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97.第697章 ,乌老大落网
    好说歹说,沈浩没有一点松嘴的意思,今日个摆明了态度,那就不给你二叔和二婶子任何机会了。

     沈浩等的是沈峰的态度,这小子在里面沉默,以为沈浩多少会给自己爹妈多少给点面子,可听着这话越来越不对,当下感觉要坏事了。

     就在沈浩转身要走的时候,沈峰这才慌了手脚一样的叫道:“哥,大哥,你等等……”

     沈浩这才停住了脚步,眼神之中充满了笑意,不过这只是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猛然间回头,冷漠的问道:“哥?谁是你哥?”

     “大哥,我知道我做的不对,我知道我不是人,我知道……”

     “行了,别在这个时候给老子哭,你知道不,你那恶心的嘴脸我已经看够了,死不悔改,到了这时候知道错了?我能告诉你晚了?”

     “哥,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求你……我会好好做人的。”

     沈浩在懒得理会他,直接走了出来,站在门后面的死角处,听着。

     “爸,妈,你们帮我求求大哥啊,让他把我救出去,往后我会好好做人的,绝对不会再做那些混账事情了,我发誓我会好好的悔改的。”

     听到这里甚好松了一口气。

     还好你小子知道这时候是不能在破口大骂了,要不然沈浩真就不管了,进去叛你个三五年的,让你也好好的在里面“享清福”。

     内心之中虽然已经决定了要帮一把,可是这事情尚且还有些麻烦。

     王铁生现在是王八吃了秤砣,貌似是要真不松嘴了,要是来硬的,不是不行,可是在明面上就有些说不过去,为今之计就是按照规矩处理一些事情,但首当其冲的就是先挡下检察院那边的事情,不能让文件下来。

     一旦把沈峰给带离了县公安局,进了看守所,那问题真就不好办了,到时候沈浩只能用最直接的办法,通过其他渠道把人给带走。

     那么要让这事情完结,就先解决王铁生。

     好死不死的,王铁生就在那边看着沈浩,嘴角带上了一抹的耻笑。

     沈浩眉头微微的一皱,拿出了电话打给了市局,道:“局长,帮我个小忙,县局这边打上去的申请,替我压两到三天,并且通知检查机关那边,请调查县局刑警大队副队长王铁生,罪名是勾结灰色势力,祸害民众,而且徇私枉法,知法犯法,滥用私刑,屈打成招。”

     沈浩的话让那边的王铁生愣了一下,烟一个没夹住,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我自然有证据,有个叫乌老大的在逃嫌疑犯我会尽快抓回来的,我希望在这两三天里控制王铁生,在我没找到证据之前,切莫让他通知嫌疑人逃跑。”

     说完沈浩挂了电话,对上了王铁生。

     对方的冷笑就在那一刻凝固了,他不认为沈浩在和他开玩笑,而且这事情也开不得玩笑。

     “王副队,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你们之间的猫腻我是知道的,但我压根不想管,我只希望能让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回心转意,至于为了不麻烦你,我都拜托了金老六去处理后事,看来我给你多大的脸,你也不要这脸,那么就对不起了,您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身份么?”

     说完沈浩再一次的拨打了一个号码,道:“我是国安部特派工作人员沈浩,通知情报部门,用最快的时间搜捕乌老大,找到之后通知我,或者通知警方控制起来,我在去金城的路上。”

     说完之后挂掉电话,沈浩看了一眼王铁生,此刻他的脸上呈现出了死回之色,所谓国安部的特派人员,具体是什么他根本就不知道,可是一旦牵扯上这个部门,事情恐怕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狐假虎威的事情沈浩懒得去干,就像是刚才给你说的,给了你脸你不要脸,那么就别怪沈浩直接一巴掌把你往死里的打。

     王铁生现在没了任何的注意,尚且还没反应过来,就从那边走过来了几个自己的队员,带着一些不忍,但还是叹着气说道:“副队,上头刚来了电话,你被举报了,我们要把你控制起来。”

     “不,不,这不可能,沈浩你……”

     “王副队,我已经说过了,具体的事情等我抓到乌老大再说,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你感觉我还有时间和你开玩笑?”沈浩冷淡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要走,可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道:“对了,你别再向我求情,既然我已经选择了这么干,那么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说完沈浩转身就走了。

     不管王副队长今日个怎么做,或者说身后面是不是有后台之类的,可被市局直接下了命令,已经通知了检方,那么他铁定要栽了,这人是不怕人捧,却怕人给踩,有没有问题他心里自己清楚,这真要是和你过不去,你没问题都能给你查出问题来。

     当官的有当官的顾虑,身在位置上面,一手劳权一手拿钱,那个不是把脑袋也给憋在了裤腰带上?就怕的是,有人看不惯你,出来整你。

     队员们也知道,自己这位副头要完了。

     ……

     乌老大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的事情惊动了市局,导致连一点的准备都没有,就发了协查通告,可惜的是,他也知道自己这一次是有去无回的,到了句子里面,估计是出不来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把生米做成熟饭,让沈峰把这罪名给背上,到时候自己打死都不认罪,最后最多也关个几天就出来了。

     可是县局那边貌似出了问题,这一次还真捅了不小的漏子,这沈峰是个怂包,沈浩绝对不是,而且一上手就能把自己整个半死。

     刚传来的消息是,金老六忽然出手,竟然将自己在县城的所有场子给控制了,这么说来是给端了自己的老巢啊。

     他乌老大虽然现在是一方恶霸,可绝对不敢真和金老六明着来,人家手里有多少的手段,乌老大心知肚明,一个不好,甚至会把自己的小命都能给搭进去。

     这绝对不是闹着玩的,而且他一个绝对不敢拿自己小命开个玩笑。

     刚才手下来汇报,貌似在金城的道上人也在找他,仿似是金老六的手臂。

     乌老大的脸色铁青,咆哮着砸掉了能砸的一切,怒声吼道:“金老六,老子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你特么却把老子往绝路上逼,你等着,这次的事情完了之后,老子和你没完……”

     身边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早就被吓的脸色有些铁青,这乌老大,恐怕是出现了很大的纰漏了,要是这时候还不为自己想点办法,到时候那县城就绝对没有她立足的地方了。

     金老六的大名她也是听过的,如今她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会忽然对着乌老大发难。

     一天,这一屋子的人都表情有些怪异,沉默了半个下午,到了晚上的时候,乌老大感觉饥肠辘辘,只能派人去买饭,这人当然是派遣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上。

     别的不说,逃难之际能带着的人,都是信得过的,可是信得过的人,反而在这时候不安全,金老六说不上也认识,到时候顺藤摸瓜就找上门来了。

     女人走了,只是三十分钟过去了,依旧不见人影,乌老大感觉有问题了,拍了一下桌子,怒声吼道:“这该死的水性杨花的女表子,敢背叛老子?”

     没错,女人跑了,而且还在第一时间联系了警察,当乌老大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众人速度再快,就算去席卷现金和一些东西转移的时候,门已经被撞开,门口站着的一个青年,他们不认识。

     “乌老大,我们见面了。”那懒散的微笑之中带着一些玩味,看着乌老大的表情,脸上戏谑的神色显而易见。

     “你……”

     他终于想起来了,当初偷车,黑夜之中栽了个跟头,不就是那个能打的青年么?沈浩……当这个名字出现在了脑海之中,率先一声怒吼,直接从身上掏出了刀片,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这是玩命了,现在他已经彻底的没了任何的选择,如果今天落在沈浩的手里,那么后果很惨,说不上就此栽了。

     可惜,他冲的再快,依旧没有冲到沈浩面前,就被一股大力给撞开,整个人倒飞出去,砸在了茶几上,那钢化玻璃被大力给撞的开了花,顿时四下飞溅起来。

     “统统不许动,若干反抗,我们就开枪了。”

     从沈浩身后冲出来的警察,如狼似虎的就控制了场子,局长这时候上来,拍了拍沈浩的肩膀,套着近乎说道:“老弟,这身手果然不是盖的。”

     局长明显也是当过兵的,虎口的老茧还很清晰,那是长时间磨枪造成的,手下也很有两下子,可是刚才沈浩出手快若闪电,那盈门一脚,踢的漂亮至极,纵然将人给踢飞,却不会要人命,也不会造成内伤。

     “您客气了,咱们这些搞国家安全的人,若是不认真练习一下手脚,估计出去做点事情,早就把命给丢了。”

     沈浩的话让人家市局局长肃然起敬,毕竟都是面对犯罪分子的,可是人家面对的是亡命之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