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47.第1047章 ,千呼万唤
    那个女人自然是魏婷,一个藏在沈浩心里的秘密,只是当初某一次不小心在吴瑶面前说漏了嘴。

     吴瑶毕竟和沈浩一起长大的,对于魏婷魏老师的事情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同时她貌似感受到了沈浩其中带着一股子很奇怪的味道。

     女人疑心比较重,这是天性,因为她们心细如发,在发生了质疑之后当然会求证。

     吴瑶找的很辛苦,恰巧在一些同学的联络之下打听到了魏婷的下落。

     只是这位女老师貌似一直过的不如意,如今的她很撂倒,租住者几十平米的房屋,而且在一家商场做服务员,更让吴瑶诧异的是,她竟然有了身孕。

     吴瑶意识到这件事情不对,立刻展开了调查,在百般的努力之下取得了惊人的效果,同时魏婷和自己丈夫离婚的事情,以及她丈夫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而且她也见到了那个孩子,是个漂亮的女孩,听说那孩子姓沈,从户籍登记叫沈婷!

     这个名字大有问题,因为她们的小姑子就叫沈婷,这一点她猜测魏婷应该是知道的,可是她却固执的为孩子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最后她见到小孩子的时候,一切都明白了。

     因为这孩子,和小时候的沈婷长得太像了,像到了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同时她联想到了很多,那就是魏婷,沈浩,两个人一组合,不就是这个名字么?

     起初吴瑶的确很生气,这沈浩也未免太胡来了一些?人家刚离婚,你就给人家带了绿帽子?

     可是,貌似在见到了魏婷之后,这一切的气都消了,那脸上充斥的笑容,以及眼神之中的满足感,让人为止动容。

     理解了,一切她都理解了。

     在背叛之后魏婷差一点点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就在她差一点点精神崩溃,选择自我了断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孩子。

     多年以来,魏婷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个孩子,当得知了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她努力的活了下来。

     放弃了以前稳定的工作,为了活下去,给孩子最好的,所以她被迫去做销售员,每天连腿都站的有些浮肿。

     只是她没有抱怨,每一天回到家里,当看见漂亮的女儿时,一切很满足!

     “宝贝,今天给你阿姨添乱了没?”

     由于她要工作,所以孩子经常会托给隔壁的全职太太照顾,当然,她要每个月付出工资的一半作为报酬。

     但是她每天第一天下班的时候,总会第一时间来看孩子。

     “她没有给我添乱!”

     一个女人忽然说话,让魏婷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她有些目瞪口呆,照顾孩子的不是熟悉的那位全职太太,而是她多年前的第一届学生,吴瑶,这一下子她诧异的连手里的孩子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还好吴瑶反应快,伸手就将孩子给接住,带着些许的责备,道:“魏老师,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小孩子受到了惊吓,哇哇的哭了起来,魏婷连忙安抚,但可惜的是不得要领,魏婷慌忙的把孩子给抢了过来,生怕吴瑶要把她从身边夺走一样。

     吴瑶微微的一笑,带着微笑没有多说。

     她已然知道这孩子是她的全部,如果带走了孩子,差不多是逼魏婷去自杀。

     “魏老师,这里条件这么艰苦,为什么不联系他?”

     “吴瑶,我联系谁?”

     魏婷的表情是一僵,眼神之中有些慌乱。

     吴瑶却微微的笑着,道:“我上学的时候,是你教我们作为女孩子如何去自爱,是你教我们如何自立,这些都是你用身体的言行告诉我们的,但你在上课的时候也说过,人犯错不要紧,但是犯了错,就要改正错误。”

     魏婷的眉头皱了起来。

     “说实话,我也没想到是这样,不过魏老师,现在我可要改变称呼了哦,魏姐姐,你还好吧?”

     一句姐姐,打击的魏婷是半天没了反应,只能在哪里目瞪口呆的看着吴瑶,吴瑶依旧是笑着,但看孩子的表情依旧是温柔的。

     “能不能,别告诉他?”魏婷忽然说道:“我和他本来就是个错误。”

     魏婷眉头微微的一皱,不过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道:“可以,不过这只是暂时的,你应该清楚他的脾气,这事情瞒不了多久,其实在此之前他已经开始寻找你了,可能你还不知道他的能耐,他只是为了让你选择,而且被一些事情给耽搁了,我想很快他会上门的。”

     “绝对不行!”

     “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他都能找到你,不过,魏姐姐,你想过没有,往后孩子长大了,你该怎么给她说?或者,你就让她做个没有父亲的闺女?单亲家庭面临的问题,你比谁都要清楚。”

     吴瑶说到了重点,戳到了魏婷的软肋上,让她愣在哪里,半天没反应过来。

     “具体你们怎么选择,我不插手,但是孩子,我还是要说一句,必须要给她应得的,她不是没有父亲,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被掩盖了,如果她长大了得到了真想,她会恨你一辈子的。”

     吴瑶说到这里基本上就够了,她只是来调查事实的,不是来替沈浩做决定的,至于他们的事情,必须要面对面的解决,一厢情愿,局外人就不能做出任何有效的手段。

     她也只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确切的说,她在替其他的女人做了个决定,我家的大门为你开着,你要来,我们会接纳。

     最后她放下了一张银行卡,道:“这里面有四十万,都是沈浩哦给我们的,我现在把它留给你,我想你会拒绝,但还是那话,孩子,尤其是沈家的孩子,不应该受到那么大的委屈,这一点,你要是拒绝,恐怕我会发火,而且,不仅仅只是我一个。”

     魏婷连拒绝的选择都没有,就在吴瑶要离开的时候,说道:“对了,魏姐姐,最后一件事情,那就是孩子不能叫沈婷,不然她姑姑发飙的话,我可不会护着她的,我记得按照传统,都是孩子父亲取名的,遗腹子都不能例外。”

     魏婷觉得自己这个学生能把她给气的吐血,可是此刻连半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一时之间让她无言以对。

     孩子就是软肋,只要拿孩子说事,她就生不出半点的反驳之词,以至于被人家打的有些被动。

     很多疑问都在她脑海里,最大的问题就是,吴瑶是怎么找上门的?

     但是想了想,魏婷沉默了,她的脸色阴晴不定。

     年过三十的女人开始走下坡路了,身材相貌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的消失不见,现在用残花败柳来形容自己,魏婷觉得毫不为过。

     其实她做老师以来一直注重保养,不敢说娇艳如花,可依旧是具有着女人成熟的魅力的,只是这一做母亲,心里面就变得不一样了。

     或许是真认为自己老了,摸了一把脸颊,发现自己皮肤依旧紧致,还是那般的光滑,没来由的苦笑了一声。

     随即她想到了什么,立刻抱着孩子冲了出去,顺着楼梯到了楼下。

     或许她跑的太急,以至于连呼吸都有些不畅,恰巧她看见了从地下停车场出来的吴瑶,连忙堵住。

     吴瑶愣了一下后还是下车,看见魏婷后道:“怎么了?”

     “这里,这里有一份信,是他师傅拖我转交给沈浩的,不过他曾言明,是沈浩找到我之后才能交,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时候,可是我却不希望让沈浩看到我。”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莫要让错误一直持续,将错就错!魏老师,你是个老师,我也是个老师,孰轻孰重我已经给你说了,你要是不明白的话,不妨打电话给我,我们一起研究研究这个课题。”

     吴瑶将信接了过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便告辞而去了。

     一直以来,魏婷很纠结。

     她感觉应该离开,她貌似听说沈浩的老婆都是貌美如花,自己一个黄脸婆不能搀和其中,再者,已经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了。

     可是一想吴瑶的话,又觉得在理。

     最后是长长的一叹,将目光放在熟睡的孩子身上。

     ……

     沈浩回到家中,闭门谢客,家里的女人们依旧是忙碌的工作着,仿似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这一切貌似很奇怪,一向相对来说具有影响力的人,反而深居简出,让一些朋友很担心,最为奇怪的是,连楚天凌的婚礼他都不曾参加。

     可没人会怪他,就让他安静的呆着。

     桌子上放着一份信,是吴瑶交给他的,在得知是老鬼写的后,他迟迟没有打开。

     已经回国好些天了,连天狼都拉掉了懒猫的面具,那下面果然是一张漂亮的惨绝人寰的脸,而且野性十足,很容易勾引出男人的征服欲,猥琐男那家伙捶胸差点跳了楼,后悔的不要不要的。

     天狼的态度貌似有所转变,懒猫却告诉了她的名字,让这家伙永远记着。

     三天后,天狼带着懒猫走了,会了他的家,说可能是不回来了!

     沈浩能理解,毕竟天狼也经过这件事情后看穿了很多,或许也明白了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至于阿东,就不用说了,去了京城之后去找人家富二代小女朋友去了,貌似在那个部门安插了个小职员,每天上班下班,看看报纸,喝喝茶什么的很幸福,昨天传来的消息,说是要结婚了。

     只是天煞,还有川岛梅子一直没有任何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