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06.第1006章 ,反抗,反叛,翻盘
    <!--章节内容开始-->    面对着川岛梅子,沈浩却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来。

     这本来是一个肃杀的气氛,伴随着沈浩的微笑,貌似这里的气氛有些怪异,就像是一个杀手面对着目标,或者是目标的保镖,还有心情谈情说爱那么简单一样。

     “你不应该来这里的。”川岛梅子微微的皱着眉头重复着之前的话,用比较严肃切冰冷的话说道:“我所接到的任务,那就是见到了你人,格杀勿论。”

     沈浩却不以为意的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受到了你的提醒,说道:“如果,我说如果,你真的愿意听他们的命令,那么现在已经没必要和我说这么多,而我和你相处的这些日子里,我不认为你是一个喜欢多说没有用的话的人。”

     沈浩站在那里,依旧不为所动,既然他已经发现了自己,而且有意的将自己带到了这里,这就已经证明了她貌似对自己真没啥敌意,倘若真的是兵戎相见,那么……其实一切都很简单,直接动上手了。

     而且沈浩还觉得,她和三合会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牢靠。

     固然她是三合会从小培养起来的人,都来源于那个已经灭亡了的神秘组织,可是人终究是人,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将她作为人的一面给抹杀掉,但你只要给她接触社会的机会,无形之中就能唤醒她们潜在的东西。

     或许沈浩没那个能力,可是她蹭表示过,自己的妹妹,小泽玛利亚!

     “当初我听闻小泽玛丽说,她的姐姐在一次训练当中死了,她才反叛了那个组织,而且亲手把那个组织给覆灭掉的,虽然我不知道她当初是不是真为了你,可你有必要知道这些,最起码,我也让你知道,你所关心的人,绝对不是那种你想象中的冷血动物。”

     “你告诉我这些没有用,最起码我不能帮你,你还是快点离开吧,我想他们用不了几分钟就发现你已经来了。”

     “你感觉我还能逃到那里去呢?”沈浩自嘲的笑了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用前而易见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处境。

     的确很不妙,确切的说已经到了一种很为难的地步,略微的出现点点情况,代表着他将会被卷入进去。

     他来这里是有目的的,作为一个杀手,就应该成为一只眼镜蛇,死死的盯着猎物,不给对方掉一齐心的时候,对方一旦漏出那种疲惫来,就是致命的一嘴。

     “那么,就当我没有见过你。”

     “不,你已经见到我了,而且你应该这时候抓我回去。”沈浩忽然说道。

     同时,他动了,用极快的速度冲到了川岛梅子的身边,举手就对着她的身体抓了过去,这一下下手的特别的忽然,川岛梅子只能本能的做出反应。

     单手一腿,一脚就对着沈浩踹了过来,与其同时沈浩的一拳已经打在了她的胸口之处。

     一种软绵绵的味道,真尼玛感觉舒服,不过他还是躲开了川岛梅子在本能下的那致命的一脚,挨了对方的一拳。

     “你……”

     “别分心,认真点!”沈浩提醒道。同时手里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快速而猛烈的强攻,速度快的让人布姆加些。

     或许川岛梅子没有相对沈浩下手的意思,可是当一动上手的时候,这一切的心态就变了,或许这也是她对于事情的一种本能的认真态度。

     你来我往之际,两个人在这里折腾出了不小的动静,沈浩没有打算放水,而川岛梅子也是尽力而为。这一次沈浩是彻底的观察明白人家的手段。没错……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厉害,确切的说比起小泽玛丽而言,近身战斗的精髓已经彻底的掌握到了,甚至沈浩和她如果认真的斗起来,估计也是半斤八两。

     “砰!”忽然沈浩挨了一拳,往后退了一步,咧嘴一笑,说道:“我输了!”

     “是你放水了。”川岛梅子的眉头微微的一皱,看了沈浩一眼,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已经输了,该是将我活捉的时候了,如果继续问下去,岂不是没有任何的意义?”沈浩反问道:“难道这不是你所接到的任务么?”

     或许,她已经了解了沈浩想要做什么,她也感受到了沈浩攻击的犀利,就算是放水,可是从速度和力量上来说,她貌似未必是沈浩的对手,接二连三的打击之下,她的半个手臂都为之发麻,不过在最为关键的时候沈浩却收手了。

     “好,既然你不想连累我而做一些事情,我没有必要不来配合你,但是你记住,一旦进了出了这里,一切都没有悔改或者后悔的机会了,天启,虽然我不知道你具体打什么主意,但我感觉你不明智。”

     她走了上来,从身上抽出了一根塑料扎绳,随手就将沈浩的双手给绑了起来。

     “走吧!”说完跟在了沈浩的后面,当她出现的时候,一帮保镖门面面相视,貌似看怪物一样看着川岛梅子。

     “危机已经解除,你们把守个处,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我这就去带他去见老板。”

     说完她理都不理这些人,大步流星的去了电梯门口。

     两个人进了专用电梯,沈浩微微的一笑,道:“看来你真和他们有些说不过去的仇恨,到了这时候你都在为我留后路。”

     沈浩明白她用英文说这话的意思,与其说是在告诉对方现阶段的情况,还不如说人家是在让自己听的清楚,她是在帮自己的忙。

     这栋楼已经差不多被封锁了,所有的进出口被这帮保镖们给把持着,沈浩要是想逃出来,那么绝对是不可能的,甚至你人还没有走进去,就已经被射成了筛子。

     可是她将哪里的人给调开,证明她还是希望沈浩能逃得出来的。

     “有些事情我没有必要告诉你,但我还是不希望看着你死掉,那样我可能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小泽,人都有私心的,我不是他们认为的那种木偶,被人随便的摆布,或许我是迫于无奈,但走总能做一些本性的事情。”

     解释很随意,确切的说这时候的川岛梅子更像是一个人了,或许这时候的她,更多的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这就像是沈浩之前认知到的,她本来就是一个具有人格分裂的女人,只是刻意的压抑了比尔呢不想看到的一方面罢了。

     那个楼顶,依旧还是那么的昏暗,固然里面点亮了很多的灯,还是照射不了过分庞大的面积。

     或许是保镖们早就将这里的情况们给报告了上去,早早的那青年和老头都在等着他了。当沈浩进去,那个青年人微微的一笑,道:“我们又见面了。”

     “恩,就是没想到是用这种方式!”沈浩咧嘴一笑,上下左右看着这青年。

     比起之前见到的青年而言,此时的他貌似有些狼狈,或者说经过前几天的大战,让他的身体遭受到了创伤还没完全的恢复过来。

     “那么我现在该如何称呼你,林枫?”他的声音像是戏谑着沈浩,或者说是带着胜利者的姿态在玩弄于沈浩。

     “我是谁并不重要,而是你怎么认为,这和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沈浩依旧不为所动,也是带着淡淡的微笑,道:“看你这么狼狈,难不成这些日子被人给轮了?”

     青年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沈浩所说的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当看清楚沈浩眼神之中不怀好意的微笑之后,重重的哼了一声,道:“现在还是担心一下自己的情况吧,天启,你来我们国家,我不认为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可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我很想知道,一个聪明人为什么会犯下如此严重的错误。”

     “聪明人都有可能犯错误的,就拿你来说,也是一个精明的人,可是你还不是被人给算计了么?今天我上来的时候,发现你的手下人好少啊,怎么回事?”

     沈浩这是明知故问,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揭开人家的伤口,还很无耻的要在上面撒一把盐。

     “哼,天启,你真是不知死活,难道你以为落在我的手里,还有机会活下去么?不……不管你有多么的厉害,我不认为你能逃脱这屋子里严阵以待的十二把枪,外加一个身手丝毫不弱于你的女刺客。”

     “因为我知道我活不下去,所以我没必要把自己折腾的那么没骨气,对不?既然你现在知道我的身份了,难道你就不考虑考虑,我带给你们的东西,到底有没有用呢?”

     青年的瞳孔微微的有些紧锁,带着些许的恨意看着沈浩,让沈浩哈哈大笑。

     “你也是个聪明人,当然清楚那东西如果一旦被人确定为假的,那么……别给我说他们不可能知道,你说这个国家的人都是傻子么?你错了……因为国家机器所掌握的人才,终究比你们要多那么一些,他们有足够的把握将那份资料给破解出来,一旦你今天确定了我的身份,就代表着,他们也知道了。”

     “我不得不承认,天启先生的三寸不烂之舌绝对厉害,可是今天的事情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绝对不会有外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