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05.第1005章 ,刺杀
    <!--章节内容开始-->    自打上一次出现了类似于屠杀一样的事情之后,北海道反而很安静,没有了两方面继续火拼的事情,而且三合会的人也不曾上门,这让沈浩难得的平静了下来。

     这样的日子多少有些无聊,整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过着宅男一样的生活,对于沈浩来说,有太多的不适应了。

     好在身边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冷美人,这多少的让他心里稍微的平衡了一些。

     这几天里,他算是彻底的看清楚了川岛梅子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或许说这个女人对他是毕恭毕敬的,经常习惯性的为自己做一些事情,可是从骨子里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和坚持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这只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罢了。

     伤口在逐渐的愈合,不得不说沈浩的体质依旧是很好,今天那边忽然给川岛梅子打来了电话,那清脆的声音骤然响彻了整个屋子。

     川岛梅子显得有些犹豫,不过还是当着他的面将电话给接了起来。

     他们说的是岛国语,至少沈浩是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

     当两方面挂掉了电话之后,川岛梅子忽然转头看着沈浩,道:“天启,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沈浩一点都不意外这个消息,确切的说他的身份能保持道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现在来说,对他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毕竟伤口已经彻底的好了。

     “恩,我知道,你的选择呢?”

     “他们让我杀了你,我告诉他们你还没有出现。”

     看样子是川岛梅子撒了一个谎,一个弥天大谎,不过让沈浩有些想不明白的是,他这样做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呢?只是为了小泽玛丽么?

     “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这样做,对吧?”貌似她是看穿了沈浩的想法,忽然问道。

     沈浩没有否定,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是这么想的。

     “其实,小泽玛丽的名字很少有人知道,而且这是她的真名,她也压根没有任何的朋友,你应该清楚,我们是没有任何的朋友,你在知道了她的身份的情况下还没被他杀掉,只有两个原因,那就是,一,她不是你的对手,你却没有杀掉她,第二种,那么她真的开始学会了如何去融入这个社会了。”

     不待沈浩表示什么,人家继续说道:“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是该死的,我们的双手站满了罪孽,就算是死了,也会要去地狱里面被清算的,可是人只有这一世,一旦死了,那么就代表着我们将一无所有,我们也不相信有来世。”

     “小泽玛丽就是我的妹妹,我们都出生在孤儿院,我们都没有父母,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值得关心的人,我不管你因为什么没有杀她,这点我的感谢你,还的谢谢你替我带来这个消息,让我很开心的消息。”

     沈浩赌对了,而且也彻底的证明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或者说虽然这个消息对于沈浩来说基本没什么用,但人就是一个好奇的动物,有的时候,人一旦好奇起来,那就变得特别的可怕,甚至更多的时候,就会突破人的底线,做出一些让自己都想不明白的事情。

     就像之前,自己身在虎穴,反而去关心人家的生死,这对于他来说,是致命的。

     沈浩微微的苦笑了一声,其实他并不能告诉川岛梅子,自己和小泽之间达成的协议,有的时候一个敌人反而比一个朋友更重要,最起码不会因为对方的背叛而下不来手,也不会因为对方的背叛而感觉难受。

     “你是天启,至少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这里已经不再安全,去这个地方,哪里具有一定的生活设施,能让你度过这受伤的时间,我会想办法追杀你,但你也别抱多大的希望说能躲开。”川岛梅子忽然认真的说道。

     “其实有一件事情我并没有告诉你,那就是……小泽对于她姐姐的死一只耿耿于怀,甚至为此而做出了很多疯狂的事情,我认为如果你要逃,他们压根是抓不住你的。”

     沈浩可是见过这姑娘动手的,绝对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如果想要离开,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对于小泽玛丽还活着的消息,她貌似真的很开心,就连沈浩这个外行都能明白,那冰冰冷冷的脸上总是能挂着动人的笑。

     讨厌这个国度,讨厌这个国度的人,可是沈浩还的承认,成年男人对于这个国家的女人……貌似都特么存在这一种很特殊的感情在里面。

     至于是什么沈浩就没必要一点点说的详细了,只要看过某个方面的小片的男人,肯定都会有一种那个啥的感情吧。

     川岛梅子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留下了一个地址和一把钥匙便离开了。或许沈浩压根就阻止不了他什么,或许也清楚,人家川岛梅子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有自己的路要走,作为一个局外人,怎么可能用自己的意志去干涉别人的生活呢。

     在沙发上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感受着肺部传来火辣辣的感觉之后,沈浩忽然露出了很****的微笑来。

     “算了算了,咱们好人做到底,有的时候啊,还是让别人欠着自己的东西比较好。”沈浩忽然站了起来,用很奇怪的语气自言自语道。

     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那么就没必要藏着掖着,和冥王之间的战斗已经说明了问题,那就是他压根不可能把人家怎么着,那个男人不惜一切代价的将自己变成了一个怪物,早就不能用是人这个形容词去形容,面对一个变态,他是没办法正面相抗的。

     自己的生死尚且还没有让别人知道,这也是有利的,只要沈浩利用的妥当,肯定会做出一些比较好的事情来,也能给对方来个意外之喜。

     收好了钥匙,自己拆掉了缝合伤口的线,然后闭目养神,就算黑夜完全降临,他也是无动于衷的坐在那里,也没有开灯,在黑暗中他就像是不存在一样,放慢了呼吸,静静的听着周围的任何一种变故。

     或许是乘着这个空当,他狠狠的睡了一觉,为了做某种事情而做了一些准备!

     夜彻底的深了,沈浩这才缓缓起身,他可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他就是一个杀手,活跃子啊黑夜之中的娇子,虽然在两年前的时候,他忽然做出了让世界人都大跌眼镜的事情,那就是金盆洗手,可是现在,偶尔还是要做一做重操旧业的事情了。

     刺杀,既然现在已经彻底的乱了,那么就让他乱上假乱,不是三合会的人想要对付自己么,那么何必要瞪对方找上门来呢?恰巧沈浩还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里,如此美好的事情,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

     至少来到这个国家里,沈浩尚且还一直保持着低调,偶尔高调一会绝对是不会有错的。

     开上了车子,他向着那个老头的地方走去,或许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这里也保持了高度的警觉,就算如今是黑夜,他们依旧是加强了守护,沈浩通过过人的听力基本上观察清楚了这里的守卫状况,没来由的皱眉。

     至少不下一百人的守卫,他们分散在了四处,貌似都手里有武器,自己想要无声无息的潜伏进去,貌似难度系数很大。

     沈浩仔细的观察了一会之后,闭目养神起来,这时候也是一阵没来由的烦躁,虽然说刺杀这个王八蛋也是零时起意,但……一旦做了决定就必须要没有任何的折扣将其给执行下去,可此时此刻貌似天时地利都不站在自己这一边啊。

     忽然门口出现了一伙人,他们貌似在低声的交谈着什么,其中有一个人,让沈浩是特别的熟悉,当然是川岛梅子了。

     看来她已经回到了这里了,不管什么原因,此时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忍者一样,穿着打扮一身黑,是紧身的皮衣,这样的状态之下,这个女人玲珑有致的身材完全的暴露了下来,看的让沈浩都有些难以置信起来。

     “还真是暴殄天物啊,当初那么好的机会,老子怎么就没做点什么呢。”沈浩忽然苦笑了一声,不过现在说这些貌似多少的没啥意义,也只能说沈浩貌似还真他娘不是个男人。

     川岛梅子貌似对着他们说了些什么,随即这群人就散了开来,沈浩觉得可以利用一下她,随即小心翼翼的从这个地方边摸了过去,一边躲避着可能仓有人的地方,利用死角而不断的改变自己的行动路线,一边也是私下里往里面走去。

     或许到了这个点上,这帮人也会放低警惕,对于沈浩来说,也是难得的一种机会,直到进去之后,这才发现这栋楼绝对要比想象中还要大,他首当其冲的还是找到了刚进去不就的川岛梅子,快速的随着她的脚步而去。

     “出来吧,我知道你来了。”当沈浩走了进去,川岛梅子貌似感受到有人在跟着她,不断的走向比较偏僻的地方,这里是低六层和第七层之间的楼道,她忽然停住了脚步,对着沈浩的藏身地轻声喊了一声。

     沈浩无奈的苦笑,他虽然知道川岛梅子是一个高手,却没有想到人家连自己来了都发现了。

     露出了身形,沈浩对着他微微的笑了下,可是川岛梅子的脸色很是阴沉。

     “我知道你要来,而且他们也知道你要来,确切的说,这些都是我为了你而准备的。”

     “如果你知道我要来,就不会这样松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