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20.第1020章 ,真让人难受
    在最为快乐的时候,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错就错在沈浩的听力实在是太好了,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他很能清楚地辨别的那绝对是天煞的声音,天煞怎么会出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

     他有些奇怪,不过,屋子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声响,要是这个女人听不见,那不是自欺欺人吗?

     尼玛,现在已经成了这样了,咋办?看着前面依旧还在活动着的川岛梅子,沈浩感觉自己忽然很不是男人,在最为关键的时候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可以去死了。

     川岛梅子意识到沈浩的不对劲,或许,那个感觉也让她意识到了这些,特别异样的感觉只是在这个时候,完全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多少有些幽怨,他的眼神变得特别的妩媚,就那样带着一丝丝的不满看了沈浩一眼,轻声的问道,怎么啦?

     这事情沈浩不好解释,总觉得屋外的人让自己心虚,其实和川岛梅子之间的事情说穿了就是一种身体上的一种交流吧,如果说是感情,其实是没有任何的一种感觉。

     对,没有任何的感情,这是沈浩对这件事情的完全定义,他绝对不可能是那种滥情的人,会为一个只认识了没有几天的女人发生一种感情,或者说,川岛梅子也是意识到自己在三合会里面的位置,包括在老头子面前。她只不过是一个棋子,一个别人摆布的是棋子,她的命运很可悲。

     忽然意识到有一个人可以从给她身体上的快慰,或者说在心理上也能给她一种安慰,当这个人出现的时候,她就会不能自拔的去靠近这个人,而这个人,却能给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貌似她知道了些什么,静静的看着沈浩,说道:“是不是担心外面的那个人啊?

     其实他已经呆了很久很久了,估计我们两的事情他已经听见了,如果,怕产生不必要的误会的话,我可以去帮你解释。”

     沈浩诧异的说道:“不用了,我只是不想多生事端,我和她之间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感情。”

     出其不意的是川岛梅子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表示自己理解。

     这忽如其来的一切让沈浩感觉到诧异,他可不是不清楚,女人和女人之间天生有着敌对的关系,一个女人为另一个女人去解释什么,这貌似,沈浩感觉有些蛋疼。

     “其实没什么的,你我都清楚咱们之间的关系,没必要遮遮掩掩方式做贼似的,你有你的沈浩,我有我的沈浩,我忽然觉得我自己是不是管的太全了。竟然要关心你的沈浩,有的时候我连我自己都不是很了解。”

     川岛梅子的脸色忽然就那样冰冷了下来,他用一种自嘲的方式说着一件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仿似,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可仿似又觉得自己真的错了,可是错在哪里?她不清楚,她又说不上了,只是觉得,应该这么做,或许这对沈浩是公平的,可是自己呢?心里面也想问问,只是这些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没事儿!”沈浩轻声说道:“我的事情我自己能去解决的,你还是小心你自己,这段时间路上可能不是很太平,我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

     沈浩微微皱着眉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自己的心。

     他感觉有一种淡淡的失落,还有一些没有来头的烦恼,总觉得好像亏欠了川岛梅子异样,就这样看着她整理着那简单的衣裙,将那美好的躯体逐渐的裹在衣服下面,沈浩还是没来由地叹息。

     川岛梅子没有再表示什么,她轻轻地点头之后,然后用极快的速度翻出了窗户,消失在这夜色之中。

     沈浩想叫住她,可是伸出去手的时候,没有来的给拉了回来,他知道他又不懂这个女人,因为她就是一个谜就像小泽玛丽亚一样。

     或许表面上看起来放荡不羁,或许表面上看起来是那么的让人感觉纠结,或者说,你可以用你的思想认为他是一个****的女人。

     但是你绝对不要说她是一个十足的坏人。

     有的时候,一个人的反常只能说明他要去隐藏一些事情,而所隐藏的事情,却让自己感觉到很悲伤,很无奈,或许这就是是他们的沈浩。

     决定了他们的一切命运,他们的命运又改变了他们的性格,他们的性格又决定了现状。

     乱七八糟的事情在沈浩的脑海里面不断的闪现着,他站在那里久久不语,最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随即打开了门,向外面走去,他要去看一看天煞。

     或许,该和她说点话吧!

     和天煞之间纠缠了这么多年,两个人之间若即若离的,矛盾越积越深。

     有的时候总是在生死之间让他们彼此之间相互信任,可是,当这一切过去之后,却又是那么的疏远。

     或许就像一个陌生人,沈浩不是傻子,也不是木头,更不是机器人,他能清楚地感觉到,那个女人其实对自己是有感觉的,这么多年以来,他其实也很在意天煞。

     走廊里的灯光比较暗,沈浩在走到楼梯间的时候突然之间游戏弄不明吧,但微微一笑,或者说是苦笑了一声,说道:“我说你一个人站在这里,一看不到天空,二吹不到凉风,你这叫干什么?”

     “难道还需要让我给你说的清清楚楚吗?你别忘了,你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好事。”天煞貌似一点都不需要去隐瞒自己,刚才在门口的事实,或者说,这一切,就是说给沈浩听到。

     沈浩微微苦笑着,看了他一眼,没有做任何的解释,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递给他,问道:“你抽吗?”

     “你的这烟我能抽吗?”天煞冷笑着问着他。

     “哎!你还让我说什么好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毛病,这么多年来,你我都清楚,有些事情不是你认为的那样,也不是我认为的那样,或许你我之间,本来就不应该认识,可是这上天总是和我们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我们竟然认识,我们,既然……”沈浩摇了摇头,说不下去了。

     听闻这一番话后,天煞的眉头皱了皱,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沈浩。

     她有些不确定沈浩到底为什么这样?

     其实她很清楚沈浩明白自己讨厌他什么,或者说,她这样做就是让沈浩明白自己的态度。

     也让沈浩明白自己的心里,她不否认自己喜欢什么,甚至在若干年前,她就想让沈浩明白,我的心里面只有你。

     只是这句话永远说不出口而已,当自己想告诉他的时候,沈浩总是离自己远远的,她很想做一个女人,用女人的角度去告诉沈浩之事。

     当沈和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又不用看女人的眼光去看自己。

     这对于她来说是一种莫大的悲哀,这种悲哀挥之不去,一直环绕着他的心头,就像一种挥之不去的梦迈一样,不断的让他感觉到痛苦难受,以至于变得有些不可理喻。

     甚至这种心态,在不知不觉中,带到了工作上,而所产生的后果就是和沈浩越走越远,直到彼此摸不到对方的脸。

     可是当沈浩这样看看着自己的时候,忽然觉得其实沈浩一切都了解,一切她心里面都有数,天煞清楚他也有心里没有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面就一种莫大的悲哀。

     她的眼泪不争气的缓缓流下,对着沈浩说道:“沈浩,其实我们之间,并不应该这样,我们其实应该很幸福的,其实我能给你所要的一切,其实我也知道,你这些年过得也不容易,我也明白你对我的意思,只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逃避?”

     泪水已经不受控制的慢慢往下滴落,当划过那美丽的腮帮时,好像触动了她的痛处。

     她总是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只是一个女人,可是,这么简单的这个想法,对于他来说确实又是那么的遥远,又是那么的触手可及。

     有的时候,她深知沈浩烦自己,或许她应该放下,真应该放下,只有放下,懂得了舍得,才能彼此得到幸福吧!

     当她听到沈浩结婚了,之后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一个,两个,三个。

     直到自己数不清的时候,她逐渐的明白,自己和沈浩,已经越来越没有可能,这条路,自己是否还应该坚持下去呢?

     仇恨是刮骨的刀,可是爱情,就是仇恨的边缘。

     当得不到的爱情,就容易变得扭曲,变得不可理喻。

     变得让自己都不认识自己,可是,她还是想认清楚自己,她是天煞。

     她就是那一个一直默默喜欢着沈浩的人。

     或许这次的最后解决之后,组织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会彻底的散了,或许组织也就不存在了,可是她不想带着这份遗憾离开沈浩,或许今天是想把这件事情彻彻底底的解决了吧!

     “天煞,我是喜欢你的,真的!我从来不隐瞒自己的内心,这几天其实你也知道,可是,我不知道我如何面对你,请给我一点时间好吗?让我解决这事情。”

     沈浩忽然用很认真,却带着一些沙哑的嗓音,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