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9.第789章 ,绝杀
    一前一后,两个人站定,堵住了陈东所有的去路。

     陈东不知道沈浩具体的深浅,但至少不是不堪一击的弱者,至于小泽玛丽,两个人恩怨纠结太深,又怎么可能不了解彼此。

     他已经没了任何的退路,今日想要干掉林振龙,可能性不大。

     林泽龙的表情微微的也是变得难看,被三大高手这么给围在中间,别的不说,就从这紧张的气氛之中能感受得到那种刻骨的压抑。

     这些人的思维果然没那么简单,调虎离山看来沈浩是早就看出来了,只是将计就计的用了一个引蛇出洞。

     只是拍出来当诱饵的那个人实在是太弱了些,尚且还没有逃的太远,就被沈浩给解决掉,闲着没事干,沈浩这才这赚回来,感情两个人都还没打起来。

     气氛变得特别的紧张,小泽亮了自己的武器。

     那类似于一个银色的指环,恰巧能戴在中指上,确切的说沈浩听闻过这个东西,被一些人称作毒蜂刺,而小泽玛丽的外号,也是因为这个兵器而得名。

     戒指戴在手上,恰巧将右手的中指给裹在其中,最尖端,是一根有蓝色的针。

     陈东没有托大,而是手中多了一把短刀,那是日本刀中最短的一把,从翻过来的光芒而言,绝对不是当今的货色。

     “呵呵,看来你还将他当成你平生最大的买点,不过今天也要将这把刀给收走。”

     小泽玛丽说完,骤然出手,速度快的让肉眼都无法扑捉,抬手之间,就是巨大的杀招,。

     陈东也是如此,腾挪之间,进攻或者后退,两个人的招式异常的凶险。

     沈浩在旁观战,眉头也是微微的紧锁,这个陈东,的确不是浪得虚名,手下还是有很多真功夫,他所使用的招式都是从军方的一些格斗术中花出来的,没有一定的章法可言,但是好在实用。

     这类型的人完全是在格杀之中锻炼出来的,由此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人的手上不但有着无数的血债,更为重要的是,他也历经过生死。

     “噗嗤……”

     斗了三十秒,忽然小泽玛丽的身形爆退,腹部被划开了很大的口子,那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看上去很是狰狞。

     不过,她虽然如此,但嘴角依旧洋溢着微笑。

     “你……”陈东忽然表情一僵,随即捂着左边的肩膀,表情异常的难看。

     “我说过,我只要找到你,会不计代价的将你杀了。”

     说完再一次的扑了过去。

     两个人的身形不断的交织在一起,打的是异常的精彩。对于外行人的林振龙的确是看不出什么来,可是沈浩却看的很明白,小泽玛丽在赌命。

     可沈浩却知道小泽玛丽这个人的,对于一些事情,他更清楚,这个女人是喜欢享受的,而且特别的在乎自己的性命,从来不会因为某种事情而去冒险。

     可是……今天这是在玩命,而且是以最为凶残的方式和对面玩命。

     她的伤势不怎么理想,确切的说那道狰狞的伤口尚且没有伤害到内脏,可是不断的流血会让她的体力随之而流失。

     而陈东仿似也好不到那里去,确切的说他的体力比起小泽玛丽流失的还要快,很有几次,差点没有躲开小泽玛丽手里的蜂刺,被刺中咽喉。

     气喘吁吁的站在了哪里,陈东满头是冷汗,看着小泽玛丽道:“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我就是一个没有人权的人么?我就是他们关起来训练的畜生?不……那不是我要的生活。”

     “你可以杀了所有人,但不能杀她,她是我的妹妹。”

     小泽玛丽的声音很淡,淡的有些冷漠,道:“那个黑暗的地方,就算你不毁掉,我也会毁掉,可是……她无罪。确切的说,我也做了你没有做到的事情,也清除掉了一些人面畜生。”

     陈东的表情变得精彩了起来,甚至带着狰狞的微笑,嘿嘿的冷笑着,道:“漂亮的话谁也会说,成王败寇,她不死,我就无法离开。”

     说完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力气,就像是发了狂的疯子一样,毫不顾忌一切的扑了过去,这已经不是在战斗,而是最后的玉石俱焚。

     “闪开!”沈浩忽然叫道。

     可是……小泽玛丽没有任何的动作,反而是笑的越发的让人心悸,她的手平伸,随即也是直接刺了出去。

     “噗嗤……”

     一把军刀,骤然刺进了那饱满的胸口之中,一根蜂刺,也刺进了陈东的咽喉之中。

     到了最后,他们都选择了同归于尽。

     沈浩怔了一下,随即骤然从哪里跳了下来,然后快速的来到了小泽玛丽身边。

     这一刀直接是没入了胸膛,直至刀柄,可以说这是心脏的部位,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没办法救人,可是随即他愣了一下,最后骂道:“好狡猾的女人。”

     这天下,有一种人,心脏生在右边,或许这很玄幻,但这是事实存在的,恰巧,小泽玛丽是其中之一。

     刚才两个人同归于尽,其实小泽玛丽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因为她刺的是人家的咽喉,无论什么人,咽喉是没有任何多余的,刺中,必死。

     而她,可能会身受重伤,但只要不是心脏,自然不会当场死亡,而且,她貌似连沈浩都给算计到了中间,因为她也知道沈浩也有着一身很高超的医术。

     “哎,你还真不是一般让人感觉恐怖的女人,不过不死就是了。”

     沈浩没有将刀给拿掉,而是从陈东手里将这刀柄给拿了下来,随即抱起了这不重的身体,来到了沙发那边,对着林振龙说道:“龙哥,麻烦你去酒柜里拿酒,顺道将医药箱给我,我必须要立刻处理她的伤口,等会送她去医院。”

     林振龙刚才还在惊讶当中,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的让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可是……当听到沈浩的声音之后,这才意识到这个女人还没死。

     急忙按照沈浩的指示将一些东西拿了过来,沈浩已经将那边小泽玛丽的衣服跳开,她的身下是真空状态,这般看来,两坨白花花的东西在眼前看上去特别的诱人,看的沈浩都有些心神失守,那边的林振龙就不用说了。

     “龙哥,别看了,快帮忙处理,你看着她漂亮,往后还有机会,今晚这恩情我给你记着,往后我看她就不抱。”

     林振龙汗颜,这沈浩是要坑死自己的节奏啊。

     自问是个色狼,但有些事情貌似还知道深浅的,这小泽玛丽身手如此恐怖,能将陈东给收拾掉,已经证明了他不是普通人。

     如果林振龙不知进退的认为人家好欺负,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快速的处理了伤口,刀从人家的胸膛拔出来,一股鲜血飞溅,沈浩急忙用纱布捂住,找了一些东西简单的治学之后,对着林泽龙说道:“龙哥,接下来的事情靠你了,这一刀贯穿了她的肺部,恐怕需要手术,我这样只是治标不治本,只能短时间内保证她的性命,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就是了。”

     林振龙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麻利的点了点头。

     虽然和小泽玛丽之间要发生点什么这很没有理由,但是一个高手,对于他这种混社会的人而言,有些恩情还是很有用的。

     在这陈东死了,自己最为忌惮的人挂掉,就算此刻出去,也没有人短时间内会要他的命,虽然说亲信背叛了自己,但不代表说,所有人都背叛了自己。

     急冲冲的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人来将小泽玛丽给带走。

     沈浩这才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经死透了的陈东,也是微微的皱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选择给张载阳打了电话。

     这些事情自然是不能按照正常的途径来处理,毕竟陈东这人的身份一旦被曝光,那么会让更多的人给牵连出来,到时候……

     那后果就会更为的麻烦,所以沈浩只能希望通过张载阳的关系,先将事情给压下去。

     张载阳接到了沈浩的电话很是意外,沈浩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你那边……”

     “没必要那么惊讶,张市长,这事情尚且还不能公布于众,一旦郎亮知道了陈东已死,事情会变得更加的恶化,我不认为你愿意看见更多的人死于非命。”

     张载阳还有什么好说的,急忙叫上了此刻还在焦头烂额的公安厅厅长,带上了几个民警就往这边赶来。

     如此高档的酒店里,一具尸体横在中间,看上去是何等的不和谐,可是当看到他的死状之后,连公安厅厅长都是微微的愣了一下。

     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死亡,而是通过很激烈的战斗后死的。

     招呼两个人坐下,沈浩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边。

     “这个陈东我倒是有所耳闻,确切的说是一个通缉犯,在国内造下了很多的血案,只是我们一直找不到他的藏身地,现在看来……”公安厅厅长叹了一口气。

     沈浩淡淡的点了下头,道:“他是为了林振龙而来,如今看来情况已经明朗了,我想你们检查机关可以给予一定的行动,来支持你们的工作,而且这事情已经拖不得了,我还必须要去做其他的事情。”

     张载阳的内心还是很高兴,原本是没有一点胜算的仗,如今胜利的天平彻底的靠到了自己这边,这其中可能真有些天意的味道。

     至于那些所谓的名流是怎么死的,谁都不知道,就连张载阳都不认为那是郎亮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