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6.第786章 ,谈笑之间的霸气
    一句兄弟,已经表明了林振龙今非昔比,短短的时间下来,他已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龙哥了。

     “龙哥这一声兄弟,让沈浩我也是心里暖和,既然你这么看得起我,那我们兄弟就不需要说其他的,请坐,这里有好酒,尚且还能和老哥一醉方休。”

     说完冲着刘静茹使了个眼色,刘静茹也很优雅的去拿酒。

     也就在这时候,林振龙也是看清楚了屋子里的两个女人,李静的确没办法给人一种一眼就能看着吸引人的感觉,但是仔细看来,就能感觉到,她的确是一个美女。

     而刘静茹随便的一个微笑,或者说一个眼神,就能将自己最为优雅美丽的一面给展露出来,林振龙忽然有种自己这些年都特么白活了的感觉。

     虽说他自问也拥有过各种的女人,但是,绝对没有过任何一个女人就像是刘静茹这般,行云流水之间展现出的媚态,是那么的完美。

     两个女人之间所形成的鲜明对比,就像是一种相互承托的感觉一样。

     “来龙哥,酒!”刘静茹虽然被人家林振龙这么盯着,依旧是微笑着,压根就没有半点的不适应,反而很从容的倒了一杯酒,给了林振龙。

     也是这一声,让林振龙微微的回神,略显尴尬的笑了笑,道:“弟妹好修养。”

     “习惯了,龙哥也莫要见怪,不过我家男人反而喜欢真正的自我。”

     “那是……兄弟,之前多有得罪,现如今……”

     “朋友之间无需客气,龙哥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虽然一时落魄,可总有你腾飞的时候,我敬你。”

     沈浩象征性的喝了一口酒,请林振龙坐下。

     不用说了,人家估计现在遇到了很麻烦的事情,现在上门,估计连人都会带来,可是沈浩浑不在意,确切的说,他早就在等,只是人家郎亮给力罢了。

     沈浩自顾自的说着,话是不着痕迹,可是林振龙明显是有些心不在焉,他很想告诉沈浩,追杀自己的人怕是一个很麻烦的主。

     “老哥,看来你给我带来了一个客人,我必须要会会他。”沈浩忽然微微的一笑,让林振龙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对着李静和刘静茹说道:“好老婆,回屋子去吧,这里有些小麻烦,别到时候伤了你们。”

     沈浩说完,李静和刘静茹都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后径自走了进去,沈浩对着门口忽然冷声说道:“进来吧,何必遮遮掩掩的呢?”

     “砰!”随即门被很暴力的撞开,一下子冲进来了三个大汉,为首的人手还放在怀里,显然是摸着什么。

     只是林振龙在看见第一个人的时候,猛然间站了起来,吼道:“洪庆,果然是你!”

     “龙哥,不就是我么?”那个人微微的一笑,道:“不过我现在不能给你解释,只希望龙哥买兄弟我一个面子,跟我们走吧?”

     “你……老子自问对你不薄,你为什么?”

     “龙哥,你看你问的这个问题,真是让兄弟无法回答啊,人这一生不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嘛,跟着你混,的确是被你期中,可是呢寄人篱下,终究不是啥好事,再说了,那么大一块蛋糕,龙哥你一个人霸占着,总是不好的嘛。”

     这个青年模样的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消瘦高大,带着微笑看上去很舒服,只是他的眼神,带着些许的玩味。

     沈浩没有第一时间发话,只是淡淡的笑着。

     “你……”

     “龙哥……先喝酒,这位既然是朋友,就让他坐下,如果不是……我只能请他出去了。”沈浩淡淡的说道。

     “哟呵,我都不知道龙哥何时有这么牛的朋友,躲在这里看窗外,是不是感觉很美好呢?小朋友,最好可别管哥哥的事情了,要是稍微的激怒了哥哥,有些东西,你会很难受的。”

     沈浩看了他一眼,微微的笑着,道:“酒,看来是没你的了,不过这里既然是我租下来的,那么我现在还能说了算,赶紧走,不然我发起火来,连我自己都管不住。”

     “哦,呵,呵呵呵……”洪庆有些嘲讽的笑了,随即往前跨出了一步,对上了林振龙,道:“龙哥,要找挡箭牌,稍微找个能过得去的,这家伙……”

     “哎,真特么感觉难受,唧唧歪歪的,扰人雅兴。”沈浩忽然说道:“龙哥,确认一下,他真不是你的朋友?”

     “吃里扒外的东西,亏我当他是自己的兄弟。”

     “呼……”林振龙的话刚落,沈浩手里的杯子骤然扔了过去,速度极快,那洪庆压根就没意识到,就被酒杯砸了个正着,顿时被红酒给泼了一脸。

     “我真是郁闷了,既然不是朋友,干嘛跑我这里来?”

     “找死……”

     洪庆身边的两个人怒声吼着,直接冲了过来,速度很快。

     沈浩冷哼了一声,也是起身,一脚踩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一把就抓住了一个人的脖子,还不待他挣扎,沈浩直接提起来,狠狠的就摔在了地上。

     “你……”

     洪庆一愣,下意识的就摸到了自己的腰间,一把黑压压的玩意就拿了出来,沈浩嘿的又是一声冷笑,随即寒光一闪。

     一把明晃晃的刀,直接插在了他的手腕上,那洪庆,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

     “都给了你们机会,还不滚蛋,来老子这里闹事,你就真不怕我发火么?”

     沈浩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站在那里,像是一尊煞神一样,用很冰冷的眼神看着门外。

     “啪啪啪啪……”

     轻微和有节奏的拍掌声响起,一个消瘦而阴寒的男人,带着淫邪的笑容,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林振龙简装,脸色大变,声音有些颤抖的叫道:“陈、陈东!”

     “啧啧……我说龙哥啊,这才几分钟没见面,您就找到了靠山啊,你不是说没做对不起书记的事情么,这怎么着……三家刑奴啊。”

     人家眼里压根就没有沈浩,确切的说本能的要无视沈浩。

     沈浩轻轻的笑着,这个青年的身上带着一股很浓的血气味道,这只是作为一个杀手本能的知觉,尤其他的微笑,充满了残酷,甚至微微的一笑之下,所给人的嗜血味道很重。

     一眼就能分辨出,这个人的手上,恐怕沾满了无尽的鲜血,死在他的手下的人,没有一千也差不多快有五百了。

     也只有杀够了足够多的人,才能养出这种让人不爽的感觉来。

     “陈东,我没有背叛的意思,再说他们这些人的较量,和我有什么关系,但你们如此逼迫,我还有选择么?”

     “这还没逼你呢,你就这样,要是真的逼你一下,又能如何呢?”

     “喂喂喂……我说那个竹竿,差不多点就行了,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知不知道,在这里的租金每天要一万块钱呢,你就站这么一会,我特么要花好几百呢,快走,老子还要继续和龙哥喝酒。”

     说完就要伸手去推人。

     “一手漂亮的飞刀技,却不见得就有嚣张的本钱,你知道么,你为这事情出头,那是在找死。”

     看着沈浩伸过来的手,这陈东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眼神之中煞气腾腾的。

     林振龙在那边急忙叫道:“小心……”

     只是他的提醒明显完了,沈浩伸出了手,陈东已经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对这沈浩就是一个黑虎掏心,一旦被打准,人家一下子就能要了沈浩的命。

     沈浩没躲,而且脸上的笑容不变,只是手微微的改变了方向,化成了爪,直接扣了过去,陈东出手很快,可是猛然间就收了回去。

     他有些吃惊的看着沈浩,刚才在暗斗之中自己竟然没占到便宜?

     没错,那是一招很高明的擒拿手,要知道手腕那个地方被擒拿,那么他的操纵就会变得被动起来,到时候沈浩想怎么,就能怎么。

     可以说沈浩这一招,已经展现出了势力。

     “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东后退了一步,冷声喝道。

     沈浩皱了皱眉,道:“你这人真他么无趣,老子都不是给你说了么?我是请龙哥喝酒的,你在继续纠缠下去,别怪老子真把你从这里扔出去。”

     话极度的嚣张,可是沈浩的表情很认真,仿似在明着说,老子真没和你开玩笑,不然会真扔出去。

     “呵呵……兄弟你既然有如此身手,就不应该是无名之辈,再者……有些混水是唐不得的,很容易丢了命。”

     “这个不用你管,老子这么大一个人了,难不成还让你们说干什么就干什么么?嘿嘿……不过呢,你要是来,老子别的不说,至少能把你给干掉。”

     “你……我很期待。”对于沈浩的张狂,这陈东明显是有些恼火,可是这时候放狠话是闲的,压根就没一点毛用,要是真能靠狠话来杀人,特闷沈浩都不知道被干掉了多少次了,作为这个层次上的杀手,大家只能按照能力来说话。

     “那么你可以再来一次,或者说,不服就来。”沈浩淡淡的一笑,道:“带着你的人滚蛋。”

     出奇的是,陈东竟然没有反驳,而是很听话的对着另外三个人摆了摆手,道:“走了。”

     一切发生的太快,林振龙感觉有些云里雾里,甚至不明白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这么简单的说两句,就能退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