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0.第790章 ,天罚
    不管是不是,总而言之,是目的达成了。

     或许这样的事情是有利有弊的,比如这位身边的公安厅厅长,此刻脸色都要难看的滴出水来。

     市里面的案子都快堆积如山了,大大小小的官员都来找自己麻烦,可问题是现在还哪里有时间去顾忌那些?

     力量明显的是不够了,一些需要保护的人名单,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不可能带到警局来强制保护,点着只能把人给派出去,化装成了便衣,围绕着人家的周围转呗。

     他可怜兮兮的看了沈浩一眼,或许要说什么,但沈浩貌似知道他想说什么,当下说道。

     “领导,你应该听过世博会发生的事情吧?”

     “这个……”

     确切的说世博会发生的事情呗当地了国家机密给压下去了,可是作为当地的公安一把手怎么会不知道具体呢,如今被沈浩给提出来,当下一惊,顿时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坐在自己旁边的沈浩。

     这个年轻人给人的感觉很奇怪,身手变态的不用说,而且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或者说一切都在他的计算的当中一样。

     就连陈东的死,都没有引起他多少的关注。

     “不瞒你说,现在那件事情要我去处理了,往后遇到的问题恐怕还不小,我还希望您能给我点支持,尽快的将这件事给平息下来。”

     几个领域性的科学家失踪,这已经好几天了,直至现在天狼尚且还没有任何的信息,代表着事情的棘手程度出乎人的意料。

     一个不好恐怕又是一番组织和对方的一种纠缠,沈浩没有多少的时间将尽力放在郎亮这边。

     如果说不是郎朗不是欺人太甚的话,沈浩压根就不会折腾这些。

     可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有些事情,不是用简单的对错去分辨的。

     他必须要给李静一个交代,或者说,要给自己保护的人一个安全的环境,哪怕是潜在的危险,也要彻底的清除掉。

     这些话当然是没办法对外人说了,如果要是别人知道,自己整死郎亮,只是因为他的儿子要动自己的女人,这恐怕会让别人难受死。

     唐唐一个如此高的干部,说被你整死就整死。

     不过张载阳感觉沈浩还是正义十足的人,或者说代表着某种势力,要清楚掉一些躲在暗处的肮脏吧。

     ……

     这天下压根就没有什么不透风的墙,或者说郎亮也不明白有些事情会发生成了这样子。

     阿岚的死,或者说前两个人的死,都是他做的,甚至对于林振龙,他也有了杀心,可是那些人,的确和他郎亮是没有任何的关系。

     郎亮确实是一个胆大的主,什么事情都能干,可是他身在官场,怎么不知道官场的规矩呢,如果说他真的那么干了,那么就是触犯一些潜在的规矩,就算不会有人来找他的麻烦,但是那也是自断生路。

     可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当当当……”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郎亮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进来!”

     秘书带着一些惊慌站在了他的面前,直接说道:“书记,大事不好了……”

     “天还塌不下来,说!”

     虽然嘴上这么说,只是他的右手轻微的抖动了一下,显然他也意识到更坏的事情发生了,他不是不清楚,自己这个秘书跟了自己也好长时间了,做事从来不会毛躁。

     “陈东……陈东死了……!”

     “你说什么?”郎亮像是听错了一样,目瞪口呆。

     秘书没有多说,因为这个消息连自己都感觉有些难以置信,可是他拿出手机,看着上面传来的照片,以及上面的人,那不是陈东,又是谁?

     陈东躲在暗中给郎亮做了多少的饿事情,秘书是知道的,确切的说,陈东尚且还是他手中的一张王牌。

     “这个消息属实?”

     郎亮的拳头攥的很紧,眼神憋得通红,表现出的愤怒之中带着些许的绝望,此时却隐忍不发。

     看的让人感觉有些难受,可是秘书却知道,这时候的郎亮绝对是最为危险的时候,稍微的一句话,极有可能触动他的神经,按照以前的做事方法,自己很有可能死在这里。

     “是内部人给我发来的信息,确认无误,只是发生了什么,我们尚且不知道。”

     “难道死了人,警方的人连一点动静都没有么?”

     “是张载阳……”

     “混蛋……”

     最终,郎亮终于忍受不住内心深处的愤怒,直接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那红花梨的桌子跟着也是跳了一下。

     他的胸口剧烈的喘息着,使劲的压抑着要被气的吐血的感受,最后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张载阳,好,好你个张载阳,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最后我会栽在你的手里。”

     不过郎亮却忽然冷静的说道:“帮我安排吧,三日之内,我要离开明珠。”

     “书记……”

     “大势已去,人家引而不发,无非及时在麻痹我,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是我小看那个小子了,没想到他做事这么的狠啊。“

     郎亮眼神之中出现了一丝的痛恨,确切的说还有一丝的悔恨。

     和沈浩之间的矛盾完全是没必要的,只是自己儿子当初的一时冲动,自己没有及时的制止,也感觉没必要去制止。

     只想着郎朗通过这事情吃个亏,往后或许在人生路上也稍微的容易些,没想到沈浩的反应是如此的快,而且下手就没有半点的手下留情。

     一连串给自己铺好的路,而且分寸捏的特别的紧凑,一步步的终于还是把自己给逼上了绝路。

     这一切以自己为开端,若是自己没有去做那些事情的时候,他可能真的不会去做,可是自己开了个头,那么人家顺其自然的去做那些事情了。

     如今连陈东都栽了,这个死讯就像是最后的审判书,发放到自己的手里的时候,那种没来由的悲哀,从内心深处升起,直接将自己也推向了无敌的深渊之中去。

     郎亮本来正是人生得意的时候,确切的说,四十多岁的他,前程更是一片的大好前程,若是可以,他将会依法不扣收拾,成就政坛的一个奇迹。

     他天时地利人和都站的齐全,加上刘老的照顾,往后自然可以进入决策群体之中去。

     奈何这些年尾巴实在太大了些,以至于他想甩都甩不了了,如今……

     “我会为你安排。”

     秘书已经没有了别的话,是指现在,恐怕他也知道郎亮的下场。

     出了门的秘书表情微微的有些难看,可以说说变就变。

     一个不好的预感,郎亮要走,郎朗会走,那么他呢?

     内心深处那种兔死狐悲的感觉悠然上了心头,一种莫名的恐慌,骤然让他感觉前所未有的害怕。

     郎亮信任他,可是阿岚还是他的人,最终没有逃过那么一下子,那么自己呢?

     跟了郎亮多少年了,难道……他知道的太多了,而且一切,包括所有,他都知道。

     手是颤抖的,确切的说,当拿出手机的那一刻他还在犹豫,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个电话的后果他也知道,打和不打之间有着最为泵房的赌博,要是输了,他将一无所有,甚至连命都不会留下。

     “喂,是张市长么?”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拨打那个电话。

     张载阳能接到这个电话,的确感觉有些意外,或者说,他从来不会认为和郎亮再有任何的关系,这辈子,是不可能在有联系的。

     可是这个电话很奇怪,是郎亮身边最为亲信的秘书。

     “龚秘书,有什么话请你明说。”

     “郎书记要逃。”

     “恩?”

     “我希望张市长能放我一个自由身,我知道现在不是讨价还价的时候,但是,我也想活着。”

     “哦?”

     “你明白的,我手里有太多的东西,活着说我很有可能逃不过……”

     张载阳虽然嘴上没有多说,可是心里面已经乐开花了,一旦这个龚秘书站出来指正,那么……郎亮是彻底的完蛋。

     压着心里的喜色,直接说道:“你暂且莫要动,按照郎书记的指示行动就好了,至于其他的我来安排就是。”

     若是此刻把龚秘书从郎亮身边带走,这无疑是一种打草惊蛇,而且郎亮的罪名尚且还没有确定下来,对一个市委副书记如此,这多少的不符合规矩,所以张载阳还不敢这么干,可是龚秘书对于搬到郎亮而言太重要了,所以又不能马虎。

     一时之间又没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尚且只能如此了。

     自打陈东死了之后,仿似这个市区稍微的安静了下来,暗中布置的警察们也慢慢的开始撤退了,人多反而会坏事,现在也是明着告诉他们,事情基本上已经结束。

     人心惶惶的多少给人的感觉不太好,可是郎亮在商界所有人的心目中已经蒙上了深沉的阴影,不管是不是他干的,可是在他出事之后,大批的人死亡,这多少的是和他脱不了干系的。

     如果想要珍惜自己的生命,那就远离一点郎亮。

     所有的材料已经准备妥当,张载阳第一时间找到了********张荣,将近六十岁的人看上去神采奕奕,可是眉宇之间的皱纹明显的加深了好多好多。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看了张载阳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