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15.第1015章 ,内乱
    <!--章节内容开始-->    是的,这对于三合会来说是一个很沉重的打击,对于内部人来说,三合会之所以能让八方的人低头,那是因为三合会的内部很团结,让内部的人凝成了一股绳,他们将有限的力量凝聚在一起,让所有人都不敢对他们怎么着。

     以至于这样成为了三合会的前身,现如今的三合会已经成了一个庞然大物,这就牵扯上了势力划分的问题。

     权利,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可免俗的问题,就算你何等的高高在上,都不希望你的权利被别人分一杯羹。

     有的时候会让人想,是战争推动了时代的变迁,还是说是权利推动了时代的变迁呢?

     老头的话貌似在这个环境之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至少他说话的时候,无论这里坐着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没有人敢说话。

     “我们的团体自成立至今,都是为了天皇地下而服务的,自打我们耻辱的失败之后,就成了帮派,沦落在了底下,难道在做的诸君们就没有一点点的表示么?”

     一下子死了那么多的人,这然老头貌似真有些恼火,原本浅显的话,从他的嘴里出来,就变得有些味道了,或许他是在质问那些为了自己手里的力量不被别人吞掉而做的种质问。

     在做的人都微微的垂着脑袋,或许这对于他们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好的兆头,有史以来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可以说他们现在是人人自危。

     老头看着不说话的众人,也是微微的吸了一口气,敲了一下桌子,道:“怎么,现在你们都哑巴了?还是说做鬼心虚?”

     “副会长,虽然我们这些人都是为了一点点的权利而做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但是帮派里面的规矩我们懂,就算您老给我们这个胆量,我们也未必敢干啊。”

     稍微年轻一点的那位,就是三合会会长的大儿子,阴沟鼻子,脸色冷峻,带着一些外国人的血统,貌似看上去有些势头的人,其实在会长的几个儿子里面,却是最大的草包。

     他只是一个嗜血的主,喜欢杀人为乐,总喜欢提着砍刀冲在最前面,却做事从来不用脑子。

     或许在会长的一帮子嗣里面,唯有他是不可能做出这件事的。

     “切,没那个胆子?大哥你说话太不服责任了,难道上一次我那边出现的东西,不是你干的么?”一个油头粉面的青年出言讥讽道:“大哥,你别给我说不知道,你为了能拓展手里的生意,可是做了很多的事情的,这些可是父亲再说严肃告诉我们不能做的。”

     “老三,由你这么指责大哥的么?大哥一直兢兢业业的为了帮派的内部不辞劳苦,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我都清楚,至于你那边出现的事情,到底是谁做的,我们又如何知道?我还说那是你自己做的,然后栽赃给大哥的呢。”

     “够了老二,别给我把一切说的那么道貌岸然的,别以为你明面上和大哥穿一条裤子,可是暗地里给大哥撑腰,让他做一些你不敢做的事情,让我们两个人在哪里闹,你捡现成的是不?”

     会长的三个儿子首先闹了起来,在帮派里面,他们是有第一继承权的,说白了往后三合会会长的位置,迟早会落在三个人的身上。当然,一个存在了几百年历史的三合会,自然不可能是一家说了算,所谓的副会长,理事长,都是权利分配了下去的主,从某种意义上说,都是为了节制三合会内部权利过于集中而存在的。

     大伙儿反而都不说话了,一个个带着冷笑看着三兄弟在哪里争吵,确切的说现在三兄弟的这种表现已经是屡见不鲜,在他们眼里,所谓的父子之情,兄弟之情,这一切都是没用,那个三合会的会长的位置,那就是他们共同的目标。

     “真是一帮畜生,你们爹还没死呢,你们就忙着站出来分这一杯羹吗?”三个人的争执是越来越厉害,厉害到了差点在这里动手的地步了,老头儿貌似无法在坐视不理下去,冷哼了一声喝了一嗓子。

     “九爷,你也是老一辈人之中的净胜的硕果了,估计你也是老糊涂了吧?咱们内部的事情自然是关起门来斗,绝对也不可能让外人搀和了进去,你也不看看死的是什么人?那些副理事长那一个不是支持我的?”

     老二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些怒气,看着老头冷哼了一声,道:“这事情自然不会是我干的,反而我还想问问,到底是那个混蛋将我们兄弟都给逼上了绝路?”

     老二貌似很愤怒,他对着在场的人就这么好不压抑的咆哮了出来,带着些许的耻笑,还有一些玩弄,仔细的盯着自己的兄弟。

     “老二,你给老子稍微的注意一点分寸,难不成长老还是你来指指点点的么?”老大怒吼了一声,直接站了起来。

     “哟,我说大哥,你这火爆的脾气到底是装出来的,还是说天生就这样的?别给我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我之间无需那么过分的去隐瞒什么,到时候大家都很想知道一下,到底是谁特么折腾幺蛾子。”

     “二哥……你还是嘴上留点情吧,别在这里闹。”

     “老三,您特么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整日里折腾这个折腾那个,感觉自己是老好人是吧?实话告诉你,就你那点背后的小阴谋要是老爹他不知道,你就真小看了老爹了,别以为他现在没开口说话,就这辈子开口说不上话了,他总有醒来的一天,总会要把事情解决的一天。”

     这会议室里闹当不成了样子,以至于所有的人都在拉扯着自己家的主子,那些保持中立的人们面带阴寒,目光从这三个人的身上一一扫了过去。

     死的人都是保持了中立的,所谓是人家的人,那纯属给他们脸上贴金。

     刚才老二的话里面有一件是特别正确的,那就是老会长还没死,如果人家还没死,你们别人在哪里闹,闹什么?有什么好闹得?

     说穿了,只是这三兄弟实在忍耐不住了而已,虎视眈眈的看着那个位置,怕落在别人的手里罢了。

     这就是狗咬狗一追毛的好戏而已,大家最好带上眼睛和耳朵就行了,绝对别在这时候开口说话,那绝对不是啥好事情。

     搀和到三兄弟之间的斗争之中,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还不如作势上官。

     那老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三兄弟,他心里也忽然明白了,自己是真的没办法拿这三人怎么着了,或许是自己真的退出这个会的管理层时间太久了。

     “够了,老二,不管你想干什么,想说什么,我希望这件事情和你没有一点的关系,你一旦让我知道这件事情是你干的,那么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老头子,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都说了那件事情不是我做的,难道我疯了不成?今天我也把话撂在这里,老子做的,老子承认,不是老子做的,就和老子没关系,我现在也清楚你们想干什么,但别忘了,我的老子还是这个会的会长。”

     这个身份,足够让任何的人不敢把他怎着,或许说,他们家的人死完了,也没办法再对他怎么着。

     不管是老大还是老二,对于三合会的人来说。这一次忽然发生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几方面的人物,综合起来。大伙形成了一个很独特的模式,内部的权力面临着洗牌。所以不管对谁来说,这不是件好事情。选择站队,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注视着老二离开的身影,老大若有所思。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该死的老二,不知道这次又搞什么锤子?你别让我抓住你的任何把柄,不然的话你完了。”

     站立在旁边的老人任何话都没有说,看着这奇怪的三兄弟。眉头皱的很深,自始至终他都想不道,三合会会变成这样的样子。

     不过从现阶段来说,三合会的内部矛盾,必然要处理,不然的话,出现的乱子没有人可以解决的清楚。

     屋子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声音,当黑暗笼罩下来的时候里面伸手不见五指。沈浩坐在床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前方。或许他在思考着什么,也许在他的心里,此时并不怎么好过。

     今晚的行动显得很突然,可是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选择。他必须首先先发制人,率先的解决掉这些挡在自己面前的人。三合会就是一个庞然大物横在自己面前,挡住了他所有的去路。

     这一次没有任何的准备,仓促之中行动难免折损了些人。好在,这次来的都是高手。在行动之中,他们具有足够的自保能力,更有着天煞全方位的提供情报,纵然这些情报不见得如何确切,但是用性命换来的东西,在关键之时还是给了他们足够的帮助。奈何三合会,势力太过就庞大,其中所充斥的人物,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坐了好久好久,沈浩由心的发出轻轻的叹息声:“哎!特妈的真难办。”

     最终他还是打开了舞池里面的灯,看着面前有些豪华的家具。沈浩微微的笑了,拿起身边的杯子,轻轻地喝了一口。眯着眼睛看着外边。

     门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那是一双高跟鞋,金属的后跟和地面发出的那种轻微的咔嚓声。展现出了女人的步伐,应该不是很大,却走得很稳,有节奏。

     在沈浩的认知之中,他认识的女人里,没人能把走路做得这样有滋味的人。除了天煞还有谁呢!

     门被敲响了,突然打开之后,天煞站在了门口,笑吟吟地看着他。微微一笑,说道:“貌似这次的行动,很不错哦!”

     沈浩“哦”了一声说道:“你还真是奇怪,竟然还有这么一面?不过话说回来,这次确实干得很漂亮,我想这次三合会会受到足够的教训。这是接下来的事情还是,做着看吧!事情能做到哪里算哪里,心急吃不了热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