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95.第695章 ,离开
    糊里糊涂的就犯下了这么大个错误,其实沈浩内心都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真实想法,总感觉这里面有点问题,可是当时就没想太多。

     酒精的促使下,人的思考能力总是变得极端,甚至当时的情况让他压根就没有想到太多,糊里糊涂的就坐下了这种破事情。

     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不过在耽搁下去的话,估摸着这错不再是错,而是打错。

     “真特么成了畜生了,尼玛,糊里糊涂的就把自己老师给睡了,这尼玛要是传出去,往后我在这县城怎么混?”

     沈浩暗自责骂着自己,开始洗脸,然后脑海之中不断的盘算着怎么去处理这破事情,可想了很久,脑海之中压根就没有个成型的方式方法。

     镜子里的自己依旧是那么的帅气,可是沈浩忽然有些讨厌自己的这张脸啊。

     魏婷是一个好老师,可是命运仿似对她是过不去的,开着的玩笑会让她彻底的崩溃,恐怕这一次的事情之后,魏婷那特别脆弱的神经系统将会彻底的崩塌。

     没敢停留,急忙来到了高中所在的学校,在门口被保安当下,沈浩也顾不得和这些凶残的保安去理论什么,直接说自己的来意。

     “魏老师在昨天就已经辞职了,今天早晨来的时候收拾了东西,刚离开不久。”

     果不其然,沈浩得到的消息确定了魏婷的行踪,这女人已经彻底的选择了离开这个县城。

     可是她又能去哪里呢?她生在这座城市,成长在这个城市,最后工作于这个城市,可终究……

     沈浩甚至没有想明白,就算此刻找到了魏婷,又能如何?

     拿出了手机,按照昨天发了短信的号码拨打了过去,显示已经处于关机状态了,从此之后,魏婷恐怕是不会在和他有任何的联系了。

     或许啊,自己是她生命中的过客,或许啊,昨晚也只不过是一时的冲动,犯下了错误的一种报复吧。

     那位师公,到底是何须人也呢?沈浩明着暗里的也进行了一番了解,最后联系上了张老师和物理老师,两位对魏婷的忽然辞职也表现的很不了解。

     沈浩如实相告,道:“昨天,魏老师和她老公离婚了。”

     “这怎么可能?离婚?沈浩你没和我们开玩笑吧?”

     “对啊,一个看上去比较木纳的人,而且……”

     沈浩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情,其中可能尚且还有隐情,沈浩在没得到魏婷的允许之下,终究选择了沉默。

     “这真是造孽啊,难怪魏老师这几天表现的就很不正常,整日魂不守舍的,感情是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哎……无论是同事,还是说朋友,这都有些说不过去,不过话说回来,离婚总有个理由吧?”张老师比较直接,道出了其中的问题。

     “这还有个屁的理由,你别看那男人道貌岸然的,要是真坏起来,估计能坏到骨子里去,魏老师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凡事都能忍能让,对待那男人也是没的说的,我就看他肯定是后面有人了,不然怎么可能会说离就离了呢。”

     “我估计还没那么简单,要是有人了,按照魏老师的性格,还是能包容的,最起码还是会给那男人一定的改过自行的机会,可是……”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也能抓到问题的一些实质性的东西来,现在是少了魏老师的解释,可以说无论说什么,都是在凭空猜测,这距离事实到底有多远,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沈浩是知情人,可不能说,最后只是叹了一口气,道:“这事情变化,可真够快的,前几天坐在一起喝酒呢,今日个却成了陌路人。”

     “话到不是这么说的,我想魏老师无论去了哪里,毕竟朋友就是朋友,那一天她想开了,说不上就和我们联系了,至于有些事情,恐怕你我是很难帮上忙的,不过沈浩啊,如今看你样子还是不错的,往后要是能遇到魏老师的话,还是尽量帮一帮吧。”

     地理老师也是一阵叹息,对着沈浩也是一阵吩咐,这一点其实是他们多心了,沈浩尚且还想找到魏婷,昨晚的事情,到底怎么个说法?

     沈浩总感觉心里像是丢了一样什么,可是想要用言语来描述,又找不到到底是什么,一时之间感觉也空着呢。

     没有办法的沈浩也只能就此放弃了,这事情短时间之内也是没有办法的,或者说现在找到了魏婷,又能说什么,或者做什么?给她个家庭,幸福?

     这纯属扯淡,别的不说,魏婷能不能答应都是一个未知之数,毕竟人家刚离婚,就和沈浩搅合在了一起,是个人都会有些闲言碎语的,沈浩脸皮厚,可是魏婷往后怎么做?

     无奈之余沈浩和两位老师留下了联系方式,并且告诉了对方,只要魏婷有所联系,那么大家通过气吧,最起码不能帮,至少她还过得好。

     和两位老师分别之后沈浩的内心多少有些失落,可这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了多大的回旋之地,有些事情还必须要去处理,等到了琉璃,在去追查魏婷的下落吧。

     难免的想到了胖子,这怂货要是在,只要魏婷使用了身份证,估计她走到天涯海角,都能找到人的。

     县城里依旧是那样,不会因为发生什么事情而影响到县城的轻松的繁华,白天的人是很少的,大家都要工作,也只有傍晚的时候,才会有路人。

     沈浩漫不经心的走在了大街上,这一代他太熟悉了,就算是闭上眼睛,也能记清楚那边是那边,哪里买啥买东西。

     不知不觉得就走到了金老六的地盘上,沈浩这才抬起头来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最后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夜场在白天是不对外开放的,一些服务员们在打扫卫生,这些年轻人们大部分都没啥精神,代表着昨晚压根都没睡醒,沈浩也知道,酒吧KTV的都是这幅德行,整日里都是两点一线之间的生活,单调乏味,工资还不高,只是年轻人们社会经验不足,在这里作为转折点。

     陈坤是这个场子的大堂经理,平日里也不常在,今天恰巧来这里清点账目,对着服务员们说着什么。

     “先生,我们还没有到营业的时候。”

     沈浩出现,引起了服务员的注意,客气的将他拦了下来,沈浩苦笑了一声,心情有些不高的对服务员说道:“我找他。”

     他指的是陈坤的方向,那服务员愣了一下,还是勉为其难的给沈浩让开了路。

     沈浩并没有打扰陈坤在给员工们开会,等他所有的事情办完,这才看到了坐在这边的沈浩,愣了一下之后走了过来。

     “耗子,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陈坤微微的一笑,招呼了一下服务员,意思是上点果盘。

     沈浩摆手阻止,道:“有清水的话来一杯,酒就免了,昨晚宿醉,今天头还有些疼。”

     陈坤点了点头,服务员去了。

     “六哥这边已经行动了,乌老大已经离开了县城,跑去了京城,警方开始通缉他,不过你放心,既然六哥答应了你的意思,那么我想……”

     沈浩点了点头,道:“这事情还的麻烦六哥,乌老大存在这里,就是一个祸害,我过几天就要离开金城,回琉璃了,不过今天来找你,不是全然为了乌老大的事情。”

     “哦?”

     沈浩将自己那位师公的事情说了出来,希望通过金老六的人可以调查一下。

     “是这样啊,这个人我们是知道的,在政府办事,是个科员,不过在我这里可有些不良记录,和一个主任的女儿牵扯的不清不楚的,怎么,他得罪你了?”

     沈浩闻言内心咯噔了一声,没想到表面上最为本分的人,做起事情来可是最为的让人感觉蛋疼啊,看来他也是一个不安分的主。

     “得罪倒是没有,只是他之前的老婆,是我高中时的老师,两个人离婚了。”

     陈坤是一个明白人,一看沈浩这幅表情,心里了然,点头道:“行,这事情我了解,我们会经历的帮忙下点损招,让他付出代价。”

     具体怎么做,沈浩不问不管,既然陈坤都这么说,自然心里有数。在县城盘踞了数十年的灰色势力,固然已经漂白,可是呢错综复杂的势力必然有着它赖以生存的一些东西来,手眼通天,在各方面都是有关系的。

     甭说一个小小的科员,恐怕现在连县长都会给金老六一些面子的。

     沈浩这时候是没地方可去,所以就乱转一圈,在陈坤这里折腾了半个下午,两个人倒是聊着聊着聊到了一起。

     陈坤算是一个有义气的人,沈浩又是当地土生土长的人,提到了一些当初比较出名的混子,这话匣子也就打开了,絮絮叨叨的聊了很久,才知道现在大部分的混子,要么都退了,娶妻生子,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去了,或许有些人犯了大事,都跑路,还有一部分在严打之下被抓了起来,来了个大清算。

     “六哥撑的也不容易,几年前还有些日子可过,兄弟们都跟着有吃有喝,又有妞,日子过得自在,可这如今啊,就没那么舒服了,各种的限制倒是让我们安分了下来,这钱啊,也来的慢了一些。”

     “坤哥啊,这话你就说的不对了,纵然限制赚钱没以前快,可现在这每一分钱,都是靠着你们辛苦劳动得来的,日子比不上以前大手大脚,但至少能花的心里面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