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65.第765章 ,梦无痕
    沈浩已经喝的是天人合一的境界,迷迷糊糊的感觉身边的人身上散发着一股让人心里面特别舒服的香味来。

     这股香味不像是外面买的那种香水味道,像是一种天然的味道,安神,甚至感觉让人心里面很宁静。

     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只是顺手将她拉在了怀里,不由分说,就吻了过去,随即,触摸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东西。

     唔……貌似像是个很硬的皮球,带着些许的光滑,而且捏了捏,那手感还真心的不错。

     并没有多想,只是感觉那香味感觉越来越浓,浓到了一股让人无法自拔的地步。

     酒是色的媒,或许沈浩已经意识到了身边的这人是一个女人,确切的说已经感觉到了她是一个女人,当他将手放进了衣服里面的时候,就感受到了滑腻腻的肌肤感觉。

     没错,这肌肤特别的滑腻,有一种让人很难拒绝的感受来,甚至沈浩感受到的是与众不同。

     对,这是没有感受到过的,虽然说自己的女人皮肤都很精致,但毕竟那种成熟的韵味,是无法掩盖的,而此刻……

     不知不觉的,感受着脸庞仿似有人吹着热气,像是喝醉了酒一样也是迷迷糊糊的往自己身边凑,自己的颈子也是被人果断的搂住了,随即就有一股清香扑面而来。

     那个味道太诱人了,或者说,人在面对美好东西的时候,总会做出本能的反应,回去追溯它的源头。

     最后他仿似一个调皮的孩子一样,感受到了那股香味的来源,最终,是不顾一切的亲了过去。

     那是一个女人的嘴,他感觉有一阵很舒服的滑腻,或者说那边的舌头在熟练之中有些生涩,但还是很极力的配合着自己。

     不断的诱敌深入,最终当然是沦陷了,沈浩不知何时,已经采取了主动,迷迷糊糊的手里捏着那具骨干十足,却很有味道的躯体,感受着从身上传来的火辣。他的大脑依旧被一种很迷糊的感觉给霸占着,这时候是无法醒来,只是爱不释手的感觉让他根本就估计不到那么多。

     最后,当某种物件落在了一种更为舒服的地方的时候,他竟然忍不住的差点叫出来,或者说,耳旁传来了幽若黄莺出谷一般的清脆。

     那声音就在耳旁,和自己只有一根头发丝的距离,或者说胸口还有软绵绵的东西顶着,在动的那一时刻,清楚的感觉到了它在不断的跳动着,许久之后,沈浩感觉自己像是到了临界点一样,最后,没来由的就是全身颤抖。

     具体,他只知道做了一个梦,而这个梦里面的景色让他有些难以想象,或许说这个梦对于大多数青少年而言是很美好的,或者说起来会脸红,可沈浩自然不是那种没有过任何经验的小厨哥,坦然受制。

     梦醒的时候感觉阳光很刺眼,屋子里空调是开着的,那低沉的声音像是凤鸣一样,压抑而凉爽,拍了一下脑门,感受着全身就是一种无力感。

     再好的美酒,还是会醉人,喝得多了,都会让人失去意识,沈浩有些迷糊的起身,没来由的感受到了一种乏力的感觉。

     “真特么该死啊,老子特么都多大个人了,貌似也不差女人,怎么就这么糊里糊涂的……”

     忽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不对,急忙拉开了被子一看,傻眼了,这梦做的在真实,总不可能不会留下证据吧?或者说,自己做完喝的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怎么可能还在睡前刻意的去将衣服给脱掉呢?

     随即一看,傻眼了,就算他再怎么蠢,貌似事情真不是做梦。

     自己的裤子丢的很远,而且床单还有些褶皱,这明显是还有另外一个人……尤其被褥上面还有一股很熟悉的香味,这股味道直接的说明了问题的最为关键。

     “真是该死!”

     沈浩暗骂一声自己,这个地方是陌生的,自己已经记起来昨晚来到了那里,这么糊里糊涂的,虽然说醉酒之后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但在那种情况下,胡乱的那个啥,对自己是没有半点的好处的。

     而且最为让他感觉郁闷的是,是和谁啊?

     要是一个美女,尚且还可以接受,可是若是一个丑的不能再丑的人来,那岂不是亏大发了。

     “当当当……”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随即刘林那粗狂的声音传了进来,道:“老弟,醒来了没?要是没有,快点,一起吃饭。”

     沈浩急忙从这种状态中醒来,连忙回答道:“稍等。”

     不管昨晚是否真的发生了,或者说,无论和谁发生的,这时候还赖在床上,真尼玛就说不过去了。

     肯定也是昨晚真的喝的烂醉如泥,被别人付进来的,可就是不知道昨晚带自己进来的人是谁。

     快速的洗漱完毕,沈浩神采奕奕的走了出去,外面的客厅里,坐着刘林那强壮的身体,对着一桌子菜开始动手了,看着沈浩出现,连忙摆了摆手,示意他过来一起吃饭。

     “怎么你一个人,其余的人呢?”

     沈浩没来由的有些心虚,不管昨晚那个女孩,或者说女人是谁,怎么说都是刘家的人,糊里糊涂的就那个啥了,怎么说?而且刘林还拿自己当兄弟。

     “我爷爷去找老朋友下棋,不到天黑是不会回来,我老爹老妈当然是不住在这里的,我妹今天早晨就和司机出去了……”

     看来刘林并没有多想,直接将一家子人的去处给说了出来。

     沈浩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不过既然如此,那也没的说了,当下试探性的问了人家几句,就想知道昨晚是谁送自己进房子的。

     哪里知道刘林昨晚喝的比沈浩还要醉,压根就不知道东南西北,怎么可能知道谁送他进去的,只能说个不知道了。

     “兄弟,你既然是搏击方面的高手,哥哥我今天求你个事情。”

     “恩?”

     刘林显然有些为难,不过还是开口了,道:“不瞒兄弟你说,我在部队里面也是给自己弄了一个特种部队,在明珠啊,各方面的维护治安都交给了武警,可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家伙们抓抓贩毒的,暴力疯子还行,要是真派出去做点稍微厉害点的事情,就不行了。”

     刘林将自己的构想说了一边,大概意思差不多就是他想建立一个类似于美利坚的城市应急小队,虽然说明珠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重要城市,而且经济什么的都发展的稳定,可并不见得说,真的不会出现问题,这刘林倒算是一个有先见之明的主。

     “搏击之术我懂的并不是很多,所能交的也只是一星半点,当然,我也可以去帮你靠证靠证你手下的人。”

     “嘿嘿,兄弟你这么说,哥哥我就放心了,走,今日个咱们就过去看看。”

     沈浩今日感觉还是有些郁闷啊,这昨晚和自己发生露水情缘的人是谁,难道就这么成了迷了?

     自己不知情也就罢了,可要是真知道了还不去调查清楚,怎么说都感觉别扭,不过貌似这事情也不能放在明面上说,尤其对刘林,说出来了,人家怎么看自己?

     吃完了饭,沈浩上了刘林的悍马,两个人就去了郊区外面的一个军事基地,一片的山林将这片区域给覆盖住了,从外面放眼看去,是发现不了什么的,可是当走进一看,这里的限制不可以说是不多。

     哨卡就设了三个,而且立上了一个军事管制基地的名字。

     车子一路颠簸,这一段的路不怎么好走,坑坑洼洼的,要不是刘林开的是悍马,估摸着普通的轿车都很难在这路面上行驶了。

     二十分钟后两个人不知道过了几个山头,直到这里类似于一个废弃工厂的地方前停了下来,这周边的环境相对而言并不好。

     群山环绕,一条不算小的河流在前流淌,那边堆满了废弃的楼扎,乱七八糟的东西堆的满世界都是。

     给人第一个感觉就像是垃圾场一样,不过两个人下车之后,就有一个上尉军衔的青年军官灰头土脸的跑来,对着刘林就是一个军礼,大声喝道:“XXX团,XX连,连长,向连长回报,此刻正在训练徒步攀岩项目,请首长示意。”

     “去把你的人给老子集合起来,让我来看看,这几天到底训练出什么鸟样来。”

     说完之后回了一个礼,和沈浩对视了一眼,道:“走,兄弟,去看看。”

     进了这废弃工厂模样的地方,里面可以说是别有洞天,数个木屋般的建筑赫然出现在了面前,至少有四十个军人被集合起来,整齐的站成了三排,此刻负手而立,昂首挺胸。

     这一帮汉子平均年龄二十岁过点,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清一色的野战军装备,穿着军靴,汗流浃背,整个马甲都是湿透的,从他们不断起伏的胸膛可以看出,刚才所做的训练是极其的耗费体力的。

     “立正、报数。”上尉连长清点了人数,就来到了刘林面前,对着刘林就是一阵回报,刘林听完之后,点了点头,道:“让他们稍息。”

     随即大步流星的走上前,环顾一周,道:“你们训练了也有个把月了,你们都是从各个部队里面挑选出的精英,可你们都应该知道,这个连是干嘛的,往后极有可能要上战场,对,你们没听错,要上战场。”

     沈浩眉头微微的一皱,不解的看着刘林,而刘林却继续说道:“别以为和平年代的兵好当,如果只是来混日子的,那么你们早点给老子滚蛋,回到该去的地方,该干嘛干嘛去,别到时候死在前面,给老子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