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18.第1018章 ,我们好好谈谈
    <!--章节内容开始-->    矛盾的骤然升级让人有些措手不及,有的时候让你都没发觉。

     他们貌似不是在商量事情,而是在说着一些无关紧要且诙谐的事情,或许将它们放在了台面上摊开了来说,一点意思都没有,可是他们为了这件事情吵的津津有味。

     不过呢,对于天煞来说,这帮男人所露出的就是一种无耻,而且还是一种非常可笑的,孩子似的一种做事方式。

     他都有些想不明白沈浩和他们去争执这些有什么意思?不过既然已经开始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还讨论不出来个所以然来,他就只能用这种方式打断,用粗暴的方式去打断。

     原因很简单,如果让他们继续讨论下去,那么等到明天也不可能出现任何的结果。

     现在时间那么急,天煞觉得留给自己的时间会有多少呢!与其他们在这浪费时间,还不如快点让他们来享受更好的办法。

     这里面的人都是精英,这里面的人都是,万中挑选的人才、精英。让他们去做这些事情,有些大材小用。

     可是这种事和情报的人有的时候是比,一群人,赶不上一个人。沈浩只是斜眼瞪了一眼那边的,龙二也是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阿东和天狼也是很知趣的闭嘴。

     两方面的人好像都在看着什么好,他们希望沈浩在这时候站出来说一句话,阿东他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是对于沈浩的话绝对是会听的。

     龙家三兄弟这一次问的是莫名其妙,可是呢?对于某些事情,他们有着绝对自主的权利,去行使一些问题和进行一些行动。

     “行了,咱们没时间去考那些题。”沈浩无所谓的说道。

     “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我现在部署一下任务,经过此次的任务之后,我想三合会的人肯定有所准备,如果继续行事的话,那么你们会有去无回。”沈浩冷漠的说道。

     “我现在让你们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这次的任务是精益求精的,无论是你还是你,阿东,还是天狼,我们都没有任何可以去思考,或者是他们没给我们任何时间去部署一切。”沈浩接着说道。

     “现在你们该潜伏的潜伏,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别在我这里吵吵闹闹的,没有任何意思。”沈浩说完后,瞪了他们一眼,无奈地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龙九对着沈浩的话貌似有些不服气,重重地“哼”了一声,刚想要说什么,龙七去拉住他的手臂,就要往外面走。

     “老七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这个老九我会看着办。”龙二在那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

     沈浩冷漠地回头看了龙九、龙二一眼。没有再去说任何的话,或许争吵没有任何的意思,大家聚在一起,又何必为了这些小事而去吵闹!

     可是最终这些人都走了,或许他们都看出了沈浩的不耐烦,还是他根本没有任何表情。

     阿东在离开的时候看了沈浩一眼,或许有些话要说,可是没有说出口,最后只能对着天煞点了点头。龙七表情有些沉重。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一众人离开之后,沈浩对着天煞说:“不过你现在别说了,我的心情不好。”

     或许天煞真有些话要对沈浩说,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是闲的,她也知道沈浩的脾气,该说的和不该说的,总是一个需要时间,而现在讲出来却不是这个时候。

     天煞点了点头后,直接出了门。在关门的时候,她的眉头稍微皱了一皱。而在他身后的房间里面又出现了一个人。

     黑色的紧身皮衣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长发披肩高挑而美丽。不是川岛梅子又是谁呢?沈浩看着来人,微微的笑了一笑。问道:“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应该来吗?或者说打扰了你和那个美女的好事?”

     沈浩听闻这句话的时候,微微感觉有点蛋疼,这尼玛难道不舒服?难道自己刚才和天煞之间的事情,也被她看见了吗?

     “放心,你和她之间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你我之间也没必要那么拘谨,反倒是?”看到梅子很随意的说了说:“不过他的表情貌似出现了,出卖了他的内心。”

     都对这沈浩来说和这个美女发生的一切,有些很突兀的感觉,可是呢,有些美好的东西总是留在了心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看着沈浩的笑容,川岛梅子轻轻地走了过来,她掂起了脚尖,想要索取什么。

     “你呢!还有以后要是来的话,我希望你是从门里面来的,不要在翻窗子了,这里是酒楼,很危险的。”沈浩微微的一笑说道。

     川岛梅子的微笑忽然变得有些古怪,她有些不确定地看着沈浩,仿似要从他脸上发现点什么,可是沈浩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的真诚。甚至充斥着一丝的奇怪和说不清楚的东西在里面。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仅限于肉体,或许说只是各取所需吧。川岛梅子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在她的生活里面,她没有把自己看成一个女人,或许只有忘了自己是一个女人,才能从那种生活中活过来,也许只有自己把自己看成没有性别,才能玩,不是那些恶心的东西,也才能面对那些邪恶的眼神,活着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想要活好,那是更难的事情,川岛梅子对于一些事情没有任何的选择,就像她的英语一样。

     川岛梅子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忽然变得温柔了起来,她这种情况,沈浩差不多是没有见过的,因为她弄了一群人,然后仔细的听着。

     “其实你没必要对我这么好,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们华夏的男人就是这样,可是我们岛国的女子,就是男人眼中的一个玩物而已,就算结婚了,男人认为,我们只是他的附属品,重男轻女多思想不仅仅在于华夏成长,在我们这里更严重。

     她说的更无奈,也很伤感,眼神之中有些落魄,她怕沈浩看到这一切,最后将目光看向了窗外。

     外面是就是车水马龙,还有热闹的人群,伴随着汽笛马达声,还有一些说话的声音,形成了东京特有的景色,这是一个忙碌的是世界,每个人都要为了自己生存而努力,没有一个人是闲着的。他们的生活也没有任何的选择,更多的,只是一种被迫无奈的行动。

     沈浩很忽然的上前抓住了她的手,微微的一笑说道:“你想多了,既然你知道我是华夏人,那就知道花家人的男人不是这样的,我不乞求你能为我改变什么,但是我希望你记住,既然你把你自己给了我,那么我也把你和她们的对待。这不是我随便说说,这是一种承诺,你或许接受不了,但请你记住。”

     沈浩的话让她迟疑了一会,扑哧一声就笑了,道:“没想到啊,你原来还是一个多情的男人,我应该成熟了,这应该是大男子主义,还是说,你只是想多占有我一会吗?”

     “管他呢!”沈浩微微的一笑,随即伸出了一只手,抓向了她的手。

     瞬间就将这美丽的女子拉入了自己的怀里,也不由她发出任何的声音,直接就吻了下去,一只手随即塞进了她的胸怀,抓住了那伟岸的部位。

     这个冰冷的女人发出了一声惊呼,虽然说她并不在乎沈浩把自己的身体怎么着?可是这种忽如其来的变故就像是被人袭击了一样。

     脸色微微一红,赶走了心中的那种紧张,他倒也是坦然,痴痴一笑之后,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沈浩。

     很熟练的就用嘴巴含住了身后的嘴唇。随即很熟练地把自己的身体去贴了过去,用自己的胸膛紧紧的贴着沈浩,让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胸膛,或许她明白沈浩对于这个部位,也很痴迷,也很喜欢,确切的说他也更喜欢沈浩,握住那股刺激感觉。

     此时此景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看见了心仪的男人男人,就像飞蛾扑火一样。很大胆的羞涩的做了那些比较出格的事情,可是呢!她还是很喜欢,这时候她忘记了自己的生活,这时候她敞开自己的心扉。

     只是想着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或许她逐渐的明白了小泽玛丽所说过的,真的,当你做这种事后,你就会明白你忘记了很多,因为,你的内心就是一个女人,一个十足的女人,彻头彻脑的女人,很无奈的一种说法,却让她明白,这话说的很正确,而且,深有体会。

     作为一个男人,沈浩当然是来者不拒,他当然不会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更不会认为怎么着,你是在怀疑,当然是先下手为强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忧来明日愁。

     拍了一把那丰满的臀部,感觉到上面传来的弹性,沈浩的手就再也离不开了,昨日呢?与其担惊受怕乱七八糟的事情还不如先来一发。

     沈浩这就像是点燃了一罐炸药一样,有些无耻的嘿嘿直笑,这时候的沈浩,没想太多,忘我的不断的来回摩擦着,将她那丰满的大腿,轻轻的弹了起来,感受着那上面传来的温度,鼻子间满是她那羞涩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