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92.第692章 ,拘礼抗争
    局长一听这话,内心咯噔了一声,暗道这王铁生怎么回事啊?在这个时候让沈浩难看,不就是在找事么。

     急忙喝止,王铁生今天也是豁出去了,要是被沈浩今天率先发难的话,自己的日子肯定很难过。

     当下说道:“局长,这里不是说话的滴,虽然咱们都得到了市局的通知,可并没有明着的东西指明我们要干什么,难不成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就可以对着我们公安局的人指手画脚的么?”

     局长一听这话,脸色都有些黑了,这尼玛还需要人家给你个公文?

     羞不知道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或者是被驴给踢了,人家摆明了不想把这事情给闹大,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了就过了,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的,可是你这要是真难为了人家,今日个吃亏的肯定是你。

     你也不想想,一个可以让市局的人撑腰,那是没有一点身份和背景的么?

     你有多大的本事难道局长还不知道?要是你后面有人,现在坐在局长这个位子上的,恐怕不是自己了,你胳膊大腿的都特么硬,可是你这是和谁掰腕子?

     沈浩微微的一笑,道:“那就走吧,咱们出去说。”

     说完之后沈浩率先走了出去,今日个还真要和你王铁生稍微的碰碰,看看你丫到底怎么和自己玩,沈浩做事,向来是怕别人和自己讲道理,不怕别人和自己不讲道理。

     既然你在没道理之中和自己讲道理,那不就是找事的不讲道理么?

     到了外面,沈浩很随意的一坐,对局长说了一声请坐之后,对上了王铁生,道:“王副队长啊,看来你今天是要和我讲讲这法律了是不,可以,咱先说说看,我到底是做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了?”

     “你?”王铁生一愣,随即想到沈浩的车还在自己的手里呢。

     “想起来了?那好,我就问一句,你有什么资格扣押我的车呢?感情这警察局现在连交警队的事情都敢管啊?再说我也有驾照的,那车也不是黑车,貌似没有啥理由啊。”沈浩冷冷的注视着王铁生,问道。

     王铁生暗道一声糟糕,自己扣押沈浩的车,就是来个下马威,就是希望这犊子别在闹了,现在倒好,这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是罪证,现在还是赃物,当取证完毕之后,会还给你。”

     沈浩哼了一声,道:“第二件事情啊,就是我可是知道这一次的主使人是叫一个乌老大的人,不知道你抓住了乌老大么?”

     “胡闹,难道谁有罪还是你说了算。”

     “啪!”沈浩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冷冷的盯着王队长。

     这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有些紧张了,沈浩这架势连局长都有些吼不住了,更别说你一个小小的副队长。

     “你糊弄鬼呢?你当我是三岁白痴,还是五岁的孩童?”沈浩冷声问道:“我土生土长在这个土地上将近二十年,不知道你王铁生是干什么的?或者说不知道他乌老大的为人?你和我要讲证据是吧?要不要我把村子里的村民们都给你请来,再问问口供?”

     “你……”

     “王铁生,别给你脸不要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乌老大之间的那些勾当,那些所谓的团体,不就是分赃的时候有你一份么?”

     “你血口喷人。”

     “哟呵,你王副队可能在这县城里横着走惯了,是不是感觉我这种人活该被你欺负是吧?怎么着,你是看上我那辆车了?可以,你出去卖一下试试看,你看看那个人能出得起那个价格,或者说那个人敢立刻买走。”

     沈浩耻笑了一声,道:“亏你还是个混了好几年的人了,你以为人家堂堂大奔的老总,开的是市面上的大路货?实话告诉你,这车全世界就这么一台,你只要敢开出去,甭说你的后台罩不住你,恐怕就算是某个领导人也罩不住,小心引起国际纠纷。”

     沈浩是把事情给说严重了,可德文家的东西别人敢乱动?

     这个世界上的一些出了名的灰色势力,都和人家德文家族或多或少的有染,几百年矗立在英伦金字塔尖端的家族,所积攒下来的不仅仅只有金钱,无论是当国的政治经济,还有文化,以及各方面的势力,恐怕都有所染指。

     这就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当初沈浩为了这破事情可没少吃苦头,你一个小小的警察和人家德文家族过不去,你不是找死么?

     王铁生的嘴唇哆嗦了一下,那车已经鉴定过了,压根就没有任何的价格可言,他是有些怀疑,可今天从沈浩的嘴里得到了答案,内心直接凉了半截。

     可现在低头?

     “怎么着,还要和我局事论事是吧?可以,别说我不知道你们屈打成招的本事,当初这里我不是没来过,你王副队长那时候还是刑警队员,还不敢放个屁呢,你们的队长才是你们的副队,怎么着,要不和我理论理论?”

     看着沈浩的咄咄逼人,王铁生硬是没说出一句话来,这还怎么说?

     “王铁生,老子不是来和你找麻烦的,而是你自找麻烦,既然你已经通知了乌老大跑路,今日个我抓到人,这事情就这么过了,要是抓不到,你就看着办。”

     恐怕自己进门的时候,王铁生已经暗中通知了乌老大了,这事情一旦被市局的人搀和进来,那就肯定兜不住了,他倒是个明白人,也自然知道要是乌老大被抓,他自己也绝对会被牵连进来。

     与其坐以待毙,就不如放手一搏,可是沈浩这些话能把他给逼上绝路,貌似人家的来头的确很大。

     “你们栽赃嫁祸的那点破事我也不想理会,这个县城也不是我家的地盘,我也懒得和你去纠结,可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王铁生,今日个你犯到我头上来了,而且你不是想要在我这里要个身份么?可我还是希望你别知道的好,一旦我亮明了身份,那么代表着,你必须下课。”

     沈浩那冷漠的眼神注意着王铁生,看的对方是额头青筋暴起,此时脑袋的确有些不够用了,心里明明知道这要是继续和沈浩硬钢下去,估摸着肯定会占不到任何的便宜,可事已至此,他的确不敢贸然相信沈浩的话。

     要是承认了自己真那么做了,这不就是将自己的命运和前程都要交给沈浩来决定么?

     这一刻他也是暗自有些后悔,就应该从那豪车上面看出一些门道,当初就不应该帮乌老大,别拿那些钱。

     沈浩没有继续再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等候着他的表态了。

     局长听的是有些目瞪口呆,大奔集团的老总,这说出来感觉有些唬人,不过这王铁生今日个貌似真做的有些过了。

     急忙打着圆场,道:“沈先生,我们已经开始行动,我不认为那乌老大能飞上天去,违法乱纪必然要深究,等到人赃并获的时候,那将是给你个交代的时刻。”

     沈浩要是信了这话,还不如找一块豆腐给撞死,你们办事的那点规矩不就是能搪塞就搪塞,能忽悠就忽悠,要是真能办成一件事情,那天下就没什么灰色势力存在。

     不过既然局长都这么说了,这面子还是要给的,本来以为这一次的事情差不多了,沈峰吃尽了苦头之后会老实一点,可没想到这犊子不但不反省自己,还把所有的恨意转嫁在了自己身上。

     看来他还对自己能出来是抱有希望的,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沈浩这一次是要把沈峰要往绝路上逼,人就这样,要么在绝路上反省,要么在绝路上绝望。

     不用猜了,沈峰肯定会绝望,到了那个时候,沈浩放一点点的好处,他沈峰也是感恩戴德的。

     人么,不就是这样?给脸不要脸,当没脸的时候,就怀念之前的事情了。

     “局长,今天我把话说这个份上,也不是来找茬的,之前我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希望贵局在这一次的事情上别打折扣,能还我乡民一个宁静的生活,沈某人在此感激不尽,当然,如果真要出现什么漏子,那到时候沈某人会亲自出手解决,不妨让王副队长看看我的真实身份。”

     沈浩是把自己给折腾的狗神秘,借助了一个子虚乌有的身份给你们唱了一出,他就不信了,这么多厉害关节摆在他们的面前,还容你们能继续讨价还价。

     只要能把乌老大这部分人给打掉,那么金老六自然会行动的,到时候占据了他所有的资产场子,就算你乌老大等候出来之后东山再起,或者说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回来,也只有乖乖做良好市民的命运了。

     坏人还需要坏人来磨,沈浩可没工夫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你一个混子身上,这些日子内心还计较着怎么才能说服父母跟自己走呢。

     不过貌似沈婷反馈过来的信息而言,这事情还真有些难办啊。

     故土难离,老人年纪大了,而且老爷子还活着,做子女的肯定是不会离开,可要是也让老爷子离开,那充数扯淡,落叶归根,按照老爷子所说的,自己还有几年好活?大城市里虽好,但那终究不是自己的根,加上人身地不熟的,抬头望去都不认识的人,整日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迟早会被憋死的。

     事情纵然很麻烦,沈浩还的想办法去忽悠家里的人,这父母不在身边,总感觉还是缺了点什么的,聚少离多的日子也过够了,再加上沈老爹上了年纪,身边没人照顾,身体出个情况,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