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22.第1022章 ,爱情来的太快。
    天煞,在沈浩的怀里不断的挣扎着,使劲的挣扎着,她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尤其沈浩抱着她的时候,双手已经不规矩起来,不断的在试着在自己的身上索取什么,有的时候,会从自己的大腿上抚摸过去,有的时候,会在自己的臀部辗转而回,有的时候,又是在自己的腰间胡作非为。

     无论天煞怎么强悍,其本质就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在面对这种时候,总会变得手足无措,她甚至有时候觉得,沈浩这种让人既可恨又可爱的做法,就是让女人有一种无法原谅的一种错觉。

     她很想起身使劲的给沈浩狠狠的一巴掌,可是自己的双手被沈浩铐牢牢的抓住,这家伙不知道哪里的力气,就算是自己,再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开来。

     天煞很生气,生气得让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发抖,她感觉到身体已经开始逐渐的背叛自己,当沈浩时有时无慢慢的摸着自己的时候,那种无法节制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日浪高过一浪,慢慢的让自己陷入不归的一种低谷中。

     天煞很害怕,甚至觉得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那种事情?她无数的梦里面想过,无数的梦,里面出现过,但是绝对不是这种情况,也不是这个场景。

     “你这混蛋,快放开我,你不要这样过分,难道你不知道这样会让我们都无法再相互见面了吗?你要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天煞脸上有些慌张地嘶吼着,吼的是撕心裂肺。

     一时之间她剧烈的挣扎,可是她忘了,沈浩的一只手就在她的身上,无论她怎么去挣扎,那手就会在她的肌肤上不断地移动,可是她的肌肤太过于敏感了,这些年的锻炼她的神经系统就像是稍微受到惊吓刺激,总做出过激反应的东西一样。

     这种东西绝对是不受控制,一种身体本能的反应,无法让天煞接受的。至少她的力气一点一点的被,抽离了身体,这种恐怖的感觉,让她无语、无奈,甚至有些害怕这种不能掌控的感觉。

     是的,那就像是一股电流,由经脉通过了心脏,让自己的心跳快速的增加着,随即这种感觉,不断的在身体中放大,一点一点的吞噬着自己的理智,甚至呼吸可以证明自己的大脑中出现了空白期。

     天煞怕这种感觉,如果不是自己的意志力好的话,恐怕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抵抗能力。

     就在此时,她狠狠的抬起了腿,快速的提了起来,用膝盖狠狠地往沈浩的右腿肌腱踢去,貌似沈浩已经有了准备,就在她提起膝盖的瞬间,她只是无奈地放开了她的双手,使劲的摁住了她的双腿。

     沈浩“嘿嘿嘿”的冷笑着,不,确切的说是淫笑着。

     这笑容让天煞没来由的有一些慌张,这种慌张的感觉还没有完全消失在自己的心里,就感觉自己双腿被他抓住了,狠狠的日分开。

     沈浩就扑了过去,他把天煞狠狠的压在了自己的身前,两只手固定了自己的后面,用两只腿固定了她的双腿。

     “沈浩,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好吗?我求求你收好,沈浩,你听我的,我们不能这样,真不能这样,你忘了吗?你已经有了杨秋双,已经有了刘静茹,你已经有了那么多的女人,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对得起他们吗?不,对不起他们,所以请你停止这一切。”

     “老子今天告诉你,天煞,你给我听的清清楚楚,老子可以对不起别人,但别人不能对不起我,我是否对得起那些女人?你心里明白,我也知道,可是我说不过你,你这种感觉让我很不爽,所以,保证让你做我的女人,没得商量,没得改变,这辈子你休想逃过我的手掌。”

     沈浩在那里狠狠地表面了自己的态度,或者说,让天煞这个女人明白,自己的心里真的很喜欢她,真的很爱她。

     当初大家都不明白爱是什么,过去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沈浩明白,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过分的去追悔,其实也没有任何的意思,说白了,那只是自寻烦恼而已,放在眼前的女人不好好去珍惜,自己就是个蠢蛋,所以他不想做这个蠢蛋,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他有些霸道的,将自己的嘴压在她那的红唇之上,接触之间,沈浩感受到的是一股淡淡的香味,这股香味就像是,蜂蜜一样。不过,天煞是紧闭着双唇的,狠狠的咬着牙关,不就是不让沈浩撬开她的嘴,极力的拒绝着那可恶的舌头,这样做无异于用强。

     这样的沈浩太可恶了,如果换成以前的天煞,她会很不客气的,直接将她踢出去。

     她这时候也很想做,可惜的是无能为力,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天煞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动作,没有让沈浩如愿以偿,最后或许是把沈浩真惹怒了,他重重地哼了一声,怒声说道:“我看你坚持到何时?”

     说完沈浩伸出一只手,捏住了她的鼻子,这样做让天煞没办法呼吸,死死地憋着自己那口气,可是一个人能憋多久呢?在这样剧烈的活动之下,绝对撑不过30秒钟,就在天煞快要窒息的时候,沈浩忽然之间就将自己那该死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一时之间他淡淡的索取着,不断的想让从这个女人的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没错,是这种感觉。

     就在沈浩占据了她一道防线的时候,天煞整个人都懵了,感觉大脑里面的,所有景象都会被赶出去,本是充斥得满满的恼火,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唯一出现的画面就是和沈浩相识,相知以及共同完成的任务,还有那些看上去很无厘头的事情。

     比如,闹别扭,比如第一次自己和沈浩置气,又比如,他总是怕了自己一样,躲得远远的,从此他们就开始争吵,从此他们两个之间,貌似出现了很多的别扭。

     沈浩无耻地来了一个法式长吻,这气氛让天煞都有些气喘吁吁,也许沈浩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如果这么可恶的得到了人家的第一次,或者说得到天煞的身体,那么她的心呢?自己是否能得到?沈浩不确定也不知道,他不敢冒这个险。

     就在沈浩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天煞睁开了她的眼眸,那如星的眸子里面带着一丝的迷离,有些贪婪的看着沈浩,他有些不解,为什么沈浩不会继续,会给他喘息的机会,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应该多好,或许就这样强行占有了,她也会认命一般的去装着去接受,从此之后,她会安下心来,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可是沈浩停了下来,所以她有了反抗的空隙。

     “妞,你最好别给老子动。”沈浩有些恼火的说道。

     “沈浩,有本事你杀了老娘,不然的话,今天的事情老子和你没完。”天煞也是各种的,恼火,这个家伙竟然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方式来和她发生这种关系,这绝对不是她想要的。

     沈浩闻言也是重重地“哼”了一声:“这他妈算怎么回事?老子貌似把你还没怎么着吧,你就是用这种方式跟老子说话的。”

     尼玛,拼了不管了,沈浩忽然火大,用极其粗暴的方式拉开了她那单薄的睡衣,伴随着布帛的破裂声,随即露出的便是让沈浩无法直视的东西,那动人的山峰矗立了在沈浩的面前,用一种很独特的方式展现着它的倔强。

     我拥有的女人多,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呢?沈浩从来没有认为,哪一个女人会有如此美丽的胸脯,或者挺立的山峰如斯,只有一个完美的女人才会拥有这一切。

     带着一丝报复性的快感沈浩一把就抓了过去,力或许用的一起大了些,疼的天煞“啊”的一声,便叫了出来。

     “你!”天煞整个人在怒火中燃烧。

     她极力的想坐起来,将自己身上的沈浩给推开,可是沈浩的体重,完全压在她的身上,双腿又被控制,她无法借力,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将沈浩给推开。

     沈浩又发出那种恐怖的笑声,眼神变得特别邪恶。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有一种说不上的东西,或许他已经铁了心,今天一定要把这件事给做了不可,面对这个女人亏欠得多,既然已经都到这个地步了,就算多欠一点吧,没事,大不了往后慢慢还,沈浩就是这样打算的。

     人心本来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当你患得患失的时候,总是下不了手,总是难以作出决定,可是你一旦想好了,一旦豁出去了,那么你就会变得特别的执着,有的时候,这种执着会让人感觉就是一种疯狂。

     此时的沈浩就差不多这样,他的眼神之中已经透露出了他的内心,他已经变得疯狂起来了,这次的疯狂就是为了他天煞而疯狂。

     或许天煞还能去反抗,可是她并没有选择反抗,她认命了一样,躺了下去,任由沈浩趴在自己的身体上,任由他折腾,只是眼泪为什么会流出眼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