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21.第1021章 ,不一样的沈浩。
    走廊里的灯光忽明忽暗了一下,仿似电源就此要断掉了。

     沈浩听着天煞的话,没来由的一阵黯然,或许她也清楚,两个人能坐在一起说几句话是很难的事情。

     就像今天一样,两个本来没有交集,却忽然站起来一起,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心里面带着是什么?她不清楚,也说不上。

     仔细的盯着她的目光,然后脸上浮现出了很淡的微笑,这个笑容没有其他的东西,有的,只是一种更多的关怀,或者说是一丝歉疚。

     沈浩从来没觉得欠过谁,就拿梁秋霜来说,两个人之间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同甘共苦,或者说是一种心的依靠,可是,和天煞是不相同的。

     天煞对沈浩是完全的一种付出,没有任何回报的付出,有的时候他会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发发脾气,闹闹情绪。

     之前的沈浩并不了解,或许这就是矛盾的根源吧。

     但对于沈浩来说,自己已经做了,就没有任何后悔的余地。

     如今想想,那时候是不是自己也太年轻了?年轻犯下的错误总是一种借口,而这借口,找不见的时候,就是一声叹息,一声无声的叹息,会让自己感觉无能为力的痛苦。

     站在旁边的天煞看着沈浩,最后也是轻轻地笑了笑,问道:“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一向杀伐果断的天启,会露出让人不解的微笑来,是不是感觉后悔啦?可是这一切都来不及啦,我们两个往后会成什么样,谁也说不好,至少我是不知道的。”

     沈浩听着这话苦笑了一声答道:“我哪里知道啊,有些事情,你清楚,我却不知道,有些事情我知道,你不明白。”

     天煞也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今天我们两个站在这里就像陌生人一样,或许我们两个真老了吧,这江湖的岁月,真不是人待的地方,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之后,或许我是应该退休了,毕竟啊,走的路多了,难免会撞鬼。”

     沈浩是暗自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人家把该自己说的话,都说了,还有什么让自己去说呢?如今的天煞变得好奇怪,也变得和自己一样,多愁善感了起来,这是不是好事他不知道,不过这样的事天煞看起来更正常些。

     江湖岁月催人老,这是无奈的事实,可是这个事实又是谁促成的呢?或许沈浩应该怪老鬼,可是老鬼又给他自己这样的沈浩。那是自己的师傅,也是带他走上这条路的,引路人。他的沈浩之中缺少的,或许,少了这些成年时的烦恼吧!

     两个从来没有交集的人忽然站在这里,说这事情莫名其妙的话,相互之中的眼神中都有一种无奈的苦笑,这是刚才沈浩和川岛梅子之间发生的事情,仿似又成了一种过去式一样。

     天煞也好像忘了自己是跑来兴师问罪的,可是事已至此,墨迹也没有必要了,沈浩是沈浩,自己是自己,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有着各自的生活,有各自的思维,这是中国动没办法去统一,也没有办法让人家去接受自己的想法。

     无奈的叹息之后,天煞呵呵轻笑,问道:“还有烟吗?给我你一只。”

     沈浩顺势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摸出了烟,然后递给了她,还很细心的,点燃了火机,给他点上,她优雅地吸了一口,轻轻地吐了出来,然后看着烟圈在她的面前快速的散开。

     注视着眼前的朦胧,她也是叹了一口气,说道:“罢了,罢了,该走的事情还在走,咱们该做的事情还得做,完了回家再说吧,这毕竟是别人的地盘,一旦出点事情,咱们都得交代在这里,得不偿失的事情少做点总是好的。”

     沈浩在没有去说什么,他明白,天煞这是另有所指,当然指得肯定就是川岛梅子。

     至于和川岛梅子之间的事情,沈浩也没有解释什么,原因是已经发生了,那是事实,百口莫辩的事实,说的多了,就是一种掩饰,掩饰,绝对不是她沈浩想干的事情。

     “我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沈浩看了一眼天煞,小心的说道。

     天煞微微的点了点头,缓缓转身向着楼边的电梯走去,在这种环境下,无声胜有声,怎么说啊都说不过去。

     与其解释那么多,还不如选择沉默,有的时候沉默就是金。

     回到房间的时候,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有些烦躁地进了卫生间,给自己冲了一个凉水澡,再次的躺在床上,狠狠地吐了一口气。

     恶狠狠地骂了一声,道:“tmd,简直是自寻烦恼啊,这日子还他妈怎么过?”

     他是没办法让自己安静下来,一想到天煞,没来由的就是一种烦躁,前所未有的烦躁。

     他不知道天煞的未来在哪里,或许这次的事情了了,她会真的离开,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从此,这将成为沈浩永远的记忆,而不是活生生的人,她是一个集情报头子,在这个绝对的环境之中挖掘出让人无法相信的东西。

     所以,如果他想藏起来,没有人能找到她,天煞就是天煞,绝对是组织的情报第一人。

     “妈的,老子忍不了了!”沈浩忽然之间从床上翻起来,嗯狠狠的瞪着镜子中的自己。

     发现自己的眼神也变得有些狰狞起来,忽,他心中产生了一种恨意,这种恶念让他无法自持。

     一时之间,他想都没想直接穿上鞋子蹦出了门外,坐上了电梯,就来到了天煞所在的楼层。

     瞪了一眼,正头顶正上方的摄像头,微微的哼了一声,直接走了过去,举起了拳头,开始砸门。

     “咚咚咚”的响声,让楼道里面会产生的回音,貌似还有几家人没有睡着,他们发出了话音以及听不懂的咒骂声。

     沈浩权当没有听见,暗骂道:“特么的,你们想干嘛干嘛去,老子干老子的事情和你们没有关系。”

     天煞久久的才将门开开,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时候,出言问道:“大半晚上都不睡觉,你弄什么啊?”

     她睡眼朦胧,这时候穿着,单薄的睡衣透明色,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沈浩恰巧能发现,熟悉而陌生的身体,这具躯体,他经常见,常常见,甚至,还触摸过不少次。

     可是沈浩,却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或者说,是没有用男女的光芒去看他。

     当沈浩有些邪恶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的时候,天煞本能的,还反应了一下,往后退了一下问道:“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老子就是来看看咋滴,你这是要把我赶出去啊?”沈浩瞪了他一眼,直接把门推开,走了进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面,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又点了支烟,不容拒绝的命令道:“过来坐老子身边。”

     貌似这时候的沈浩很具有男人气味,甚至说话的语气都变了,这时候不再是小心翼翼,怕触摸到自己的底线,反而,再用一种命令,霸道的方式,让自己臣服一样,天煞没来由的有一种反感,可是心底中,很承认,这种方式给自己带来了不可拒绝的效果。

     “大半晚上的不睡觉跑来我这里发什么神经你当我是那个日本妞啊?你当我是你的那种那些女人吗?你要干嘛?早点说早点滚回去休息,明天还有事儿.”天煞好像在极力掩饰着什么,声音有些急切,而且说的很大,貌似是在给自己壮胆。

     “怎么的?我来了你反而不欢迎我在你家里,你呢?反过来,跑到我的房子里面找人,是不是觉得咱两个很矛盾啊?”

     沈浩嗤笑了一声,无所谓的看了她一眼,道:“坐我旁边吧,我们能够好好说说话,至于要做什么,那是老子是和你没有关系,你乐不乐意?那也和我没有关系,反正今天晚上老子就在这做了。”

     “你,你真要干什么?我说了,怎么没事的话早点回去休息。”天煞重复着自己的话,用很大的声音,重复自己的话,只是她有一些慌张,此时的沈浩,给人的感觉不太对,仿似就像是只眼镜蛇一样,狠狠的盯着自己。

     不确切的来说,自己已经成为了他的猎物。

     随时都有可能被吃掉的猎物。

     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

     但是淬不及防,人在遇到困难或者是危险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自我保护,天煞也一样。

     纵然他的神经系统比任何人都要强悍,但是在遇到这样的时候,她还是害怕了,她能感觉得到,是沈浩的改变,让她感觉害怕,而这种改变,却使她措手不及的。

     在她犹豫的时候,沈浩直接伸出了一只手,狠狠的将她拉了一下,失去了平衡的天煞直接倒在了沈浩的怀里,她发出很惊讶的声音:“啊,你到底要干什么!”

     “嘿嘿嘿嘿……”沈浩发出了很无耻的笑声。

     这声音听得天煞有些寒毛倒立,可是,她貌似没有一点力气去拒绝沈浩,不知为什么,当一句渴求的东西忽然出现的时候,同样也是一种错误,这种手足无措,来的比刚才还要更猛烈,更加的让自己没有办法去处理。

     没来由的紧张带动着胸前那沟壑随着呼吸起起伏伏,有着迷人的味道。