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8.第788章 ,惊动
    明珠貌似一下子发生了很多事情,对于政坛和经济上面,都带来了很大的冲击,这座类似于国家心脏的经济中心,稍微的有点风吹草动,就会因想到整个国家,甚至说,连世界都会有些影响。

     这一次的风在第二次的时候,就已经有些不对劲了,导致了整个股市差点到了崩盘的时候,金融的危机一下子来了,吓住了某些人。

     接连几个电话,明珠的第一号人物便被催了起来,脸色阴郁的快流出水来。

     面对着一干形形色色的领导,书记声音低沉,道:“这是一件让人感觉心痛的事情,公安的失职,让我们看到了先下的局势,这种让人感觉无法接受的事实当中,必然要严打。”

     一句话就让公安部门头疼起来,这的确是他们失职,可是事情依旧在继续,一旦这事情持续下去,在死掉一两个企业家什么的,估计情况会更加的恶化下去。

     公安厅长此刻已经坐上了自己的车子,指使着秘书去了张载阳的府邸去拜访。

     本来只是站在旁边看戏,让他们去打就是了,可现在一下子折腾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恐怕不能袖手旁观了,一旦事情恶化,到时候问责的人里面,必然有他一个。

     既然无法躲避,那么就只能摆开了阵势,明着和人家干一场了。

     张载阳嘴角带上了微笑,事情虽然已经快失控,但对于他来说这是好消息。

     这郎亮不管做什么,可是现在恐怕已经是狂了,而且死的人都是名单里面的,这就已经够了。

     当公安厅的厅长敲响他门的时候,他已经和沈浩通完了电话。

     ……

     沈浩放下了眼睛,嘴角微微的带上了一些微笑,看的让坐在旁边的林振龙微微的有些不明所以,可是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呵呵,郎亮已经差不多完蛋了。”沈浩撂下了这么一句话,随后看了一眼窗外,此时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小泽玛丽尚且还没有到来,沈浩怕是要做点准备的时候了。

     陈东,这家伙就在外面,这只是一个杀手的知觉,一个本能的感觉他就在这附近,一个挨了揍尚且还没有彻底的爆发出来的人,就像是潜伏的老虎。

     不要认为他已经放弃了目标,不,他是在酝酿着更大的行动,这种人向来是不择手段的。

     略微的调查了一下周边,尚且还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别找了,他现在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忽然身后出现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不陌生,自然是小泽玛丽毒蜂了。

     “没想到你已经来了。”沈浩转过头,就发现小泽玛丽俏生生的站在自己不远处。

     这个女人今天没有穿那种特别暴露的衣服,而是一身很紧的紧身皮衣。

     在这个天气里穿这样的衣服,摆明了就是找抽,而且穿成这样,一看就不是啥好人啊。不过人家长得漂亮,要不是祸国殃民的脸颊,估计这里的服务员早就把人给赶出去了。

     她很干练,甚至连长发都扎在了脑后。

     “陈东可不是傻子,恐怕已经调查出了你的身份,他不是傻子,要是不调虎离山,绝对不可能出手。”

     小泽玛丽露出了一抹冷笑,笑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毒蝎子一样,阴气森森的。

     “看来你很了解他。”沈浩淡淡的一笑。

     “他欠我一条命,我是来收回的。”小泽玛丽毫不避讳的说道。

     沈浩倒是微微的怔了一下,不过没有继续问下去。

     “我欠你一个人情,他是我的,等会我想按照他固有的姿态,会找人偷袭你,引你出去,到时候所有的事情交给我就是了。”

     虽然没有弄明白两个人的关系,可是小泽玛丽已经摆明了要亲手干掉这陈东不可。

     沈浩只是点了点头,随即大步流星的便离开,这战场都已经确定了,至于对手是谁,沈浩丝毫不会在意这些。

     林振龙依旧是战战兢兢的,貌似在那一瞬间他变得老了,这一次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真的是坐井观天了,一个晚上他见识到了什么叫巅峰级别的杀手对决,陈东已经让他感觉高不可攀,可是能轻松将陈东惊退的人,是简单的主么?

     不……这只是一个开始,他能不能活过今晚,尚且还是一个未知数。

     他只知道,自己必须要活下去,因为有些事情必须要亲手去做,对于郎亮,要亲手解决,对于洪庆,他也要亲手解决。

     只是这一切都要建立在自己能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的前提条件下,面对着这种虚无的感觉,没来由的感觉就是一阵无力。

     “砰!”忽然客厅那边的窗户传来了巨响,还不待他做出什么反应的时候,就有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刀快速的往他的咽喉之处摸了过来,速度快的像是雷电一样。

     这时候,林振龙感觉到的就是死亡,因为他连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怎么去躲避。

     “当!”清脆的金属交集声音传来,一把寒光闪闪的军刀忽然飞了过来,不偏不倚的打在了他面前的长刀之上,这差之毫厘的阻挡,也让林振龙终于有了反应,直接从沙发上仰头到了下去。

     长刀直接从他的脸上切了过去,他感觉到那股寒意是离自己是那么的近,确切的说,那是死神。

     “砰砰砰……”

     也就在此时,一个人影快速的飞奔了过来,举起拳头就和来人打在了一起。

     林振龙这时候才发现,刚才要杀他的,是一个忍者一样的打扮,一身的黑色,个头不高,露出一双寒气逼人的眼睛,救他的人当然是沈浩,要不是来的恰巧,他已经死了。

     那忍者冷哼了一声,和沈浩对招几下,被震的倒退,倒也一点都不含糊,直接翻身挑出了窗户,要知道这里可是顶楼啊,三十多层的酒店,要是直接掉下去,不摔成肉酱都不行。

     “你先待着,我去会会他们。”沈浩见状只是淡淡的一笑,回头对着林振龙说了一声,随即就跳了出去。

     林振龙本来想起身组织沈浩的,因为那个人根本就不是陈东,对方明显用的是调虎离山之计,一旦自己没了沈浩的保护……

     一个身影,从刚才离开的两人的窗户里钻了进来,高大消瘦的身形,以及冷酷招牌是的微笑,还有那好不压抑的残酷,不就是陈东么?

     “嘿嘿……龙哥啊,看来你的命我还是要定了。”他站在那里,用玩味的眼神看了一眼林振龙,随即从身上摸出了一把刀来。

     “陈东,就算你跟着郎亮,可是现在他也是自身难保,难不成你以为,你杀了我之后,以后我的下场不是你的下场?”

     “嘿嘿,这个不需要你来操心,最起码你是看不到了。”

     那猩红的舌头,随即舔了一下刀锋,慢悠悠的来到了林振龙的身前。

     他很满意林振龙此刻流露出的恐怖神色,没错,无论你是谁,当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已然会恐惧。

     猫捉耗子,吃饱了就是玩弄,玩弄的让你连逃跑的心都没有,那才是最好的。

     “为了自己的残忍,和那一丝变态的做法,做出的事情,总会给自己留下很多的无趣,陈东,好些日子不见。”

     门口忽然传来了一声娇弱的声音,像是在嘲讽,或者说更多的是是恨意。

     陈东的表情微微的一愣,随即像是受惊了的兔子一下子跳开,有些不可确定的看着来人。

     同样,林振龙也是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目光也看了过去,那边出现了一个女人,一个很妖的女人,皮衣紧紧过着身躯,将那玲珑有致的身躯给承托的无线好,脸蛋更是没的说,漂亮的一塌糊涂,不是眼神之中含着让人难受的杀意,这个女人,的确很漂亮。

     “是你……”

     陈东的表情之中更多的是惊恐,确切的说,有一丝丝的害怕。

     “不就是我么,怎么,这才几年的时间过去,你看见我怎么会没有一点的亲热呢。”

     “小泽玛丽……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你……”

     忽然他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果不其然,他的身后窗户上坐着一个人,此时打着了火机,优雅的抽起了烟。

     “陈东,你很可怜,事到如今你都不知道你的对手是谁,难道你不知道,你身后坐着的那位,可是杀手界,连我都不敢动的人么?”

     “哼,只是一个浪得虚名的主,难不成真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了?”

     小泽玛丽呵呵轻笑,道:“是不是浪得虚名,这个你也说了不算,是不是天下第一,你也无需承认,最起码他比你强,纵然你曾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可是……你真不应该贸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小泽玛丽,别以为你们两个人,就以为吃定了我,我陈东……”

     “嘘……”沈浩吐出了一口气,轻笑道:“我说陈东,你真看得起你自己,对付你这样的人,用得着我们两个人围攻你?其实那很丢人,既然是小泽玛丽小姐对你有兴趣,我这人也懒得去插手,今日的事情,就你们,别扯上我。”

     是不是言语挤兑,沈浩无需知道,或者说就算是有能如何?

     陈东你的确做过一些让人感觉掉眼镜的事情,但说穿了不就是一些心狠手辣,却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事情嘛,放在沈浩面前,感觉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小泽玛丽对于沈浩尚且还有用,因为接下来他极有可能要去一趟岛国,那时候,他就必须要借助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