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24.第1024章 ,有时候
    这次的沈浩没有任何拖拉的离开了,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快的,他也清楚,这样持续下去的话,对谁也不好,不如给双方都留点时间,让彼此都清楚地想一想,往后的事情该怎么处理?

     回到自己的房间,恼火的沈浩是狠狠地吐了一口气,这心里面的烦躁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显得更加的沉闷了,他还没来得及睡觉,就感觉到外面来了人,他微微的皱了下眉头,都不知道这些人是咋回事放着好好的门不走偏要走窗户。

     这尼玛不是嫌自己命长吗?这可离这里可是9楼啊,稍微出现一点点问题,那死的不能再死了,不过他也知道,这里面住的人都是非常人,尤其是二栋,他们最怕的就是被别人发现了去,作为一个杀手的谨慎,当然不可能犯那种低级错误。

     沈浩回过头来去看,竟然是去而复返的川岛梅子,沈浩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身旁,说道:“来吧!进来陪我坐坐。”其实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但是对于川岛梅子来说,他没必要那么客气。

     看着脸色不太好的事,沈浩,川岛梅子出去的没有拒绝,就坐在他的旁边,斜着眼瞪了他一眼,她的脸上还有没有褪去的潮红,就那晶莹的耳垂上面也多了一层绯红。

     欲言又止得看了一眼沈浩,最后他她还是叹了一口气。

     “我问问你,真的长相厮守,有那么的重要吗?”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沈浩,她貌似很在意这个答案,最后沈浩说道:“我不知道,其实俗话说得好,什么不愁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可是你拥有过了,还是希望天长地久吧!这或许就像你说的,是男人的一种贪念,一种控制欲,和占有欲吧!”

     川岛梅子并不是很理解沈浩,想表达个什么,可是听着他这句话,眉头皱得更加深了,这个女人就是这样,一旦陷入了某种思考的时候,那种沉默另有这一种安静的美丽,或许就像这个国家的女人一样吧!总会让人感觉到比较女人而女人的一面,这是华夏女人不曾拥有的,说句实话,如果沈浩和她分开了,或许留下的不仅仅是回忆,不仅仅是失去了儿时的梦那么简单。

     相对无言的对视一下,听见沈浩轻微的叹气,道:“如果今晚没事的话,就留下吧!来来去去的很危险。”

     出奇的是川岛梅子并没有拒绝,微微的点了点头后,她躺到了沈浩的身边,对于她来说,很多事情无需去追究那么清楚,可是呢?她躺在沈浩的身边,总能感觉到很踏实。

     今夜就这样过了,不是很安静,也不是很舒服,可是对于沈浩来说,并没有什么值得发愁的事情,对于整个三合会来说,感觉就是乌烟瘴气。

     被人莫名其妙的袭击死了无数高干,核心人员,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相互提防着,他们怕一旦自己的事情泄露出去,将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力,甚至很有可能被他人抓住把柄,大做文章,最后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老头和青年对坐着,他们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青年,更是了得,嘴都合不上了,在他看来,老爷子毕竟是老爷子,他的智慧更是他人没办法比拟的,就短短的三言两语以及一张纸,就把全世界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推上了自己的地方,所给自己带来的,那就是让整个三合会,都无法安宁。

     他们很清楚三合会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句难听的,他们里面的内线,将他们今晚吃的什么喝的什么?上了几次厕所都会如实的汇报。

     “我在此之前,他们无法改变现状。并不能充分的最为根本的解决问题,沈浩的到来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莫大的助力。”

     “孩子啊,有些时候做事要动动脑子,一个人的力量真真的是有限的,那个沈浩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有的时候,不要相信一个人,有的时候你也不要把别人当成个傻子,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才能完美的控制一个人。”

     老头有些虚弱的说道,其实这些日子以来,他也同样担惊受怕,他们内部存在的问题已经波及到了整个北海道。

     “是的,爷爷,我明白了,往后我会小心,这次的事情西不为例,将事情做得会更好。”青年在那里很认真的说道。

     “还不够,远远的不够,我已经告诉了你,那个沈浩绝对不是傻子,你不要把它看的那么简单,他很快就会明白过来,而且或许他已经明白过来,我们在利用他,要么他手里面,有绝对让我们可怕的底牌,要么他会转正毛头,最终我们。哎,你还是长不大呀,我不可能真正的放手把事情交给你来处理呀!”

     青年貌似对这个说法有点意见,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老爷子说的没有错,他还太嫩了,糊里糊涂栽了几个大跟头,现如今的对手,那可是全世界排名第一的杀手,而且他手里面还拽了那么大一个组织,足够的威胁他的力量让他有些微的害怕。

     “爷爷!那么我应该怎么办?”青年皱着眉头问道。

     “还能怎么办?到时候被三合会那些老头他们知道,我们将是里外不是人,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倒转矛头吧!”

     老头的话让青年百思不得其解,这调转矛头到底指的是什么呢?或许他,不明白,可是,心里面隐隐约约觉得,这里面有一定的文章可做。

     忽然,他的心里面咯噔了一声,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家老爷子,没想到,他的爷爷当着他的面点了点头,有些兴奋地笑了。

     看来老头子毕竟是老头子,老狐狸的级别,清楚一旦在事情败露的下场,不仅仅是自己完了,而且他的家人所有都会完蛋。

     ****的世界就这样残酷,没有任何怜悯可言,一旦失败,那么就代表着,一家人全部死了,可是一个人要是成为了帮派首领,类似于我们华夏的一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看来老头并不看好,他们现在的处境,已经早早的在安排退路,而他们把自己的退路就安排在沈浩的身上,现如今他们是掌握了主动权。

     所以才可以让沈浩,牵着鼻子走,可是一旦沈浩反应过来,或者说他们的处境,越发的不妙,那么一切将会反过来,他们将会成为沈浩的傀儡,任其摆布。

     可人就是个怕死的动物,没有人不怕死,一旦当死亡临近的时候,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这是一种本能,怪不得他们,只能说他们的世界太过于残酷。

     “爷爷,你告诉我这些,是希望我现在就做吗?”青年沉声问道。

     “是该做的时候了,原本我以为那些蠢货,那票人只会相互猜忌,相互厮杀。会给我们留够足够的时间,让我们去发展,让我们出行藏,可是现在看来我们错了,这沈浩有一张无形的大网?慢慢的已经展开,他们和我们最后落得不好的下场。”

     青年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的看着自己爷爷,这些话说的,让他也不明白所以然了,什么叫做所有人都会落不下好下场吗?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问道:“爷爷,你能告诉我实情吗?”

     “你还记不记得天气口中的冥王啊!”

     青年诧异地看着自家爷爷,反问道:“冥王?”

     “对,就是冥王,或许我说这个人并不清楚他是谁,可是我说说内部的一些事情,你将会记起,这个冥王会是谁?在60年前,我们国内,其中的一项计划,叫做潜伏。”

     “那些年啦,我们三合会,选择的是些特别的,有能力的人,全部被派往华夏,他们潜伏了下来,随后,进入了华夏的一些政坛、经济,还有其他方方面面。

     60年的发展,华夏也进不来了,一个可怕的事情,这些潜伏下来的人,也经常受到我们的熏陶,可是我们这一套,在华夏根本就行不通。”

     爷爷慢慢解释着。

     “这些人,被一点一点培养出来的欲望、贪婪,于是他们利用着自己手里面的力量,凝结了自己的势力,随即他们学会了背叛,他们忘却了自己是为何而来的目的,当明白真相之后的他们,就不再那么老实了,然后开始反过来,对付我们。”

     “是啊,当初那是我们背叛他们,这个复仇,并没有错,可惜的是,这些老不死的他们认为,那个潜伏计划依旧继续着,他们所培养出来人的后代,还是忠于他们的,这种无奈,这种无耻的想法把三合会送上了绝路。”

     青年有些不解自己爷爷在说什么?道:“60年前,60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好像和现在并没有什么关系啊?60年前活着的人,现如今恐怕也……”

     “都说了,那些都只是他们的后裔。”老头解释道。

     “冥王就是他们的后裔,确切地说,压根就不是一个人,你也不想想,一个人能把我们整个三合会,折腾得鸡犬不宁吗?不,这个世界上没有那种人,仅凭个人力量,就可以把一切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