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96.第696章 ,一把鼻涕一把泪
    陈坤感觉沈浩这话没错,虽然现在的日子单调了一些,没了那时候的热血冲脑,一事不对就提着家伙事儿和对方对着干,这头破血流的事情多了,心里多少就麻木了。

     要知道这社会可不是你想怎么就怎着,做多了,总有人给你记着账呢,等到秋后,那可是大清算的时候,小打小闹的关几天,要是做的坏事多了,估计连脑袋都长不住,现在大家都没多少的花花肠子,大部分的心思还都放在了赚钱上。

     这几年下来啊,日子不能在大手大脚的花钱,没有了那些花天酒地的生活,反而平稳的踏实。

     两个人的情绪有些共鸣,沈浩也是哈哈一阵大笑,道:“坤哥看来受益良多啊,今日个能和你坐在一起喝酒,也是我少年时代很想的事情。”

     两个人具有年龄差距,按照辈分而言,人家可是高沈浩一个辈分的,人家混社会的时候,你沈浩还小打小闹的。

     “也是啊,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这些人是被扑到了沙滩上,你小子不错,看你现在这幅荣辱不惊的架势,估摸着这些年干了大事,还别说,当初那一帮屁学生里面,还数你有个性,要开干不含糊,要逃跑你断后,奶奶的,当初你和六哥的人对上都不怂,倒是让六哥也感觉有些意思。”

     沈浩嘿嘿一声干笑。

     “不过你们可真够胆大包天的,六哥那时候如日中天,你小子也敢和人家亮刀片,要不是六哥感觉你小子不错,真要是闹起来,你怎么和人家斗?”

     “哪里想那么多,脑袋掉了就是碗大一块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咱都是那个层面走过一遭的人,这混来混去的,不就是个义气占了先么。”

     “这话说的好,你现在说这话,证明你还有一帮能生死相依的兄弟,可是这要是你那个年纪说出来的,说不上我就一个耳廓子,义气,奶奶的算个锤子,这世道,有钱就是大爷,这人要是为了钱啊,双眼一红,心就黑了啊。”

     陈坤是不无感慨,有些叹息,金老六以前的人可比这多了,如今洗白了,当初共患难的兄弟,享富贵的也就那么几个人。

     严打的时候,有些人为了自保,可真是手段用的让人心寒,兄弟们一个个的被买了,最后呢,剩下的跑路的跑路,影星埋名的埋名,总而言之,有人还在这条道上混,只是走了歪路,沾了些不该碰的东西。

     “浪子回头金不换,坤哥,人的路都是自己走的,谁特么能管那么多?以前是按照六哥的凝聚力聚在一起的,你说这话我也承认,可是啊,六哥有你这样的兄弟,那也是他的福气。”

     聊了许久,果盘吃的差不多了,陈坤本想招呼服务员继续送一些过来,也就在这时候沈浩的电话响起来,一看是颜瞳打来的,急忙就接了起来。

     那头有些神色紧张,急忙说是二叔接到了沈峰的电话,这一次恐怕是要玩真的了,二叔两口子已经去了县城,见儿子一面要转看守所了。

     沈浩的眉头皱了一下,事情过了一夜,貌似变得还真有些味道了。

     “兄弟有事你就先去忙活,要有我帮忙的就说一声,咱们相见恨晚,不能在同一条道上混,但交个朋友,我想还是可以的。”

     “坤哥,这话说的在理,兄弟我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以前少了很多交集,往后要是遇到,自然请你一醉方休,到时候啊,咱们再谈。”

     “哈哈……”

     离开陈坤这里,沈浩就去了公安局了,由于昨天的事情,这县局的情况倒是泾渭分明,局长的意思当然是给沈浩面子,而王副队长貌似对沈浩颇有意见,对着沈峰就是一顿狠狠的拾掇。

     局长也没拦着,本来沈浩就是这个意思,可是今日个王铁生竟然要把沈峰送往看守所。

     这就是两个性质了,在这里羁押,是扰乱治安,修理你一顿,屁事没有就能放出来,一旦进入了看守所,那么问题就严重了,至少没有检察院的文书,估摸着你沈峰也就在哪里待着了。

     沈峰一听这话慌了,这闹归闹,牛逼归牛逼,可他也是清楚的,一旦被带走,那就是新账老账一起算,到时候面对的,肯定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叛逆个三五年,就不是个事情。

     急急忙忙的打电话求救于家里人,二叔和二婶真的慌了。

     可事到临头又有什么办法?一个农民,能有多大的能耐,能把一个人从大牢里捞出来?老两口一进这公安局的门,都不知道庙门往那边开,压根就不知道找谁说清呢。

     倒是王铁生先接待了老两口,态度异常的果断。

     沈浩进去的时候,二婶是哭哭滴滴的,不断的说着情,就差给跪下了。

     沈浩急忙一把拉住了二婶,道:“二婶子,你这是干什么?这事情不是说别让你插手的么?”

     “大小子,你可算来了,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沈峰真要是给判了……”

     “你先别急,有话好好说,这不是还没判么?”沈浩皱了皱眉头,道:“尘埃落定之前,就有回旋的余地,到时候我会想办法的。”

     二婶子还想说什么,王铁生反而不乐呵了,拍着桌子喝道:“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沈浩,你来了更好,既然你在这里,那么我就把话给你挑明了,沈峰犯了国法,那就交给法律制裁。”

     沈浩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这孙子昨日个被自己一番话给唬住了,今日倒是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忽然要和自己没完没了了?

     不需要知道为什么,既然要和自己玩,那么这事情就的顺着人家的意思来。

     “王副队长,你倒是好大的官威,怎么着,今日个你这是要让我这长辈给你下跪求情不是?”

     沈浩一换表情,那是凶神恶煞一样,眼睛一瞪,煞气腾腾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恶狼一样。

     “这里是公安局,不是菜市场。”

     “你少给我扯犊子,别以为你披着这一身的皮老子拿你没招,今日个实话告诉你,沈峰犯的事情你要是公事公办,老子没话可说,但是有一点你给我记好了,那么在你为难老子的时候,老子必然会用同等的手段对付你。”

     “大小子,你先被忙着冲动,王副队长,您也消消火,咱沈峰虽然混,但……”

     “这事情不是你说了算的,行了,你们三个可以走了,等候通知吧。”

     沈浩噗嗤一声笑了,还真笑的有些冷,这王铁生估摸着是乌老大还没落网,抱有希望,这事情已经闹到了市局,必然要有人出来把事情给全然挡下来,不然的话,只要乌老大落网,他也必受牵连,这思来想去的,最后就铤而走险了,非要把沈峰给拉下水。

     至于沈浩的确给他的压力很大,可是自己真的铁了心要这么办,你能怎么着?

     沈浩当下没有多说,看来这家伙非要和自己整到底了,当下拉着二婶子和二叔就出了门,直接找到了局长,沈浩也不废话,就是要见沈峰。

     如今的沈峰待遇不一样了,手铐和脚链都给带上,见面的时候不再是隔着铁栅栏,而是防弹玻璃。

     这家伙一看自己爹妈来了,一下子就大哭了起来,那个伤心的架势,还真不是一般的感染人啊。

     估计沈浩心智不坚,都能心软了。

     “二小子,你先别急,你大哥在这里,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整出去的。”二叔慌了手脚,他哪里来的办法,这事情自始至终都在求沈浩帮忙办呢。

     “二叔,你先别忙着应承,他犯的是国法,我也没招,今日个他沦落到这个地步,完全是咎由自取,就让他去坐是三五年,也该好好的磨磨那长不大的性子了,再说你现在这样也是闲的,就算我这一次把他给捞出来,不用几天,肯定会进去,难道我一天没事干,就天天为了捞他玩?”

     听着沈浩这话,沈峰愣了一下,一时之间脸上表情是各种的精彩,确切的说他想破口大骂,可是知道,今日个要是敢再骂,这进去是一定的,牢里的生活怎么样他还不知道,可是听出来的一些哥们说,进去了,那绝对是黑暗的。

     天天被人揍,没一点自由不说,一个不好就一个意外挂掉。

     那里面没有一点的人权可言,有的只有屈服,你不仅仅要屈服给那些看守,而且还要屈服给牢头,你做事稍有人家看不过眼的,那就是胖揍。

     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这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了下来,事到如今,还是害怕占据了上风,最终是没有骂出来。

     沈浩感觉差不多了,这摧残的战术基本上已经把沈峰给推上了绝路,虽然此时尚且还不低头,可是呢暗中已经有了悔意。

     沈浩要的就是这个,要是你后悔,别人能给你一个机会,那就是感恩戴德的,沈浩无需你来感激什么,但是要教会你怎么去做人。

     “大小子,你这是……”

     “二婶子,你看看他现在这样子,难道你认为他会悔改?”沈浩冷哼了一声,道:“对你们两口子,他祸害的还不够么?我就问你们一句,他出来依旧是那副德行,你们到时候怎么办?有这样的儿子,你们能怎么样?这进去是迟早的事情。”

     沈浩的态度很坚决,就是摆给你沈峰看的,咱们大腿扭胳膊,看谁拗得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