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98.第698章 ,想明白为止
    乌老大落网的事情谈不上大事,相比前几年在金城发生的事情,他是上不了台面的。

     小打小闹的流氓,一个做鸡鸣狗盗的小偷,确切的说压根连一点涟漪都不会产生。相反,在关于王铁生的事情上显得比较麻烦,有了检方的介入,有些问题必须要重头查起来,讲究的证据是全方位的。

     这些都不是沈浩所需要关心的事情,这其中的门门道道多了去了,至于最后的结局,沈浩也没必要去关心。

     沈峰尚且还被关着,等待着尘埃落定之后才能放出来。这也是沈浩要求的,确切的说沈浩尚且还不相信沈峰能那么老实的改过自新,只有把他给继续打压打压,在哪里想清楚了再说。

     对此二叔和二婶子也没有再表示什么,毕竟沈峰在某些事情上的确已经犯了禁忌,绝对不能过分的要求沈浩做什么。

     回到家中的时候发现了两个人,是好些年都不曾见到的三叔和三婶,纵然这也是亲的,可是沈浩对他们可是很有意见,进门的时候连招呼都不打。

     三婶子四十岁个人,打扮的是花枝招展,很是时髦,正在那边和颜瞳说着一些事情,三叔和沈老爹在沙发上抽着烟,见沈浩进来,三叔给沈浩热情的打着招呼。

     伸手不打笑脸人,就算沈浩心里多么的不待见两口子,这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微微一笑说了一声:“三叔你来了!”

     随即招呼了一声沈婷就要往外走,沈老爹却叫住了他,低声问道:“事情解决清楚了?”

     “差不多了,只是有些支端末节的需要处理,这需要点时间,我也没忙着把沈峰给接出来,你是知道的,我现在也很怀疑那家伙出来依旧是我行我素,到时候……”

     “哎……俗语说吃一堑长一智,这娃都不知道撞了什么邪了,怎么着就没个整形呢。”

     沈浩道:“还不是给惯得,这往后你们可要操心了,要是管不好,一旦真要哪方面的苗头,估计是变本加厉的,到时候进去,我也真没办法了。”

     沈老爹一阵沉默,理是这么个理,说来容易做来难,娃是自家的娃,可毕竟不是亲生的,怎么管?

     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要是折腾起来,肯定是没完没了的。

     “这事情过些日子再说,今日你三叔和三婶子来了,你也就别出去,晚上家人在一起吃个饭,到时候再说吧。”沈老爹吩咐道。

     沈浩只能点点头,沈婷跟着沈浩走了出去,沈浩问道:“三叔怎么来了?不是前几年扬言要和我们断绝关系么?”

     “我那知道,这一次来还提着东西来,你以为他真有那么大的能耐?说和我们彻底翻脸就翻脸了?”

     沈婷和沈浩一个样,对于三叔两口子都不待见。这事情还得从沈浩上高中的时候说起,那时候村子里修路,占了老爷子的地,就给了点补助,沈老爹和二叔就商量着老爷子是彻底的丧失了劳动能力,就把这钱留给老人了。

     原本这也是情理当中的事情,二叔虽然有些为难,最终也同意了,可是三叔不知从哪里得来的风,当夜匆匆从金城赶来,两口子就是一阵大闹,为了万把块钱,差点没动手打沈老爹,沈浩在县城读书,听了这话没差点给气死。

     好在最后老爷子把钱给全部拿了出来,给了三叔两口子,这两口子还蹬鼻子上脸,要求分家什么的,结果最后闹的厉害了,村委会的人出面说了他们一顿,最后在法律的角度上,他也有赡养老人的义务。

     事情固然是卸了下来,可终究是让长辈之间有了疙瘩,三叔两口子出门打工,自此几年里都是不相往来的。

     这多少有些尴尬,可沈浩依旧不待见他们的是那副不孝的嘴脸,尤其是三婶子,今日个虽然拉着颜瞳说这话,可是一身珠光宝气的,特么那是来显摆的。

     沈浩也懒得和这俗人一般见识,就出来了。

     “迟不来早不来的,这时候跑来,我总感觉心里安生。”沈浩摸着鼻子有些郁闷。

     沈婷也是哼了一声,道:“我也搞不清楚三叔是咋想的,听了三婶子的话,家里的爹不认了,倒是把丈母娘丈人爹亲的不是一般,前两年三叔不是在外包工赚了钱么,二话不说,拿出两万块钱孝敬了丈人爹了。”

     “钱是人家赚的,爱给谁给谁,这和咱们没关系,他孝不孝,那是三叔自己的事情,都几十岁的人了,要是连这点都想不通,我们在这里说有个锤子用。”

     沈浩都懒得扯皮,亲人之间到了这个关口,还真有些无奈,可是大小折腾出来的一些事情,已经根深蒂固的种在了脑海,想要改变他两口子在沈浩的印象,估计是不可能的。

     “我就是看不惯了说说,反正他那点钱我也看不上,前几年老爷子不是手术么,需要钱来交医药费,老爹也是舍不得那三分钱的利息,没去取钱,就给三叔打了个电话,你猜猜他们是咋说的?”沈婷气不打一处来,开始挖根了。

     沈浩郁闷的看了一眼,知道没好话。

     “三叔倒好,直接说了一声没钱,三婶子就毒了,说老爷子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难不成家里的人都死绝了,当初老爷子有啥好东西先想到你们,难道这时候就想起有这么一个儿子?钱,有!就是不给你们,人家倒是要看看,没了老三,你们两个就看着老爷子死。”沈婷越说越是恼火,道:“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不?当时我气坏了,真有点想把你给的首饰给卖掉,然后给老爷子付医药费。”

     “算了算了,咱都知道老爷子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家里和睦点,可貌似……”

     “得,反正你这几年都不在家,眼不见心不烦,我是看着蛋疼,懒得理了,家里也不缺那两块三毛钱,他两爱干嘛干嘛去,现在拉着颜瞳嫂子在哪里吹啊吹的,貌似是乡巴佬没见过好东西一样,我看看她等会怎么圆场。”沈婷有些幸灾乐祸了。

     沈浩翻了翻白眼,说了一声:“你有蛋可疼么?”

     “老哥,你是不是和我亲的?”沈婷一听这话眼红,这蛋疼的词汇还是从龙七嘴里学来的。

     沈婷刚才可是听的清清楚楚的,自己三婶貌似真的是来显摆的,金的银的,玉德翡翠的,反正是说着什么值钱就往出来拿,一副我很有钱的架势,看着沈婷都很想笑。

     真的假的她不知道,也没那个眼里,反正自己一件百万的收拾都玩腻歪了,随手都送给了嫂子们,就你那几百块钱,几千块钱的也好意思给一个国际大明星面前显摆?这不是丢人么?

     要是你知道,人家颜瞳送给这位嫂子的东西能值五百万,估摸着你就不吹了,沈浩从外面整来的好东西一堆一堆的,不是老鬼说不要再关键时刻拿出去换钱花,沈婷早就拿出去卖了,那玩意,放着都感觉有些垃圾。

     反正她就是个土生土长的村里姑娘,用不着,而且天生丽质,需要去化妆?

     两个人再一次的回到屋子里的时候,老爷子也被请进来了,三婶子依旧是那副德行,爱理不理的,说话阴阳怪气的,给人的感觉就不咋爽。

     “大小子啊,这一次回来,走不走了?”三叔抬着胖乎乎的脸,忽然问话了。

     沈浩倒是愣了一下,道:“走,准备过几天就走。”

     “哦,这倒是有些可惜了,现在三叔我在外面有一些工程,本想着你不走过来帮我一把,哎……”

     沈浩用屁股想,都知道这是嘴上的说辞,就你两口子爱财如命的架势,到嘴边的肉分给别人吃?要是真有那么好,沈峰今天也不至于是现在这幅德行。

     沈老爹急忙说道:“爸,您现在身体不好,有没有想过,跟着沈浩去琉璃?”

     沈浩来此的目的沈老爹能猜到一二,可是这事情被老人一直是避而不谈,导致一些问题随即也就有些耽搁,今日个沈浩倒是挺意外的,还是老爹自己先提出来的。

     老爷子微微的笑了一笑,道:“大小子出息了,我还是很高兴,不管怎么说,我们沈家能出个像样的人,就是给我们长脸,但我也老了,这要是年轻十来岁啊,还真想去外面看看。”

     这意思是不想去了,沈浩有些担忧了。

     三叔的表情是变了一变,刚才大哥忽然打岔,就是不想让自己说了。

     “爷爷,您这话虽然说的没错,我这一次过来,先是来打个底,我知道让您跟着我去,肯定你是不乐意的,可我想着这一次沈峰的事情解决了,就全部过去吧,这一大家子在一起,大家都好些,彼此有个照应。”

     如果老爷子不离开,估计老爹就别想了,这为人子女的,就是这幅德行,做儿子的上面有老子,做老子的,上面还有老爹,你想尽孝,你老爹也想。

     “哎,大小子啊,你这事情其实我这两天也有想法,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得说,你想让你二叔一家子都过去,那也是好的,可是这农村里的土地啊就黄了,到时候……”

     故土难离,老人显然是很矛盾的,这倒是让沈浩感觉有些纠结,不过这个话题提起来了,难得家里的人都在,就做个商量,今天争取能把老爷子给争取过去,到时候老爹和老妈的事情上就好说了。

     沈浩多年不曾回家,这有些事情感觉就少了,自己在外面拼了这么多年,该享受的,还是要让父母也要享受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