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10.第1010章 ,差点炸了
    <!--章节内容开始-->    川岛梅子看着沈浩的眼神之中有些抱歉,有些不好意思的还垂下了脑袋。

     她的耳朵都红红的,整个脸上也是镀上了一层玩笑,就像是最后的夕阳。沈浩是猛吸了一口气,心里暗骂了一声,娘的……顾不上那么多了,今日个老子就特么当一回事免费的教练。

     他开始去吻川岛芳子了,这妞儿感觉沈浩的舌头开始侵略的时候,本能的便开始扑捉了起来,伴随着一点点的进程,她也意识到了一些其他另类的东西。

     貌似她也喜欢这种纠缠的感觉,一点点的正如小泽玛丽告诉她的一样,会忘记一些其他的东西,会让自己彻底的无法自拔。

     这一次,她的心里绝对没有讨厌沈浩的感觉,或者说她的精神洁癖没有犯,这可能和沈浩真把她当成个人来看待,所以刻意的也告诫了自己,真的是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可能是这个缘故,她才能让沈浩触摸到自己的躯体的时候,会有一种另类的很特别的感觉,而这个感觉,恰巧就是人类最为原始的东西。

     一点一滴的,沈浩的手终于是突破了某些领域,手自然的进入了那单薄而透明的睡衣下面,很是熟练的就解开了那可怜的抹胸,随即,抓了起来。

     一时之间,川岛梅子就像整个人触电一样,原本有些紧张的身体显得越发的紧张了,整个人瞬间绷的笔直,这样彻底的让自己僵硬了起来。

     她的曲线绝对没的说,光滑而弹性十足的腿,以及没有一点多余脂肪的腰肢,以及那伟岸的胸口,绝对具有很大的杀气。

     这样以来,沈浩就能清楚的感受到她身体给予的好处了,这样摸着也很熟手,甚至在摸到某个部位的时候,伴随着沈浩的动作,她的身体也在不断的颤抖着。

     嘴里已经是不听使唤的发出了一些声音,这声音就连自己都不相信,那是从自己的嘴里发出来的,以至于现在,她想极力的去掩饰这一切,随即就是“呜呜……”的声音。

     “没必要压抑自己,如果喜欢,就要告诉我,让我知道,我会听你的声音去做一些你喜欢的事情来。”沈浩坏坏的说着。

     还真别说,能征服一头犹若野马一样的女人,这对于沈浩来说是不小的挑战,可是当征服了,这尼玛是各种的爽啊,这就像是大热天里吃了一个冰激凌,一下子从里到外的爽,而且还是忒舒服的那种。

     虽然连川岛梅子都感觉这有些不妥,可是人家最终还是同意了沈浩的说法,最终没有在压抑自己饿感觉,让沈浩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一把。

     她具有一副很好的嗓音,至少听上去的声音绝对比那些在小片里面叫出来的声音要好上十倍不止,最起码人家这是真的,而小片里面无论叫的多么的热烈,可是大部分特么是装的。

     沈浩终于明白了,为啥那么多的华夏人在YY岛国的女性同志,感情人家这种叫声,就能把人给叫到地方去。

     睡衣逐渐的开始脱离了川岛梅子的身体,当她流露出了洁白无瑕的肩膀的时候,那是绝对的性感,至少锁子骨上面的味道,更是越发的让人无法自拔了。

     沈浩俯下了身子,一点点的开始吻,直到问到了山峰的最高处,随即还伸出了舌头,很俏皮的在上面挑逗着。

     一点点的刺激貌似让人家川岛芳子有些难以自持了,她不断的抱着沈浩的脑袋,剧烈的喘息,整个人像是窒息了一样难受,可是越是这样,她就越能感受到那种感觉,越发难受而喜欢的感觉,甚至还希望沈浩能在做一点更出格的事情来。

     一切让她满意,沈浩终于还是进入了最为关键的一步,手……

     川岛梅子的身体骤然一僵,整个人像是忽然停止了呼吸一样,随即,她发出了极其深长的声音,像是要透彻了人的灵魂一样,淬不及防之下的一切,让沈浩也是一阵很特别的感觉。

     湿湿滑滑,总有那么一点感觉诱惑着自己。

     也就在此时,她仿似也找到了宣泄口一样,努力的挺着自己的腰肢,想要配合他一样。

     “我们是不是应该学一学她们,然后找点其他的方式?”

     “沈浩,求你别折磨我了,我真的受不了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可是依旧无法自制,求你……我需要更多。”

     伴随着她的话,她彻底的陷入了狂乱之中,想要在这个时候其实这时候还想弄出一些其他的东西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还不如直接来的爽快。

     地点就是这个沙发,当沈浩那个啥的时候,川岛梅子还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疼痛,这种疼痛貌似伴随着一个什么声音破了一样,让她的心里忽然明白,自己今天丢掉的是什么,从此以后,她就是一个女人了。

     疼痛对于这种身体素质过关的女性来说只是很短暂的,当适应了这一切的时候,她也开始轻微的动了起来,或许感受着某种东西进入了自己的体内之后,那种让人充实的感觉极其的舒服。

     一点点的感受着,她的声音根本无法控制,随即……就这么一点点的叫了出来,或许之前的声音尚且还在控制的范围之内,可是接二连三,伴随着两个人的呼吸凌乱的节奏,她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偶尔她还想要的更为激烈一些,或许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一些奇特方式想法,或许是用这种方式让身体恢复自由,也是用这种方式,让她自己像个女人。

     沈浩也在低吼着,或许这种内心的邪恶在得到满足的时候,就已经让他感觉心满意足了,这时候身下的女人就是个女人,既然都这样了,只能倾斜出自己最为压抑的一方面。

     这一次来的更加的疯狂,甚至沈浩没有压抑,或者说担心其他方面的,直到川岛梅子彻底的停住了所有的声音,连眼睛都泛着白眼,随即呼吸骤然停止。

     胸膛过分的的平静,让沈浩趴在上面没来由的一阵舒爽。

     “呼!”忽然之间川岛梅子就突出了这口气,她的嗓子里就像是拉风箱一样,发出了呼哧呼哧的声音,胸膛不断的欺负,就连上面的沈浩也是不断的喘息。

     良久都是两个人想要平复心情的一种声音,压根就没有半点其他多余的。

     直到他们彻底的平复了下来,沈浩这才含着微笑看着她,而川岛梅子的目光在和他接触的瞬间,微微的有些躲闪,说不上此刻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她貌似也意识到,干这种事情是很羞耻的事情。

     她压根就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哪里来的,或许说自己曾经落体在沙滩上和那些男人们搏杀,也没觉得难为情,可是如今的感觉不一样。

     就像沈浩说的,她是个人,是个女人……

     “原来这个感觉真的很棒。”她抬手微微的抚摸着沈浩那棱角分明的脸颊,道:“我一直认为我很讨厌男人,尤其是那种用色眯眯的眼光看着我的男人,可是我忽然发现,原来我很喜欢你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她用上了喜欢,确切的说她的人生字典里面从来都不曾出现过这个词汇,就像小泽玛丽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一样,那是一种狠,一种压抑不住的冲动,她就是想杀人,可是和小泽玛丽在一起了,更多的就是关怀,她不知道喜欢是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这个词,甚至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喜欢什么。

     随便的衣服,只要能遮掩住身体就好,随便的吃的,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好,随便的武器,只要能杀人就够了,她从来不会刻意的选择吃的,穿的,已经用来杀人的工具。

     可是今天就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她自己竟然说出了喜欢这个词,而且还是那么自然的情况下说了出来的。

     自己也不明白,可是这一切就这么的自然!

     “喜欢就好,如果你愿意,往后就跟着我吧!”沈浩淡淡的说道。

     “不,我不能,因为我要做一些事情,我不能离开这里。”她忽然很认真的对沈浩说道:“如果我完成了这事情还有命的话,我会来找你。”

     沈浩的眉头皱了皱,压根就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可是自知绝对不是什么好的事情,她的身手沈浩是见识过的,连死这个字都用上了,估计绝对不是什么小事情。

     “好,我不问你,但我做的事情之前,你不能做任何的事情,我不问你想要做什么,在我的事情之中,若是你需要,我自然会出手帮你一些,但你记着,因为我做的事情,关系到千万人的生死,你可以为了你一己之私,但绝对不能没有人性,记住,你是个人,是个女人。”

     这让川岛芳子有些挣扎,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沈浩这个问题,可是当听到最后几个字,是个女人的时候,她的身体微微的一僵。

     貌似沈浩的某个部位还在自己的体内,微微的动了那么一下就知道其上面传来的硬度,而且那种热的感觉能传到全身,那种低微的一些事情,让她也感觉到了和沈浩的心脏都离的那么的近。

     她感觉到了沈浩的心脏跳动的是那么的有力,貌似那种节奏也开始逐渐的影响到了自己一样,让自己很随意的就能和他同步起来。这既是所谓的喜欢么?她忽然这样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