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07.第1007章 ,早就准备好的后路
    <!--章节内容开始-->    许久没有说话的那位老人开口了,死死的盯着沈浩,眼神之中带着笑意。

     “你很聪明,故意让梅子把你带上来,不就是想和我们谈谈么?可是我们说穿了都是生意人,谈判生意,都是利益的问题,现在你又有什么资本让我们留下你的命呢?”

     沈浩微微的一笑,看了老头一眼,道:“其实我来这里的消息,并不是什么秘密,既然你们知道了,那么黑龙会的那边的人也应该已经知道,你们别自欺欺人的认为,他们那边的人都是傻子。”

     对于老头和青年来说,现如今他们最不想听到的三个字就是黑龙会,两个帮派之间的斗阵都成了白热化,无论双方如何的交手,现在所呈现出的状况是半斤八两。

     长此以往的消耗战,绝对对他们不是什么好的消息,对于他们来说,貌似现在的三合会里面矛盾也很大,只要手里的力量被消耗干净了,那么就代表着他们的末日。

     沈浩今天也就是看准了这个而来,如果三合会真的是团结一致的话,那么……就不会发生码头那么一回事了,甚至对于沈浩来说,甚至还认为,这就是一场阴谋,一场很血腥的阴谋,要讲这两个人彻底的除掉的阴谋。

     他已经点到了老头的痛处,确切的说,老头已经清楚了沈浩来此的目的,胆子终究无法清除沈浩到底要干什么。不过既然来了,肯定还是有什么目的。

     他戏谑的看着沈浩,貌似是有些问题想说说的,不过沈浩只是轻微的动了一下,随即走了过去。

     “砰!”传来了一声枪响,他的脚下冒起了青烟,沈浩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冷哼了一声,道:“让你的人滚开,别在这个时候给我找不痛快,不然我不保证自己能做出什么来。”

     “那的你有那个能力来做点什么才对。”那老头拄着拐杖,脸上的微笑不变,不过看着沈浩的表情也有些奇怪,仿似他已经控制了这事情的所有,压根就不会在乎沈浩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最终,沈浩耻笑了一声,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双手一动,将那绑在身上的塑料绳子给挣脱开来。

     这给人的感觉是太不可思议了,可是沈浩却办到了。

     “现在你觉得,我能完成么?”沈浩很冷淡的看着他,带着些许的微笑和无耻的姿态,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他的目光没有离开楼顶上面的那个位置,哪里有一个狙击手,如果只要听到一丝的不对,那么眼前这个老头必然会死。

     而沈浩本人露出的目光也让老头微微的稍微的紧张了一下,不过老头毛是这个人物,哈哈一笑道:“天启,不愧是天启,连传说中的缩骨功都能学会,还这是让人佩服,不过……你感觉你现在还有其他的东西和我能谈判么?不……你只是挣脱了我们的舒服而已。”

     “是么?我忽然觉得你的确很蠢,至少现在能看的出来,你依旧没有明白自己的情况,你既然知道我,那么就明白在这个范围之下,我可以让你瞬间就死亡,甚至楼上那个狙击手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沈浩并没有动,可是所展现出来的气质已经让在场的人都变了色,暗中听到了一些拉开枪保险的声音,一时之间气氛显得很紧张。

     “天启,你是不是感觉自己自信的过头了?”

     “你感觉呢?”沈浩咧嘴一笑,动作很慢的走到了那边的沙发旁,坐下之后顺手给自己点了一支烟,若无其事的抽了一会,道:“其实,你没必要那么紧张,要是我真想要你的命,早就办了,至少在这里的人美有一个人能挡得住我,请别在怀疑我的话,毕竟开弓没有回头箭,大伙儿都要负责,你付不起,我也不想负责。”

     谈判,是建立相互公平的时候形成的,之前沈浩貌似是阶下囚,他就没有任何的权利,说穿了人家让你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你的为你的小命而努力,而现在沈浩已经挣脱了你的控制,说穿了你的小命还在人家的手里。

     为了大家都能活下去,就的坐在谈判桌上好好的说一下问题,如果谁出现什么不理智的作为,那将成了双方动手的导火索,甚至成为不可能避免的一种战斗,在这种状况下,就是鱼死网破。

     沈浩的淡然一笑,道:“说说吧,我不认为你现在的日子比我好过,至少他已经彻底的说明饿了我的猜测。”他值得自然是那个年轻人,身上带伤,看上去貌似真有些狼狈,不过事已至此,貌似也只能真的恩好好的谈谈。

     老头道:“要说,也是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本来和我谈判。”

     沈浩微微的一笑,道:“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就应该清楚我所带给你们的东西是真是假,那是迟早所暴露出来的,老头……你的手里没有什么底牌了,说白了你将在竞争之中处于劣势,一个不好,说不上你苦心经营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到时候你想哭都没地方哭去。”

     沈浩在用自己的话给你强调一个事实,同时也用事实在告诉你们,你们已经没了彻底的选择,有史以来,在谈判桌上尚且还没有处于掠视过的老头忽然感觉有些不适应起来,或许是被一个年轻人给掌握了主动权。

     “哼,看来你的确还是知道的不是很少啊。”他冷哼了一声,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三合会内部的确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老会长忽然病了,可以说进了医院之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他的几个儿子率先发难,开始将大部分的副会长给清楚掉,为了自保,剩余的那些副会长们自然不可能束手待毙,进行了绝地反击,双方打的是异常热闹。

     这老头时候个聪明人,没有投靠任何的一方,独山齐声,哪知道真应征了那句古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他被人给盯上了。

     沈浩闻言耻笑了一声,道:“我们古老的华夏说过这么一句话,叫做安榻之侧岂能他人酣睡,你就是这个毛病,老头,看来你在三合会里面的地位是居住轻重啊,但是嘿嘿……”

     “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也是该你说的了。”

     老头并没有理会沈浩的嘲讽,对于他来说,一切都不重要了,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当时的情况自己压根就不能做出最为准确的选择,所以才跑到了北海道,苟且偷生。

     “其实也没什么,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你们内部在研究一向比较保密的玩意,我们叫他C13类似于一种生化人一样的东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老头有些诧异,看着沈浩就像是看着怪物一样。

     已经说明了一切,沈浩当下也不卖关子,道:“别奇怪,因为我就是冲着这个来的,自始终都没有想过和你们三合会过不去,只是你们收藏了我的敌人,我多少的有些表示是不?至于你们子啊我们国内进行的间谍活动,自然和我没什么关系。”

     “具体的东西你应该清楚那是什么,一旦面世,那么……你们是吃不到任何的好果子的,其中有个人我叫他冥王,那是一个连我都能计算在里面的货,现在看来我不得不说,就以你们的智商,很难和人家玩下去,当然,你可以不服气,但是别怀疑人家的能力。”

     沈浩很不客气的讲述着一个事实,听得老头的脸色有些大变。

     “他能玩弄我三四年,他现在开始玩弄于你们了,相比码头上的事情你们已经清楚了,那我就不多说了,希望你们早选择个好点的坟墓,别到时候死无葬生之地。”

     沈浩的话越来越不客气,听的老头和年轻人是目瞪口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沈浩依旧还是那副表情,淡淡的微笑之下还是一种若无其事的样子,听得老头儿是汗毛之力了起来,感觉事情真的到了一种无可救药的地步。

     “看来你的确知道的很多,可是我却不知道你现在告诉我的这些,是不是别有用心。”

     “随你的便,反正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至于信不信,那就不管我的事情了。”

     沈浩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其实他只是想阻止一下冥王的脚步,恐怕人家在这边的情况已经差不多都确定留下下来,而且控制了某些势力,不然不可能把唱着噎着的那些玩意给放出来,一旦面世的话,那就代表着他们极有可能是在******。

     沈浩不需要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这里,那是显而易见的,在这个国家,这种团队实力是比较合法化的,确切的说人家的征服和不管这些玩意,成了滋生黑社会的温床,而且这个民族就是那么的好战,总是抱着一些侵略的目的来看待事情。

     他们需要一些借口,需要一些其他的东西达到了找她们自己的目的。

     沈浩不管这些,那些东西和自己没任何的关系,他只看冥王,想要把冥王给解决掉。

     如果不把冥王解决,估计这辈子也就别想能安心的退休了。

     冥王所给沈浩留下的一切东西,让组织备受创伤,无论是背叛者,还是在他阴谋之下死去的人,都需要有人来给个说法,沈浩就没有想过放弃,就算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也一定要讲冥王给干掉。

     可事宜愿为的是,冥王的确已经成了杀不死的怪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