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03.第1003章 ,冥王出现
    <!--章节内容开始-->    凤十三的声音并没有阻止沈浩的脚步,他直接从屋顶跳了下去,吓得乌达微微的惊呼,连忙低头看去,之间沈浩抓住了一个排水管,急速的往下坠。

     “真是个疯子。”几十米高的楼,说跳就跳,可真把乌达给吓了一大跳,不过看着沈浩貌似已经有所准备,这才不会出现什么乱子。

     “疯了,真疯了。”凤十三也是一脸的焦急,转身就要跑,却被乌达一把拉住,道:“大姐头,我求你了,你别乱来行不,连这玩意都出来了,你说到底是这世界疯了,还是我们疯了。”

     “我们都疯了,可是他此去……”凤十三终究是一阵担忧,但还是很理智的站住了脚步。

     刚才的冲动让她没来由的恐慌,她压根就不是什么战斗人员,一旦卷入进去,绝对没有可能活着回来,只是她眼真真的看着沈浩下去,她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怎么想的。

     “大姐头……那万一到底是谁啥啊?”

     虽然说这个世界都疯了,可他知道凤十三绝对是知道那玩意的,不然脸色不会那么的难看。

     “僵尸,是真正的人造僵尸,沈浩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凤十三也没有再隐瞒,毕竟C13的忽然出现,对于她来说绝对是震撼。

     自打C13出现之后,所有的情报机构率先将要找出这个,以沈浩率领的暗杀组织,绝对要清除掉所有关于此方面研究的人。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玩意真出现了。

     “僵尸?真的啊!”

     “没错,是僵尸,你可以说是僵尸,但不是我们传说中的那种僵尸,这些玩意是人为创造出来的,简直就是一群疯子。”

     凤十三感觉冥王真够疯狂的,因为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反人道的。

     ……

     沈浩的速度基本上化成了闪电,所奔跑过的地方发出了沉重的声音。

     C13忽然的出现绝对是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么有,对于所要出现的东西他有过上千种考虑,但绝对没有想到冥王会胆大到将这玩意给放在公众的面前?

     出乎常理的玩意,绝对不能被世人所理解,而且还会引起更大的恐慌。

     再说他和冥王之间的那些恩怨,必须要解决,甚至他很想看看那神秘的面纱下,这个该死的冥王到底长什么样子。

     战场被分割得凄惨,以井上为首的黑龙会和年轻人为首的三合会杀红了眼,两个人对上,武士刀疯狂的舞动着,都恨不得将刀送进对方的胸膛,场中发生的一切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唯有惨绝人寰的叫声在耳畔响彻着。

     忽然听到耳旁传来一声快跑,这才让两个人的身形一阵,同时侧过脑袋看了一眼背后,远远的十几个体型非常大的人影往这边走来,他们的脚步不疾不徐,每一步走着都非常吃力,却都带有着一种异常的节奏。

     近了,引入眼帘的是一种介乎于一种死人般的苍白,已经睁得贼大,却透露着噬人的冰冷,井上注意到,他们的手都在滴血,但肯定那不是自己的鲜血,而是他们将自己手插入了别人的胸膛。

     满街的狼藉,和横七竖八的尸体证明了这里发生了一场大屠杀,侩子手自然不是己方的人,应该是出现的这几位神秘人。

     年轻人忽然大吼一声:“不对,他们是死人。”

     他清楚的看到,对方身上出现了一些伤口,然而并没有鲜血流出,甚至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他们的胸膛都没有半点的起伏,警觉之中想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

     “特码的,诈尸啊!”

     井上也意识到了不对,大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跑。

     他比谁都清楚,这船上的是什么东西。一旦出现,代表事情失控。活人是不可能和这群东西战斗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有多远跑多远。

     沈浩无声无息的潜伏进来,生死相向的两拨人早就逃的无影无踪,唯一留下的是一片凌乱和刺鼻的血腥味。他绕过了那十几个人的身体,像是狸猫般摸近了船,在船上有一个高大的人影笔直的站立在那里,欣赏着自己艺术般的杰作。

     他跳了上去,前方的人轻轻的“咦”了一声。缓缓的转过头来,看见沈浩后,表情也是微微一愣。

     沈浩带着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久违了,冥王,我以为你这辈子不会出现。”

     “呵呵!我当沈浩谁,原来是你啊!天启。”

     沈浩看不见他的表情,他带着一个很精致的面具,白色的,没有任何的其他颜色,只露出一双犀利的眼神。

     “是啊!我找了你很久,但很可惜每次都让你先走了一步,这是我无用?”沈浩若无其事的点了一只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将之吐了出来。透过浓浓的的烟雾,沈浩的眼睛一眨不眨。

     真有些如梦如幻的感觉,追查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他始终猜不透冥王是谁。就算是面对面的站着,给人的感觉也是如梦如幻,连一点似曾相识的感觉都没。

     “你找我干什么?我虽是冥王,但我早就脱离了组织,你我井水不犯河水,难道你还要管我现在的事情。天启给你个劝,识时务者为俊杰,有时候过分的执着并不是好的,现在你还有机会离开,当所有的事情没发生过。你过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苦苦纠缠下去,对谁都不是好事,这样不只是对你,也会为你的家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冥王在说话的时候语气每有任何的变化,就像是机器发出很直白的声音,或者说叙述了一个和自己无关的故事,又或者说他有恃无恐,压根就不在意沈浩是怎么想的。

     沈浩一口一口的抽着烟,看他的目光中,充斥着一股戏谑,说道:“冥王啊!冥王。我以为你很了解我,现在看来,你只不过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白痴。如果说我沈浩只是一个为了让自己好过一些,那么我当初何必要选择这条路,开弓没有回头箭。如果说当初我不参与进来,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就像你说的你过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沈浩痴笑了一声:“不过现在看来,你是真不了解我,我最反感的两件事。第一件是被人耍,第二件就是不要拿我的家人来威胁我,貌似你两件都犯了,还有一点你也不了解我,那就是我这个人,特别的固执,只认死理。当初组织成立的初衷是为了消灭C13,你却欺骗了这个组织,你却假借组织之手将其玩弄于鼓掌之中。”

     “今日我想做个了解,要么你为你的偏执付出代价,要么我为我的固执付出代价,至于这个句号怎么画,那绝对不是靠嘴皮子解决的。冥王,别让我失望,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希望我们彼此都不要留下遗憾。”

     在沈浩眼里,认知中的冥王就是一个枭雄,将他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展现出来绝对的智慧。沈浩自认为是办不到的。

     缓缓的从自己的饿身上抽出了军刀,同时将剩余的烟屁股扔在了地上,一脚踩灭。站在对面的冥王依旧无动于衷,他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貌似在笑。

     沈浩的身体骤然化成一道闪电,向冥王袭去,手里的军刀犹如毒蛇吐信,以极其刁钻的手法向肋下第四根肋骨刺去。

     这一刀凝聚了沈浩这些年修炼的极致,无论从精神状态的发挥,还是体力的分配,速度和力量都达到了一种近乎完美的境界,这一招他势在必得。必然要将冥王斩于刀下。

     “当”,一声金属的交鸣,千钧一发之际,冥王伸出了一只手,挡住了沈浩的致命一击。

     忽如其来的变故,让沈浩微微一愣,随即感觉全身汗毛发炸,惊觉之中连忙后退。

     “不错的一击,这几年你成长得迅速。但是人力的极限追究无法战胜机械的强度”冥王像是嘲讽一样,活动了一下完好无损的手,发出了轻微的“咔嚓”声。

     沈浩听到了这声音,顿时感到汗毛直立,他猜测得没错,冥王把自己改装了。

     这种另类的变态,也只有冥王能做的出来,沈浩冷笑了一声道:“冥王,你还是终究没忍住,将自己变成了这种怪物,就算如此,钢铁就是钢铁,终究不是人。”

     甚好的内心依旧不服,确切的说他清楚C13的弱点,那就是个丧尸,苏日安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样的办法将自己的神智给保留了下来,但这种人体和机械的合体,肯定不会完美的,若是不然,刚才连自己后退的机会都没有。

     远方,那些追杀连个帮派的十多个人已经慢慢的反悔,仿似他们并不会因为前面发生什么而改变任何的表情,在他们眼里,生命不是生命,都是用来摧毁的东西。

     沈浩再一次的冲了上去,手里的匕首连连刺出,不过冥王终究是冥王,所爆发出来的战斗力,绝对不是常人能逼你的,最终沈浩还是无功而返。

     当垂下头来看着手里的刀,沈浩微微的一叹,没想到这家伙的身体坚硬如此,如此好的一把军刀,恐怕就要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