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94.第694章 ,酒醉就容易犯错
    沉默的气氛让人很不舒服,或者说沈浩想来安慰都不知道怎么去安慰。

     魏婷又不是那种没有经历过事情的小孩子,不过两大失败的感情对于她而言恐怕是心力交瘁了,尤其是这次打击的太大了,恐怕从此是一蹶不振。

     沈浩内心之中多少有些不忍,还记得当初刚进教室门的时候,看到那位陌生而漂亮的班主任站在门口,青春萌动的沈浩一下子惊为天人啊,当年的黄毛丫头吴瑶,那都不能相提并论。

     这不当年就干了一件特别龌龊无耻的事情么,跑去人家单身教师的宿舍楼上把人家的内衣给偷了,最为无奈的是还被人家给抓了。

     不过YY就是YY压根就不能往实际行动上说,当初沈浩承担了后果,被人给嘲笑了好久好久,脸皮子,也就是那个时候给锻炼了出来。

     此一时,彼一时,这时候的魏婷,和以前给沈浩的感觉,那就不是一样的了。

     有些人,有些事情,永远存在在过去,就算怎么着,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毕竟,人也都有个成长的过程。

     凌晨三点的时候风更大了些,这西北属于西伯利亚气候,风忽大忽小的,冷热交替之下是很容易让人感冒的,沈浩提议道:“魏老师,先找个地方住下吧,别在这里吹风了,到时候生病了,估计也很难捱。”

     “这……”魏婷倒是感觉这里待着也不是个事情,可现在是有家不能回,各种的犯愁。

     最后沈浩提议,还是究竟原则,去酒店入住吧,好在魏婷身份证什么的都带着,也不用烦难,开了两间房,沈浩就要倒头就睡。

     心里面是挺担心魏婷的,将她一个人丢在房子里,这老师要是想不开做出傻事来,那就不好玩了。不过想想,魏婷好歹也是大风大浪里走了一圈的人了,要是干傻事,也不至于到了现在,随即就倒头便睡。

     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砸门,沈浩微微的皱眉,很不情愿的起来过去开了门,就发现魏婷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一捆啤酒。

     “睡不着,也喝不动了,可是清醒的又太快,来吧沈浩,陪我再喝一些。”

     沈浩看她这样子,眉头微微的一皱,道:“你那来的酒?”

     都到了下半夜了,外面的小卖部早就关了个干净,能买到酒,那才叫个怪事,不会是魏婷心血来潮,直接去外面砸开了小卖部吧?

     “这酒店那叫酒店,说穿了就是给那帮学生们开的出租房,楼下就有二十时小时便利店,很容易买到。”魏婷随口回答了一句,人已经挤进来了,随手将一捆啤酒放在了地上,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烟扔给了沈浩。

     还别说,魏婷考虑的很周到,出手也够大方,还是中华……

     熟练的打开几瓶酒,随手放在了桌子上,道:“今天没酒杯,就直接用瓶子了。”

     说完自顾自的开始喝,沈浩这才皱着眉头关上了门,走了过去,随手拿起一瓶来,喝了两口。

     一言不发,人家魏婷咕咚咕咚的猛灌了一瓶,瞪了沈浩一眼,道:“陪我喝酒,那就拿出点成心来,别我喝醉了,你还好端端的。”

     沈浩还能说什么,也就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沈浩的酒量实在不怎么好,三五瓶下肚,感觉眼前就已经冒金星了。

     魏婷喝的也是双颊酡红,话也多了起来,说起了一些沈浩当年做的坏事,直接是什么能恶心到沈浩,就说什么。

     “咱能不能不提这一茬,我现在感觉当初做你的学生,是多么悲剧的一件事情。”沈浩无奈的翻着白眼。

     “哟呵,我说沈浩你现在知道装正人君子了?我就问问你,当初你扑倒吴瑶,在操场里打啵的时候怎么就不说这个?当初你跑来偷我内衣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起来呢?这时候你给我装,难道我还不知道你这人?”

     “哼,当年那是因为你长得漂亮。”沈浩也是喝的舌头都有些大,说起话来也就不知道什么叫个轻重。

     “那你的意思是我现在是老了,不漂亮了?”

     就算沈浩饶是喝醉了,也感觉自己说错话了,当下嘿嘿尴尬的讪笑了一声,道:“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长大了,貌似审美观念改变了。”

     “你行啊沈浩,想当年你就是身边拉着一个,脑海里暗恋一个,怎么着,是喜欢姐姐类型的?”

     沈浩翻了翻白眼,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道:“那又怎么着?我脑海里YY了,你能咋地?我当初就那么龌龊了,你又能怎么滴?”

     “哈,小年轻就是小年轻,这一下倒是表露了心思了,不过实话告诉你,老师我虽然是上了年纪,可还是貌美如初,相比而言,还是魅力不减的,也只有那些没眼光的男人看不上了而已。”

     说到这个,就想起了不幸的婚姻,就开始落泪了,沈浩有些慌了手脚的急忙擦掉,道:“行了行了,咱是的承认,你依旧是貌美如花,你这年纪段上,不化妆都能达到这个层次,上苍对你不薄了,这你哭哭滴滴的像个花猫一样,这老起来是很快的。”

     说了一些曾经的事情,难免这心里的距离就拉短了一些,加上沈浩固然不会安慰人,可用实际行动让人感觉暖心,这距离就更紧了。

     难免的两个人之间有些肢体上的碰撞,不过此时两个人都喝的醉汹汹的,压根也没有注意到这些支端末节。

     就这样两个人喝着说着,有时候笑着,有时候魏婷哭着。

     “嘿,现在老师我给你个机会,要不,今晚和老师一起睡。”

     “什么?”沈浩闻言愣了一下,感觉脑袋猛然间就炸了。

     “怎么着,这话还要我说第二遍?我说沈浩,你不会在外面咣当了两年,如今这胆子也没有了?反正我就这样了,这辈子我也感觉没啥意思,对你们男人也算是看的透彻,这往后的一些年啊,就当是给自己活着。”

     “什么我胆量没了,这貌似没什么关系吧?”

     “少废话,我尚且还没后悔,替你完成高中时代的夙愿,放心,我也没啥意图,往后也没心思去打扰你的生活。”

     沈浩感觉蛋疼,人家魏婷啤酒喝了个干净,感情是没事找事干啊?

     还容不得你沈浩在拖三带四的,人家魏婷就把外衣给脱了。

     里面基本上是一件半透明的T恤,压根就遮掩不住里面多少的东西来,对于某个部位,沈浩可是龌龊了好多年的,不然怎么可能跑去偷内衣?

     如今人家连所有的都给你放在眼前来着,沈浩有些吃惊了,尼玛,比想象中还要大。

     这外套拿掉,沈浩目瞪口呆,魏婷的眼神之中就显得火热了,或许她现在也是打定了主意,就当是堕落一次算了。

     就这样来到了沈浩的面前,不容沈浩做出什么特别的动作来,人家就拉开了沈浩的裤子。

     在沈浩毫无防备之际,人家就乘虚而入了,不过伴随着人家魏婷的一些声音,沈浩一个机灵差点就没那个啥。

     别的不说,人家魏婷作为一个过来的女性,各方面的技术绝对到位,也不需要问你什么,一双大眼睛注视着自己,随即就在哪里不断的努力着。

     沈浩自问也是花丛之中的老手了,可是这一个差点没忍住,就……

     她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到位,眼神之中的迷离很快也就进入了状态,沈浩也是被一些感觉给左右了。

     心里暗自告诫着这事情不好,可是架不住身体此刻的背叛啊,等到沈浩感觉有些不对的时候,发现有两个白花花的山峰已经被释放了出来,不断的和自己的身体摩擦了起来。

     这感觉……还得承认,魏婷的哪里的确有着傲人的资本,虽然那个很无耻的做个对比,赶不上梁秋霜那么的大,可适中之际,还韧性十足。

     这少妇的资本是浑厚的,至少沈浩顿时就感觉有些不能自己了。

     所有的一切发生的突兀,导致连一点征兆都没有,沈浩也算是见识到了这位美女老师的另外一面。

     就像当年一样,身材压根就没有走样,尚且是更加的丰满了,虽然有些地方的肉微微的有些松弛,但总体而言,她依旧还是很美的。

     沈浩不知道这一夜到底是怎么疯狂的,他只是被动的去享受了,魏婷各种花样百出,疯狂的不能自己,直到最后,就这样沉沉的睡去。

     沈浩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感觉脑袋发炸,这是宿醉的表现,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解决,迷迷糊糊的这才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猛然间回头看了另一边。

     哪里还有人,魏婷早就离开了。

     郁闷的拍了一下脑袋,暗骂了一声自己也够禽兽的,不过想来自己的内心深处也是一阵悸动,毕竟……有很多的事情在记忆里留下了一些刻痕,昨晚的一切,仿似是在圆满了一些过去一样。

     不疾不徐的穿上了衣服,沈浩这才注意到床头柜那边留着一张纸,沈浩拿起一看,是一行娟秀的笔迹:

     “沈浩,忘记昨晚,忘记我这么一个人,我走了!”

     很简单,可是我走了那三个字写的特别的潦草,仿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让沈浩的手微微的一抖,他感觉,这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和魏婷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