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09.第1009章 ,不一样的夜,不一样的人
    <!--章节内容开始-->    原本就这么过了,乌达的话就像是出动了人家凤十三内心之中最不让人想碰触的地方一样,顿时秀眉倒立了起来,重重的哼了一声,乌达意识到事情的不妙,撒开脚丫子赶紧的跑了。

     “马丹的,我这叫干了个啥事情嘛,大姐头虽然能力出众,可充其量还是个小姑娘啊,脸皮儿薄,喜欢人家还不让人知道,这……哎,这事情完了还是的劝劝,这天启不错,配的上咱们大姐头。”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关上门的乌达的背影,凤十三是有些无力的坐在了沙发上,摸了摸有些发张的头,最后是呼出了一口气。

     脸蛋儿有些烧,不过这事情看来是的确没必要担心了,这事情已经传递出去,估计很快国内就有人来了,到时候也能分担一点压力。

     沈浩依旧是开着那辆车,而且车里面坐着的是同样的人,甚至连开车的姿势都没有变。

     唯一不一样的是,身后没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而身边的川岛梅子没那么的安静,偶尔会问他一些问题。

     一些让他不怎么好回答的问题,可能她是真对沈浩没有动手杀掉那个老头儿有些意见。

     “我答应过小泽玛丽,让她有机会来这里看看,或者说让她有机会回来找你吧。”

     “在她的认知里面,我早就死了。”川岛梅子明显有些不悦,可貌似她已经恢复了之前那种安静温顺的岛国传统女性的本色。

     这就是人家的职业素养,一旦进入了工作,那将是一种很强大的方式,而且是不由自主的方式。

     沈浩甚是无言,既然人家都不说了,那么自己也就乐得轻松吧。

     房子还是那个房子,宽敞明亮不说,还被有心人给布置了一番,至少没有刚来的时候的那种冷清感。

     沈浩今天在高压之下和人谈判,这心里多少的还是担惊受怕,只是闭眼坐在了沙发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川岛芳子貌似也没有继续再找他说话的意思,径自去了卧室,不一会就传来了水声,沈浩也从闭眼的状态之中醒来,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遥控器,随手打开了电视,便看了起来。

     叽叽喳喳,屋里哇啦的,里面说的话是一个字都听不懂,不过岛国人很会玩,对着女嘉宾什么的动手动脚,而且特么都能放得开,而且女嘉宾他么还真给力,都把内裤露了出来。

     这要是放在华夏,不就是走光了么,可是人家不在乎这些,貌似玩的很嗨。

     或许他压根就看不进去电视,只不过是让这声音盖过里面传来的洗澡的声音,让自己的日子稍微的好过那么一点点。

     事故的怎么说人家川岛梅子也是一个十足的美女,而且还是理想中的美女,其实沈浩很小的时候就有个梦啊,那就是……一定要那个啥一个岛国女的,试一试是不是真的和那岛国小片里面所演的是一个样子的?

     这个小小的,而且还是脑袋之中最为邪恶的想法一旦升起来,那就真有些压不住的感觉,甚至沈浩还在想,要不要……

     不过一想到人家川岛梅子的那恐怖身手,没来由的就是一阵泄气,甚至还有些后悔,前几天貌似两个人的关系有些那个啥,自己真要是那个啥了,估计没啥事情,但今天……

     从礼物上升到了人的层次了,这礼物,那就是属于你个人的,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可这人……你就的稍微的按照一点套路来出牌嘛,难免的脑海里就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展现出了人家川岛梅子的美好躯体啊。

     忽然他感觉面前有个人影,骤然吓了一大跳,这才睁开了眼睛,一身睡衣的川岛梅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用很怪异的眼神瞪着自己。

     “一个男人在露出那种目光的时候,一般都在想女人,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还在用哪个和你有关系的女人,在拿和我对比,对吧?”

     “啊,没有的事情!”这个川岛梅子,丝毫是不给沈浩面子,直接将自己最为龌龊的某些事情就给说了出来,这尼玛还让不让人混了?

     不过沈浩又不是那种三岁的愣头青,没见过女人的初哥,这时候要是承认了,那不是变相的打了自己的脸嘛,当然是一口气给否决掉。

     “若是极力的掩盖下,那么证明他是对你有很大的一种兴趣,如果这时候你能投怀送抱采取主动的话,很容易就会****,这是我从我们的教官身上学到的。”川岛梅子貌似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微笑着看着沈浩,像极了是一个很普通家的媳妇儿。

     可是沈浩却吃不准现在这个女人要干什么?自己那么YY人家,人家不生气还主动贴上来?

     对,是贴了上来,人家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还湿漉漉的,出水芙蓉一般的女人都挺好看的,尤其不是那种沾水就死的女人,那是具有着致命的诱惑力的。

     就拿人家的胸口来说,那种规模,也只能说梁秋霜能有的一比,再看看人家睡衣,穿的那叫个时髦大胆,若隐若现的情况下,总是让人想入非非啊,怎么感觉,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勾引色彩在其中呢?

     沈浩是狠狠的吞了一下口水,感觉自己的嗓子里面算是着了火一样,那股子的难受劲,绝对让沈浩无法自持下去。

     川岛梅子是眯起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沈浩,带着很温和的微笑。而且还就那么忽然的倒在了沈浩的怀里。

     “我听妹妹说,和男人那样的话,会很容易忘掉一些烦恼的事情,可惜的是自打组织那边出现情况之后,能活下来的人就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多年来我扮演的都是杀手的角色,从来没有过真正和男人接触的机会,或许是你说的,我还是个人,不是冰冷的机器,或许我应该学学妹妹,在沉沦之中忘记一些事情。”

     她的身体上传来了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这股味道不是很浓,却就像是压死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的让人难以挣扎。

     沈浩能自然而然的无视掉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说她现在说的话,可是绝对无法无视掉人家倒在怀里的躯体,那种柔弱而性感的身躯,没来由的就开始变得大胆起了。

     儿时的梦,绝对要实现啊,老子可绝对不是啥好人,家花不如野花香,有的时候嘛,就得那个啥一下。

     反正沈浩也就豁出去了,这手啊,自然就不老实的往人家的身上摸了过去,一点点的在睡衣外面活动着,能感受到她的躯体逐渐的开始变得火热。

     或许人家川岛梅子压根就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配合这些,最后终于就这么老实的躺着,仍沈浩在自己身上胡来。

     就连她都有些诧异,难道说男人在自己的身上乱摸,就会让自己心跳加速么?

     不,应该没那么简单才对,至少自己的这个躯体,被人这么抚摸过,可惜的不是那种让人心跳加速的紧张,而是没来由的厌恶,最后的结果就是,她直接把那肥猪一样的小男人给剁了,一块一块的还把他给拉去喂狗了。

     这或许看出她是一个怎样的人,也能看得出她貌似不是一个说怎么就能怎么滴女人,但是现在的这种感觉自己却又说不清楚。

     沈浩不疾不徐,一点一点的侵占着这具诱惑力十足的躯体,当然,他此时已经不满足于只是用这么点的侵占。

     他将她那白雪一样的脸蛋给转了过来,或许这是第一次发现了这个女人的脸蛋一样。

     她的脸蛋的确很精致,至少外观上所具有的美丽,绝对是动人心魄的,让人无法直视,就像那迷离的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的回应,还有那微微张开的小嘴,小舌头是若若樱若闲,看着沈浩是微微的笑了一下。

     他俯下了脑袋,轻轻的吻了一下,吧嗒着嘴巴仔细饿回味了一下,貌似和其他的嘴唇是一样的,温柔之中带着些许的甜味,貌似还真不错。

     就在沈浩吻了一下川岛梅子的时候,她整个人仿似被人给点着了火一样,顿时变得激烈了起来,她有些疯狂的反过来抱住了沈浩,将自己的嘴印在了沈浩的唇上,用极其笨拙的方式开始索吻。

     “等等等……”沈浩连忙喊停,轻轻的将她给推开,道:“接吻不是这个样子的。”

     “哦!”川岛梅子貌似有些尴尬了。

     沈浩内心快骂娘了,好歹你也是一个杀手,被训练的能成为一个顺从的波斯猫,怎么就没有教会你这么一点东西呢?

     这尼玛都是用啃的,这特么是接吻么?都快把自己的嘴唇给咬掉了,这美梦还没成真呢,自己反而毁容了。

     “我可能有些精神洁癖,在以前的时候教练在掩饰的时候我没有去亲那个男人,看着他的时候我感觉很恶心,尤其看着他的目光在我的身上扫来扫去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把他的眼珠子给挖下来。”

     沈浩当时就傻逼了,这尼玛算是什么事情?精神洁癖?操蛋了,这尼玛要是自己不是人家那一盘菜,是不是几年会直接拿出刀来把自己给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