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04.第1004章 ,不可逾越的鸿沟
    <!--章节内容开始-->    随手扔掉,沈浩幽若闪电一般的看着冥王,看着那让人感觉慎得慌的面具,微微的露出了一抹的冷笑。

     不管能不能打的过,对于冥王,必须要铲除,而且不容置疑,两人之间积攒的东西只有一方死掉才能彻底的解决。

     或许冥王在笑,在嘲笑沈浩,可是沈浩毫不退缩。

     “来吧,继续!”对于冥王,沈浩没有任何的畏惧,骤然冲了过去,拳头猛烈的往对方的脸上招呼,冥王也不躲闪,抬起了脚,有若鬼魅一般的往他的身上踹。

     下意识的抬脚踢在对方的脚踝处,不但没有阻止对方的攻击,还让沈浩不断的倒退。

     哪里传来了痛入骨髓的难受,让沈浩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现在才知道,对方不但把自己变成了怪物,甚至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杀人机器。

     速度,力量,以及冰冷,还有扭曲的心里,摆明了就是个疯子。面对这样的人,沈浩是没有一点的胜利可言。

     “天启啊天启,你幼稚的让人发笑。”那声音带着怜悯,嘲讽着说道:“你不知道我为了追求力量丢掉了什么,如果你感觉比我付出的还要多,那么不妨今天来吧。”

     “找死!”沈浩发出了一声怒吼,此时他的眼睛都红了,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唯一能解决的就是鲜血。

     此时沈浩就是一个嗜血的狼,一只让人可怕的野狼。

     冲出去的身体一个高劈腿,狠狠的往对方的脑门上砸了下去,没想到冥王直接抬起了手臂,将其给架主,随即而来的犹若鬼魅一样的手,快速的袭击沈浩的心脏。

     不得已而后退,三次,都是无功而返!

     半跪在地上的沈浩剧烈的喘息着,此时他已经明白,在自己没有任何计划之下的攻击,压根是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可言。

     现如今他已经是大势已去,刚才那一招虽然没有戳到心脏,可是肋骨之处已经被划开,那种疼痛和刘鲜血的速度让他头晕目眩,尤其不远处的那十个杀人机器已经到了,一旦形成了包围之势,那他就没有任何的机会离开。

     一旦要退走的心思有,那么……那就绝对不能在继续战斗下去,因为,自己在气场上已经输了。

     尤为让他感觉可惜的是,是指现在都不知道冥王的真实身份,这个人的战斗力和反应能力丝毫不弱于自己,何时华夏又能出现了这样的人?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带着些许不甘心看了冥王一眼,随即,果断的转身跳下了水中,潜伏而去。

     冥王只是站在那里,发出了刺耳的声音,道:“天启啊天启,你也有今日,不过我想往后你遇到我,依旧是这么的狼狈,永远也不会产生第二个可能。”

     沈浩只能选择这么逃,他能看得出来,这些人纵然很强大,可是有着一种无法弥补的缺点在里面。那就是他们行动太过于迟缓了,就算冥王能保持着强大的活动能力,可是他还是能看得出来,冥王身上有铁,他不敢贸然从水路追上来的,除非他真的不怕死。

     一群面无表情的人来到了冥王的身边,冥王将一个电话拿了出来,道:“为什么天启来岛国的消息没有查出来。”

     他是在质问,那头貌似很快的给他解释着。

     “哼,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你们的失职,他的危险新是在我们之中最高的,我不希望你负责的事情里面再一次出纰漏,现如今所有的计划改变,绝对不能让天启抓到任何的可乘之机。”

     吩咐完之后便挂了电话,依他为首的一群非人类,慢慢的进了船舱。

     沈浩游出去了很久,直到自己的体力完全的透支,这才找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上岸,吃力的趴在了岸边,剧烈的喘息着,将衣服撕成了一跳一跳的,快速的绑扎了伤口,勉强止住了血。

     他没有找出任何冥王的缺点,或者说已经找到了。

     他注意到在冥王和自己战斗的时候,压根就没有移动一步。

     这一次是他的机会,近距离接触冥王的机会,也同时是冥王能除掉自己的机会,而通过此次的事情也反映出自己的行动终究还是慢了一些,冥王对于C13终究还是研究了出来。

     隐隐约约觉得又有哪里有些不对劲,至于是什么不对劲,他有说不出来!

     不过当务之急他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时间久了就没有半点的好处。带着沉重的脚步沈浩回到了那条街,发现哪里的情况很糟糕,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群人开始清扫尸体,而且外面拉了封锁线。

     注意到自己的车子那边并没有人,沈浩还是摸了过去,偷偷摸摸的上了车,最后发动了车子,悄无声息的离开。

     无论这里发生了什么,估计政府也不可能将其公诸于世。纵然黑帮之间的火拼不是什么秘密,可是当秘密真的超出了他们所控制的范围后,就会变成了社会的恐慌。

     一般而言,这是每个国家的通病,毕竟他们掌握着一些外人不知道的秘密!

     沈浩没有再去联系凤十三,确切的说是没办法联系,他必须要离开这里,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了,确切的说……天启的身份暴露给了冥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将是他无法控制的。

     或许是通过这个国家的一些力量来寻找自己,或者说……他只不过会提防自己。可是沈浩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他们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让黑龙会和三合会血拼至此?

     他敢保证,今天而后,三合会一定会明白一些事情,就算怎么这也不可能继续和冥王合作下去。

     沈浩有些冒险的回到了住处,下了车之后跌跌撞撞的便打开了门,开门的瞬间川岛梅子就站在他的面前,带着些许的吃惊看着沈浩。

     “我受伤了,需要止血的东西,麻烦你帮我找来。”

     “好的!”川岛梅子虽然吃惊,但还是没有疑问,快速的去了一个房间,不一会便拿出了一个药箱,放在了沈浩的身边,拿出了里面的酒精,白药和纱布。

     她的手法很熟练,不过看着沈浩心脏部位出现的血洞,还是吃惊了片刻,因为再差那么一点点,沈浩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很危险,需要缝合伤口!”

     川岛梅子小声的说道,就算此时帮忙折腾这些,可他始终都不曾问沈浩发生了什么,或者说这伤口到底那里来的。

     这个女人给沈浩的感觉很是奇怪,貌似在故意的压抑着自己,怕另一个自己反过来控制了自己一样,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人格分裂么?

     微微的皱着眉头,沈浩看了她一眼,道:“如果你会的话,就给我缝合,如果不会,止血就是了。”

     川岛梅子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最后还是快速的拿里面的工具去了。

     这只是简易的医药箱,确切的说里面并没有他们想要的更多东西,对于普通的伤口尚且还有办法处理,但这需要专业医疗器材的手术来说,明显是不足的,尤其……伤口缝合是需要的麻药,这里就没有。

     沈浩只是给自己点了一支烟,过分的流血已经让他脸色苍白,当针挨到他的皮肤的时候,就已经让他全身一抖。

     的确很疼,可是现在沈浩只能咬牙坚持着。

     川岛梅子做事很细心,至少此时的缝合伤口,她的手法很娴熟。保持着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

     沈浩需要一些东西来散发注意力,微微的皱着眉头问道:“你难道经常受伤么?”

     川岛梅子的动作顿了一下,这才说道:“不是我经常受伤,是我的妹妹,她每一次的任务回来,满身都是伤痕,我帮她处理的。”

     或许她很佩服沈浩能在这种疼痛之下,依旧一言不发,可是她依旧能保持克制着自己的心思,安静的做着这件事情。

     “哦,我能理解!”沈浩点了点头,道:“我认识一个小泽玛丽的女人,她也曾这么说。”

     “吸……”沈浩这话一出口,针忽然就扎进了自己的肉里面,疼的沈浩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再看人家川岛梅子,用很诧异的目光看着沈浩,良久不语,最后沈浩还发现,她的手在微微的颤抖。

     “她……你见过她?”

     “哦,你认识她?”沈浩只是赌了一把,其实他也说不上川岛梅子和小泽玛丽之间的关系,只是觉得她们出手的方式很相似罢了。

     “恩,我认识!”沈浩点了点头,道:“她现在人在华夏。”

     “或许有一件事情我不该说,可是我觉得你不是林枫。”

     沈浩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一下。

     “林枫的一些资料我还是知道的,他不是一个能为了别人而冒险的人,就拿现在来说,你可知道你对我说这些,是很危险的。”

     “可是我知道,就算危险,也未必会出现阵阵的危险,恰巧我知道小泽玛丽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如果你认识她,那么……”

     “她过的还好么?”

     沈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个动作让依旧在动手的女人有些不了解,抬头看了他一眼。

     沈浩呵呵轻笑道:“我不知道她的身上发生过什么,至少呢,她所表露出的开心,一直是那种犹若寡欢的姿态,说穿了,并不是很开心。”

     出奇的是川岛梅子没有在继续去追问什么,或许沈浩已经告诉她的信息太多了,但是能看得出来,她的神色是微微的产生了一些犹豫的迟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