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29.第1029章 ,致命的三分钟
    “快走!”解决了这个人,天煞忽然大声的喊了一句,沈浩却眉头皱了起来。

     不需要天煞去提醒,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刀笔直的劈了过来,那速度刁钻,甚至借助这一击反射了光芒,让自己的眼睛会处于短暂的失明状态。

     是个高手,至少沈浩也无法用这种方式去攻击别人。

     “竟然是柳生家族的人。”关键时刻,沈浩还是抬手挡住了这把斩下来的长刀,可是对方所展现出的力道,绝对用恐惧来形容。

     这一刀,让自己的手腕差点脱臼,而且还传来了酸麻。

     好在让对方的刀荡漾开来,沈浩这才将前面的天煞给拉到了身后,沉声说道:“给我挡住门口,今天看这样子不解决这人,我们是没办法离开的。”

     天煞很有默契,没有多表示,挡在了门口,将战场留给了沈浩。

     她的心里面清楚,自己的身手虽然很好,可是拼命的时候绝对没有沈浩厉害,尤其是高手的对决,她根本就搀和不进去,一旦出现一点点的情况,那么只能是碍手碍脚。

     她并不否认这是将自己的小命交给沈浩处理的节奏,可是她却没有一点的意见。或许组织里面她信任所有人,能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任何一个组织里面的人,但绝对不会把性命交给对方去管理。

     不是不信任,而是因为这条命属于自己,可是沈浩不同,如果两个人能活一个的话,她可以用自己的命去填补这个窟窿。

     甚至一点的犹豫都没有。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奇妙,连死都不在乎,甚至一命换一命都能办到,却无法相互理解内心深处的矛盾。

     忍者貌似感受到从沈浩穿来的那股威压,他没有忙着动手,而是很冷静的看着沈浩。

     他的眼睛之中没有任何的感情,看着沈浩的时候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沈浩却噗嗤一声冷笑了出来,道:“柳生家族二代人员,你们可真够看得起我的,不过你们就像这么留下我的命,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你地,死!”那人很冷漠的说着,同时举起了手里的刀。

     一股很奇怪的风从他的身边形成,一般人或许感觉不到,可是沈浩的全身汗毛都快立了起来,这种感觉太真实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气功,他的全身精气神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状态,才能实质性的让别人感觉得到。

     沈浩一点都不会否认对方会一刀要了自己的命,对方眼神或者身上所展现出的气息,全方位的锁定了他。

     这一刀,肯定是惊天动地的,没有任何余地的,如果挡不住,必然是一个死。

     “杀!”对方的嘴里忽然蹦出了一个字,刀在空中实质性的形成了一道闪电,那种感觉让自己的器官都要停止工作。

     这不是其他,而是他的那一声大喝,让耳朵已经无法适应比较小的声音了,刀举起的时候依旧是利用了光线的原因,让他的眼睛不适应眼前的光线。

     一时之间失去了两个感官的感觉,这是极其证明的。

     沈浩还有过人的战斗经验,他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处理,全神贯注之下,他的精气神依旧是攀升到了制高点,或许对方也感受到了,所以在这个关卡上开始动手。

     “咔嚓!”伴随着轻微的声音,一股大力撞了过来,让沈浩手里的刀脱手而出,同时也断成了两截。

     “噗嗤!”

     沈浩依旧没有躲开这一刀,刀锋斩在了他的肩膀之处,入肉三分,那是剧烈的疼痛,甚至连手都已经不听自己的使唤了。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随即抬起了自己的拳头,狠狠的当着对面砸了过去。这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刚才的一口气没有憋足,自己被震的胸口都有些发麻,但是此时此刻他却还有预留,就算受了伤,还能出手。

     面前这人太可怕了,能将全世界顶尖技术的军刀斩断,足以证明了一切。

     这就是传说中的迎风一刀斩,可怕至极的东西,这就是柳生家族不外传的绝技,他们可以通过身体的调节,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将所有的力量积攒在一出,利用很多的外界力量所产生一切对自己有用的条件。

     如果这是黑夜,那么……这一刀将会无声无息。

     一拳轰了出去,那人却抬起了一只手,将其当了下来,随即手里的刀骤然转了过来,快速的往沈浩的心脏部位划去。

     这一招不得不让沈浩改变方位,但是沈浩却没有这么做,狠狠的一脚踹了出去,随即一只手往刺过来的刀抓去。

     “砰!”

     一声轻响,柳生家的忍者快速的倒退,大腿上狠狠的挨了一下,绝对不好受。

     沈浩同样也不好受,手抓住了钢刀,在对方抽离的瞬间划破了皮,鲜血直流。可沈浩依旧不顾这一切,悍不畏死的冲了过去,展开了拳头尽力的和对方拉短了距离,使劲的和对方死磕。

     这种打法看上去是有些不要命的架势,可是沈浩绝对没有这种想法,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面前这个人的一身修为在这一把刀上,如果你给你对方足够的地方,让他施展出自己的本领,那么……沈浩是没有一点胜算的。

     同样都是花了很大的力气去修炼的,可是这帮疯子们就是为了这把刀而存在的,如果你只是单纯的认为,他们手里的刀是花架子,那么你就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沈浩的拳头像是暴风雨一样的倾泻而下,这种压制是持续不了多久时间的,毕竟人家是高手,只要让人家反应过来,刻意和自己拉开距离,那是一定能办到的。

     “砰砰砰……”

     一拳接着一拳,柳生家族的忍者依旧发挥着绝对的战力,躲避之中还能还手,两个人你来我往,身影不断的在空中交织。

     “咔嚓!”

     很忽然的,沈浩还是选择了用手将对方的刀抓住,随即一脚踢在了对方的手腕之上,这忽如其来的变故让那忍者的身子微微的一僵。

     他万万没想到沈浩用这种方式压制自己,其目的竟然是为了手里这把刀,没错,一个忍者的身份尚且还咋呼不住沈浩,对于他来说,致命的就是他手中这把刀。

     两个人是生死相向,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后手可言,他们所展现出的,绝对是那种自己所能达到的一切的极致,根本不可能放水。

     可是在这种状况下沈浩尚且还有心思去算计自己,对于忍者来说,可以说沈浩是绝对一个可怕的对手。

     这一次,沈浩貌似得手了,而且……就算自己受了伤,至少把致命的东西给拿了过来。

     看着手里的刀,沈浩嘿嘿的笑了,此时的他手里鲜血直流,看上去好不恐怖,可惜的是……这最为致命的东西落在了他的手里。

     “你……”就算一直处于冷漠中的那个岛国忍者,也是一阵诧异,一沉不变的脸上貌似出现了一线点的诧异,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不要惊讶,对于迎风一刀斩,我也是了解的够深了,而且……我早就知道你们会出现,你感觉我是一个束手待毙的人么?作为对手,你就不应该过分的轻敌,当然,对于你们柳生家族的人来说,我就是一条小杂鱼,不过落在小杂鱼的手里,你感觉自己还有胜算。”

     他随手一抛,刀就就往门外面落去,此时的那忍者尚且还没有放弃机会,纵身一跃,就要抢先去抓,可惜他快,沈浩比他还要快。

     就在刀落在了天煞手里的瞬间,沈浩已经挡住了那忍者的身体,二话不说便是左右开弓,很不客气的就是一连串的组合拳。

     对于这种忍者来说,一身的功夫都在刀上,一旦丢掉了刀,差不多就丢掉了半条命,如此,他根本就不适合沈浩的对手。

     差不多是吊打,对方只能狼狈的防护着致命的地方,被动挨打,而沈浩的速度很快,眨眼之间已经打出去了五六拳。

     那卯足了力气的拳头落在了这忍者的身上,打的对方发出了痛苦的哼声。

     “接着!”忽然天煞发出了提醒,那原本落在了她手里的刀,又飞回来,沈浩顺手一超,便问问的抓住,顺手就是一个下劈,这家伙貌似意识到了危险,急忙低头躲避,奈何还是慢了半步,那一只手臂,就被沈浩给生生的砍了下来。

     疼痛,流血,让这里的情况看上去有些难受,不过沈浩注视着这一切无动于衷,冷淡的看着他,道:“感觉怎么样?你一刀要不了我的命,可我用你的刀,一定要了你的命。”

     那忍者捂住了伤口,冷看着沈浩,却没有发出一句话来。

     沈浩没有任何的犹豫,随即拳头招呼了过去,再一次打的对方发蒙,随即一刀贯穿了他的心脏。

     看着那身体缓缓的倒下,沈浩的呼吸粗重的犹如老牛一样,胸膛剧烈的起伏。

     二代的柳生家族人员,那绝对是恐怖之极的存在,除却一代里面活着的那个老不死,估计这些人已经达到了岛国武道的一种顶峰了。

     或许若干年后,他们将要支撑起整个柳生家族,成为岛国的精神象征,今天他侥幸赢了,但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