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30.第1030章 ,无休止的逃
    其实他的体力已经透支到了一种极限,就算就连不坠的气功在关键时刻给他提供了最后的力量,可惜的是,那终究只是一种呼吸的法门,绝度不是什么杀人的利器。

     这一刻的沈浩很难受,至少从胸膛之中传来即将要炸开的错觉,让他的眼前有一阵的眩晕。

     天煞急忙走了过来,一脸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吧?”

     “只是脱力,没什么大碍,解决那个人,我们必须要离开。”

     沈浩抽着空子回答了一声,其实他也清楚,恐怕来围攻自己的人,绝对不是这两个人,他们做事向来不留死角,能从凤十三的身上体会到这些,毕竟……

     自打这个位置曝光之后,就代表着人家绝对是要围攻自己的,他绝对不能留下这个把柄让他们抓。如今又扯上了柳生家族,沈浩知道,他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

     微微的吸了一口气,肺部就像是着了火一样,摇摇欲坠之际他还是努力的站直了身体,天煞看他的情况不理想,也知道不能继续耽搁下去了,当下毫不犹豫的捡起了地上的枪,对着那个昏死过去的黑衣人的脑门上补了一枪。

     将那个人身上的西装给撤了下来,沈浩披上之后遮住了自己的血迹,在天煞的搀扶下往外走去。

     暗自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出了电梯之后的沈浩这才稍微的恢复了些力气,沈浩说道:“分开来走,我左边,你右边,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回合,哪里有个人等着,一旦在三十秒内我没到,你立刻上车,离开这里!”

     “你……”

     “执行命令,现在没有时间听你啰嗦。”

     沈浩的表情严肃,他清楚,最后的考验来了,自己有伤在身,自己出现后立刻会引起对方的警觉,这栋楼在别人的见识之下,一旦漏出任何的不自在来,那么就是暴露,而且他也不抱有任何的信心。

     危险,他来扛着,只要对方追自己,那么天煞就能跑掉。

     他虽然带着伤,但是对于他来说已经成为习惯,这种危险他可以去应变,但对于天煞来说,绝对不那么轻松。

     出生入死之后留下的经验,能在最为危险的时候做出最为正确的选择,不管你是不是同意这个说法,对于沈浩来说,这绝对是一种很直接的方式。

     天煞固然身手厉害,可是未必能在应对危险的时候能做的比自己好。

     天煞貌似控制着自己的泪水不让其流出来,这一刻其实她很想拒绝沈浩的,甚至她就算发生一切,都想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无论发生什么,都希望能用自己的身体帮他挡子弹。

     可惜,话道嘴边的时候变成了低沉的抽噎,她实在无法想象在这人生地不熟,剧目都是敌人的情况下,沈浩到底怎么能找到安全的藏身之所。

     而且内部肯定出现了问题,自己等人藏的这么隐秘,还是被人给找出来了,而且对方的行动异常的迅速,证明他们对于情报是极其的肯定的。

     “你要小心,一定要小心。”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可是在这一刻,她只能说出这样的话。

     都是江湖儿女,稍微的不小心就会丢掉自己的命,可是天煞有史以来感觉到了恐惧。

     “行了,别啰嗦,老子知道怎么能活着出去。”

     说完这话之后,沈浩大步流星的开始上路,他所走的路是正面能看见自己和天煞的房间的,估计对方通过一定的设备,连房间里发生的什么事情都能看的清楚,而这个时候,他走这一条路,明显就是吸引别人的目光。

     果不其然,街道上出现了人,一出现就是一堆的黑衣人,这帮人在这样的气氛下出现的特别的扎眼。

     沈浩见状只是耻笑了一声,至少他还能肯定一点,那就是这帮人还没丧心病狂到敢在这样的环境下动手。

     他们肯定清楚沈浩的身手,就算他们是特殊部门的人,也不敢这么冲过来找死,唯一能用的当然是枪,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开枪,那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沈浩的步伐不满不许,他往人数为主自己的人最少的部位走了过去,那两个人的表情明显的有些寒冷,可是在看到沈浩的时候微微的愣了下,就在错身的时候,沈浩的手骤然发难,随即从对方的身上摸出了一把枪。

     “很好,还有消声器,你们上路吧。”沈浩用英文漫步尽心的说着,同时枪口对准了对方的后腰,就是两枪。

     这一切都是一瞬间,做完这一切之后沈浩头也没回,立刻闪身进入了一个商场之内,这一下子借助了人群的掩护,快速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的,至少跟随着他的人在来到商场的时候,已经失去了他的身形。

     作为一个以跟踪吃饭的杀手,反跟踪的手段当然没的说,对于沈浩这种人来说,都是必备的既能,能在闹市之中解决掉目标,而且悄无声息的消失掉,这是家常便饭,如今他只是用这个手段来逃命。

     化妆,虽然沈浩没办法做到凤十三那么的顺溜,能在对方眼皮子底下做到变了一个样子出现在你的面前,可是给他足够的时间,在足够多的东西之下,至少他能完美的改变自己的形象。

     这一点,就在一个比较时髦的成衣店里发生,沈浩进了换衣间之后,快速的脱去了原有的衣服,用把衣服折腾出的布条控制了伤口之后,穿了一套比较时髦的衣服。

     出来之后的人,就像是一个当地青年一样,走在路上漫不经心的注意着四周,而且刻意的回避一下比较密集的地方。这种方式给对方带来的搜寻困难,加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而沈浩的压力也是倍增。

     另一边的天煞也是狂奔,在路上很干练的打晕了出现的黑衣人,就发现了沈浩那辆在这里的车停在不远处,由这个方向看去,那里面坐着一个女孩,对……当下她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奇怪了。

     “该死的沈浩,在这个时候还忙着泡妞?”

     进去之后,那在座的凤十三微微的愣了一下,道:“开车,快走!”

     凤十三立刻回过神来,不过她还是问了出来,道:“沈浩呢?”

     “不比担心他,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这一刻的天煞其实比凤十三还要紧张沈浩,可是担心没有任何的作用,她也知道,现阶段不是去关心这个的时候,需要她们逃掉,一旦自己两个人落在了敌人的手里,那才叫对沈浩给压力呢。

     凤十三终究发动了车子,快速的上路,通过后视镜还是能看到身后有人追了上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天煞目视前方,貌似在想什么一样,最后重重的哼了一声,道:“出城,往北海道的方向出发,这一次让这帮家伙折腾的灰头土脸,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一想到沈浩尚且还生死不知,就算对人家有信心,也是没来由的一阵担忧,只是此刻知道说什么都是闲的,最直接的方法,那就是……找个出气筒,貌似跟在身后面的人,就是她天煞最好的标靶,不把这些人给解决掉,还以为人家天煞是好欺负的……

     车子行驶的很快,后面的两辆车子是锲而不舍,狠狠的咬住了她们,貌似是不把她们逼上绝路誓不罢休一样。

     行驶了良久之后,车子终于进入了相对平缓的地方,四周视野开阔,大部分都是农田,由于这个季节的庄家都被收拾完毕,所以到处一片是荒凉。

     “等着,我看他们想干嘛。”天煞忽然说道。

     凤十三不知道坐在自己旁边这个女人想干嘛,也不清楚她是谁,不过自己在提到沈浩的时候她能给出答案,肯定是沈浩去里面就是为了她。

     这种忽然意识到的答案让她微微的有些吃味,甚至在这个时候,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只是觉得……自己的大脑里面怎么都是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呢?

     她还是停住了车子,就这样静静的坐着,余光暗中观察着这个容貌不下于自己,而且一脸冷峻的模样。

     身后的车子和她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不过在她们停下车子之后,那车子就停了下来,貌似没有上来的意思,不过天煞并不急,她就这样稳定的坐着,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只能看见她的胸口犹豫呼吸而起起伏伏,随即……变得越来越平稳,越来越慢。

     凤十三绝对是一个有见识的女孩子,至少她清楚这是天煞在准备着自己的一切,只要对方敢来,她就敢给予对方致命的一击。

     时间在这里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一个分钟过去了,那边的车子打了两声喇叭,凤十三的手里面钻了一手的汗水,貌似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这时候她也清楚,绝对不能打扰天煞。

     在准备的时候,确切的说是准备了一口气,一旦这一口气憋足了,那么在最为关键的时候一口气给爆发出来,才能给予对方致命的一击。可是一旦现在开口说话,这一口气也就泄了,会因为这口气的缘故,而变得无法在最关键时刻给予对方致命的一击。

     最终,车子里还是下来了人,他们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