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13.第1013章 ,团队
    <!--章节内容开始-->    川岛梅子扬长而去,走的是异常的潇洒,这就是人家。

     沈浩坐在车里抽了一支烟,脸上露出了微笑。对于他来说,现阶段最有用的就是怎么去把事情给解决掉,一旦给了对方足够反应的时间,对于他来说反而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里貌似还是比较热,周边马路上那漂亮的妹子们说说笑笑的,特么形成了一道独立的风景线来。

     沈浩只能通过定位仪来慢慢的行走,他不敢把车速开的太快,因为他么在这个国家连驾照都没有,或者说,一旦被人家交警给抓住,那么问题就严重了。

     这套公寓还是人家老头子安排的,确切的说就是上一次的酬劳,在两个人达成了协议之后,他没有说要把其给收回的意思。

     位于市中心的热闹去,貌似应该是相当的值钱,这里的房价绝对能赶得上华夏京城,沈浩虽然不知道为啥都这样,可是貌似人家梁秋霜曾给沈浩解释过经济学,这就是所谓的泡沫经济。

     沈浩有些喝不惯这苦不拉几的咖啡,不过这里没茶,人家也不可能刻意的为自己准备茶,端着一杯咖啡就站在了玻璃窗后面注视着一切。

     按照情报上来说,对面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公司,貌似就是三合会名下的产业,是内部一个比较厉害的实权人物控制的。

     门口人来人往的,貌似是看不出什么特别的东西来,他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那老头子是一个老狐狸,这一点沈浩一点都不否认,甚至他也清楚,那老头子可以说一直不信任自己,将自己安排在这里,绝对是有一定的目的性的。

     至于具体人家打的是什么主意,这一点沈浩就不知道了!他不是那老头子肚子里的蛔虫,压根就没办法猜透那老不死的到底打的是什么鬼主意。

     一杯咖啡还是在思考之中喝了个干净,沈浩感觉肚子有些涨得难受,去了一趟厕所之后人还没出来,眉头这就微微的皱了起来。

     感觉外面安静了,安静的让他都感觉有些不自在,眉头皱着他就靠近了门边上,就听见从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一下,两下,三下……这敲门声来的很忽然,却很有节奏,方式是一种很奇特的音乐旋律,只是当沈浩听闻之后,微微的笑了一下。这是一个暗号,虽然对于沈浩来说,已经是很久都不曾用过的东西,可是,他还没忘记这是组织内部联络和确定自己人的方式。

     门被打开,就看见外面站着一个女人,玲珑的身段,以及********妖娆的身子,还有一头的秀发,脸上带着一个很大的蛤蟆眼睛,遮掩不住那白皙的皮肤,随即当看见沈浩的时候,嘴角带着一抹的微笑。

     “是你?”沈浩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感觉自己像是看错了一样。

     这不就是天煞么,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可不就是我么,怎么,见到我是很诧异,还是说有些失望?”天煞的表情有些戏谑,带着淡淡的玩味看向了房间内部,道:“哦,还好没别的女人,不安我这是要做罪人了。”

     乱七八糟的话说了一大堆,可还是绕过了沈浩,径自走了进去。

     屋子里尚且还算很干净,压根就没有其他的东西,天煞进来之后,很干脆的踢掉了自己的高跟鞋,赤着双足满意的在周围打量了一番。

     “不错不错,能在这里有这样的居住地,看来你混的还不错啊。”

     这有些带粉刺的话,让沈浩听的很不爽,可是他怎么都不能和人家去吵这些吧?当下呵呵的轻笑了一下,道:“你怎来了!”

     “其实你应该问我来这里多久了。”天煞很没素质的往那边一趟,那一双秀气的脚就在沈浩的面前晃来晃去,而且沈浩站着这个位置,恰巧能看见人家的裙底。

     尼玛,竟然是黑色的?

     沈浩的脸色有些黑,道:“那么你是怎么知道我来了?”

     “呵呵,天启啊天启,亏你也是组织里面的一号人物,难道你就不知道我们为了能进入岛国,可是花了很大的精力么?”她冷冷的看了一眼沈浩,道:“恰巧的是,我也就住在这顿楼里,只是意外的发现你来了。”

     她的话沈浩没地方相信,不过沈浩却没有继续追问什么,能将天煞的底细能盘问出来的,这个世界上没几个,而且真话假话的,也只有人家自己知道,你去妄自猜测,那也是自寻烦恼。

     “北海道那边出了事情,相比和你有关系吧?”天煞让自己舒服了,斜躺在了那里,让沈浩能看清楚那微微被压的有些变了形的胸口,带着一抹很奇怪的微笑,问道。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对于这模棱两可的回答,天煞一点都不奇怪,点了点头,道:“那么现在你应该清楚冥王了吧?”

     沈浩的瞳孔缩了一下,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看来你还是喜欢用拳头办事,对于一些情报分析,还是做的不够,那么我现在来给你说说我这些日子的发现吧,我感觉冥王不是一个人。”她的神色微微的凝重了些。

     沈浩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什么?”

     “还不明白么?真正的冥王其实就是很几个人组成的,如果你仔细的去想一下一些事情,其实这个问题一点都不难发现,他同时控制着那么多的事情,而且每一件事情都让人觉得无懈可击,你也不发挥你一下你的猪脑子,如果你是冥王,你还有那么大的精力将这事情给解决妥当?”

     沈浩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可能性他从来都不曾想过,冥王竟然不是一个人,这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那个将自己变成了怪物的冥王给沈浩留下的,绝对是不可力敌的敌人,如果他的后面还有人,那将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沈浩不知道,其实他压根就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了。

     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沈浩下意识的摸了一支烟出来,顺手就给自己点上,可是沈浩刚吸了一口,就感觉面前一花,就有人身手将自己嘴上叼着的烟给抢走了,当然,这人是天煞了。

     她看了一眼沈浩,眉头微微的皱了下,道:“受伤了?”

     沈浩愣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她仔细的看了沈浩一会之后,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继续说道:“有好东西就要懂得分享,一个人乐呵,绝对不是什么好习惯。”

     她一点都不在意那是沈浩抽过的烟,就这样很无脑的躺在沙发上,一口接着一口的享受着。

     女人抽烟沈浩比较反感,可是却要除去天煞。她是一个让沈浩无法彻底了解的女性,仿似总能将自己的一些心事彻底的隐藏在黑暗之中,不让他人发现,有的时候沈浩甚至在想,她天煞,放在表面上的身份,到底哪一个是真的自己?

     只看见香烟从那一张性感的小嘴里面不断的吐出来,在面前形成了一团云雾,然后又快速的散开,却一直都不说话。

     “他很强是么?”天煞忽然问道。

     沈浩还没反应过来她要表达什么,最后皱着眉头回道:“不能用强来形容,可以说是无懈可击,就算我遇到他的时候,感觉就像是面对着一辆坦克,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把我给击杀。”

     天煞诧异的看着沈浩,她貌似很了解沈浩一样,确切的说她可是知道沈浩,平日里就算乱七八糟的,但是在拳脚功夫上从来没有认为自己不如人的。

     可是现在却承认了这个,而且从他的言语之中貌似还表达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连正面战斗的信心都没有。

     “那不是一个人,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个武装到了牙齿上的机器,举手投足之间,他就能把人随意的抹杀掉。”

     “可你终究是逃出来了。”

     沈浩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那就证明他还是有弱点的,在那种情况下,他没有理由放任你离开,而且也知道你一旦逃离,那么将会给他制造麻烦,我可以将自己换成是他,就算我在怎么厉害,绝对不会不把你当成一个单位,这不是恭维你,大家公事那么久,彼此之间心照不宣选,其实你也明白,我们和他之间,也是一种不死不休的地步。”

     “他貌似怕水,而且在和我战斗的时候没有离开原第一步,我不知道那代表了什么,但还是想说……这就是他的弱点。”

     沈浩毫无保留的将那时候的一切战场还原到了天煞的面前,就像天煞说的那样,搞情报,沈浩只是个业余的,压根就不知道该如何的分析,可人家天煞是专业人士,他也希望天煞能听闻了自己的话之中,从中能分析出什么。

     天煞久久没有说话,只是眉头皱的很深,也忘记了继续吸烟,而是那样的低沉不语。

     时间过了十多分钟,这才吐出了一口气,道:“你先别忙着说那是他的弱点,我感觉事情还是不太对。”

     “怎么?”沈浩皱着眉头问道。

     天煞忽然很认真的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因为到现在我在三合会里面没有发现那个该死的冥王,我不认为他潜伏在岛国,连一点的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甚至我还敢保证,他貌似先不让你死,他也太清楚你了,留着你,或许比杀了你还要管用。”

     对于天煞的分析,沈浩貌似有些不服气,他是天启,没人干利用他,而天煞却这么不给自己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