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5.第785章 ,陈东
    林振龙神色匆匆,已经用最快的时间收拾好了东西,确切的说为了避难,有些东西可以扔掉,他不是葛朗台,绝对不是那种要钱不要命的主。

     一些身外物,他能在几年的时间里打拼到如此的地步,那么他可以肯定自己在同样的时间里,也能再一次的给自己折腾出这么多的东西来。

     可是自己的命,只有一条,要是丢了,往后的一切都是闲的。

     坐上了车之后,拿出了电话,打给了自己的亲信,交代了一下自己离开之后的事情,并且强调,绝对不能透露出这个消息去。

     亲信自然是连连答应下来,说句实在的,那头肯定也是知道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是亲信,那就是因为有些事情拿不定主意,必须要有人帮自己来稍微的参谋参谋。

     车子一路高速行驶,很快的就到了海边,林振龙这才从上面下来,看了一眼黑漆漆,却异常宽阔的海面,内心深处有一种打翻了五味瓶的感觉。

     是啊,要离开了,短时间内恐怕是不能回到明珠,这个时间不知道是多久,或许是三年,或许是五年,也或许只是个把月的。

     对于看不清的未来,对于无尽的前路,多少的有些迷茫,这种忽如其来的变故,就算再怎么强大的人,也会变得手误举措起来。

     林振龙是一个牛人,但他依旧是个人,患得患失的那种感觉,的确让他很不舒服。

     聚光灯忽然照射了过来,那刺眼的灯光直接照在了他的脸上。

     林振龙微微的有些怒意,这到底搞什么?

     船停在了不远处的暗礁处,他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只是忽然灯灭了,而且穿上连一点的声音都没有传出来。

     他的内心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威胁,本能的往旁边扑倒,躲在了岩石的后面。

     “噗噗!”很轻的声音在刚才站着的地方响起,他的身上顿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有人出卖了我。”

     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不用猜,他要走的消息基本上只有亲信才知道,可是这还没离开,就被人阻击,摆明了有人不想让他离开。

     林振龙知道,一旦自己知道的太多,要想离开,那么就没有那么简单了,脱离了掌控的范围,对于当事人而言,那绝对是不愿意看到的。

     “船上的,我知道你想要我林某人的命,但是哪路的哥们,至少让我林某人有个底,别死都糊涂。”

     “嘿嘿……”

     回答他的是一声冷笑,而且这个声音特别的刺耳,给人的感觉要多不爽就有多不爽,可是……这个声音,他知道,他也清楚对方代表着的是谁。

     陈东,郎亮手下最为可怕的一个人。

     他是一个杀手,不过不是那种出了名的杀手,相反,在国际上他没有任何的名声,他是被人圈养起来的,也就是直接服务于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郎亮。

     “竟然是你……陈东,我不认为我对不起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振龙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愤怒,他有些想不明白,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虽然他想逃,但不曾想过要背叛。

     “对得起对不起,这不是我说了算的,我来此的目的,是要你的人头,林振龙,你是给,还是不给?”

     林振龙不说话了,此刻在计算着他的处境,想要离开已经不可能,陈东在那边守着,就算是十个自己,也未必能从他的手底下走掉。

     就算是当初的林振东,在解决一些叛徒的时候,都要借助于陈东的手来完成。

     陈东有多么的可怕,林振东是清楚的,而且也亲眼见过他的手段,落在他的手里的人,没有一个抗得过那种折磨的,他就是一个变态,一个十足的疯子。

     可是这样的人,才是郎亮最为信任的人,因为也只有这样的疯子,以杀人为乐的人,才永远不会背叛郎亮。

     无声无息的退离了藏身之地,他快速的往自己的车方向摸去,刚一靠近,就被人用枪对准了脑袋,冷冷的回头,却是自己的司机。

     “龙哥,对不住了。”那个司机显得有些无奈,眼神之中尚且有痛苦。

     “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我不认为我对不起你。”

     林振龙的眼神之中反而很冷静,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势力,其实早就被郎亮给控制了,自己所打拼出来的一切,都是人家的嫁衣,自己只是被蒙在鼓里的一条可怜虫,如今……

     “我的父母,我的女朋友……”

     “我明白了……”林振东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叹息一声,道:“动手吧!”

     “龙哥,快走,走!”

     忽然,司机将手里的枪塞给了他,然后双手抱住了枪口,对上了自己的心脏,在林振龙尚且还没明白的时候,他主动的扣动了扳机。

     林振龙愣了一下,随即两滴眼泪就流了下来。

     已经好多年过去了,他都不曾有过这种难受的感受,自己的司机,是一个二十岁刚出头的青年,跟了自己才一两年的时间,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而且还有父母。

     他对他还算不错,因为这个青年很靠谱,如今他已经说出了自己为难,而且用自己这条命来成全林振龙。

     “兄弟,你……”他的手在颤抖,只是一颗子弹穿透了司机的心脏,已经是无力回天,甚至回光返照也是说不出话来,他的眼睛挣得大大的。

     “我明白了,如果我林振龙还能活着,我会对你们家有个交代。”

     司机微微的一笑,闭上了双眼。

     虽然是江湖人,虽然做着违法乱纪的事情,对于别人也是狠,但是……在内部,还是有着很深的情意。

     随时都有可能死,不信任对方,那么自己的后背很容易遭到他人的袭击。

     林振龙不是一个墨迹的人,当下放下了司机的身体,提上了枪,上了车,果断的发动了车子,一个掉头,转身便走。

     没一分钟,就有一个瘦高的青年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人,随口说道:“处理掉。”

     黑暗之中没有多余的表情,很快的便消失在了这黑暗之中,扬长而去。

     林振龙怎么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郎亮会如此对他。

     自己是受不住那个压力要逃跑,可是逃跑并不代表是背叛,只要自己不落在他对手的手里,那么对于郎亮是不会造成任何的伤害的。

     但是郎亮并不信任他,或者说,自始至终他只是郎亮手中的一个棋子。

     这么多年经营的一些东西,恐怕就在自己跨出地盘的时候就被别人给取代,而且身后如狼似虎的陈东跟着,恐怕今天他是没地方可逃。

     “郎亮啊郎亮,我草你祖宗。”一想到为了自己而死掉的司机,林振龙脸上特别的狰狞,配合上那疤痕,能把人给吓死。一拳头砸在了方向盘上,喇叭声“滴……”就是很长的一段声音。

     很长的一段距离,导致了林振龙都感觉自己要疯了一样。

     眼眶看上去通红无比,注视这前方,一时之间咬牙切齿的。

     不过很快他就醒悟了过来,作为一方老大当然有着过人的反应和适应能力,既然事已至此,冲动是干不来任何的事情的,他不能停车,说不上陈东就在身后,那是一个神出鬼没的人。

     必须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绝对还不能死在这里。

     这是他现在必须要解决的事情,随即他想到了沈浩。

     那个青年给他的感觉太过于奇怪,确切的说,他的确很厉害。

     只是他不知道这个沈浩到底是不是陈东的对手,如果……

     事已至此,他已经没得选择了,如果这时候还不过去,必死无疑。车子拐了个弯,从主车道吓了高速路,进入了市区,好在这时候已经到了半夜,车少了很多。

     一路狂飙,便到了制定的位置。

     ……

     沈浩坐在沙发上,嘴里吃着刘静茹这妞儿给自己折腾的橘子,旁边李静依偎在怀里,有种大爷的生活也不过如此的味道。

     这小日子过的的确也很滋润,而且两个女人貌似关系也有些缓和,李静没有那么的拘束。

     当然,所谓的大被同眠,貌似短时间里就没啥情况了,李静不像是刘静茹,对于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那么容易接受。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是屋子里的座机,沈浩虽然有些不情愿,这温柔乡的确忒给力了,但他不得不接。

     拿起了电话,是前台打来的,说有人要见他。

     沈浩闻言,哦了一声,随即道:“告诉他房号,让他上来就是了。”

     他已然知道是谁来了,确切的说,这个点,也只有林振龙才可能过来,只是事情发生的貌似还真是很快,这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有人找他的麻烦了?

     不过这位郎亮同志还真给力啊,一旦动手,还真一点含糊都没有,不过也能看得出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将一个流氓头子给折腾到走投无路的地步,这已经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人家手里的能量。

     敲门声响起,随即服务员打开了门,说道:“沈先生,您的客人来了。”

     说完之后让开了身子,林振龙便站在了门口。

     他的表情看上去特别的凶神恶煞,刘静茹到没什么,只是李静本能的有些害怕。

     “谢谢了,这里不用麻烦你了。”沈浩淡淡的对着服务员说了一声,随即哈哈大笑道:“龙哥,可真是贵客,赶紧进来,请坐。”

     沈浩的态度依旧给了对方尊敬,虽然知道现在他是虎落平阳,但绝对不欺他。

     “兄弟,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