是人在做,天在看,郎亮这是在自掘坟墓,只是他很奇怪,郎亮不是这么马虎的一个人,到底是谁会有这么大的胆量?敢……

     他忽然想到了沈浩,可是感觉也不对,那个年轻人不是那种伟大目标不择手段的主啊,可是这死了这么多人,又该如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