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64.第764章 ,真正的老大
    来的人只有几个,为首的却是牛的要上天,甭看几个人都是真枪实弹的,可是面对这几位穿着这位大校的人,蔫了。

     一帮人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枪,垂手而立,等候着老大发话。

     “现在特么给老子滚回去,老子当这破事没发生过,要是你们还敢没我的命令出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一帮军人们来的快,去的也快,压根就没干任何事情。

     沈浩皱着眉头看着,虽然之前交过手,但并没有后面出手。毕竟对方是军人,这些人出来办事,你别想和人家去讲理了,军人其实就和土匪差不多,一旦命令下来,关你那么多,用最为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

     看着绝尘而去的车队,那姓刘的团长这才上来,对沈浩说道:“沈浩兄弟,没吓到你吧?我是刘林,是刚才那帮人的头儿,当然,那帮人不是我叫来的。”

     声音略显粗狂,性格也是大大咧咧的,不过倒是很光明磊落。

     “刘团长,你这是……”

     虽然说一看人家就是军方的大人物,可沈浩不觉得认识,而且在这时候出现,肯定是来帮自己的。

     “当然是来帮你的啊,我那小妹在那边得到了你的照顾,这是我们刘家人欠你的,你也别在意,哎……不过现在你得跟我去见见我家老爷子。”

     “恩?”沈浩疑惑了一下,刘家的老爷子,是谁沈浩当然不知道了,可他所说的小妹,破受沈浩的照顾,要是沈浩没个猜测,那也未免真有些说不过去了。

     当初被那帮畜生糟蹋了一个女孩子,沈浩也只是当时怜悯之心泛滥了下,把人给救了出来。

     又是一栋别墅,不过这别墅没郎亮所在的地方那么夸张,但是沈浩四下里看了一眼,感觉这里装潢的倒也精致,不亚于土豪,却没多少给人暴发户的感觉。

     最后沈浩注意到了一些书画,这才叹了一口气,这一家可真不是一般的有钱啊,墙上那些玩意,都是千金难求的真迹。

     沈浩被刘林带了进来,坐下之后就有一个保姆模样的小姑娘端上来了茶水,当一个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老人走了出来,不,确切的说沈浩知道这个老人的年纪应该有七十多岁。

     沈浩立刻站了起来,急忙问候道:“刘……”

     “小沈?”对方慈祥的笑了笑,看了沈浩一眼,语气颇为柔和,道:“别客气,坐下说。”

     沈浩微微的感觉有些蛋疼,没想到所谓的老爷子竟然是这位,或许说天下姓刘的人多,可是眼前这位老人那可是大大的出名,是前任国家二号人物,已经退下来快五年时间了。

     老人看来是被岁月所蹉跎,一脸的褶皱,眼神固然犀利,可依然看出,他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以前了。

     “您好,不知道是您老找我。”怎么着说,人家都是当年叱咤风云的人物,多少的还是要给点面子嘛,沈浩很恭敬的说道。

     “小沈不愧是少年英雄,这年纪轻轻的就能做下让整个世界都侧目的事情来,可真是羡煞我这老头子了。”

     沈浩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这种恭维,让沈浩感觉有些不对啊,毕竟怎么说,人家可是国字号第二,这么评价一个人来,给人的感觉感觉就有些飘飘然啊。

     “今天来呢,没其他的,当初我那孙女在那边发生了意外,得你照顾,可真应该好好的谢谢你了。”

     说完对着刘林说道:“去把丫头叫过来,她的恩人来了,也是该让她感谢感谢的时候了。”

     不一会,就有一个女孩从二楼走了下来,看上去有些清丽,脸色微微的有些蜡黄,不过姿态倒也说的过去,沈浩看了一眼,感觉真是物是人非,当初在那边的时候,他见过这个姑娘,浓妆艳抹的打扮成了一个非主流,如今虽然还没有脱去少女的青涩,但没了那乱七八糟的装束,倒也有了几分的美感。

     沈浩冲着她点了点头,她也是对着沈浩笑了笑,道:“当初真的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可能经受不住那打击彻底的疯掉。”

     那件事情对她的打击看来不算小,虽然事情过去了很久,可是如今她的精神依旧不是多好,嘴上对沈浩表示着感谢,可是眼神之中多少有些迷茫。

     沈浩见状自然也明白,心理阴影对于这样的女孩子而言,未免也过于大了些,更多的时候,这种小女孩子呢生活在温室里面,自然就不知道……

     “郎家的小子找你麻烦有些无厘头了,不过你也稍微的担待着些,哎……一帮娇生惯养的孩子,哪里想过别人,他们眼中只有自己。”

     老人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有些无奈的摇头说道。

     沈浩只是点了点头,对于这事情他也不好多说什么,看来刘家和郎家的人关系不错啊,不过经过此事之后,两家人貌似对此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的隔阂来。

     “沈大哥,当初郎朗的确不对,对于我那样尚且也没有任何的关怀,要不是你,我真的有死了的心,可是郎家爷爷在世的时候和我爷爷是战友,老爷子当初旧伤发作,不幸逝世……”

     果不其然,两家人的关系恩怨纠缠的还不是一般的深,老二号明显是不想多说什么,这一次叫沈浩来,无非就是希望沈浩莫要在和郎家人过分的纠缠了。

     “老爷子,虽然我知道有些事情我这样做不对,可我没得选择。”沈浩说道:“我也本想过几天安生的日子,奈何……”

     “这事情你也别担心了,我会给你解决好的。”刘老爷子发话了,道:“那小子的确做的过分了些,郎亮也真是的,知道自己孩子不对,还护短,现如今明珠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不着手处理,还在为一己之私为难你,就真有些说不过去了。”

     沈浩见刘老爷子这么说,当下也没有再说什么了,虽然说对那个所谓的郎朗心里面早就起了杀意,但和一个部级干部掰腕子,这压根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不是说打不过人家,可这世道,不见得说拳头大真的能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老人明显是真老了,赔了沈浩良久,最终有些吃不住了,上楼去休息。留下刘林兄妹两个陪着沈浩。

     刘林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性子,说话做事比较直接,三言两语的也感受沈浩对胃口,不知道从哪里整出了一瓶酒,不由分说的打开,就和沈浩喝上了。

     “兄弟,你也算是个狠人,竟然出去三个人灭掉了人家一个佣兵团,给兄弟我说说看,你们是咋办到的。”

     酒过了三巡,刘林喝了一会,变得话多了起来。

     沈浩也是喝的脸蛋儿涨红,嘿嘿笑道:“咱就干杀手的,正面冲锋,这肯定和哥哥你不能比,但是用阴的,咱这本事绝对比你强那么一星半点的。”

     “兄弟,你就使劲的给我吹,就算你和人家玩阴的,要知道几十号生死中爬出来的人,哪有一个不是狠茬子?你说正面不冲突,我真不信。”

     刘林干脆的点破了沈浩的一些谎言,沈浩也乘着酒意最后将事情的经过给说了一边,刘林也是一拍大腿,道:“秒啊,我说兄弟,你可真是一个人才,虽然说你们两个人都是以一敌百的好汉,可面对子弹的时候,光有身手那也不行,这头脑,没的说。”

     刘林明显是军事方面很有天赋,分析的头头有道,将沈浩所用用的战术,一下子全部给说了出来。

     这空城计,挑拨离间,然后逐一击破,这些东西虽然说起来简单,可是让两个人去完成,那绝对需要更为严谨的计算和配合。

     “说实在的,当初我也只是赶鸭子上架,不过咱们以前就是干这个的,事到临头,怕也没用啊。”

     “嘿,说的不错,为难之中见真章,别看平日里那些所谓的高手们吹牛逼,可是真要是放在战场上,压根就不是那回事,纸上谈兵特么谁不会?千军万马的厮杀,其实要是化成了零星半点的战斗啊,更要体现出指挥官和士兵们的军事素养。”

     两个人貌似是臭味相投,固然刘林让自己的妹妹弄出来的是好酒,可这玩意啊,也是醉人的,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不知不觉就喝的多了,最后都不知道喝了多少,到了自己妹妹整不出酒来,这才作罢。

     “兄弟,你真对我的胃口,别的老哥我不敢多说,往后要是在这明珠,要是那个王八犊子不长眼和你为难,别说那郎朗,就是在来几个,哥哥我照样给你涨足了精神,打他个大马趴再说。”

     刘林已经是喝的舌头有些大了,这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喝什么,不过提到郎朗,貌似旁边的小妹脸色多少的有些难看,毕竟在那边发生的事情尚且还没有忘记,这一下子,脸色就越发的难看了。

     沈浩也是喝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是微微的一笑,最后道:“其实,他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官二代,要是真敢来,老子扒了他的皮。”

     吹牛打屁到了深夜,两个人最终是招架不住醉意,沈浩也只能在这里过夜了,被人迷迷糊糊的扶上了床,半眯半醒之中感觉身边就躺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